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1006章 羞怒不已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漩涡洞口产生的巨大撕裂之力化成一道道旋转的风刃,发出嘶嘶的切割啸鸣。

    松鼠膨胀如皮球的身体被那一道道旋转的风刃接近它身体时,并没有对它造成丝毫的伤害。

    这种现象很奇怪,有点不符合常理。一般来说,在充满撕裂之力的空间通道中穿行难免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危险。

    就算是一些天仙高手在布满撕裂之力的空间隧道中高速穿行时,都会催动体内的灵气形成厚实的防护层以阻挡空间隧道内的撕裂之力或者随时会突然冒出来的旋转风刃之刀。

    说到空间隧道内的旋转风刃之刀是空间穿行中常遇到的一种引力强到极致时所产生的一种有形的凝聚风痕。

    风痕在遇到空间急促穿行的物体时就会因摩擦而被显化出来。

    显化成凝聚体的空间吸力,也就是所说的风痕刀刃具有锋利无比的切割之力,修为不够的穿行者一个不小心就会被风痕刀刃切割成碎片,在极度的痛苦中绝望地死去。

    可是松鼠膨胀成皮球的身体本就形体巨大,在空间隧道所占据的空间大小几乎完全被风痕刀刃碰上,可是那一道道风痕刀刃旋转贴近松鼠的身体后居然没有对其造成丝毫的伤害,这其中必有玄机。

    这玄机来之于这空间隧道中,那如同虚无一样存在的一道隐秘到无人可发现其身影的神秘人。

    这个神秘人完全与空间隧道中的虚无结合在了一起,肉眼看去就是一片虚无他物的空间范围。

    这道看似不存在的身影,其实是真实存在的,只不过松鼠在急促穿行的空间隧道中根本不可能发现这倒身影的存在,因为它现在的穿行速度完全阻隔了它的一切视线。

    松鼠如今整个脑袋都是一片空白,但在空白的脑海中又时不时地出现一些根本看不清虚实的映像。

    这些映像像记忆的碎片般悄无声息地藏在了它脑海中的某个角落。

    这些看不清虚实的映像会在与朱清的相行中,起到救命稻草的作用。正是因为这些记忆碎片在松鼠的脑海中悄无声息地存储着,朱清在某个未知的神秘世界如同顺水行舟。

    朱清在面对生死的困局时,他灵敏巧妙地借用松鼠脑海中的这些神秘记忆碎片不断地化解了层层的危机。

    最终朱清如愿地逃出了重重包围的极尽死亡地带,并获取了一些足以将修为提升到天仙水平的莫大机遇,这都是后话。

    那道隐藏于虚无的神秘身影看不清虚实,当他看见松鼠的进入到这漩涡洞口的空间隧道时,那宛如深空星邃的眼瞳爆出一股森寒如万年绝地玄冰的强烈杀机。

    这也是为何松鼠感觉到令灵魂都为之颤抖的缘故,仿佛下一瞬它就要化成灰飞烟灭的强烈死亡危险。

    当这道隐遁于空间虚无的神秘身影正要催动空间之力对松鼠进行绝杀时,他的味道突然一皱。

    神秘身影眉头一皱的一瞬,他瞬间停止了对松鼠采取绝杀的念头。因为这道身影从急促穿梭于漩涡洞口空间隧道中的松鼠身上觉察到了一股非常熟悉的气息。

    这股熟悉的气息传入神秘身影的察觉之内后,他的身体猛然一阵。神秘身影那冰冷如万年寒冰的强烈杀机瞬间隐去,他那深邃如星空的眼瞳化作了一股期盼已久的解脱。

    “哈哈哈……一万年的等待,他终于出现了,尊主我不辱您的使命,我找到他了,总有一天他会让你重回天地……哈哈哈……”

    神秘身影从松鼠身上察觉到那股令他心头为之激动而兴奋不已的熟悉气息后,他昂头大笑而起,一句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从他口里激奋而出。

