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997章 到底是祸是福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朱清脚踏魂魄魔气置身于高空中,此时他因极度兴奋所发出的一声狂笑,狂笑声止的一瞬,只见他的双手连环结印,顿时间一只由灵气所化的灵力手掌猛地往前一按。

    灵力手掌在朱清往前一按的刹那,这只灵光手掌嗡嗡声地作响,转眼间这只灵光之掌迅速的放大,瞬息化作了一只巨大无比的灵光波动之掌。

    巨大的灵光之掌往前呼啸而去,下一瞬灵光之掌铛的一声将亡魂钟抓裹在手掌中,紧接着朱清的双手弯曲成弓对着虚空猛地往前一拍。

    朱清双掌拍击之下,抓裹着亡魂钟的灵光之掌遵从了朱清双掌拍击的动作,轰轰隆隆地朝着那道魔影轰击了过去。

    “吼……小子你敢,我他娘的……啊……”

    灵光之掌缠裹着亡魂钟朝着那道魔影狠狠的滚砸了下来,血魔洪荒之爪被朱清的亡魂钟收取后,那道魔影的战力早已下降到了地仙三星的水平,正常状态下,朱清就算不用亡魂钟与它进行近身的战斗,属胜属负,谁也说不准,更何况现在这道魔影根本就无法移动半步,无限的憋屈与愤怒在魔影的心口中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倒出乱窜蹦跶不已,在这种有利却发不出的状态下,魔影如同吃了一口万年臭屎般有苦难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充满了恐怖毁灭之力的亡魂钟狠狠地向他滚砸下来,它的嘴里只能气哼哼地对着朱清大骂道。

    却是这魔影刚对朱清骂了前半句,亡魂钟早已如同泰山压顶般重重地滚砸在了它的身躯之上。

    魔影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烈吼叫,这不过早已战力下滑的魔影这一道嘶吼声却不再像如同地狱深渊之魔的咆哮,更像是一个老妖婆因为受到莫名的惊吓而发出的一声惊恐。

    血魔洪荒之爪本是这道魔影的本命法器,虽然这道魔影按松鼠所说它只是一道魔影神念所化,那血魔洪荒之爪与它有着生命连体的作用,血魔洪荒之爪兽损的之下,居然被亡魂钟给收取了进去,这对那道魔影可是致命的打击。

    没有了血魔洪荒之爪的那道魔影,它就如失去了手脚般,行动在刹那间受阻,面对朱清那铺天盖地而来的亡魂钟,它只能心中怀着一股无限的憋屈之感,就连先前那轰动天地,雷动山河的恐怖咆哮之声在此刻它嘴里叫吼出来,都变得那么的声势薄弱不已,貌似打了一个响屁般,嗡嗡地闷响了一小会后消失殆尽。

    魔影咆哮不在,只剩如同下起了毛毛小雨,然后打了个小小的闷雷,那种感觉变得那么的尴尬,此刻松鼠早已从朱清的口袋里爬了出来,直勾勾地站在朱清的肩都上,满脸的鄙夷之色在它那小小的松鼠脸上展露不已。

    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这只松鼠居然对着那道被亡魂钟滚下而下的魔影竖起了那毛松松的第三个手指,当它竖起那小小松爪的第三个手指时,嘴上勾起了一抹让人欠扁的蔑视之笑,一双黑不溜秋的松鼠眼眯成了一条直线,直线的眼睛中透着一股令人心腔因被羞辱到无语言表而为之炸裂的漠视之情。

    “啊……我恨啊!卑鄙的人类,你竟敢如此对我……嗷呜……”

    亡魂钟的恐怖滚砸之力完全将那道魔影笼罩在了亡魂咆哮不已的钟口内,亡魂钟死死地困锁着魔影,暗黑无关,亡魂嘶吼的钟体之内发出滚滚音爆的钟轰之声,那道魔影的耳膜、脑海着实被轰炸到天旋地转。

    一股让魔影几乎窒息而死的痛苦之感让他难受到了极致,两只魔爪死死地捂住那蛇魔般的头颅疯狂地惨叫不已,一时间它那魔蛇之头上的七孔流出了黑烟肆冽的魔之血液。

    魔影卷缩着身体在亡魂钟的钟体内不断打滚,同时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头颅,发出一声惨绝人耳的痛苦嘶叫,嘴里咬牙咧齿地愤愤说道,只是它的愤怒无奈的言语没能说完,一股痛至它灵魂深处的撕裂之痛从它的身躯上急促的蔓延开来。

    “嘶嘶,嗤啦……”

    亡魂钟内那无数的亡魂如同一条条毒蛇般,纷纷扑向了魔影的身躯,不断对其进行疯狂的撕咬,一时间黑魔之气从魔影的身躯上散发了出来,连续不断血肉被咬撕的声音森森然地响起。

    高空之中的朱清双手结印连连,亡魂钟与他的身心连为一体,钟内所有一切的变化都在朱清的心神感知之下,亡魂钟内的无数亡魂撕咬着那魔影的身体正是朱清此刻催动所置。

    “吼……,哐啦!”

