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1003章 暴跳如雷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亡魂钟的神秘之变,造就朱清修为的提升,如今他身怀地仙四星鼎峰的修为,此刻他心中的战意激昂,很想通过一场战斗来检验一下如今的战斗力去到何种的地步。

    随着修为提升的稳固后,朱清体内的灵气在蠢蠢欲动,一股极尽的热流在朱清的丹田位置骤然升起,转眼间朱清头戴白色莹光颅骨的两个瞳孔中嗡的一声响起,随之亡魂钟的虚影在颅骨的瞳孔中映现了出来。

    亡魂钟的虚影如同奇异的瞳仁般在颅骨的瞳孔中散发着幽幽的黑光,幽幽的黑光中一道道看不清虚实的亡魂在嘶吼着游走不断,一股摄人心神的力量在这两道如同瞳仁的亡魂钟虚影中幽幽而现。

    而就在这颅骨瞳孔虚影亡魂钟显化的一瞬,朱清那身披黑色能量战衣的外表嗡的一声亮起了黑色的火焰,这层火焰如同火山熔岩的热度灿烧般带着超强的高温,霎时间就把朱清周围空间的空气燃烧成一层白色的缥缈之气,夹杂在如同黑色炎的灿烧中缕缕的升腾而起。

    颅骨瞳孔亡魂钟虚影的显化,黑色能量其黑芒火焰的诡异出现,让朱清体内的灵气因游走而膨胀,此刻的膨胀之势终于达到了极限,朱清的全身肌肉再次轧轧而起,体内经脉及丹田处的灵气终于无法压制,只见朱清双拳紧握,紧握的力度致使全身的骨节发出如豆爆般的声响,一时间朱清全身上下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回响不已。

    “啊……”

    此时只见朱清发出一声昂天大吼,随之他的右手拳头上亮起一层黑色中缠绕着白色的光芒拳罡之气,嗡的一声闷鸣,拳罡之气迅速的放大,下一瞬这放大的拳罡之气化作了一个如同真实般巨大的黑白缠绕之拳。

    黑白光芒闪烁的巨拳在朱清一声大吼之下,只见他的右手臂弯曲成九十度,然后带动着拳头上的那个罡气凝化而成的巨拳向着早已化作废墟的青叶城汹涌呼啸地轰击而去。

    “逢……轰隆……”

    从朱清拳头上挥击而出的罡气之拳如同黑白两种火焰燃烧的坠落流星般,划过长空带动啸滚的空气之流瞬间落在了青叶城那早已满目狼藉的地面之上,罡气巨拳轰击在地面的一瞬,一声悬崖断裂崩碎的声响从青叶城的地面轰啸而起,紧接着滚滚的漫天尘埃从轰啸声的地面中轰隆不断地升腾而起。

    滚滚烟尘升腾而起的地面,化作了一个方圆百丈之大的圆坑,圆坑之下俨然是那罡气拳头的形状,清晰可见的拳印上残留着那黑色和白色的焰火,带着一股幽冥的鬼魅气息。

    “呼……”

    高空之中的朱清随着这一巨大罡气之拳的猛烈轰出后,他体内燥热流动不已的灵气终于平复了下来,身体上那轧轧隆起的肌肉也消失于体表,此时他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身体变得轻盈不已,只是在身体轻盈中带着一股饥饿感。

    威力几乎达到地仙七星修为的仙者所轰出的最强劲一击,在朱清修为地仙四星鼎峰的状态下轰击了出来,而这一招正是朱清完成各种体外和体内变化后所轰出的一拳,这一拳的巨大破坏力几乎抽空了朱清经脉内的所有灵气,所以此时朱清体内的那种饥饿感从开始慢慢变得极度饥饿起来。

    就在朱清感觉到体内被抽空了的时候,他后背上的那个阴阳太极之图开始自主地旋转了起来,旋动而起的阴阳太极之图发出嗡嗡的清鸣之声,随着太极阴图的转动而起背上那对莹光之翅开始轻轻的闪动了几下。

