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986章 万魂天魔阵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听了裘蓝尊的话,朱清心里一咯噔——该不会是自己的秘密已经被发现了吧?

    正在他忐忑不安之际,裘蓝尊顿了顿,又缓缓道:“虽然老夫不知道你究竟是体质特殊,还是拥有某种奇特的法器,总之你身上一直透出一股若有若无的死气,起初老夫还以为你是那修炼邪道之人,可后来发现你一身正气,又着实不像那些歪门邪道的家伙,便感到有几分奇怪。”

    “为了验证我的猜测,老夫便将那引魂葬血珠交给了你,一来确实是对你有所求,二来也是想试试,你究竟是否有能力将其纳为己用,事实证明,老夫果然没有看错!”

    说到此处,裘蓝尊露出一个惭愧的表情:“说来实在惭愧,我千机阁当年一念之差,遭受如此大劫,却还是要恳求朱清少侠救我们一命啊!”

    裘蓝尊说完这句话又要往下跪,却再次被森若雪拦住,这一次她皱起了眉,语气里带上了几分严肃,道:“尊老,你这是何意?难道我的实力还比不上这小子?”

    “阁主,这不是比不比得上的问题,而是合不合适的问题。”裘蓝尊苦笑着摇头,向疑惑的两人解释:“我千机阁的功法,乃是遵循自然之道,循五行之法而成,譬如阁主您修习的五行诀,便是可以轻易使用金木水火土五行之术,而千机阁内大多数的功法皆是以此为源而延伸出来。”

    “这种功法,虽然力量不俗,但若要对付血祭这种极其阴邪的功法,却是不得好处。”裘蓝尊的目光落到朱清身上,复又叹了口气,道:“反而是这位朱清少侠,他身上所拥有的能力,却是恰好适合用以毒攻毒的法子,启动万魂天魔阵,来对付天刀门的人!”

    “等一下,裘蓝尊,敢问您这是何意?”

    朱清察觉到裘蓝尊话语里的不对劲之处——难道说裘蓝尊一开始就意识到自己有对付天刀门的本事,所以才故意想方设法将自己留下来?

    裘蓝尊深深地看了朱清一眼,再次向他行了个大礼,声音微微发抖:“求朱清少侠救我们千机阁一次!”

    朱清觉得自己的声音冷了下来,先前的一腔热血似乎也有冻结的趋势:“裘蓝尊,我敬你是个长辈,所以还是先问你一句——难不成你之前就预知到会发生这一切,所以才特意将我留下?”

    若真是如此,朱清留下来帮忙的心思,可就大打折扣了——他自己愿意留下是一回事,可若是千机阁的人提前算计好了一切,那可就另当别论了!

    松鼠这时候也在火上浇油:“朱清小子,松爷我和你说什么来着?现在后悔了吧?”

    朱清不说话,只是看着裘蓝尊一脸的欲言又止,心里便有了计较。裘蓝尊到底是千机阁的人,他所做的一切也是为了让千机阁维系下去,甚至继续保持在青叶城的地位。而他朱清不过是一个外人,虽然之前裘蓝尊待他不像黑扇那般刻薄,但归根结底,裘蓝尊还是怀有自己的目的。

    想到这里,朱清顿时不愿意多说什么。裘蓝尊想要出声阻拦,谁知这时,大殿里突然跑出来了一个蓝色的身影:“朱清!”

    居然是云阑珊。一见朱清,云阑珊顿时像兔子一样急匆匆冲了过来,一头扎进了朱清的怀里。

    朱清猝不及防,被她扑了个正着。下意识想要挣脱开,但少女软绵绵的身体紧紧缠着他,一点也没有放开的意思:“你没事吧,要不要紧?”

    一旁的森若雪见此情景,眼底闪过一丝细微的光,又很快消散,最终什么也没说。

    “阑珊,你又胡闹!”见云阑珊冒冒失失的举动,裘蓝尊一脸生气,用力杵了一下手杖。

    朱清也有几分尴尬,虽然并不是第一次被女子如此亲近,可他和云阑珊认识没多久,又没有多么友善或者亲密的关系,就在外人面前如此,实在有些别扭。

    “有事么?”朱清憋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憋出这三个字来。

    “当然有!”云阑珊松开抱着朱清的手,突然换上了一脸严肃的表情,道:“朱清,你快走吧!不要再留在这里了!”

    闻言朱清微微吃了一惊,而裘蓝尊的脸色大变,气道:“阑珊丫头!你又在胡说些什么?!这是在说正事,你快回去照顾好你父亲!”

