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981章 孵化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朱清死死地要紧牙关,才没有让直接当场叫出声来。

    “好了,不要再说了!”青龙突然怒气冲冲地呵斥了一句:“是谁教你们在背后私下议论门主的?别忘记,我们能有今天的风光,全都是门主教授我们血祭之法的缘故,你们再这样妄自尊大,小心我青龙对你们不客气!”

    其他两个护法顿时不吭声了,青龙冷哼一声,一拽缰绳,道:“走了!”

    朱清耳边又响起一阵轰鸣声,马蹄声渐渐远去,朱清却趴在原地一动不敢动。过了许久,他才敢移动完全僵硬的身体,缓缓从树洞里走了出来。

    他的身上沾满了泥土,这件衣服先前被雨水打湿,就已经沾了不少泥点,现如今基本上是完全毁了。

    可是朱清根本没心情去在意这些事情了——他的脑海中一直回荡着之前其中一个护法说的那句话:天刀门的门主,现在就在千机阁中!

    朱清深深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

    他好像有了一个很可怕的想法——那就是,卜山就是天刀门的门主,而不仅仅只是个勾结外敌试图毁去千机阁的小小叛徒。的确,如果这样想的话,那么一切都能对上了——时间、地点、能力。

    朱清紧紧按着怀里的黑翼蛛蝶卵,能够感受到温和而纯粹的灵力一阵阵翻涌,安抚着他狂躁不安的情绪。

    “朱清小兄弟。”

    齐中天这时再次出现,显然他刚刚只是淹没了身形,而天刀门护法说的话,他也全部听在了耳朵里。如今,自然也知道了天刀门的门主就藏身于千机阁中。

    而他显然也和朱清有同样的猜测。见朱清抬头看他,立刻苦笑了一声,摇摇头道:“朱清小兄弟,看来我们先前说的,饭要一口一口吃,现在却是要变成狼吞虎咽了啊!”

    朱清点点头,面色凝重。他明白,现在时间紧迫,每一刻都是在与天争命!

    天要他死,他偏偏不死!

    朱清早已经有了这种经历,因此立刻下定了决心,沉声道:“齐前辈,我们回去吧!”

    齐中天点点头,欣慰地笑了:“好,好!知难而进!朱清小兄弟,我和阿雪果然都没有看错人!”

    朱清笑了笑,虽然事情已经到了十万火急的地步,但他却感到自己的心情无比坚定。既然无人涧中已经没人除他们之外的其他活人了,那他干脆也不再掩饰,加快速度向来时的路飞去。

    黑翼蛛蝶卵一路发出绚丽的七色光芒,将阴暗的无人涧照亮了一片,这等美丽的风景,却是十年后才能再次见到了。

    朱清的速度极快,没过多久,就回到了森若雪所在的山洞。森若雪正在原地急得团团转,一见朱清立刻冲过来质问:“朱清,你和齐叔到底在做什么?!”

    “拿去。”朱清简短地说了两个字,接着就将怀里的黑翼蛛蝶卵递了过去。

    黑翼蛛蝶卵刚刚被取出来的时候还是冰凉的,现如今却已经被朱清的体温捂得温热。森若雪整个人都呆住了,她愣愣地接过温热的白色蚕茧,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你们……没被人发现吧?”

    “你孵化需要多久?”朱清没时间与森若雪解释太多,毫不客气地问道。

    森若雪也察觉到了朱清话语里严肃的气息,也不再好奇什么,直接说:”至少十个时辰。”

    “十个时辰……”朱清蹙眉,又问:“十个时辰,你能恢复么?”

    “不仅能恢复,还能更上一层楼。”森若雪自信满满。

    “好。”

    朱清点了点头,十个时辰,只要熬过这十个时辰,他们就可以回到青叶城了,而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

    “等一下!”见朱清要出去,森若雪忙一把拉住他的衣袖。虽然那上面脏兮兮的,但一向爱干净的森若雪却完全不在意。

    朱清停下脚步,看向森若雪,问:“还有什么事情么?或者说还需要什么妖草?”

    “我什么都不要。”森若雪重重地摇了摇头,又直勾勾地盯着朱清的眼睛,过了好半天才问:“朱清,我问你一件事……”

    朱清问:“什么?”

    森若雪话只说了一半就咬住嘴唇,不再说下去了。朱清等得有些焦急,便催促道:“是什么?”