    莹光之翅扇动羽翼之时,高空中的灵气缓缓地向着朱清的身体靠近,灵气如同一条条涓涓流淌的溪水般慢慢地通过那阴阳太极之图,然后流入到朱清的体内经脉。

    灵气入经脉后,朱清的身体上出现了一道道白光映射的经脉线路,与他此时身披黑色能量战衣形成一幅绚丽多彩的彩纹,看似美幻不已,令人心神陶醉。

    这些绚丽多彩的经脉条纹仅仅在朱清的体表展现了数息后就隐没在了朱清的体内,朱清的体表再次被黑色的能量给覆盖住,当这些经脉的绚丽条纹隐没进朱清的体内后,一股心平气和,气息沉稳而流畅的感觉在朱清的身上缓缓的传导开来。

    “呼……”

    此时朱清在这种微妙的感觉之下再次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体内那饥饿的感觉也随之消失不见,体内的经脉灵气再次恢复到了充盈的状态,经脉灵气充盈的同时,他丹田位置的丹核以及那缠绕其旋转的六个光球竟然呈现了一个淡紫色的光层。

    这个淡紫色的光层微微地发出一些紫色的流线光芒,将朱清的丹田位置包裹在了其中,如果现在朱清能够内视的话,他一定会发现这丹田的位置在慢慢地发生着一些变化,可是朱清现在的修为还没到天仙的级别。

    体内一些几乎微乎其微的变化,对朱清现在来说他是无法发现的,待到他的修为达到天仙一星的级别后,体内的一切变化都会尽在他的眼底之下,那一层包裹着他丹田的紫色光层将会对他的丹核变化带来极其重要的触发作用,而这一紫色光层需要朱清极致内视的情况下才能触动其中的玄机,这玄机终究会在他修为提升到一定的程度后会被他完全地破解掉,而后他的战力会提升到一个恐怖的程度。

    黑白光芒映射的巨拳从朱清的拳头上轰击而出,体内经脉补充灵气时的炫彩条纹展露于朱清的体表,经脉灵气充溢后体内丹田的紫色光层,这一切都发生在了朱清的身上,这让他如同生活在一个角度不真实的修炼世界中,仅仅是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他的身上就发生了惊为天人的变化,而这一切的变化起源就来自与他所祭炼的神秘亡魂钟。

    “不知道松爷看到我这身变化后,还认不认得我!这松爷已经在青叶城的地面呆很久了,也不知道它现在又钻到哪里去了。可是奇怪啊,这松爷一般最喜欢拉皮子,当我每次突破时都会在旁边教导一番,可是当我在高空中突破时,它完全没了踪影,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它就没发现我在高空突破的种种迹象?这不符合松鼠的性子。”

    “恩……我想起来了,就在半个时辰前我进行疗伤时,那只松鼠就一直在我的肩头上说个不停,然后我就听到一些模糊的叫骂声,接着这只松鼠貌似自己飞向了地面,而且飞出去的速度极其的快,唉……这只松鼠就是那么的随性而为,谁知道它下一刻在想什么?”

    朱清环视了自己的身体外表的变化后,心头由非常的坑奋激昂直至爆发的一拳轰击,随后灵气的再次补充,他的心境变得静如水,风吹湖面却波澜不惊的心绪在他的心头缓缓地流动,这就是一番突破后修为提升并稳固了其根基的现象。

    这种修为突破再到修为的极尽稳固,时间就好像连在一起,别的修仙者突破修为后要通过漫长的时间来不断打磨根基的牢固,而朱清的这一怪胎就不是以常理来度量的。

    兴许是朱清的体质特殊到无人能与之相比的境地,以至于他在亡魂钟的异变后所带来的种种变化对他体内造成的影响,以他的体质强悍地应付并接受了下来,所以他的修为提升之快,同时稳固修为的根基时间同样不需要花费多少。

    直至现在,朱清的修为真真正正地完美达到了地仙四星鼎峰的境界,此刻单位朱清头戴白光莹射的颅骨,身穿黑色的能量衣,而这件黑色能量衣在朱清的修为完美的稳固后竟然再次发生了变化,这不过这变化在瞬间就完成,连朱清差点都没有发觉到满身黑色能量覆盖的能量衣竟然悄无声息地发生了变化。

