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1008章 重大的线索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阴阳太极图隐没于朱清的体内后,他的全身布满了乌黑发臭的污垢。 阴阳太极图的隐没带动朱清身体肌肉的抖动,抖动的肌肉将朱清体内隐藏的杂质排出了体内。

    “啊……哈哈哈……”

    前一刻朱清如同惨遭酷刑侍候的犯人,这一刻他从地上倒转翻身而起,旋即发出一声青云直啸的大喊之声,紧接着他昂头哈哈大笑而起。朱清的修为在这一次的变故中竟然提升到了地仙五星的级别,这难免让他激动兴奋不已。

    因为这一次的修为突破,朱清完全没有那种死去活来的痛苦之感,只是身体肌肉抖动了片刻后,体内肌肉的杂质随之溢出造成他身体内部的灵气更加的流畅充溢,所以这次的突破来得并不是那么的轰轰烈烈,简简单单之下就完成了修为的突破。

    “我靠……吓死宝宝我了,你真的是朱清小子啊!哎呦……我的妈呀!你刚才怎么会变成那么模样,我还以为你是地狱鬼王呢!真是太他娘的吓人了!”

    松鼠随着朱清发出那声洪亮激奋的狂笑后终于从胆战心惊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此时它那两只长长的松鼠耳自动地上下拉扯了几下,那双小小的松鼠爪啪啦啪啦地往它自己的胸口处按个不停,嘴里呼呼地吐出受惊过后而放松下来的口气,样子很滑稽但不失松鼠可爱的一面。

    但是朱清可不这么认为,他知道这头松鼠就喜欢装逼,一旦遇到些什么危机的事情首先想到的就是跑路,说到底这家伙就是胆小怕死。松鼠话语传出后,朱清没好气地白了那装模作样的松鼠一眼。

    这松鼠就是一枚奇葩的家伙,要是往常朱清这种眼神看它的话,它造就亮出了牙尖嘴利的模样,肯定对朱清不喋不咻地叫嚷个不停,可是这一刻当朱清向它没好气地翻白眼时,它那毛松松的嘴巴竟然露出一副嘿嘿傻笑的搞笑模样,松鼠嘿嘿傻笑的同时居然扬起了其中一个松鼠爪对着朱清做出了打招呼示好的手势动作。

    这一幕的变化落在朱清的眼里,有种让他苦笑不得的感觉,随之他那非笑非怒的表情挤在了他的脸上,并带着扭捏的深深款情无奈地对着松鼠说道:“嗯哼……好吧!你赢了!”

    “嘿嘿……小子你这什么话嘛!哎呀呀……看不出来啊,小子你居然飙到地仙五星的修为了,真是个怪胎啊,我才那么滴离开一小段时间,你的修为居然出现如此打的变化,你给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呗?”松鼠嘿嘿一笑,挤眉弄眼地对着朱清缓缓地说道。

    “切……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不是看到了吗?”朱清潇洒地来了个甩头,口中傲娇地回应了松鼠一句。

    “我靠……至于吗?那么滴小气!!”松鼠听到朱清的回应后,非常不爽地憋了一下嘴皮,随之对着朱清叫嚷了一句后它不再理会朱清,紧接着松鼠转过身体面对着那头熟睡的黄鼠狼时它整个身体的毛发再次倒竖而起,一股愤怒的怨火在它体内汹汹地燃烧而起。

    松鼠做出如此激烈反应的根源依然是它发现这头黄鼠狼的爪子里还一直抓着母松鼠小瓷的私人用品,这让松鼠的某段记忆从被神秘人抹去后再次神奇般的回忆了起来,这也许是它脑海中那些神秘的记忆碎片所产生的光芒有关。

    但从另一面可以看出松鼠对母老鼠小瓷的情义有多种,要不然它也不可能如此短的时间内回忆起和黄鼠狼陷于后所发生的一段事情。此刻松鼠的火气飙到了极致,它恨不得将这头满脸奸邪睡相的黄鼠狼给生生撕成碎肉,已解它心中的愤怒。

    可是松鼠不能这样做,它心里清楚如果那样做的话,母松鼠小瓷到底在妖族发生了什么事情它将无从知晓,所以松鼠强忍住了心中的杀机冲动,它要好好地拷问这头让它心中生愤的黄鼠狼,借此从黄鼠狼的口中弄清楚小瓷到底在妖族发生了什么事情。

    朱清的眼力非常的到位,自他突破地仙四星鼎峰修为进入到地仙五星后,他的五官察觉能力提升到了另一个高度,稍微一点尘埃飞扬所产生的波动他都能察觉的清晰不已,更别说松鼠现在的变化了,那块红色茶花图案的肚兜布落在朱清眼里,他不猜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朱清懒得理这松鼠的举动,因为他知道松鼠折腾完后肯定会过来告诉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此时朱清独自找了块清静的地方后席地盘腿而坐,并开始慢慢调理体内的灵气流转以稳固方才所提升的修为。

