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978章 昔年恨事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魂侍?”

    朱清对这个称呼还很陌生,唯一明白的是,森若雪的这位齐叔,似乎自愿被他控制。

    这当然是件好事,用松鼠的话来说就是走大运,然而森若雪的目光像是要杀了他一般,朱清自然不敢答应,只得勉强一笑:“前辈,莫要拿朱清开玩笑啊!”

    “我说了,我齐中天不是在开玩笑。”齐中天的表情越来越严肃:“怎么,难不成你还嫌弃老夫?”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朱清下意识往远处挪了挪步子,想要避开森若雪的目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前辈……你看这……”

    森若雪终于忍不了了:“我不同意!”

    齐中天摇摇头,问:“阿雪,你有什么不同意的?”

    “这件事绝对不行。”森若雪想也不想,直接说:“齐叔,我记得很清楚,当年您去世的时候,已经是天仙三星的实力,而如今魂魄在此地修养多年,不知吸收了多少天地灵气,实力更是不知长进多少。难道你心甘情愿地为这个毛头小子驱使?”

    “哈哈,英雄不论出处!阿雪丫头,你难道忘记你父亲当年对你说过的话了么?”齐中天也不生气,反而豪爽地笑了起来。

    森若雪还有几分不甘,似是还要坚持:“可是……”

    “好了,我心意已决。而且,既然你已经与这位小兄弟同行这么久,说明你也是十分信任他的吧?”齐中天一针见血,指出了森若雪心中的想法。

    森若雪一噎:“我……”她犹豫了许久,终究没有把自己心里的话说出来。

    朱清却顾不上,有些急切地问:“前辈……敢问您可是说真的?”

    “哈哈,我齐中天说一不二,不过小子,这么大的便宜可不是白捡的。我要你帮我做几件事才行。”齐中天眼睛一眯,像一只狡猾的老狐狸,已经开始算计一切了。

    朱清被他这种目光一看,立刻有种不妙的感觉,只得硬着头皮问:“敢问前辈,是什么事情?”

    “很简单,一来在阿雪利用黑翼蛛蝶卵恢复的时期,你需要守在这里,确保她的安全;二来就是……”齐中天顿了顿,才继续道:“我要你和阿雪一起回到青叶城,杀了我千机阁内的叛徒!”

    朱清无奈:“可我们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

    迄今为止,他们一直在与种种复杂的事情纠缠,先是深潭中的巨蛇,接着又是秦霄意外之色,跟着他们又发现了天刀门在用血祭这种残忍的功法修炼……朱清只觉得,这一切就像一张巨大的蛛网,将他们越缠越紧。

    而现在,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人是谁,如何去杀死他?

    没想到,齐中天却平静地回答:“我知道。”

    “什么?!”朱清和森若雪齐齐一惊。

    “齐叔你……”森若雪不由得一脸惊讶,忍不住问:“齐叔,你是如何知道的?”

    齐中天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感慨道:“作孽啊,想不到当初的一念之差,竟惹来日后如此大的麻烦!”

    “什么麻烦?”

    齐中天缓缓道:“阿雪啊,你可还记得,当年你父亲要杀死那个豢养妖兽的千机阁弟子,你执意阻拦他的事情?”

    森若雪一愣,连忙回答:“记得,如何能不记得?想当年,我还为此和父亲大吵一架……难道说?”

    “不错。”齐中天点了点头:“正是那个人。”

    “可是……”森若雪大吃一惊,如果真的是那人,那么对方如此千机阁的一切就能解释了,而潭中巨蛇的来历也有了答案,但问题是,当年那个人不是已经死了吗?人死不能复生!

    朱清在一旁听着,心里立刻“咯噔”一下,难道说这里也有一个和他类似,机缘巧合之下死而复生之人?

    齐中天回答:“这也是我当年后悔的事情啊!那人,并没有真的死去。”

    “当年,你父亲确确实实是命人将那弟子处死,妖兽用烈火焚烧,确保不会再次复生。然而他没想到的却是,他下令行刑的人,与那弟子有私仇,为了报复和折磨他,便没有立刻将其杀死,而是将其送去了地下城。”

    “地下城?”

    这一次不仅仅是森若雪,连朱清都忍不住跟着叫了一声。

    “你叫什么?”森若雪不满地看过来,皱起眉头:“难不成你还知道这些?”

    朱清顾不上和森若雪解释,忙忙地问:“前辈,你所说的是不是地下城的最后一层?”

