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1007章 血肉共生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松爷你这是跑哪里去啦?我怎么现在才看见你,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朱清满脸黑线,置身于高空中的他身影一闪,随后化作一道黑影如同从虚无中出现的鬼魅幽灵般瞬息就出现了在松鼠的身边,方才从松鼠嘴里爆出的那一堆粗口实在让朱清对这松鼠不得不另眼相看,朱清话语的从他出现在松鼠的身边后,硬生生地响了起来。

    “啊……你!你!你……是谁……?”

    朱清的瞬息而至,伴随他那突然响起的话语,让屁股一直在吃痛的松鼠瞬间寒毛倒竖,身上的松鼠毛如同一根根刺猬尖刺般哗啦啦地直插而起,双眼由于惊恐的缘故瞪得像铜铃一般大,随之一声刺耳风动的大声惶吼从它嘴里肆冽地咆哮了出来,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极度的不清晰,如同嘴里塞了一块恶臭的黄莲般艰难地挤出了那句见鬼的话。

    “嘿嘿……松爷,是我啊!你到底怎么了,你不至于吓成这样子吧!我还能是谁!我是朱清呀!”

    朱清难得见到松鼠会吓成这幅惊恐的模样,他嘴里嘿嘿地乐笑了几声,随后慢悠悠地向松鼠回应道。朱清嘴里话语说完的同时,他的眼角一瞥刚好看到一头黄鼠狼如同死猪一样趴在松鼠的身边不远处呼呼地大睡着,大睡甘淋的黄鼠狼一脸的贱笑,嘴里的口水滴滴地留个不停。

    朱清看到这头黄鼠狼时,心中不由得一愣,随至他的身体就要向黄鼠狼靠近时,松鼠惊魂未定的情绪再次激烈的波动了起来:“啊……你不要过来,我刚才骂的不是你,我的骂的是那乳臭未干的朱清小子,求求你了,不要靠近我,呜呜……”

    朱清想要靠近的是黄鼠狼,而不是松鼠,兴许是朱清的体外样貌的变化着实把松鼠吓得不成样子,只要朱清稍稍有一点动作,松鼠就会颤声鬼叫不已,到最后竟然想三岁小娃一眼呜呜地哭了起来。。

    可是朱清怎么也想不到这松鼠居然说自己是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这让朱清头戴莹光白色颅骨头盔的面容内再次冒起了一大片黑线,更让他想不到时这松树竟然第一次在他面前像小孩一样哭哭啼啼起来,这让朱清瞬间有种太阳似乎从西边升起来的感觉,这是要变天的节奏么?

    此时的朱清硬是愣了好几瞬息的时间,随后深呼一口气,强压住心头极度的不爽之感大声喝道:“我说松爷,你到底怎么回事?你这说话怎么一会不见就大变模样,你这到底收到了多达的刺激?咋们还能好好说话吗?你可以正常点吗?别玩了,都说了我是朱清!哼……”

    朱清说完这句话后,冷冷地哼了一声,并伴着狠狠地瞪了一眼松鼠的举动后,他那缠裹黑色能量盔甲的右手恰好贴着松鼠的身子,向着那熟睡到像死猪一样的黄鼠狼身上探了过去。

    “啊……你不是朱清!不要靠近我!我好害怕!求你啦!大神啊!”松鼠眼见朱清的黑手贴着它身体直申而来,它再度如同受到了无穷惊吓的小毛孩般呱呱地鬼叫起来。

    “真是无法理喻!”

    朱清探出的右手就要抓向黄鼠狼的尾巴时,突然冷冷地叫喝了一句,随之他的右手瞬间改变方向着松鼠的脖子上抓去,朱清原想着要用手将松鼠的脖子抓住然后将它扔出去,省的它一直在自己的耳边惊叫个不停,可是当朱清的右手靠近松鼠的鼻子上的一瞬,诡异的一幕骤然出现。

    “嗡!”

    一声剧烈的波动瞬息从松鼠的脖子上传了出来,只见那挂在松鼠脖子上的那个空间罗盘发出一道闪耀的紫色光芒,这股光芒刹那间就把朱清的身体笼罩住。

    这一幕的出现的速度简直难以用言语来形容,完全超出了朱清闪躲的机会,只见紫光一闪,一层透明的紫色光芒牢牢地将朱清笼罩在了其中。

    “嗡……”

    朱清被这层透明的紫色光芒笼罩在其中后,他的身体瞬息失去了所有的行动能力,如同一尊木偶般愣愣地滞留在那里一动不动。朱清的行动能力这紫色的光层剥削后,这层奇异的光芒再次发出一身嗡动的闷鸣之响。

    “啊……”

    当这紫色光层嗡声响啸的一瞬,朱清的身体猛地一震,随之一股惨烈的刺骨疼痛之感从他的体表外瞬息传导到他全身的每一寸肌肉,疼痛难忍的感觉不禁让朱清发出一声响啸虚空的惨叫之声。

    “喀喀……”

    朱清的惨烈痛叫响起后,他的整个身体外层随之发出如同碎裂的喀喀声响,此时只见包裹着他身体的黑色能量盔甲一点点地裂解开来,连同他头上的莹光白色颅骨也开始一寸寸地破解掉。

    黑色的能量战衣盔甲以及那戴在朱清头上的那个荧光白色颅骨如同封存万年的物品,当这些封存万年之久的物品暴露在阳光之下时迅速地开始瓦解并化成飘浮于虚空的粉末,最后消失不见。而此时的黑色能量战衣盔甲以及那莹光白色颅骨就是如这种情况有着相似的地方。

