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1004章 心乱如麻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空间罗盘之内,那约莫一百平方的内部石屋空间,此时让松鼠情绪几乎出现在暴走的边沿的情景,正是那烤鸡与黄酒中间地带的一小块空地之上正躺着一个翘着二郎腿的妖族成员|——黄鼠狼。

    此刻的黄鼠狼正像一头死猪一样呼呼大睡着,呼呼大睡的黄鼠狼其脑枕下正垫着一个空酒瓶,那尖如鹤嘴的嘴巴鼻孔上正喷着忽大忽小的鼻涕泡沫,说起来也奇怪这黄鼠狼呼呼大睡,鼻涕口水流个不停,可是它愣是是没有一丁点的声音发出。

    熟睡的黄鼠狼似乎香梦连连,脸上挂满了淫贱、奸诈、猥琐的黄鼠狼式笑容。它翘起的二郎腿再往上一点,那浑圆到几乎像圆球一样的肚子不知道装下了多少只烧鸡及多少瓶黄酒。黄鼠狼那浑圆的肚子上,一只锐利的爪子上正抓着一块红色的绣着茶花图案的肚皮兜子。

    而当松鼠发现这烂醉如泥、睡如甘梦、梦乡似乎充满了香艳的画面黄鼠狼时,松鼠只是觉得万分好奇而已。松鼠面对这头全身布满黄毛的黄鼠狼没有一点的好感,有的只是一股极度厌恶的感觉。

    此时此地,松鼠正想着这头昔日争锋相对的妖族之人怎么会溜进这个神秘的空间罗盘时感到无比的疑惑之时,松鼠的眼睛恰恰盯在了黄鼠狼的肚子上那块红色的茶花肚皮兜子。

    这红色的茶花肚皮兜子上散发出的熟悉气息不正是让松鼠整日思念连连,连睡梦都会呼喊着对方名字的私人物品吗?这红色茶花锈图的肚皮兜子正是松鼠日思夜想、牵肠挂肚的母松鼠小瓷的私人物品。

    “这到底怎么回事,这到底怎么啦,这不可能!?我不相信,小瓷的肚皮兜子怎么会在这头坏事干尽,声名在妖族鼠类中败坏远播的黄鼠狼手中,难道小瓷她被这头可恶的黄鼠狼给……啊……这不可能!“

    松鼠此刻的心情如同被人生生地灌注了五味杂陈的酱油酸醋,心中形成一股强烈的愤怒之气,顿时间一股撕心裂肺的言语在它的内心中疯狂地咆哮了起来。

    咆哮的言语在松鼠的心头如同火山肆冽挥发的滚滚热浪般,在它的体内呼啸地翻滚而起,瞬间化作两道热浪滚滚的白雾从松鼠的鼻孔中冲喷了出来。

    “啊……我要杀了你!你这无耻下流妖族败类,你到底对小瓷做了什么?”

    一声无法再继续忍受的愤怒咆哮,从松鼠的嘴里如同一道破空穿刺而来的利箭般化作呼啸刺耳的音爆之声,在这处空间石室中激烈地回荡而起。

    “逢!”

    早已被愤怒火焰冲昏头脑的松鼠,只见它那小小、毛松松的身体如同皮球一样急促的膨胀。一声沉闷的响动后,松鼠膨胀的身体随之拔高,身体转眼间就化成了八尺之高。随着松鼠的身体拔高,它那本如纤小如芦荟主干的小手臂此刻化成了如黑熊般的粗壮手臂,那原与刺猬爪子大小相同的松鼠爪此刻大如恐龙的利爪。

    如龙爪般的松鼠利爪泛着幽黑的光芒,一股源自于愤怒的肃杀气焰在松鼠的利爪上嗡嗡地跳动而起。松鼠那身体如八丈的红毛巨人,此刻它那大如恐龙般的利爪泛着刺目的嗡嗡黑色焰火向着那依然在熟睡的黄鼠狼身上疯狂地抓刺了过去。

    “轰!”

