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996章 你怎么那么的粗鲁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松爷,我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我切身感受到森姑娘的气息就在附近,我觉得森姑娘必然是动用了什么秘法将自己隐藏了起来,兴许是森姑娘没法跟那头魔影继续战斗下去,或者在跟魔影战斗时受了重伤,还有我之前脚踏亡魂钟急促而来时,迎面飞来的一个紫色的能量之球,看似很大,只是瞬间就撞在了我的胸口,然后消失不见,我认为是森姑娘在提醒我,不要靠近这里的战场,可是我就是不放心她一个人在这里战斗!”

    “松爷,你不是说有好处在等着我吗?既然亡魂钟能够对这魔影的血魔洪荒之爪有应对的手段,那就继续战斗下去,只要破解了这只血魔洪荒之爪,找到森姑娘的机会总会有的!松爷你说了?“

    朱清脚下魂魄鬼气嗖嗖作响,他的身体滞空而立,双眼中透着一股难言的空明,在空明的眼瞳中映现着亡魂钟的虚影,此时他的嘴角泛起了一抹无人察觉的弧度,声音平静地对着松鼠说道。

    “切……松爷我不知道你是咋想的,你说那啥紫色光球,我可没发现,或许你救人心切,眼花也说不定,你知道不,情绪高度紧张的人很容易出现幻觉!恩……你小子是不是对那森小娘皮有意思!哎呀……懒得说你啦,还不快催动亡魂钟轰击那只血魔洪荒之爪,你在愣在这想,那只魔爪就把你给拍成肉泥啦!”

    松鼠对着朱清喷了个响鼻子,摇头晃脑地对着朱清语气无奈地说道。

    朱清对于这只松鼠的话语早已习以为常,只不过他现在的内心却是真的很担心森若雪的安危,熟悉的气息就在自己身体的附近,可是肉眼却无法发现,就算透过神念去感知笼罩着漫天黑魔之气的青叶城的下方,还是无法发现森若雪的身影。

    方刻之前撞击在朱清胸前的紫色蚕卵速度快到了极致,而朱清同样脚踏亡魂钟急促飞来,两股都是超快的飞行速度,只不过紫色蚕卵的速度快于朱清脚下亡魂钟的速度于十倍。

    速度的碰撞,瞬息而逝的变化,朱清完全来不及丝毫的反应,那只紫色的蚕卵就如闪电般地缩小,然后融入了他的心脏位置,而在朱清看来迎面极限速度飞来的紫色蚕卵就是一只紫色光球而已。

    细如指甲般大小的紫色蚕卵中存在着一个异度的小空间,这个空间恰好能容纳下森若雪的身体,就如一只紫色的蚕卵包裹着森若雪在其中,而森若雪就在其中安静地沉眠着,她的体表处如同披着一件紫光流彩的神圣之衣。

    神圣之衣紫光微微轻鸣,一股道不出缘由的神秘力量在不断滋养修复着她体内受损的经脉,她身上的气息不断地流转着黑翼蛛蝶的原始神力,沉眠中的森若雪在悄悄地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吼……卑贱、可恶的人族,我要把你绞碎,然后生吞了你!”心神思索着森若雪的朱清,此刻微微地愣了一下神,就这一短暂到几乎忽略的愣神状态,那道笼罩在黑色阴熬雾气之中的魔影发出一声洪荒妖魔般的咆哮,只见他双手猛地往前一按,胸前那只巨大血魔洪荒之爪,瞬息朝着朱清覆盖抓笼了下来。

    “真是火气大啊,老时不时的来一下咆哮,松爷我耳朵都快受不了!他娘的,朱小子赶紧用亡魂钟轰那只血魔洪荒之爪,好处就在眼前!”

    松鼠蹲坐在朱清的口袋里,两只小松爪牢牢地捂住自己的小松耳,非常不满地对着那道魔影嗤咧了一下松鼠嘴,然后气哼哼地对着朱清说道。

    “松爷,我知道怎么做!啊……亡魂钟——万魂吞噬之法!去……”朱清早已从愣神中恢复到了高度作战的状态,朱清言语急促地对着松鼠回应道,随后一声气动山河的昂天大喊,一招亡魂钟的强悍杀技——万魂吞噬之法从他的嘴里滚滚声浪而出。

    朱清口中的万魂吞噬之法声随影动,一圈圈能量化的灵气之流从他口中飞舞了出来,随后在他的身前旋转翻飞地着向亡魂钟的钟体上激射了过去。

    “哗啦啦……铛!”