    云阑珊猛一跺脚,道:“父亲那里有人看着呢!裘蓝爷爷,我知道你想要朱清做什么,我也知道你是为了我们千机阁好,可是这样实在太过分了!”

    云阑珊指的自然就是裘蓝尊想要让朱清去开启万魂天魔阵的事情,想来她也是为此担心得狠了,才特意跑出来,要朱清赶快离开这里,甚至不惜忤逆裘蓝尊。

    朱清有几分触动,他本来以为云阑珊只是个被惯坏了的大小姐,而且只会无理取闹是非不分,却没想到对方竟也是真心实意地为他考虑的。

    他张了张口,刚想回答,森若雪就突然打断了他:“朱清,你跟我过来。”

    “等等,你是谁?!”云阑珊转头,怒气冲冲地瞪着森若雪,完全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行为已经触犯了千机阁的阁规,同时也把裘蓝尊吓得不轻:“云阑珊!不要再胡闹了!”

    “我没胡闹!要是这样让朱清牺牲实在太过分了!而且裘蓝爷爷你为什么要护着她呢?”云阑珊十分不服气地质问,一双大眼睛狠狠瞪着森若雪。

    森若雪本来扭过头准备离开,闻言停下脚步,冷冷笑了一声。

    朱清暗叫不好,谁知想要出手阻拦却慢了一步——他只听得云阑珊尖叫一声,就见她的脚底生起了大块坚硬的寒冰,将她整个人固定在了那里!

    “你做什么?你快放开我!”云阑珊吓得大叫,拼命挣扎,双脚却被死死定住,根本动弹不得。

    “凭什么?就凭我是千机阁的阁主!”森若雪冷冷地看着云阑珊:“以下犯上,单凭这一点,就足以让你死千百回!”

    说完她不再理会云阑珊,直接转身就走。朱清有几分为难,只觉得就这样把云阑珊留下,似乎有些不近人情。但森若雪说一不二,要是他不跟过去,指不定她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想到这里,朱清无奈地摇了摇头,对裘蓝尊说:“阑珊她就交给您了。”

    说完这句话,他便不再理会试图叫住他的裘蓝尊,也不顾云阑珊在背后焦急地喊着他的名字,大步跟着森若雪离开了。

    “阁主,您的脾气是不是该收敛一番了?”朱清好不容易追上森若雪,也不知道这女人又怎么回事,突然走这么快。

    “怎么,见我惩治那个没大没小的丫头,你心疼了?”森若雪冷冷地开口,语气带着毫不掩饰的嘲讽。

    朱清觉得女人们的想法真是令人捉摸不透,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回答:“再怎么说,云阑珊也是你千机阁的人,如今千机阁正值危难之际,团结一心才是最重要的,阁主你随随便便就对人对手,难道你不觉得有些不妥么?”

    森若雪淡淡道:“本阁主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随心而欲,何来不妥之说?”

    朱清:“……好吧,就当我没说。”

    他对千机阁中人的行事准则已经彻底失去信心,谁知这时森若雪却突然转过头来,对朱清道:“我问你,你可知道这万魂天魔阵是什么东西?”

    “我怎么知道?”说到这个,朱清就有些生气,但在森若雪面前又不好多说什么,便扭过了头。

    “万魂天魔阵需要的是大量刚刚死去不久的生魂,而如今青叶城中有许多人被屠杀,因此已经积累了足够启动万魂天魔阵的生魂。”森若雪似乎完全不在意朱清的表现,自顾自解释起来:“但是仅有这些还不够,启动万魂天魔阵需要一个生气与死气共存之人的鲜血来作为引子。”

    “你的意思是,你要拿我来做祭品?!”朱清隐隐约约察觉到森若雪的意思,皱了皱眉头,语气也变得冷了几分。

    几日以来,他不认为森若雪是这种翻脸不认人的人,她虽然看起来十分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但实际上心地并没有那么狠厉,也是一个重情义的人。

    但说到底,她甚至比裘蓝尊更需要维护千机阁,也难免会在这个时刻做出一个抉择。

    一个是父亲耗尽毕生心血留下来的千机阁,一个只是一个刚认识不久还没多少本事的家伙,孰轻孰重,该怎么选择,恐怕是个正常人都会做出决定。

    朱清悄悄攥紧了拳头,事已至此,他不得不考虑这个严肃的问题——若是森若雪强迫他去开启万魂天魔阵,他该怎么办?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只是他现在仅仅是地仙三星,虽然手中握有亡魂钟和引魂葬血珠,但如果真的对上森若雪,未必能有多少胜算。

    朱清越想越紧张,谁知森若雪接下来的话却让他感到十分意外。

    她道:“朱清,你的事情已经做完了,还是走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