    十八层地狱的酷刑,当初松鼠和朱清提及这个的时候,他还十分震惊,居然能用这种酷刑来折磨人。就算是朱清自己,也未必有那个信心承受这一切。虽然松鼠后来告诉他,冰火双生花的效果和那个差不多,他也对此心有余悸。

    齐中天有些意外,又看了一眼朱清:“小兄弟,你真的是刚刚来到青叶城么,怎么懂得如此之多?”

    朱清一愣,顿时尴尬地笑了起来:糟糕,他太得意忘形了,居然忘记了这些是松鼠告诉他的,在旁人听来,却会认为是他自己想方设法打听到的,而他刚刚来到此处,哪里会知道这么多?必然会引起怀疑。

    齐中天大概也能猜出,此事一定是有高人在指点朱清,不过他也不去拆穿,而是话锋一转,继续自己的讲述:“不错,正是地下城的最后一层,当年那人被扔进了那里,他在千机阁没有习得多少,即使与人格斗也只有输的份儿,而他输了之后,就被扔进了阎罗殿。”

    说到这里,朱清大概明白那个可怜的家伙身上发生了什么,不免震惊起来:“前辈的意思,难道是那人……”

    “不错。”齐中天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他撑过了那十八道酷刑,最后得到了阎罗殿的赦免,将其放出了地下城。”

    森若雪也是一脸惊诧之色,她万万没想到会有这种事情,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发生:“那么,那人离开地下城之后,又去了哪里?”

    齐中天长叹一声:“这也是我最后悔的一件事!当年我发现处刑的人为了报复将他扔进地下城后,就匆匆忙忙去寻,结果却得知了这个消息,那人已经离开了。”

    “据说他离开的时候,全身的骨头都碎了,整个人只能瘫在地上爬行,但居然还有气。”齐中天摇摇头,面露不忍之色:“那里的人说,没有人来帮他,他就这样趴在地上,一点一点地从地下城最底层爬了上去。”

    “一路上,所有人都默默看着他,没有人敢说话,也没有让敢上前阻拦。听说他的身后拖了一条长长的血迹,最后恐怕连血都流干了。”

    “那他还活着?”半晌过后,朱清终于开口,问了一句。

    齐中天摇头:“我也不知道。那天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这人。但那些人都说,人都成了这个样子,也不可能再活着了。”

    “说实话,我当时也抱着这种侥幸,然而,那之后没过多久,千机阁就出事了。”齐中天脸上浮现出沉重之色,道:“你还记得黑扇子么?”

    “黑扇子?”森若雪点点头,微微皱了皱眉,道:“我不喜欢他,虽然他对父亲忠心耿耿,但为人太小鸡肚肠,不是君子品性。”

    齐中天叹了口气,道:“你可知道,当年就是他将那人扔进了地下城?”

    “原来是他!”森若雪睁大了眼睛。

    朱清这时觉得不对劲了,忙忙问:“等一下,前辈,你说的黑扇……阁主,你还记得那天千机阁围攻我时,领头的那人么?”

    “自然记得,怎么了?”森若雪皱着眉看朱清,似乎嫌弃他打断了齐中天的话。

    “他也叫黑扇……阁主,难道他们是同一个人?”朱清急切地问。的确,看黑扇的那暴躁的脾气,确实有可能做出这种过分的事情来。

    “自然不是。”没想到森若雪却摇了摇头,道:“黑扇子,当年就已经死在千机阁的那场意外中了。”

    “而且是我亲眼所见。”说到这里,齐中天接过话头,道:“那一日我冲进黑扇子的居所,发现他和他的妻子已经惨死,背后破开一个大洞,内里的内脏已经全部被挖空,而那个人就站在那里,冲我阴狠地笑着……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个场景。”

    “见我出现,他便飞快逃走。他的四肢健全,一点也不像一个全身骨头俱碎的人。我一边惊诧他到底用何方法恢复,一边冲进去,将两人的孩子抱了出来。”

    “孩子……?”

    齐中天说完这些话之后,朱清突然意识到什么,脑子里灵光一闪,全部线索都串了起来——

    杀死秦霄、豢养巨蛇的人,其实就是当年地下城中侥幸逃脱的地下城弟子。而他在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恢复之后,又回到了千机阁中,试图从内部瓦解千机阁,当年千机阁的惨剧,显然也是他参与其中的功劳。

    而黑扇子……朱清意识到,黑扇可能不是一个人的名字,而是一个称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