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1005章 漩涡洞口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松鼠隐遁在杂乱无章、横七竖八的烤鸡及破碎酒瓶的空隙中,心中的烦躁及怒火被它深深的压制了下去。

    “黄鼠狼你这个混蛋,你不好好呆在妖族做你的春秋大梦跑来这里干什么?你他娘的是不是又把某个妖族姑娘给拐了?!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动爷的女人,我要把你给生剁了。你他娘的有种别藏起来!赶紧把你那丑陋的尾巴夹着给我走出来,要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此刻的松鼠体内妖族的灵气一运转,运用该族的秘技瞬间就改变了的往常的声调,声音变得沙哑无比,在沙哑的声音中带着一股森森的肃杀寒意,而且这道声音从松鼠嘴里传出来后形成八方共鸣在石室中徐徐的回荡,完全分不清声音从哪个位置传出来,让黄鼠狼有种掉入鬼魂巢穴的感觉,当这道声音传入黄鼠狼的耳朵中时,它不紧打了个冷颤,一个个寒毛倒竖而起。

    松鼠可是黄鼠狼的老对手了,早在妖族这家伙就相互看不顺眼,经常明里暗里斗个不停,可就是谁也奈何不了谁。可如今,松鼠是在是咽不下这口气,这头可恶的黄鼠狼为什么手里会有母松鼠小瓷的私人物品,这一定有着巨大的隐情在里面,现在松鼠心里想的是必须将这事情弄清楚,要不然它会终生遗憾。

    从刚开始松鼠就发现了黄鼠狼,只不过那时候松鼠看见这黄鼠狼手里拿着母松鼠的那块红色茶花肚皮兜子就一个劲的暴怒,心中的醋意跟怒火让它陷入暴走的边沿,现在它冷静下来后,觉得刚才的举动太过于冲动了。

    松鼠细想之下感觉要是方才能够压制住心中的冲动悄悄地靠近那头熟睡的黄鼠狼,然后一举把它拿下再慢慢地拷问这头黄鼠狼为什么手里会有母松鼠小瓷的私人用品,就不会让这黄鼠狼脱身隐藏起来的机会。

    可如今没办法,事情已经发生了就必须采取另一种行动来找出黄鼠狼的隐遁位置,然后采取猛烈的攻击再将这头狡猾的黄鼠狼给击倒,故此松鼠动用了该族的音波之功。

    松鼠一族的音波之功对于隐藏的妖族有着非常有效的作用,只要对方受惊或者紧张状态下,就会被这种声音给迷惑,只要多方一出声就能够准确地找到对方的隐藏位置,不管对方如何收敛自己的气息。

    因为松鼠一族的音波秘技能够从对方的发声中嗅到发声源的位置,然后这股声音会形成一个以声音介质为能量的巢牢,这个巢牢会瞬间将对方束搏住,让对方暂时性失去行动的能力,只要对方失去行动的能力,松鼠就能立刻采取猛烈的攻击把对方拿下。

    果不出其然,黄鼠狼虽然狡猾,但是胆子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松树是最了解这家伙的嘴脸的,如果是明面下的争斗很难会让这头黄鼠狼有紧张或者心惊的举动,但是松树一开始就对它发动了恐怖的一击。

    回想起松鼠刚才那一恐怖的爪子袭击,黄鼠狼要不是出于本能的反应,瞬间采取了防御的躲避技能,现在它不可还有命隐遁在角落里。可是到目前为止,它愣是想不到对它袭击的就是自己的老对手松鼠,当时铺天盖地向它刺来的巨大爪子,黄鼠狼为了逃命根本就没时间来看清对方的而面孔。

    再加上松鼠所发动的那一恐怖的巨爪攻击带起的波动,完全将石屋内的一切都给倒转飞溅而起,漫天的烤鸡和黄酒形成一道紧密的障碍防线,哪里可以看得清对方的面目,只是瞬息的时间黄鼠狼就躲开了攻击然后快如闪电地躲藏了起来。

    利用秘技躲藏起来的黄鼠狼大气都不敢喘一口,胆子都提到了嗓子口了,那满是鼠毛的嘴脸居然冒出了冷汗,冷汗如下雨般仅仅一个呼吸的时间就把的嘴脸给浸湿了。

    此刻它的心脏如打鼓般砰砰地挑个不停,现在松鼠那道诡异的声音在它的耳边嗡嗡地响起,它再也受不了这种刺激,声音带着惊恐和失神落魄的不安颤颤地回应道:“这位大神求放过啊,小弟也是无意进入到这罗盘空间的,实在是无意冒犯。请问大神能给个机会让小弟好好向您解析吗?”

