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998章 神秘的蚕卵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魔影的心脏魔性之血爆轰震掉朱清的亡魂钟后,巨大的反震余波还是让朱清深受了内伤,而不是松鼠所说的一点内伤而已。

    当朱清身兽内伤而口吐鲜血的一瞬,他还是强忍着不立刻打坐治疗的举动,因为他担心那道魔影会再次拼命地采取反击。

    可是最终那道魔影以自爆心脏魔性之血的方式轰开亡魂钟后直接裹带着那条巨蛇进入了逃遁的空间传送之门。

    这一幕的发生瞬息结束,强忍着内伤波动的朱清眼见所实,那道魔影最终消失的无影无踪,连一丁点的气息都没有留下。

    朱清终于控制不住内伤的翻滚之痛,他立刻滞空盘坐而下连忙调动体内的灵力开始疗伤。

    当朱清盘腿而坐,双手交叉平垂于双腿间打坐疗伤时,那被魔性力量震飞的亡魂钟自主得不断缩小,最后嗡鸣一声带着一股森森的哀鸣气息向着朱清的身后急促地靠近,当亡魂钟缩小到只有一个拳头大小临近朱清的身后时,它随之化作一道黑光闪烁的法器钟影咻嗡一声,毫无障碍地没入到了朱清的体内。

    一直蹲坐在朱清肩头上的松鼠目睹魔影的逃遁后丝毫没有留意朱清的所为,松鼠满嘴的自言自语后,它那只小爪子带着一股软绵绵的力轻轻拍击在了朱清的脑门上。

    “逢!啊……,你小子想谋杀我吗?我靠……,你奶奶的!哗啦……”

    当松鼠的小爪拍击在朱清脑门上的一瞬,朱清的体外蓦然亮起了一层紫色的光芒,而这层紫色光芒的来源之处俨然是隐藏在朱清心脏位置的那只指甲般大小的紫色蚕卵。

    此刻紫色蚕卵在朱清心脏的中心位置缓缓地飘浮转动,在转动的同时溢出缕缕的紫色光芒。

    这紫色光芒从朱清的心脏位置飘射而出,飘射而出的紫色光芒仅仅在松鼠的小爪子拍击在朱清脑门的瞬间就化作了一层紫色闪烁的光芒,这层紫色光芒完全将朱清笼罩在了其中,只是这层紫色光芒非常的怪异任何人的肉眼都无法发现它的存在。

    当然松鼠也是无法看清笼罩在朱清周身的紫色光层,它只知道朱清身上没有任何的波动变化。

    当这层紫色光芒将朱清覆盖在其中的一瞬后,在光芒的表面散发出一股巨大的排斥之力,刹那间如巨人之拳的恐怖轰击之力将蹲坐在朱清肩头上的那只松鼠死死地锁住,这一瞬的它似乎成为了一个赤裸裸的活靶子。

    一时间,松鼠如临大敌,全身松毛根根倒竖而起,它本想从朱清肩头上窜飞下来,然后闪躲掉从朱清身上散发出的恐怖排斥之力。

    可是从紫色光层上爆发出的排斥之力是在过于的迅速,在此之前松鼠根本就没有感应到丝毫的征兆。

    就算松鼠想闪躲也根本来不及,因为它本就蹲坐在朱清的肩头上,如此近的距离又没有丝毫防备的情况下,紫色的光层发出一声如轰雷般的巨响,转眼间松鼠就好像一枚蕴含了激射之力的脱玄飞箭一般,化作一道呼啸的风影,向着朱清的正前方如闪电之流的速度激射了出去。

    松鼠被那股莫名的力量轰飞的一瞬,它吃惊无比地大声吼叫了一声,一句无法置信的言语从它的松鼠嘴里叫嚷了出来,愤愤的坑骂后,松鼠依然改变不了被轰飞的事实,一声划破空气之流的哗啦之响,松鼠远远地被轰飞到了数百丈的距离后才不断地翻滚着筋斗停止下来。

    松鼠被朱清身上那层紫色光芒的巨大排斥之力轰飞出去后,它高空中因为没有了任何的支撑之力后,它那小小的身板顿时如同流星一般急促地向青叶城的地面降坠了下来。

    “我靠,这混蛋小子又不知道发什么神经,竟然把松爷我轰飞的那么远!”

    从高空急坠而下的松鼠骂骂咧咧地说一句,随后它那毛松松的身体竟然如同皮球一般急促地变大,瞬间就化作了一只布满毛发的皮球从急坠的速度变成了慢缓缓的速度从高空中降落了下来。

    数息后,松鼠毫发无伤地降落在了青叶城满是断垣残壁、尘土飞扬的地面,松鼠降落在地面后,两只小松爪叉在了它那毛松松的松鼠腰的两边,气哼哼地昂起了松鼠头,对着高空中盘坐疗伤的朱清狠狠地瞪了一眼,鼻子上呼呼地直喷着闷气。