    “我想问你,你难道真的要把齐叔变成你的‘魂侍’?”森若雪犹豫许久,还是把自己最想问的问题硬生生地咽回到了肚子里,换成了另一个问题。

    “没错。”朱清这次直接回答了她的问题:“如果你觉得接受不了,那也没办法。事情紧急,这是唯一的方法。你放心,待我日后死去,齐前辈自然也会脱离我的控制,自去归入轮回。”

    森若雪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松开了手,对朱清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去吧。我相信你。”

    她已经很多年没有如此信任过一个人了。

    想当年,她遭遇背叛,被仇敌追杀,一路浴血奋战,最后靠齐中天的拼死相护,才逃入了无人涧,经历种种危险,吞食各种妖草,经历了千难万险才捡回一条命。

    当年她身为阁主唯一的弟子,被无数人羡慕,称之为天之骄女。可只有森若雪自己知道,当时的阁主,她的亲生父亲,对她并没有多么地好,而是要求十分严格,甚至到了严厉的地步。

    虽然知道他瞒着自己是为了保护她,如此训练她也是为了让她日后变得足够强大。可当森若雪现在回想起来,却发现自己并没有那么爱自己的父亲。所凭借的不过是一口咽不下去的恶气而已。

    她没有母亲,父亲直到死后才让她知晓一切。森若雪明白,这其中滋味有多么凄凉孤独,只有她自己能够体会。

    如果说先前她还有一点心软,那么经历过鲜血与死亡的洗礼之后,她已经彻底失去了属于女子的温柔和软弱。

    她变成了一块坚硬冰冷的寒冰,没有任何事情能让她动容。她也不再相信任何人,即使陈四拳、墨白墨玄、还有黑瞎子都对她忠心耿耿,她却依然习惯了不相信别人。

    可唯有朱清,曾经他是最值得怀疑的人,如今却变成了她最信任的人。

    森若雪看着朱清的背影,苦笑了一声,紧紧捧住了手中的黑翼蛛蝶卵。

    既然如此,也是她该履行承诺的时候了。

    森若雪闭上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眼底已经是一片清明,又好像凝了一层清澈透明的冰霜。

    她素手一挥,接着一张巨大的冰床就出现在了空无一人的地洞中。森若雪款步走过去,闭上眼睛躺在了冰床上。

    黑翼蛛蝶卵被她放在心口上,仿佛有灵性一般缓缓飘起,突然发出耀眼的强烈光芒!

    无数根细长柔软的白丝飞快地飘洒出来,一层一层笼罩在森若雪身上,渐渐将她从头到脚裹了起来。汹涌的灵力通过这些细长的白丝,源源不断地注入森若雪体内。

    她那躁动不安的妖族血脉被快速压制,继而迅速变得柔和、温顺,渐渐和她身体属于人类的那一部分融合,诞生出了更加强大的新生。

    如果有人看到眼前这副场景,一定会长大嘴巴赞叹这一幕的美丽。一身白衣的美貌女子被裹在半透明的白丝中,面容神圣,周身发出盈盈七彩光芒,美如梦幻。

    而此时此刻,朱清正盘腿而坐,齐中天飘在他面前。

    “前辈,我们开始吧。”朱清认真地说。

    齐中天点点头,他的表情郑重非常,道:“朱清小兄弟,多余的话,我也不多说了,只希望你能履行你的承诺,替我照顾好阿雪!即使最后保不住千机阁,也请务必阻拦她做傻事,至少保证她的安全!”

    朱清明白,一旦变成齐中天口中所说的“魂侍”,那么他就会立刻失去属于自己的神智,变成一个彻彻底底的傀儡。到时候朱清吩咐他去做什么,他便会毫不犹豫地去照做,完完全全只听从朱清的命令。

    也就是说,哪怕朱清下令要齐中天去杀掉森若雪,他也会毫不犹豫地照做。

    而且成为魂侍之后,除非朱清死去,否则齐中天绝对不会因为战斗而受到任何伤害,即使受创,也会很快恢复,变成彻彻底底的杀人利器。

    也正是因为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刻,加上朱清确实值得信任,齐中天才会做出如此选择。否则,当年他一个天仙三星的高手,如何愿意屈尊成为朱清这个地仙二星的魂侍?

    朱清深吸了一口气,突然发力,将无数灵力迅速灌入引魂葬血珠之中,催动其中的液体飞快流动起来!

    引魂葬血珠发出绚丽的红色光芒,汹涌的力量涌出,宛如无数双看不见的手,向齐中天冲去。

    齐中天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威胁,却不躲不避,任凭对方将他抓住,缓缓拖入了引魂葬血珠之中。

    齐中天进入引魂葬血珠的那一刻,朱清猛然感到一股极其强悍的力量直冲丹田,逼得他当场吐出一口血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