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1009章 破败不堪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唉……,松爷你怎么那么激动?你连事情的缘由都没搞清楚,你就把人家揍成这样,你看看这本就英俊潇洒的鼠狼大爷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你出手那么滴重把人家的命都差点给搞没了,你们不是同是妖族的身份吗?怎么就不能好好坐下来说话?难道这狼爷上辈子欠了你还不清的债么?”

    朱清从盘坐的姿态中缓缓地站了起来,随后非常慵懒地申了申自己的腰和臂展,脸上挂着搓挪般皮笑肉不笑的古怪神态,嘴中慢悠悠地对着一脸不爽的松鼠说道。

    “我呸……,我就他娘的激动,怎么滴,你还不给啊!他奶奶的,我就看这家伙不顺眼,我没杀了它算我仁慈了!”

    松鼠听完朱清的话语后呲牙咧嘴地狠狠说道,只见它的双目中几乎要喷出火来,似乎下一瞬就要冲上去把那软扒在地上的黄鼠狼给生生撕碎般才能彻底地消除它心中的暴怒之火。

    这种情景下朱清不得不正经下来,要是搞不好这头貌似在火山爆发边沿的松鼠真有可能把黄鼠狼给干掉了,那想要知道青叶城为何成为空城的线索就断了。

    “伤的可真够重了,几乎是有气出没气进的节奏。正是难稿啊,全身被禁锢,连声音都被禁锢住了,难怪我在打坐调息时没有听到这头黄鼠狼的惨叫声,这松爷可真够狠的,惨烈痛打下,连痛苦嗷叫的声音权力都给剥削了,很能想像这头黄鼠狼到底经历什么样的痛苦煎熬。”

    朱清冷静下来后,默默地注视着几乎要死去的黄鼠狼,他心中默默地说道,随后他扭头看向了在一边生闷气的松鼠继续说道:“松爷,你能把禁锢它声音的能量给撤掉吗?要不然我怎么问它话?”

    “你怎么不早说,你就一直愣在那里啥看,你以为它是你心中的女神么?靠……”松鼠现在的情绪很不对劲,张口闭口都是带着极度怒火的语气。

    朱清听到松鼠的叫嚷后心中虽然有点不乐意,但是他还是懒得跟这头松鼠计较,只见的他的表情平静地看着松鼠,然后右手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示意松鼠解除黄鼠狼身上的声音禁锢。

    “嗡……”

    松鼠气呼呼地看着朱清做出的动作后,脸上虽然非常的不情愿,但它还是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朱清,随后它那双小爪在胸前瞬间结了一个印记,这枚印记在松鼠的胸前缓缓地飘动散发出蓝色的光芒,蓝色光芒闪耀之中发出嗡嗡地清鸣之响。

    此时,只见松鼠的小爪子轻轻地在这枚蓝色印记上一点,咻的一声响起,这枚蓝色印记在松鼠小爪子的轻点之下,瞬间往黄鼠狼的脖子上飞射了过去。

    “嗤啦……,咕咕……”

    这枚蓝色印记没入黄鼠狼脖子中后,一道能量裂解的声音爆碎而起,随着这声能量爆碎的声音响起后,黄鼠狼的喉咙中发出喉结滚动的声响。

    “嗷呜……,我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啊?为什么我要受这样的苦,娘亲啊,你孩儿好悲惨!呜呜……”

    当黄鼠狼的声音禁锢被解除后,它忍受已久的悲吼终于通过声音凄凉地痛呼了出来,悲吼的声音带着如同秋风落叶的唦唦悲秋之情,让人不禁心头为之同病相连之感骤然升起。

    一句肺腑悲痛的伤情话语从黄鼠狼的嘴里沙哑地出去,说到最后这头黄鼠狼竟然再次留下说不出的一股了悲恨交加的痛苦眼泪,伤心欲绝的哭声如同荒漠月下独狼的绝望呜鸣之声,让人有种说不出的悲绝怜情。

    “他奶奶的,够了,别再这里装可伶搏同情了,我知道你死不了。就你那点伎俩我还不清楚,你再在这里鬼叫我就把你给剁了,我真是受够了!啊……”

    松鼠本就怒火中烧,黄鼠狼的哭爹喊娘实在让它无法忍受,此时只见它全身的松毛都倒竖了起来,两个小爪子紧紧地握成了拳头状,嘴里几乎是咆哮的声音愤愤地对着黄鼠狼嘶吼道。松鼠的咆哮声响切后,一声如同龙啸的爆吼直接从它的嘴里传了出来。

    龙啸般的爆吼从松鼠的嘴里滚滚地传出的一瞬,蓦然形成一道连环旋转的音波之圈。由声音介质形成的音波之圈嗡嗡地发出刺耳的震鸣,嗡声回转之际这道音波之圈如同穿射而去的飞箭般刹那间就激扫在了黄鼠狼的身上。

    “轰!”

