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983章 回城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齐中天神情一凛,接着就要上前,却被朱清一把拦住了。

    “等一等。”朱清深深吸了一口气,眼前这个小小的身影,他觉得非常非常熟悉。

    森若雪似乎也察觉到了,跟着朱清往前走了一步,却也被朱清伸手拦住了。

    “我去看看。”

    朱清接着往前走,那个小人趴在地上,身体没有半点起伏,也不知道是死是活。朱清其实已经从他的打扮上认出了他的身份,之所以不敢肯定,是因为——

    先前的墨白墨玄形影不离,不仅是因为兄弟二人感情极好,更因为他俩同生共死,始终无法分开。而且朱清是可以同时看到他们两个的。

    但现在,他们却只剩下了一个。

    朱清走到那个孩子身边蹲下,试探着叫了一声:“墨白?”

    他不知道该叫谁的名字,只叫了一声墨白。

    对方始终没有动静,朱清犹豫了一下,伸手去碰了碰他,结果这时,一直没有任何反应的孩子猛然抬起了头。

    一见朱清,他先是一愣,继而嘴巴一瘪,眼泪就下来了,扑进朱清怀里嚎啕大哭:“朱清哥哥,我终于找到你们了!”

    朱清一惊,连忙拍着他的背安抚:“好了好了,墨白,已经没事了。”

    “我……我不是墨白,我是墨玄,哥哥他……他已经死了……”墨玄抬起头,脸上眼泪混着血水落下,看上去十分触目惊心。

    森若雪这时刚刚走到两人身边,恰好将这些话一字不漏地听进了耳朵里,顿时大惊失色:“墨玄,你说什么?发生什么事情了?!”

    “哥哥死了……四拳叔叔,还有黑瞎子叔叔……”墨玄似乎受了不小的冲击,空洞的眼里不断落下眼泪:“我能感受到,我和哥哥之间的联系断掉了……以后只有我一个人了……”

    墨白和墨玄共享了生命,而墨白在临死前的时候,强行斩断了这种联系,让自己仅剩的一点生命全部转移到了弟弟身上。

    墨玄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他背负的是两个人的生命,这个担子沉重无比,他不清楚自己还能走多远。

    在墨玄断断续续的讲述中,朱清和森若雪知道了一切——

    那日他们在烈焰豹的领地分别之后,他们四个人就按照森若雪的吩咐,回到了青叶城,潜入千机阁内,伺机行事。

    然而当天晚上就出事了,陈四拳只是出去了一趟,回来就断掉了一只手臂,满身是血地要他们快逃,赶快离开这里。

    四人知道事情不妙,匆匆赶往城外,却遭遇一群人围追堵截,陈四拳受伤,四人腹背受敌,不得已躲入了地下城中。

    然而,进入地下城之后,才是真正的噩梦。

    地下城一夜之间全部变了,道路上空空荡荡,空无一人,只有各种漆黑的妖兽在疯狂地咆哮,他们四人一路奋战,最后已经杀得彻底麻木。

    他们觉得,自己就像被扔进了斗兽场一般,只能不断地靠杀戮来获得生机。

    陈四拳他们终究是人,即使再强悍,体力也有耗尽的时刻,而陈四拳受了重伤,始终流血不止,最后彻底脱力,倒在了地上。而他倒下的那一刻,立刻被无数黑色的妖兽扑上,将其彻底分食。

    墨玄被墨白拼死送了出来,墨玄奔跑在那条赫赫有名的黑色长街上时,突然就有了一种恍惚的感觉——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也像那些被追杀的人一样,为了保命而拼命奔跑在这条街道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意,最后,墨玄跑了出来。

    那个时候他已经完全乏力,只知道有人将自己扶了起来。而当时他已经完全失去了力气,如果对方想要杀他,简直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

    然而墨玄的运气很好,来的人是得到消息的裘蓝尊。

    裘蓝尊救下了浑身是血的墨玄,将他带回千机阁内养了半天的伤,就命人避开所有人的视线,将他送进了无人涧——如果还想保住整个千机阁,保住这里所有人的性命,就一定要找到阁主和朱清!

    这是裘蓝尊的原话。墨玄也知道这个任务的分量。朱清和森若雪如今根本不知道青叶城中发生了什么事情,必须要将现如今的情况通知给他们。

    墨玄冒着危险闯进了无人涧,黑瞎子留给他的唯一东西,就是一只飞都飞不稳的引路蜂。

    靠着这只已经快死去的引路蜂,墨玄一路咬牙坚持到了这里,路上遭遇了各种危险,终于拼着一口气到了这里。

    森若雪听完墨玄的讲述,手已经紧紧攥成了拳头,鲜血从她的手心里渗出来,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

    朱清默默地看着,也没有阻拦她。

    而墨玄说完这句话之后,立刻松了口气,闭上了眼睛,像是要休息一般。

    朱清抱着他,转头问森若雪:“我们怎么办?”