    朱清体内的杂质排出体外后他全身肌肉变得舒畅无比,皮肤外的毛孔如同被淋灌了甘露般纷纷舒张开来,天地间的灵气缓缓地通过这些皮肤外层的毛孔丝丝地钻入到朱清的体内。随着这些灵气不断地钻入到朱清的肌肉脉络内,朱清的全身经脉及那丹田位置猛地一震,一股地仙五星的修为之力瞬间在他的体内流转。

    “嘶啦……嗡……”

    朱清体内地仙五星的修为之力流转之时,只见他双手叠掌一拍,一声嗡动的响鸣顿时间他体内的灵气汹涌地飘射了出来,一声泥层因震动而脱落的声音瞬息响起,霎时间他体表上的那些污垢纷纷化作了干裂的粉尘泥土脱离了他的肤肌,他的整个人再次恢复了干净干爽的感觉。

    “呼呼……”

    当朱清感觉身体清爽如春风吹拂之感时,他体内的五星修为之力自动运转而起,体表上的毛孔再次松动地张开,天地的灵气化成呼呼涌动的风声不断地向着他的身体汇集而来。

    顷刻间,朱清的身体外亮起了一层白光莹莹的光芒,那是天地灵气汇集到浓郁的程度而显化出的一种异象。

    这种白光莹莹的异象足足持续了几十息之后,才从朱清的身上消失不见。此刻朱清体内地仙五星修为所需的灵气已充足地溢满了他的身体之内。

    朱清心中说不出的快悦,身体变得轻盈不已,轻盈的身体中充满了一股爆发的力量,地仙五星修为对于他来说不单单是修为的提升,更是战斗力的提升。现在回想起来与那道魔影的生死厮斗,无意中触发了亡魂钟的种种变,这些变化换来了修为的提升,让此时的朱清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但这就是真实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正当朱清在感慨万千之际,松鼠的身影如同在地上奔跑的三岁小孩般,只见它扭动着毛松松的屁股,两只小短腿如同急促打鼓的声音,滴滴答答地朝着朱清的方向飞速地跑来。

    向着朱清跑来的松鼠,它的爪子里拖着黄鼠狼的尾巴伴随着它那急促跑动的小碎步掀起了一道滚滚的烟尘。这黄鼠狼早就被松鼠禁锢住了所有的行动能力,就连它体内的妖族修为也给禁锢住了,此刻的黄鼠狼看上去要有多悲惨就有多悲惨。

    顷刻前,松鼠将熟睡的黄鼠狼完全禁锢住后,黄鼠狼失去了所有的行动能力,在这种情况下黄鼠狼简直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松鼠几乎是将黄鼠狼往死里揍的赶脚,现在的黄鼠狼那原本顺溜光滑的皮毛早就变成了宛如干枯风华了的稻草般,杂乱分叉松散不已,有的地方甚至连皮毛都掉光了露出了淤黑臃肿的皮肉。

    黄鼠狼被松鼠拖着尾巴狂奔地朝着朱清方向而来,黄鼠狼被松鼠同在坑坑哇哇的地面上那种痛苦的感受几乎让黄鼠狼晕鄂过去,它现在的脸上用灰头土脸不足以形容那种惨烈的形状,比狗叉屎的面容还要难看百倍。

    被松鼠拉扯着尾巴不断地在地上滚动的黄鼠狼满脸的泪痕,那是恨怒,那是憋屈,那是惶恐,那是无奈,它原本畅游在自己的美梦中,可是突然间就是一顿暴力癫狂的猛揍如同滚滚激洒而落的雷声雨点般,在它的身上不断地敲击捶打而起,被禁锢修为的它连个屁都放不了。

    黄鼠狼面对被昔日的老对手松鼠不知所以的爆揍,一切的痛苦与煎熬如同粪坑里的臭屎水一样,被它完完全全地从它的喉咙中硬生生地咽了下去。

    松鼠拖着黄鼠狼的尾巴终于跑到了朱清的面前,随之它爪子一扬,那还剩半条命的黄鼠狼就这样被松鼠重重地摔倒了朱清的面前。

    “小子,我已经揍够这条鼠狼了,你想问点什么就问它吧!这家伙肯定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整个青叶城一个人都不剩,就它好好活着出现在我面前,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重大的线索发现。我现在根本就不想看见它那令人厌恶到呕吐的嘴脸,小瓷的私人用品怎么会在它的手里,它根本就回答不上来,真是可恶到了极点,他妈的!我呸……”

    松鼠把黄鼠狼扔在朱清脚下后,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冷冷地对着朱清说道,当它说道最后时它狠狠地踹了一脚黄鼠狼的屁股,接着如流氓一般向着黄鼠狼的脸上恶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