    松鼠从朱清肩头上被轰飞的一瞬,笼罩在他周身的紫色光层早已消失不见,他心脏中央那紫色蚕卵再次恢复到了古井无波的安静姿态。

    内伤困扰的朱清对于方才发生的一切毫无知觉,他只是盘坐而下然后发动体内的灵力给自己的身体进行疗伤,松鼠的无意为之触动了他心脏中的那枚紫色蚕卵的紫色光芒。

    蚕卵的紫色光芒似乎在保护朱清的安危,不管是有意或无意的行为动作靠近朱清的身体时,它都会瞬间发动形成防御和排斥的奇异模式。

    一直紧紧于怀的松鼠气哼哼地站在地上昂头望着高空中的朱清,张牙舞爪地手指松鼠爪对着朱清坑骂不断,至于这松鼠到底对早已关闭六感静心疗伤的朱清骂了些什么,只有松鼠自己知道。

    松鼠对着毫无动静的朱清大骂了一顿后,似乎心中的怒气已消,骂到最后它无奈地抓抓了自己的头颅,叹了口气之后他在青叶城的废墟上东张四望起来。

    逃遁而去的魔影带走了这里笼罩漫天的黑雾血气,无数的断石碎瓦、狼藉不已的房屋木架断枝,如同一盘历经了无数暗黑风雨的散沙般苍凉地铺挂在曾经繁华似锦的青叶城的地面上,只不过现在的青叶城地面早已不在。

    从魔影身上翻腾而出的黑魔之气以及那天令人毛骨悚然的漫天血气消失不见后,青叶城的地面除了战斗之后留下的无数坑坑洼洼,以及那翻滚的硝烟尘雾笼罩之下的无数断垣残壁。

    此刻的松鼠万般无聊地举目四望,尖尖的松鼠鼻不断地嗅动着,它似乎想从这满是烟尘肆冽的环境中找到点熟悉的气息。

    一番东张四望以及不断嗅动鼻子嗅觉的松鼠,突然间它的眼中出现了一道明亮的光芒,这道眼眸中的光芒似乎是让它心神为之振奋的东西而呈现的眼神。

    松鼠嗅到的这股气息后,兴奋的心头仅仅维持了数息,随后它的心头化作了疑惑不已,当它再仔细地嗅动自己的鼻子后,它心头的疑惑化作了五六成的肯定,松鼠嗅到的这股气息似乎是它所熟悉的一股妖兽气息。

    一时间,松鼠那机敏的耳朵连续地抖了几下,随之它的松鼠嘴冒起了一抹奸诈的弧度,也不知道它是怎么个回事,它嘴上的弧度冒起后只见它的毛球般的小身板咻的一声没入了满是碎石铺地,烟尘肆冽的一处残破石屋之中……

    漫天烟尘翻飞的青叶城的上空,朱清依然在盘腿而坐,他所盘坐的骨盘下方那缓缓飘转的亡魂黑雾之气化作一个禅垫,发出外人无法听取的亡魂之声,幽幽地传入朱清的耳中。

    这股亡魂的黑雾之气是朱清体内那亡魂钟的魂魄之力所化,就如同仙阶高手般可以随意通过自己的意念,将自身体内的灵力幻化而出,而后形成实际化的武器一样为自己所用。

    朱清盘坐之下的亡魂黑雾之气发出只有他自己可以听到的亡魂之音,这股幽幽回荡的亡魂之音并不是怨念,而是如同一股青山绿水中那淌淌流行直下的清溪水涌般,充满了畅快淋漓的舒悦之感。

    这种畅快淋漓的舒悦之感在朱清的身上缓缓地流动,一时间他的体表外泛起了一层白色莹光飘映的灵气之芒。

    朱清体外白色莹光飘映之时,它体内隐没的亡魂钟嗡的一声钟鸣回响,转眼间亡魂钟的虚影缓缓地在朱清的体外凝聚而成。

    钟鸣回转,魂音幽幽,白色的莹光放绽,闭目盘坐的朱清在这中奇异的状态下缓缓催动体内地仙三星的灵力在给自己的身体进行疗伤。

    亡魂钟的虚影由出现到凝实,熟悉之后这道亡魂钟的钟体将朱清的身体笼罩在了亡魂钟之内。

    封闭自身六感的朱清根本不知道自己体外所发生的一切,松鼠被轰飞之后在青叶城的地面下到底在寻找什么,朱清现阶段是无从知晓的,亡魂钟的钟体虚影将朱清笼罩在钟体内部的中央。

    魔影自爆心脏魔性之血后,将亡魂钟生生震飞所承受的轰击之力还是有一些作用在了朱清的身上。

    朱清在承受这股反震之力后,体内的经脉与先前森若雪所受到的攻击一样,虽然没有森若雪那般的严重,但是还是有一部分的经脉受了不小的伤害,受损的经脉中带着丝丝的紫色之气。

    这些紫色之气对于朱清的经脉是极大的伤害,可是他的心脏位置一直隐藏着那枚连朱清本人都无法发现的紫色蚕卵,此刻这指甲大小的蚕卵正在缓缓地吸收着他经脉内那些紫色的气雾,这让朱清的经脉开始慢慢地修复,他的内伤也在一滴一点地修复当中。

    蚕卵之内,那本是身披着白衣胜裙,平躺而眠的森若雪,此刻就如朱清一般,双腿盘坐,一双芊芊玉手交叉合十,平放于她的双腿之间。

    蚕卵内森若雪的这一切的动作是无意识的,她一直还没从重伤垂死的晕迷之时,而陷入沉眠的状态中苏醒过来,她的盘腿而坐似乎是这只神秘的蚕卵在影响着她的行动能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