    旋转翻飞的灵气之流瞬息撞在亡魂钟的钟体之上,一声如同高空中飞溅而下的暴布水流冲击石面的声动,紧随着亡魂钟的钟体内如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敲击而起,钟声回荡不已,钟声幽幽长鸣带着一股亡魂肃啸的万年怨恨,亡魂钟的钟体刹那间变换成了横摆之势。

    亡魂钟的钟体成横摆之势,嗡隆一声,亡魂钟再次膨胀变大,如同一座横摆的巨山般,此时钟体上冒起了丝丝的黑气,黑气丝丝流转不断,瞬息过后化作了滚滚的黑浪。

    亡魂钟周身飞舞着滚滚的黑雾,那巨大的钟口宛如一口宇宙黑洞,冒着酷热如熔岩的黑色炎火,在炎火之中无数只咆哮呼啸的亡魂肆意地腾走飞移着,空洞黑如墨石的眼孔透着吞噬一切的森然鬼气。

    “吼呜……”

    这一瞬,亡魂钟的钟口内发出一声无数亡魂齐声嘶吼的怨念之响,横摆如巨山的亡魂钟,亡魂齐吼的黑色钟口对着那覆盖抓刮而来的血魔洪荒之爪,轰隆然地横推撞击了过去。

    “轰隆……喀咤……”

    亡魂钟的钟口如同黑色的轰雷之电,刹那间就撞击在了那巨大的血魔洪荒之爪上,高山岩石滚落万丈深渊的巨轰之声响起,紧随着一声爆裂的声动,那巨大的血魔洪荒之爪竟然被亡魂钟撞出了数条狰狞的裂痕。

    “吼……”

    血魔洪荒之爪出现数条裂痕的一瞬,一声锤骨搓筋的惊天痛苦咆哮之声在黑雾翻滚笼罩之下的那道魔影口里轰雷般嘶吼而起。

    “哧哧……咔咔……”

    魔影咆哮声动天地的一瞬,亡魂钟内那无数的亡魂如同噬骨啃铁的阴魔之虫对着那裂解的血魔洪荒之爪肆冽地撕咬了起来。

    “吼……怎么可能,这到底是什么魔钟!?”

    无数亡魂形同地狱未知的阴魔之虫对着血魔洪荒之爪肆意地啃食,身在黑雾笼罩中的那道黑影因为无尽的痛苦再次发出一声令人心神碎裂的咆哮,一声无法置信的话语从魔影的嘴里惊恐地叫喊了出来。

    这一幕的攻击快如闪电,瞬息巨变之下,伴随着那道魔影的惊恐之吼,那只巨大的血魔洪荒之爪,顿时被亡魂钟内那无数的亡魂给啃食到只剩下骨架。

    血魔洪荒之爪被朱清所催动的亡魂钟中那无数的亡魂给啃食到只剩下骨架的一瞬,黑雾缠绕笼罩下的那道魔影,其高大的身躯蓦然间缩小了一半,翻滚的黑魔烟气也随之消散了很多,不再那么滚滚啸腾不已,弱散的黑魔烟气渐渐能看清几乎化为平地的青叶城街道,繁华如闹市人行穿梭的房屋建筑早已化为碎石,在持续魔气翻滚笼罩在下的房屋碎石早已化作了滚滚飞扬的尘埃。

    坑坑洼洼的青叶城地面,只剩下无数的尘埃飞扬,青叶城已不在,魔气的啸腾肆冽成为了青叶城唯一绝对的破坏者。

    青城往已,只因一场人魔之战,呼呼声的黑魔烟雾,再次将战斗拉开了序幕。

    血魔洪荒之爪的受创,魔影身躯的剧变,同样伴随着魔影战斗力的下降,朱清明显地感到了这道魔影的虚弱在不断增加。

    “啊……给我收!”