    “桀桀……不用解析了!解析你个奶奶啊!你给我滚出来吧!!”

    松鼠的音波秘功终于奏效,只要这黄鼠狼心中惊恐地发出声音,音波的介质能量巢牢就会瞬间锁住黄鼠狼的位置,并将它的所有行动能力给剥削掉。

    此时的松鼠依然动用那道改变了音调的声音,对着黄鼠狼发出一声诡异到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笑,随后它双脚猛地一发力,整个身体如同电光飞溅的速度一般朝着黄鼠狼那隐遁的位置急促地飞射了过去。

    “啊……是你!原来是你在搞我!啊……不要!”

    激射而来的松鼠终于让黄鼠狼看清了它的真正面目,这不正是黄鼠狼的死对头松鼠吗?怎么会这样!黄鼠狼当即心中打了一个剧烈的响鼓,随之双眼睁大到如同铜铃般大小,嘴中刹那间惊叫而起,它本想着催动体内的秘技进行闪躲,可是它的身体如同石化了般根本动不了丝毫。

    一切都是那么的突然,惊叫而起的黄鼠狼被激射而来的松鼠狠狠地撞在了它的脑袋上,逢的一声巨响,黄鼠狼那隐遁的身影被激射而来的松鼠给撞飞了出去。

    一股带着愤怒焰火的轰烈撞击将黄鼠狼死死地撞向了石屋的另一头,受到轰然撞击下的黄鼠狼身体如同一条香肠般弯曲着身体,“逢”的一声巨响,四脚朝天地撞在了厚实的石壁上。

    黄鼠狼被松树猛烈地轰撞在头上后,接着在巨大的撞击力下再次轰向了石屋的另一面墙上,轰动的撞击声从墙体上哐哐地响起,整个石屋都为之震了震。可是这石屋墙壁在这巨大的冲撞力下依然没有丝毫的破损。黄鼠狼此刻的脑袋几乎要炸开,一股让它仿佛就要死去的晕鄂之感如同毒药一样从它的脑海中漫延至它的全身。

    “呀哈哈……我靠你奶奶的,你这头蠢到家的二货,我看你怎么躲,我还不是把你给轰出来了!你这可恶的混蛋!啪啪啪……”

    黄鼠狼那几乎散了架的身体从墙体上唦唦地滑落而下,松鼠此刻早已恢复了往常的性子,一声松鼠式的狂笑,接着肆无忌禅的一顿狂骂后,松鼠的身体逢的一身瞬间变大,变得的身体足足有黄鼠狼的三倍之多。松鼠身体变大的一瞬,它的身体身体如同骑牛般羞辱式地跨坐在黄鼠狼的脖子上,接着它那双冒着嗡嗡黑光的爪子对着黄鼠狼就是劈头盖脸地扇了了下一。

    一时间响脆的打脸声音,如木板相击的声音在石屋内接连地响起。松鼠一边扬起爪子不断地扇着黄鼠狼的嘴脸,一边催动体内的妖族灵气动用秘法将黄鼠狼牢牢的困锁住。

    松鼠一族秘技的使用总是让人出其不意,如果是朱清在场的话他一定会诧异,为啥这松鼠现在变得那么的吊炸天了?因为朱清和松鼠呆在一起那么的久,从来就没发现过这松鼠施展了一种秘技,接着又是另一种秘技,看来这妖族之地隐藏的东西可不是那么的简单。

    果不出其然,松鼠一把扇着黄鼠狼的耳光,一边动用体内的妖族灵气。霎时间,松鼠的胸口处嗡的一声响起,随之一个旋转气流般的红色漩涡在松鼠胸口位置冒然地出现。

    此刻松鼠的胸口出现那个旋转的气流漩涡后,“咻咻”两声后,两道红色的灵气光束从那旋转的漩涡中激射了出来。激射而出的这两道灵气光束形同游蛇一般,挪动着光束的蛇影身子朝着黄鼠狼的四肢捆绑而去。

    “哧哧……啪啪……”