    松鼠的黑芒利爪,在满是烤鸡及黄酒铺地的石室内啸滚直刺而出,本就安静如无人之境的石屋此刻如同刮起了风暴般,呼呼地响切不已。那满地的烤鸡及黄酒被松鼠刺出的利爪所产生的风暴给抛飞了起来,松鼠的黑焰利爪快如闪电,如同一头张开满嘴锋利獠牙的鳄鱼嘴般瞬息刺向了黄鼠狼的脑门。

    就当松鼠的利爪仅差三分之一指甲的距离就要刺进黄鼠狼的脑门时,突然间那熟睡中的黄鼠狼终于如梦初醒,当它看见这松鼠的利爪尽在眼前几乎就要狠狠地抓进它那单薄的脑门之时,它的眼中由极度的惊恐瞬间化成了黄橙橙的瞳仁。

    黄鼠狼行走于妖族无数年,对于危机的闪躲可谓快到了极致,那反应速度比高空中忽然出现一道劈雷的速度还要快上好几倍,只见黄鼠狼的瞳仁在危机急促降临之际化成了黄橙橙的光芒。橙色的瞳仁在黄鼠狼的瞳孔中闪烁而起,嗡的一声,两道橙色的光芒瞬间从它的瞳孔中激射而出。

    从黄鼠狼瞳孔中激射而出的橙色光芒瞬间在黄鼠狼的眼前爆炸开来,爆炸的橙色光芒嘶啦一声,转眼间就形成了一个如橙色的厚实光球。这个由橙色光芒爆炸后化成的橙色光球就是一个厚实的防护球体,这个球体将黄鼠狼整个身体包裹在了里面。

    仅仅是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时间之下,黄鼠狼竟然可以做出这种反应,说明它的应变逃命的能力在妖族之中可谓顶尖的存在。

    就在黄鼠狼利用眼中射出的橙色光芒化成橙色的护命光球的一瞬间,松鼠的利爪终于狠狠地刺向了黄鼠狼的护命光球,一声剧烈撼动的碰撞之声随之响切而起。

    松鼠的利爪蕴含了如千斤巨石般滚砸而下的力度,当这利爪狠狠迪欧刺在黄鼠狼的保命光球上时,松鼠的利爪重重地将那包裹着黄鼠狼的橙色光球被撞飞了出去。在百米平方的空间石屋中,如此大的冲撞之力几乎可以将一个修为达到地仙二星的人撞成肉泥。

    “啊……”

    可是被这股巨大的冲撞之力下,那被轰飞而倒飞出去的黄鼠狼仅仅在厚实的石壁上轰然爆炸一声后,整个石屋也随之晃了晃。晃动的石屋让人有种目眩的感觉,这种感觉仅仅半息不到,紧接着一声如同杀猪般的声音从黄鼠狼的嘴里哭爹喊娘地大吼起来。

    “噼啪!”

    一声沉重的落地之响,黄鼠狼从石壁的上滚落了下来,定睛一看这石屋的墙壁竟然在如此巨大的冲撞力下竟然没有丝毫的裂痕。不是是没有裂痕,连墙上的一丁点灰烬都没有被撞飞出来,由此可见这空间罗盘的内部是何等的坚固,这由阵法构建而成的石屋可不是单单的一个房间而已,这其中必有奥秘的存在。

    从墙上滚跌而下的黄鼠狼,整个脑袋嗡嗡地作响,整个身体如同散了架一般,此时它的脑袋中如同被人拿着一个大铁锤纷纷地敲打了一下,头晕目眩的感觉不足以形容此刻黄鼠狼脑袋中的感受。

    嗡嗡之响的脑袋,让黄鼠狼几乎要精神崩溃后向跳进河里淹死的感觉,此刻它那橙色的瞳仁消退隐没了下去,一双充满贼气流氓的瞳仁再次恢复了过来,只是恢复如常的瞳孔中布满了无数闪烁的小星星。