    亡魂对着魔影撕咬不止,时间持续了十几息后,忍受着极大痛苦的魔影其身躯不停地颤抖,就在它不断颤抖之时,那道魔影终于无法忍受这种如同坠入无穷地狱的痛苦煎熬,只见它的一只魔爪蓦然扎入了它自己的心脏位置。

    魔影以自残的方式将自己的魔爪深深地扎入了自己的心脏,随之它那魔爪狠狠地一用力,心脏瞬间爆碎,魔影发出一声言语难以形容的痛苦嘶吼,随着她嘴里的惨绝痛吼传出后,它那早已捏爆的黑色的心脏忽然化作了一股紫色与黑色相间的光芒,光芒出现的一瞬,一声如同玻璃坠地碎裂之声响起。

    紫色中夹着黑色的光芒应声而起,随之这股光芒蓦然间将那道早已伤残到不成样子的魔影包裹了起来。

    “轰隆!”

    一声如同来自地下的剧烈爆炸之声,这股包裹着魔影身躯的光芒轰然地爆破而起,随着这股奇异光芒的爆破,笼罩着魔影的亡魂钟铛轰一声向高空中直飞而起。

    巨大的亡魂钟在这魔影所施展的光芒爆破中向着高空直飞而起,到达一定的高度后,那股奇异光芒所爆炸产生的巨大反推之力依然作用在亡魂钟的钟体上,此时只见飞置高空的亡魂钟在空中出现了毫无章节的翻转到滚,亡魂钟内那些亡魂因为近距离地受到了魔影那奇异光芒所爆炸出现的杀伤力,变得支离破碎,化作了点点的黑影流光,在亡魂钟内不断的翻腾飞溅。

    亡魂受损,朱清同样受到了牵连,只见他的胸口猛然地一震,如同被一鼎巨锤生生地敲击在了其上。

    “啊……噗嗤!”

    顿时间朱清的胸口剧痛到无语复加的地步,他的脸色变得熬白不已,豆大的冷汗瞬间从他的头上溢流了出来,与此同时,他的喉咙如同烈火灿烧般,干燥痛苦无比,一声痛苦的惨叫声从他的口里传出,随之一口热气啸腾的内伤之血从他的嘴里喷射了出来。

    魔影利用自残的方法,将自己的心脏抓碎,碎解的心脏之血化作紫光黑光缠绕的魔性力量,生生地将朱清的亡魂钟给震开。

    魔性的爆破之力将亡魂钟震飞的一瞬,那道魔影卷动着漫天的黑雾向着那条早已即将垂死而昏迷不醒的巨蛇身上笼罩了过去。

    魔影拖着残破不已的身躯,化作一道黑雾滚滚的血浪之气刹那间就将巨蛇的整个身躯笼罩住。

    “吼……今日之辱,他日我便将狠狠地返还给你,你给我等着,卑鄙低贱的人族小儿,我必会将你生生炼化千年,让会你生不如死,让你永远不得迈入轮回之门!啊……”

    当这道黑雾滚滚的血浪之气笼罩住巨蛇的一瞬间,魔影愤怒地大吼一声,一句怨毒无比的言语从它的嘴里传了出来,紧接着这道魔影痛苦地嘶吼了一声,随之它那袒露狰狞的心脏位置射出一道紫光黑色的血液朝着青叶城的南北方向激射而出。

    紫光黑色混杂的血液激射向青叶城南北方向的一瞬,这道诡异的血液嗡嗡地燃烧了起来。

    燃烧的紫光黑色血液在青叶城的南北方向轰隆地出现了一个旋转的神秘空间之门,身躯残破的魔影缠裹着那头巨蛇急促地飞进了那道神秘的空间传送门中。

    “嗡……隆!”

    魔影以及那头巨蛇遁入神秘空间之门的一瞬,这道神秘的空间传送之门随之发出一声来自深渊魔洞的轰隆之声,转眼间空间传送之门闪烁着鬼气幽幽飘荡不已的光芒,光芒闪烁过后这道神秘的空间传送之门随之消失不见。

    魔影与巨蛇的逃遁,神秘空间传送之门的骤然出现与关闭,这一切都在朱清身受内伤而吐血的一瞬间。

    时间的瞬息流转之时,一切的变化是那么的诡异,只是魔影逃离时它那道怨毒之语依然回荡在青叶城的上空。

    “吓死松爷我了,这魔影为了救下那头巨蛇竟然如此的不顾自己的伤势,还有那头魔影到底是不是当年那令人闻之丧胆的人蛇老魔婆,它怎么一直隐藏在黑雾翻滚的血浪之中,还有那头巨蛇到底与它有着什么样的关系,这一切怎么变得那么的乱!”

    “朱小子,你没事吧!刚才那道魔影自爆心血的攻击实在太令人感到惊恐了,还好亡魂钟几乎帮你挡下了所有的攻击,你仅仅是因为亡魂钟的反震而受到一点内伤而已,亡魂钟内的亡魂化作了碎片,不过这并无大碍,只要有足够的亡魂死气就能让受损的亡魂之魄复原!哎……真是一场意想不到的结果啊,你小子居然将那头魔影打倒落荒而逃,说出去不得吓死人啊!嘿嘿……”

    松鼠蹲坐在朱清的肩膀上,侧着那张松鼠小脸对着朱清叽叽歪歪地说道,貌似它作为旁观者一直在审视着这场战斗,可是战斗的结果似乎不大让它往心里去,最后竟抬起它那小小的松鼠抓朝着朱清的头上拍了过去。

    松鼠这一拍本是调侃而语的味道,可是无心的举动,却让朱清的身体骤然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变化,这一变故到底是祸是福,松鼠浑然不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