    这两道光束捆绑住黄鼠狼的四肢时,发出电流击撞的声音,这种声音本就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可是这两道红色的能量光束从松鼠胸腔的那个漩涡口射出来后,直接如同游蛇的困绳之锁将黄鼠狼牢牢锁住后,这两道奇异的光束发出的声音让人有种牙酸的感觉,而且这种牙酸的感觉在电流般流走的碰撞的声音中变得越来越明显。

    随着这种牙酸的感觉在松鼠的嘴里不断地持续时,那心中突然冒起了一种不安的感觉,这种不安的感觉似乎忽有忽无,可是有好像随时都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危险变故一样,让松鼠此时的心头蓦然变得紧张起来,他的全身毛发开始缓缓地抖动,然后一根根倒竖而起。

    一种莫名的诡异之感在松鼠的心头缓缓地升起,在反观那头黄鼠狼从一开始就被松鼠给虐个不停,或者说黄鼠狼给松鼠暴打后压根就没说过几句话。

    可是细细一想,黄鼠狼不是被巨爪袭击,就是被撞头,而后还重重地轰在了厚实坚硬的墙体上,在这种情况下黄鼠狼不死就算命大的了。但是这黄鼠狼就是命硬得很,尽管被松松鼠的爆烈攻击狂揍个不停,它就是吊着一口气,被松鼠不停地扇着耳光,头晕目眩已经不能形容它现在的感受。

    反正一句话,现在黄鼠狼就是想求饶它也无法开口,因为现在它根本就没法开口,嘴巴都被松鼠的爪子给扇的血肉模糊不已,连声带都在这种强烈的波动下出现了破损,它只能像穷凶极恶的暴徒般,乖乖地接受着报复者的惩罚。

    可是,当松鼠那两条红色的光束捆绑住黄鼠狼的四肢的时候,那捆绑的声音诡异的响起,随之松鼠内心那种不安的感觉在数息后开始强烈地暴动而起。

    “轰!”

    一声巨大的空间排斥之力刚好在黄鼠狼的身体下面暴动响切而起,这股声音虽然巨大无比,让人耳朵都快要轰聋的感觉,可是这种感觉仅仅半息到就消失不见。

    当这这股声音响起后,空间罗盘内的石屋瞬间出现了一股巨大的浮力,就是说此时的石屋内完全失去了重力,形成了真空的状态。松鼠和黄鼠狼就这样被这股浮力猛地提拔了起来还有那满屋的炸鸡和黄酒同样被提拔了出来,形同宇宙中的飘浮垃圾一样在石屋内沉浮不已。

    松鼠的心中如同遇见了鬼一般,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感在它的心头如同毒蛇一样穿梭流走着,让它心底产生一种极度的不安。

    黄鼠狼早已被松鼠狂揍的不成样子,它感观外的一切都是没啥两样,反正就是无休止的旋转再旋转。

    “轰隆!”

    当松鼠心中惊诧不已,惶惶不安的一刻,石屋内突然剧烈地震动了起来,紧接着一声空间爆裂的轰动从石屋的一块墙体上轰然而出,随之一道长方体的光门从墙体上嗡啦地展现了出来。

    骤然出现的光门发出耀眼的白色光芒,从光门中发出一声悠扬深邃的古钟回鸣。当这道光门内出现回转的钟鸣声后,突然间闪耀的光芒中“逢”的一声爆响,随之“喀咤”一声,闪烁着白色光芒的光门中诡异地出现了一个漩涡转动的圆形洞口。

    洞口出现的一瞬,一股强大的吸引之力瞬间就把松鼠和黄鼠狼吸进了里面,被这股巨大的吸力吸进去的一刹那,松鼠由于本能的反应它的身体嗡的一声想起随之变大,瞬息间就化作了一个毛松松的巨大皮球。

    身体化作巨大如毛球般的松鼠,它的双爪也跟随着变大,变大的松鼠爪如同黑熊的巨爪般转眼间就把那几乎要死去的黄鼠狼抓在了爪子里,随后这两个一大一小的的妖族之人连同那满屋的炸鸡和黄酒罐子呼啦啦地吸进了光芒的漩涡之中。

    时间如同经历了数十载,松鼠和黄鼠狼在光门的漩涡洞口中不断地往下飞快地飘走,漩涡洞口如同一个时光的穿越通道,周围的一切宛如记录着这世间所发生的一切,但是松鼠根本没法发现这洞口四周的一切。

    因为松鼠在这洞口隧道内的穿梭速度完全超过了光的速度,无法形容的流走速度形成一股强大的拉扯之力,几乎要把松鼠的身体给生生地撕裂开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