    这一瞬的感知,朱清猛然地一吼,双手瞬疾地结了一个手印,手印闪电般生成,一个极度微小的亡魂钟虚影在他的掌心中骤然生成。

    亡魂钟虚影在朱清的掌心中散发着乌黑之光,一声穿云落石的急促爆喝声从朱清嘴里发出后,只见他手掌中的亡魂钟虚影咻咻地转动。

    下一瞬,转动的亡魂钟虚影嗡嗡地射出了两条黑线,黑线如同暗夜中的两条鬼魔之箭,铛铛声地射在了巨如横摆山体的实体亡魂钟的尾端。

    两道黑线连在了朱清掌心中那虚影转动的亡魂钟上,霎时间,那巨大的亡魂钟的钟口产生一股如同来自宇宙黑洞的庞大吸引力,顿时间黑色的炎火从钟口内激射而出。

    激射而出的黑色炎火刹那间将所有的亡魂笼罩,被黑色炎火笼罩之下的无数亡魂的魂体上瞬息出现了五只魂手。

    无数亡魂魂体上出现齐刷刷地出现了五只手后,瞬间朝着那只剩下骨架的血魔洪荒之爪抓搂了过去。

    一时间,如同万千魔佛之手将血魔洪荒之爪给抓住,然后朝着亡魂钟的钟口内拉扯了进去。

    “吼……你找死!就算搓骨扬灰,生炼你的魂,也不足以消我心头之恨。”早已虚弱了很多的魔影此时愤怒地大吼一声,从来没有收到如此打击的它,似乎不再高高在上,视万众如低贱蝼蚁的它,不再自称自己为皇,此刻只剩下满腔的怨怒之火,对着朱清如同街道泼妇叫骂道。

    魔影在对着朱清在叫嚣之时,朱清手上可不留情,只见他的手掌猛地往胸前一拉,那亡魂钟的钟口上的吸力如旋风爆动般,瞬间就把那血魔洪荒之爪的骨架收入了亡魂钟的钟体内部空间,随之朱清的手掌一合,亡魂钟的钟口吸力消失不见,如同黑洞漩涡的空间吸引之力液随之消失。

    血魔洪荒之爪被牢牢地收入了亡魂钟的异度空间内一瞬,那道笼罩在早已不怎么翻滚的黑雾之中的魔影,顿时发出一声非惨绝人耳所能形容的肆冽惨叫。

    惨叫声在黑色的魔气中滚滚回荡,只是这一声言语难以描述的惨痛嘶叫后,那道魔影的身躯竟然才再次缩小了一半,魔影那虚幻的身躯现已变成了与朱清的身体高度不无一二,而此时魔影身上曾令朱清和松鼠感到无比恐惧的力量早已变成与地仙三星修为差不多的战力。

    “嘿嘿……真是让人吃惊啊,想不到这亡魂钟竟有如此的功效,居然能这样克制住那魔影的血魔洪荒之爪,朱小子,这会你赚大了,我发现那道魔影只是一道神念魔影所化,它的真正本体不在此地,貌似隔着无穷之远的距离。”

    “一旦这血魔洪荒之爪受到极大的破坏后,它的魔影神念就会极大的消耗掉,你看它的身躯早已缩小到了跟你差不多了!嗯……还有血魔洪荒之爪被亡魂钟收走后,那道魔影暂时性地失去了战斗的能力。”

    “我靠……你小子怎么那么蠢啊,我都发现了那魔影暂时性地失去了战斗的能力,难道你就没发现吗?你还愣着干嘛!干它啊!”

    松鼠起先是慢悠悠地给朱清分析道,只是当它嗯了一声后,它突然就朝着朱清大声叫骂了起来。

    “松爷,你怎么那么的粗鲁,别骂人好吗?也对哦,我现在就狠狠地干它娘的,哈哈哈……”朱清听到松鼠的叫骂后,心神猛然一动,瞬息感应到了那道魔影的异常,随之咧着嘴对着松鼠大喊道,紧随着一声如同看见猎物的兴奋大笑,他手掌蓦然往前一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