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980章 阴谋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你说什么?!”朱清表情骇然,一把抓住松鼠,难以置信地大吼。

    松鼠挣扎起来:“你在怀疑什么?松爷我难道会骗你?!”

    “这不是骗不骗的问题。”齐中天这时候也开口了,他的语气十分凝重,道:“松鼠,你活得日子长,倒是好好说说,这血祭之法为何能让人改头换面?”

    齐中天这句讨好的话说得松鼠很受用,因此也就不再计较朱清对他的冒犯,而是清了清嗓子,道:“血祭之法修炼到巅峰,就能让人换掉脸皮,重获新生。”

    “不对……如果说卜山用了血祭之法,那他如何能活这么久?”朱清越想越觉得混乱无比,一时之间头也跟着痛起来。

    齐中天忙道:“朱清小兄弟!不要再想这些事情了!”

    听到齐中天的话,朱清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有些懊恼地抓着自己的头发:“这样下去,可如何是好?”

    当时四护法说了,三日之后,就要对千机阁动手,他们却还留在这无人涧中,可如何是好?朱清虽然明白,自己可以置身事外,然而他却狠不下心,甚至为此牵肠挂肚。

    松鼠这时候伸爪子拍了拍朱清的肩膀,慢吞吞地安慰道:“好了,年轻人,饭要一口一口地吃,事情要一件一件地来做,明白了?”

    “我知道。”朱清苦笑一声,想不到这种时候竟然要松鼠来劝慰他。

    齐中天也说:“朱清小兄弟,此事事关我千机阁生死,虽然事情重大,你也不要为此急坏了才好,毕竟,我还要靠你把我从这里带出去呢。”

    “老头,你真想跟着朱清?”松鼠怀疑地问:“我可先警告你一句啊,朱清这小子人品不错,就是人傻了点,很容易上当受骗,你可别打什么坏主意,否则我松爷第一个不放过你!”

    朱清的脸立马黑了,根本不知道松鼠这是在夸他还是在损他。

    “你就放心吧,这位小兄弟的人品,阿雪已经帮我考验过了。”齐中天摇摇头,接着对朱清道:“我们快到了。”

    “黑翼蛛蝶卵?”

    “正是。”齐中天微微一笑。

    他们又走了一段距离,前方突然出现了一棵巨大的高树,十几个人站在一起也未必能将它彻底环抱。朱清还没靠近,就感觉到这棵树散发出一股逼人的灵气,让人瞬间心旷神怡。

    “黑翼蛛蝶卵就在这里面。”齐中天叹了口气,道:“朱清小兄弟,有劳了。”

    朱清点点头,迈步走上前,小心翼翼地揭开了那一层密密麻麻的藤蔓,发现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树洞,足以容纳一人通过。

    朱清没有犹豫,直接走了进去,这一次他没有走很久,眼前就出现了温和的白色亮光。

    他顿了顿脚步,又继续往前走,光亮越来越大,最后出现在朱清面前的,是一个成人拳头般的白色蚕茧般的东西。通体结白,周身环绕着七彩柔光,显得神圣而美丽。

    朱清看得有些发愣,松鼠从他的口袋里钻出来,伸出爪子戳了朱清一下,道:“朱清小子,傻了么?还不快把这东西收起来?”

    被松鼠毫不客气地一戳,朱清才回过神来,忙问:“这就是黑翼蛛蝶卵?”

    “不然呢,你以为这是什么玩意儿?”

    朱清摇摇头,他倒不是怀疑,只是觉得如此珍贵的东西,似乎到手太容易了。而且,这黑翼蛛蝶卵和他想象的大小相差甚远,本以为能让森若雪孵化的会有一人高,没想到只是这么个小小的东西而已。

    松鼠知道了朱清的想法后嗤笑一声,道:“这才是真正的天地精华。而且朱清小子,你真的以为这东西这么好到手?一是有那叫森若雪的女人和齐老头的帮忙,二是因为,这无人涧现如今已经没多少活人来,逃命要紧,谁还会有心思来抢这东西?”

    朱清听了松鼠的话一惊,忙忙问:“松爷,你这是什么意思?”

    松鼠摇摇头,突然压低声音,对朱清道:“朱清小子,趁齐老头在外面,我就悄悄和你说了。他现在是个魂魄,没有嗅觉,很多感觉也都不如从前,所以自然察觉不到——先前进入无人涧时,我还能感到不少活人的气息,可是现如今,已经很少有生气了。”

    “你先前看到的,那个天刀门护法杀人,根本只是其中的一次罢了。”松鼠的语气很沉重,道:“恐怕这几日里进入无人涧的人,已经被他们杀了个七七八八了!”