    森若雪脸上绽放一个极其残忍的笑容,一字一顿道:“还能怎么办?回去!我要他们血债血偿!”

    朱清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心中突然涌起一股悲凉感。

    他和陈四拳并没有认识多久,地下城初遇,到被他拉进队伍,再进入无人涧,这一切不过是短短几天的时间而已,然而就是这几天的时间,却让他结交了好几个难得的朋友。

    可是朱清万万没想到,在烈焰豹的领地处分别,竟然是他们见的最后一面。

    世事无常,不过如此。

    森若雪面色清冷,眼底却一片寒冰,道:“我们现在就动身。”

    “好。”朱清点点头,手中却突然感到不对劲,他低头一看,瞳孔瞬间放大。

    只见墨玄那小小的身体,正在变得透明,他那双原本古灵精怪的大眼睛再也没有睁开过,他的嘴角还挂着淡淡的微笑,仿佛是在做一个美妙的梦。

    朱清突然想到当时两兄弟的话——同生共死。

    墨白死了,墨玄强撑着来到这里,已经是他的极限了。而如今,这个受尽苦难的孩子,终于也要追随自己这辈子最重要的兄弟而去了。

    他本来就是已死之人,现如今连一具尸体都没有留下。朱清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墨玄的身体一点点变成透明,最后像一个气泡般彻底消散。本来就不重的重量,如今完全没有剩下一点点。

    朱清维持着那个姿势,很久之后才缓缓把手放了下来。

    森若雪冲他点点头,道:“走吧。”

    两人都已经知道来路,因此回去的时候速度飞快。朱清和森若雪路上一句话都没有说,两个人都心情沉重——毕竟连陈四拳这样一等一的高手,都惨死在对方手中,他们还能做些什么?

    双拳难敌四手,这个道理就是如此残酷。

    朱清正在忧虑自己之后的命运,松鼠突然冒出来,对朱清嚷道:“朱清小子,有一件事情我得告诉你!”

    “若那人真的将血祭之术修炼到巅峰,那么他本身已经将血祭之术彻底同化,其他人想要用这种功法,必须要借助他的血液,也就是说,这些人的命,已经绑在这个人身上了!”

    朱清一愣:“你的意思是……”

    “没错!松爷我就是这个意思,如果你杀了领头的家伙,其他人也会跟着一起丧命!”松鼠难得给朱清鼓劲,甚至也不怕被森若雪发现了,大声道:“你千万不要害怕!”

    朱清很想为这句话而笑一笑,然而此刻他的心情沉重,完全笑不出来。松鼠说的确实非常鼓舞人心,可对方既然已经将血祭之术修炼到极致,又如何能轻而易举地被杀死?!

    这一路,必然九死一生。

    朱清和森若雪终于回到了无人涧的入口处,朱清重新踏上那极其陡峭的台阶,只觉得感慨万分。他最后回头看了一眼,夜色中的无人涧越发阴暗,而那里面除了各种天地异宝之外,还埋葬了许许多多人的尸骨。

    朱清摇了摇头,现在,他们需要回到青叶城,来讨回这一切的债。

    十几里路对如今的两人来说不过是片刻功夫,然而等他们真正走到青叶城外时,才被眼前的景象震住了。

    青叶城门外的守卫不见了,城门大开,而青叶城的上空似乎笼罩着一团黑云,阻碍了所有的星月光芒,让整座城都被关进了一片昏暗中。阴云深深,狂风阵阵,宛如一处鬼蜮。

    一路走来,朱清就觉得不对劲,本来以为是天气不好的缘故,而走到这里才发现,根本不是如此。

    眼前的一切可怕至极,而造成这种景象的人仿佛向他们挑衅,告诉他们这里一切危险,千万不要进来,否则结局就只有死无葬身之地。

    朱清皱起了眉,眼下情况不明,他也知道不能这样进去。然而再拖下去,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青叶城,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只不过是短短几天的时间,城内的人去了哪里?为什么整座城都变得空空荡荡?难道他们紧赶慢赶,最终还是来晚了一步么?

    不,天刀门的人即使再强悍,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将全城的人屠杀殆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