    但是这黑色能量战衣盔甲和那莹光白色颅骨之丝在那神秘的空间罗盘的作用之下才出现了这种变故。

    回转视线间,神秘的空间罗盘此时已从松鼠的脖子上自动飘离了出来,发出嗡嗡的紫色光芒不断地倾射笼罩在朱清的身上。

    嗡嗡回鸣的紫色光芒不断地从空间罗盘中折射而出,这些紫色光芒如同吸纳一些物质的无形黑洞将朱清体外的黑色能量战衣盔甲和那莹光白色的颅骨转化成无数的碎片夹带着丝丝滚动的尘埃颗粒,咻咻声地融入到了空间罗盘那细微裂痕之中。

    时间如同激流汹涌的奔海之流,十几息的时间转眼就过去,朱清在这个神秘空间罗盘所发出的紫色光芒的笼罩下,他体外的黑色能量战衣盔甲及那莹光白色颅骨终于完全脱离了他的身体,纷纷融入到了空间罗盘那道细微的裂痕之中。

    “铛!”

    当朱清身上的黑色能量战衣盔甲及那莹光白色颅骨完全融入到空间罗盘的细微裂痕之中的一瞬,这空间罗盘如同古钟回鸣般突然响切激荡而起。

    空间罗盘古钟回响之际,紧接着呼啦一声,如同春日阳光下的融冰之水发出的一道清脆之响从空间罗盘那道细微的裂痕之中幽幽地传了出来。

    “哧哧……”

    空间罗盘的细微裂痕发出那声清脆的回响后,转眼间这个空间罗盘嗡嗡地翻转而起,并绕过朱清的头顶向着他背后那阴阳太极图徐徐地飞了过去。当这空间罗盘飞至朱清背上血肉中的那个阴阳太极图时,神秘的空间罗盘的盘面上突然出现了数道黑白缠绕的雷电,发出电流正负相遇的激烈躁动之响。

    “嘶……啊……”

    神秘的空间罗盘接近朱清背上那个阴阳太极图时,嗡的一声如同空无一物的虚无空间般,刹那间就向着那阴阳太极图的黑白相交的中心位置穿融了进去,顿时一股如同皮肉烧焦的声响从朱清的后背上嘶嘶地响起,嘶嘶声响起的同时伴随着朱清那惨烈人耳的痛苦吼叫。

    “铛……”

    又是一声古钟幽幽的回转之鸣从空间罗盘中传了了出来,古钟回响传出的一瞬这神秘的空间罗盘终于彻底穿融在了阴阳太极图的中心位置。

    “嗡嗡……”

    神秘罗盘彻底融合在阴阳太极图之中的顷刻间,朱清背上如同皮肉烧灼的剧痛之感终于消失不见。随着朱清背上的痛苦感觉消失的一瞬,这个阴阳太极图连同那融合在其中的神秘空间罗盘开始缓缓的转动。

    徐徐转动的阴阳太极图散发出一股神圣的紫色光芒,在这股紫色的光芒中包裹着一黑一白的黑色光带。

    这紫色为主,黑白之色为辅的光芒嗡嗡地清鸣儿而起,下一瞬这三道光芒形成两道旋转的旋风之眼朝着朱清背上的那对翅膀呼呼地转动攀爬而去。

    “喏喏……”

    一道如同海面急促吸水的声音从这两道旋风之眼中缓缓地传出,只见这两道旋风之眼的口子紧紧地吸在了那两道翅膀上。旋转的风之眼吸纳在翅膀上后,一股巨大的吸力完全笼罩在了翅膀上,转眼间这两扇翅膀不断地缩小,最后完全被旋风之眼吸收进了里面。

    “嗡……”

    吸收了翅膀的旋风之眼,发出一声满足的嗡鸣,随后呼啦一声没入了阴阳太极图之中。没入阴阳太极图中的旋风之眼沿着那神秘空间罗盘的那道细微裂痕中流走而去。

    “呼嗡……”

    流走至空间罗盘的这两道旋风之眼瞬间遁入了空间罗盘的那道细微裂痕之中,当这两道旋风之眼融入到空间罗盘的细微裂痕中的一瞬,这道细微的裂痕开始缓缓地挪动,挪动的裂痕不断地向罗盘的中心位置靠拢,下一瞬这道细微的裂痕就化作了一个黑白各一半的圆形图案,在这个图案的两边嗡的发出两道细微的光芒。

    从黑白圆形图案中发出的这两道细微的光芒瞬间化作了两道翅膀,这两道翅膀正是被那旋风之眼吸纳进其中的翅膀,只不过这两道翅膀现在化作了图案印刻在了黑白圆形图案之上。

    当朱清身上所有一切都收拢在他后背上那个阴阳太极图上的一刻,他那静止不动的身体终于恢复了活动得到能力。

    “噼啪!”

    一声坠落地上的闷响,朱清从滞空而立的姿态猛地落在了废墟的青叶城地上,落在地上的朱清身体不自主地颤抖起来,只见他的后背发出闪烁的紫色光芒,那阴阳太极图嗡嗡地转动不已。

    这一幕的出现完全不受朱清个人的控制,自始至终都是那个神秘的空间罗盘在操纵着这一切的变化。

    朱清跌落在地上后不断的颤抖,当他的身上并没有出现痛苦的感觉,颤抖的只是他身上的肌肉。随着朱清在地上颤抖不已,他的脸上冒出了无数的冷汗,这些冷汗中夹着一些如污垢般的黑色发臭的杂质。

    当这这些乌黑发臭的污垢顺着朱清的冷汗冒出来后,他那肌肉的颤抖之状终于消停。随着朱清身体恢复如常,他背上的那个阴阳太极图案嗡的一声响,随之隐没进了他那背上的血肉之中,如果朱清不发动这神秘的阴阳太极图的攻击手段,它就会如同朱清血肉的一部分完全不分彼此,与朱清的血肉共生在一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