    只见如今,那黑色的能量体物质由光滑的黑色形态披衣变成一套黑色的盔甲战衣,这似乎是为了迎合朱清那矫健壮硕的身材,又或者这黑色能量体似乎有自主的生命般在迎合朱清或者他人的审美观感。至于这黑色能量体又或者说这黑色的战斗盔甲是否真的有自己的生命的自主意识,朱清并不得而知,或许在某一特点的机缘之下,这黑色战斗盔甲会真的彻底苏醒了自己的自主意识,到那时朱清面对的可能又是一个莫名到惊恐的愕然。

    “谁他奶奶的那么不要脸,我干你祖宗十八代,你爷爷奶奶的……你他妈的是个变态的混蛋吗?我靠……竟然往我屁股上打了一拳,哎呦……痛死松爷我啦!”就在朱清为自己的一身变化感到无比的心情舒畅时,松鼠的声音如同被割了尾巴似的从那方圆百丈的拳影大坑中如同炸雷般地想了起来。

    朱清听到这声音后,心头不仅一缩,这松爷总是语出惊人啊,这让朱清的脸上蓦地冒起一大片的黑线条,他在心想,这只喜欢自吹自擂的松爷不就是在骂他吗?这让他情何以堪!

    但确凿的事实是,那个巨大如拳头形状的大坑是他打出来的,但是朱清那时轰然而出的一击巨拳,怎么会知道松鼠就在那个位置?可是奇怪的的是,朱清释放的这一至强的攻击居然没有把那只松鼠给砸死,这又是怎么回事?这一切在朱清的心头顿时生起了重重的疑惑。

    这个重重的疑惑还需得从松鼠身上找答案,就在半个时辰之前松鼠蹲坐在朱清的肩头上寥寥而侃时,它的其中一只爪子拍向了朱清的脑门,可是当松鼠的小爪子拍向朱清脑门的一瞬,它就被一股莫名强大的力量给轰飞了出去。

    轰飞出去的松鼠身体膨胀如气球安全地降落在青叶城的漫天尘土飞扬的废墟之上,随后松鼠对着滞留在高空盘坐的朱清劈头盖脸地来一顿坑骂,可是朱清那时早已封闭了六感,并进入一种奇妙的状态对周围所发生的一切毫不知晓。

    缺失松鼠坑骂了一阵后,气也消了,一时觉得万般无聊,于是东张西望,兴许是为了寻找森若雪的下落,又或许不是。但是松鼠依靠它妖族所天生的敏锐嗅觉能力,终于让它发觉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

    这个情况就是松鼠嗅到了一股让它熟悉的气息,这个气息的来源竟然是隐藏在废墟中的一个空间罗盘。

    这个空间罗盘已经出现了一条微乎其微的裂痕,就是因为这条微乎其微的裂痕让这空间罗盘里面的气息溢流了出来。

    一般来说空间法器一旦出现一丝的裂痕后就自动瓦解掉,蕴含在里面由阵法构建而成的认为空间就会破碎掉,里面的一切就会如抖豆子一般从里面被抛飞出来。

    可是这块布满了碎石尘土的空间罗盘竟然在出现了一丝裂痕的情况下,居然没有瓦解,这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当松鼠以敏锐的嗅觉闻到这一股熟悉的气息后,松鼠立马钻进了废墟当中,它一路沿着这道熟悉的气息不断的攀爬深入,终于知道了这道熟悉的气息是从这块空间罗盘的一道微乎其微的裂痕中溢流出来的。于是乎,松鼠动用妖族的神秘之术,花费一番功夫后终于破解了进入这空间罗盘中的巧门。

    当这只松鼠安全如愿地进入到这空间罗盘后,空寂里面的所有一切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了它的眼里。这处由阵法构建而成的空间之地足足有一百平方的样子,里面就是一个巨大的石室,在石室的地面上几乎有一半的空间是放满了几百只烤熟了的鸡。而石室地面的另一半空间却摆满了数百瓶陈年的黄酒。

    当松鼠的眼睛目视完这里的一切后,让它感到无比熟悉的气息终于向着它的鼻子扑面而来。松鼠沿着这股熟悉的气息细眼望去后,它的心神由方才进来的满脸坏笑变成了顿时的暴跳如雷,它心中怒火顿时如同火山岩浆般汹涌地喷发了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