    “想不到啊,他的线索竟然在这头丑陋的松鼠身上,嗯……那头黄鼠狼估计是罗盘地心音源的促发者,要不然这两个妖族愣头不可能进入这罗盘的异度空间隧道。罢了,既然是从这头松鼠身上找他的线索,算是扰它们一命的赦免吧。”

    神秘身影的话语只有他自己可以听到,此时他的嘴角微微地勾起随之他的那黑白各占一半的手掌轻轻地往下一按。

    神秘身影的手掌在这一按之下,他周围的空间瞬间出现了一层紫色的光层。

    紫色光层发出嗡嗡的清鸣之声,紧接着轰的一声迅速朝着松鼠和黄鼠狼的身上笼罩而去。

    这层紫色的光层宛如从虚无中出现,又宛如从松鼠和黄鼠狼的身上自主隐现而出,完全看不清紫色光层出现,电光闪烁的速度不足以形容紫色光层笼罩松鼠和黄鼠狼的一幕。

    “嗡……”

    当紫色光层如同幽灵之手无影无踪地完全将松鼠和黄鼠狼笼罩在其中后,这层只有神秘之人看得见的紫色光层,突然发出一声只有无垠星空才会出现的一道神秘嗡鸣之响。

    如同无垠星空的神秘嗡鸣响起后,这紫色光层骤然探出两只黑白相间的手掌,这两只手掌形如虚无同样只有神秘之人可以看得见,而松鼠根本毫无察觉。

    这两只神秘之手无形地按在了松鼠和黄鼠狼的头上,瞬间就让它们陷入了沉眠之中。

    陷入沉眠状态的松鼠和黄鼠狼急促穿梭的速度骤然缓了下来,随后静止不懂,如同羽毛一般轻轻地漂浮在漩涡洞口的空间隧道之中。

    “抹去你们在这里的所见所闻,还有空间罗盘存在的这事实。”

    陷入无尽沉眠的松鼠和黄鼠狼轻如鸿毛地静止在隧道空间之中,此时那道神秘的身影缓缓地从虚无中走出,只见他一步踏出如同幽灵鬼魅般瞬间就出现在了松鼠和黄鼠狼的身前。

    从空间虚无中出现的神秘身影出现在松鼠和黄鼠狼的身前后,他的声音鬼魅森森地从他口中缥缈而出,随之他的右手食指连点了两下。

    神秘之人食指连点两下的一瞬,两个黑白缠绕的光芒之球从他的食指中漂射了出来。

    这两个黑白缠绕的光球咻咻两声瞬间射入可松鼠和黄鼠狼的魂海外之中。

    松鼠和黄鼠狼的魂海之中射入这个黑白缠绕的光球后,只见它们的身体不自主地一震,随后它们的脑袋猛地抖了几下。

    松鼠和黄鼠狼脑袋抖动了数下后,有关空间罗盘和这里的漩涡空间隧道所发生的一切完全被抹去。

    “你们该离开这里了我!嘿嘿……他日相见不知道又是怎么一个场景,还有我要寻找的那个人,是否已经开启了体内的那道封印……真是期待啊!”

    神秘之人看着眼前沉眠的松鼠幽幽地自言自语道,随后他的双手瞬间就结了一个诡异的印记。

    “逢!”

    神秘人手结印记轻轻地往松鼠和黄鼠狼的身前一按,一声空间爆裂的声音瞬间响起。

    空间爆裂的声动响起后,一道四方形状的光门嗡的一声蓦然出现。

    “从哪里来就回到哪里去吧!”神秘之人似鬼魅有似幽灵的声音从他的口中缥缈而出,随后他的右手对着松鼠和黄鼠狼的身体隔空一拍。

    四方形状的光门俨然是一扇空间传送之门,随着这道光门的出现,接着神秘之人右手的一拍,松鼠和黄鼠狼的身体瞬间就飞进了这道空间传送之门中。

    松鼠和黄鼠狼双双飞进这道空间传送之门后,这道传送光门嗡的一声随之关闭。

    传送光门关闭后那个置身漂浮于漩涡洞口的空间隧道的神秘之人脸上浮现出一抹令人猜之不透的微笑,随之他自言自语地说道:“这次无意的苏醒,不知道何时才能重新醒来,希望我要寻找的那个人能尽快解开着空间罗盘的封印,否则我无法走出这个异度空间,该再次沉眠了。”