    小星星在黄鼠狼的眼瞳中不断地闪烁飘飞不已,随之它蓦然感觉到自己的脑袋上似乎也布满了旋转的小星星,可是那股夺命的危机依然没有在它的心口里消去。竟然头晕目眩的感觉重如泰山般将它压得几乎喘不过起来,但它还是拼命地摇晃了几次头,致使它从头晕目眩的感觉中清醒过来。

    用力摇晃自己脑袋的黄鼠狼,它那瞳孔中橙色的光芒再次闪烁而起,随着这橙色瞳仁的光芒出现,黄鼠狼那头晕目眩的感觉刹那消失不见,俨然间黄鼠狼已恢复了清醒并能自如行动的能力。

    当黄鼠狼恢复过来后,它的身体咻的一声从原地上快如闪电地跳起,跳起的黄鼠狼在半空中稍微一顿随后朝着石屋的一个隐秘角落,如箭般地急促飞去。

    仅仅是一息的时间,黄鼠狼就做出了如此多的反应,当它平衡地降落在石屋的一处隐秘角落后,它那贼气流氓般的=眼睛再次展露了出来。不愧是狡猾多变,历尽生死逃亡的妖族怪手,在如此的状况下,黄鼠狼那阴险狡猾的嘴脸冒着森森的寒芒。

    可谓奸诈、贼气黄鼠狼一出,一场鸡飞狗跳的戏码必然少不了。

    可是松鼠那因暴怒的一抓轰出后给予黄鼠狼在成的痛苦依然残留在它的身上,虽说橙色的护命光球将松鼠的巨爪攻击之力化去了几乎九成的力度,但是还有一成冲进了黄鼠狼的体内,虽然不会对它的身体造成什么冲击的伤害,但是震动的痛苦还是让此刻的黄鼠狼难受了一阵子。

    只见此刻的黄鼠狼强忍着体内肺腑的震荡之痛,咧牙扭嘴地喘着一股无限憋屈的怨气.,心中愤愤地叫嚷道:“他娘的,到底是哪一个不长眼的毛人在我狼爷的地盘里偷袭,他奶奶的,疼死狼爷我了,哎呦……”

    躲在暗角里的黄鼠狼,内心不断地坑骂着偷袭它的松鼠,与此同时狡猾奸诈的黄鼠狼瞳孔中橙色的光芒再次幽幽地一闪,随着它瞳孔中橙色光芒的一闪之下,它全身的气息骤然隐没到了无人可察觉的境地。

    时间倒回到黄鼠狼从地上跳起飞出去的一瞬,因暴怒而身体膨胀变大的松鼠在轰出那一蕴含着恐怖力量的巨爪后,它体内的妖族力气几乎被抽空。体内灵气不足的松鼠,它那变异后的八丈巨人身躯瞬间缩小,下一瞬,松鼠的身影再次恢复到了原来的大小。

    急促恢复身影的松鼠,在满是杂乱满地的烤鸡及破碎酒瓶的石屋地面显得毫不起眼,小小的身板干脆借着这一堆的杂乱之物躲藏了起来,同时松鼠也通过该族自身的秘法将自己的全身气息隐藏了起来。

    松鼠虽然胆小,一遇到危机时就向着逃跑,朱清对它反而是见怪不怪,早已习以为常。可是如见这只小小的松鼠似乎被黄鼠狼给碰到了心底处的某一不可触碰的逆鳞,它努了。现今的松鼠必须得弄清楚,那黄鼠狼手中拿着的那个红色茶花肚皮兜子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上面明明残留着母老鼠小瓷的气息,这其中一定发生了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

    松鼠越是想到这些,心中就越是乱如热锅上的蚂蚁,上蹿下跳不已,一句话松鼠现在极度的心乱如麻。可是当下境况,它又不得不压下心中的烦躁,否则难以将那狡猾如狐狸的黄鼠狼给制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