    朱清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松鼠就道:“现在事情就是这样,他们杀了那么多人,功力已经到达一个很可怕的程度了,你确定你能行?”

    “不管行不行,都要去试试。”朱清已经决定了要搏一把,自然不会在这种关头放弃。

    “好好好,松爷我算是看透你了!”松鼠摇头叹息:“既然如此,我也欠那齐老头一个人情,不如干脆一次性还了!”

    朱清笑了笑:“是吗,想不到松爷也是如此讲信用的妖族!”

    “呵呵,你也别顾着调侃我了,赶紧出去吧!你记住,若是齐中天真要成为你的‘魂侍’,你也用不着拒绝,答应就好。一来这样可以让他的本事尽可能恢复,二来,你这是拿命去搏,也值得起他这么做了,懂了么?”

    “我知道。”

    朱清点点头,接着不再犹豫,将黑翼蛛蝶卵郑重地收进怀里,接着就往外走。

    他刚走出树洞,就见齐中天面色凝重,直勾勾地盯着某个方向,见朱清过来,突然向他扑来,道:“趴下!”

    朱清一惊,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股猛力掀翻,直接摔回了树洞里。

    也就在此刻,朱清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一阵轰鸣声,好像有人骑着高头大马从他身边飞快踏过一般。他挣扎着抬起头,借着藤蔓的掩护,小心翼翼的向外看去。

    只见齐中天不知去了何处,而外面立着三匹浑身漆黑的高头大马,不是单纯的毛色漆黑,而是整个都是纯黑色的,简直像是沾满了墨汁的笔画出来的一般。

    而那三匹诡异的黑色马上,坐了三个打扮得一模一样的的黑衣人。从外表上看,几乎看不出任何差别。

    他们在原地停留了片刻,黑马发出凄厉的嘶鸣声,听到来十分刺耳。

    “玄武出事了。”突然间,其中一人开口了。

    他的声音极其难听,和当初的玄武的声音很有几分类似,让人听了有股难以言喻的焦躁感。朱清压下心中烦闷的情绪,强迫自己的冷静下来,不要被对方影响。

    “谁杀了他?”其余两人异口同声道。

    先前说话那人冷笑一声,道:“朱清,白虎,你们问我,我也不知道。我青龙虽然看不惯他,但绝不会在这种紧要关头对他动手。我去看过了,对方动手动得很干净,根本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朱雀和白虎对视一眼,不知是白虎还是朱清的人开口,说:“难道就没有其他方法?我怎么听说,那里还死了一个小头目呢?”

    “宋明?”青龙沉吟片刻,突然冷哼道:“我知道,玄武的跟屁虫,总想着往上爬——这还没开始爬,就不明不白地死了,简直可笑至极!”

    一听到宋明的名字,朱清顿时紧张起来——宋明当时是森若雪下手杀掉的,而他们根本没有处理他的尸体,万一被这三个护法看出什么,那可就糟糕了!

    而且,最让朱清担忧的却是,为何这三个护法会出现在这里?

    齐中天当时利用死气杀掉四护法玄武,看似简单,但实际上那已经消耗掉了他多年来全部的死气,如今要他再发出如此一击,却是万万不能了。

    而一旦这三人发现了他们的踪迹,那么凭借他们现在的实力,根本就是必死无疑!

    朱清紧张得连呼吸都忘记了,等了好久,才听到青龙有几分怀疑地说:“我去察看了那具尸体,那杀人方式确实有些熟悉——倒像是千机阁的五行诀?”

    五行诀?

    朱清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想到这三个人居然连千机阁的五行诀都知道,甚至还能一眼认出来!森若雪当时告诉他,五行诀是千机阁的秘传之一,是机密中的机密,怎么可能被这些人知道?!

    朱清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是卜山将这些事情告诉了他们。毕竟他曾经在千机阁内待了这么多年,知道一些内情也是十分正常。

    “千机阁?哈哈,那都已经是砧板上的肉,任我们宰割了!”其中一个护法听了青龙的话,立刻狂妄地大笑起来,语气里带上了几分贪婪的意味:“真是让人期待啊……那么多好苗子,只要将他们杀掉,我们一定能一举突破天仙!”

    “别得意地太早了!门主说了,一切等他的吩咐,不得轻举妄动!”

    “门主不是说了,马上就要动手了么?!更何况,门主就在那千机阁之中,布置一切岂不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何必要这么紧张,畏首畏尾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