    神秘之人幽幽缥缈的声音响起后,他的身影再次隐末在了这片虚无的空间之中随之消失不见。

    神秘之人消失后,这个带着一丝微乎其微裂痕的空间罗盘嗡的一声瞬间化作了一个铜币大小的吊坠,悄无声息地挂在了松鼠的脖子上。

    被神秘之人抹去记忆的松鼠和黄鼠狼通过那道空间传送光门,瞬息出现在了青叶城的废墟之上。

    当松鼠的身影出现在青叶诚废墟之上时,正好是朱清因为体内的灵气翻滚不已必须要轰出一击的时候。

    几乎是巧合到无法言语的一瞬,朱清那巨大的虚影巨拳貌似分离出来了一股非常弱小的力量刚好准确无误地轰在了松鼠的屁股上。

    实际上朱清在青叶诚的高空中轰出那道虚影巨拳砸向青叶城那废墟的地面上后,所轰出的那个拳形巨坑尘土爆飞的瞬息毫厘之际,松鼠和黄鼠狼正好从那道光门传送出来。

    就在那道虚影巨拳只差毫厘间轰中松鼠的身体时,挂在松鼠脖子上的那个已缩小至铜币般大小的空间罗盘突然亮起了一道黑白色相连的光芒。

    这道光芒从空间罗盘中嗡的一声射出,直接激射向了那道由朱清轰出的虚影巨拳的拳面之上。

    “呼……”

    一道能量拉扯的声音从虚影巨拳上蓦然响起,下一瞬只见这从空间罗盘上射出的黑白光芒竟然在虚影巨拳上凝聚出了一个成人大小的拳头。

    这个被黑白光芒凝聚成的拳头与朱清轰出的虚影巨拳一般无二,只是这个拳头的大小只是虚影巨拳的千分之一而已。

    由黑白光芒从朱清轰出的虚影巨拳上所凝聚而成的拳头仅仅带着虚影巨拳的力量的万份之一,狠狠地轰向了松鼠那毛松松的屁股上。

    虚影巨拳暴击青叶城废墟之上的一瞬,烟尘滚滚飞溅之际,轰动爆雷之声回响天地之间的那刻,那道如成人大小的拳头也轰在了那沉眠的松鼠屁股上。

    而后,松鼠的如泼妇骂街的声音就在那时响起,朱清当然是不明所以地愣愣置身于高空中,所以那时的情景如此那般莫名其妙地展露在了朱清的眼前。

    不过当朱清回过神来,他心中不禁惊诧不已:“我的巨拳轰中松爷的屁股!!!这怎么可能,那道巨拳的力量连我都无法分清其中的到底有多大的破坏力,要是真的轰中松爷的屁股,它怎么可能活下来,不可能获得下来,巨拳的恐怖毁灭之力完全可以将它炸成尘埃!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这松爷又在鬼话连天,借此来引起我的注意力吗?”

    从空间传送之门出来的松鼠早已失去了它发现空间罗盘的一刻后所发生的事情,现在它的脑海里只有它刚从高空中化作皮球落在青叶城废墟上的一刻的所目睹的事情。

    当然朱清身上所发生的所有变化它到现在也是不清楚的,只是它就知道自己刚落在废墟上东张四望不久后突然被被人从背后狠狠地轰击了一下它那毛松松的屁股,这也难怪它会骂娘叫嚷个不停。

    虽然松鼠所骂的人就是朱清,但其实松鼠并不知道那是朱清的所为,况且朱清压根就不知道这松鼠怎么会送那个废墟的位置冒出来。可松鼠实在无法忍受这种非常缺德的袭击行为。到底是谁那么的犯贱居然用拳头打它的屁股,那是对它极大的侮辱,这让它难以忍受,心头羞怒不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