    飞射激扫在黄鼠狼身上的音波之圈瞬间发出一声如虚空实质化气体碰撞的爆炸声,随着这声震耳嗡鸣的爆炸声响起,黄鼠狼顿时发出如杀猪般的惨烈吼叫。

    “噼啪!”

    惨烈吼叫的黄鼠狼在音波之圈的轰击下,整个身体被重重地抛飞了出去,只见黄鼠狼被抛飞的身体在空中无厘头地翻转了几圈之后,随之如同木条直插地面的态势,而且是它那下半身的位置最先着地,一声落地的重摔之响,黄鼠狼被狠狠地摔滚在了地上。

    甩滚在地上的黄鼠狼全身肌肉颤抖不已,一股巨大的疼痛如同一把把针刺般不断地在它的身体上穿插着,此时它的面容完全扭曲在了一起。

    强烈的痛疼之感几乎磨损了它的神经触觉,它的喉咙想发出声音,却因巨大的痛苦之感完全麻木了它的声带,这种感觉如同裸身被扔进了滚烫的热水中想通过声音的惨叫来缓解身体的痛苦,可声音却无法从喉咙中发出声来,这比被水生生淹死的感觉还要难受,而现在黄鼠狼就是这种难受程度的十倍。

    可想而知,黄鼠狼现在的感觉就是活着不如比死去的要好,只有死了才能拍脱这种痛苦到几乎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牢狱折磨。

    黄鼠狼在这种极其痛苦的折磨中不断地抖动着身体上的肌肉,其实这种肌肉的颤抖是不受它自己控制的,因为巨大的痛苦让肌肉的神经都为之散了架般不断地跳动,以至于黄鼠狼的肌肉不受控制地自主颤抖而起。

    全身肌肉颤抖,以及面部的极度扭曲而变形让黄鼠狼完全失去灵魂般,口吐白沫,眼翻白的惨烈形状毫无夸张地从黄鼠狼的身上展现了出来。

    除此之外,黄鼠狼在音波之圈的轰击下,它那下半身的皮毛都给炸成了飞灰,露出了黑白娇嫩的皮肉,皮肉上还泛起了一股如同被猛火烧焦后所逸发出来的臭味。皮肉烧焦后散发出来的臭味之时,黄鼠狼的下半身冒起了几缕黑中带白的烟气。

    “啊……,啊……”

    就在黄鼠狼下半身飘起几缕烟雾后,它身上的疼痛之感稍稍缓解了一些。当它身上的痛疼之感出现些许缓解的一瞬,它的喉咙声带终于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随之一连串如同鬼哭狼吼的悲绝痛吼从黄鼠狼的嘴里轰然地传了出来。

    “啊……,求你了,别再折磨我了!我说,我啥都说!呜呜……,啊……,我要死了!别再折磨我了!我把我知道的所有都告诉你们。”

    黄鼠狼嘴中不断地痛苦嘶吼着,剧痛不断地在它的体内肆冽翻腾,这种折磨几乎让黄鼠狼陷入到精神崩溃的边沿,此刻它再也忍受不住这种无尽的痛苦煎熬,嘴里发出痛心疾首的求饶,终于肯道出了它所知道的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朱清一直不敢相信松鼠竟然会有这种手段,这头松鼠的实力挺不是看上去的那么简单,原来暴怒之下的松鼠,它体内的妖族之力竟如此的恐怖,单单是一道从嘴里轰出的声音都能化成攻击敌人的技能,这一刻朱清对松鼠的定位不是神秘一词所形容的那么简单。

    虽然朱清心中很迫切地想知道黄鼠狼所说的一切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这青叶城消失的那数以万计的人到底是死了?还是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给弄到了另一个地方?

    从无人涧返回来后,朱清与森若雪直至来到青叶城,这座城那数万计的修仙者及凡人是怎样凭空消失不见的?到底是天刀门的手段,还是另有隐情。这些问题都是朱清迫切想知道的事情。

    就如松鼠所说,整个青叶城的人都消失不见,为何单单是这头黄鼠狼好好地留在了青叶城?那枚从松鼠脖子上飞出的空间小罗盘到底是由何而来?而且这枚空间小罗盘诡异地融入到朱清背上的那个阴阳太极图中后,朱清的体外完全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这些又作如何解析?

    一切都像迷雾一般在朱清的脑海中飘转,他必须要知道这些事情的来龙去脉才能从根本上去应对解答这些如同迷雾般的种种疑问。

    朱清稍微清了清自己的思绪,然后缓缓地向着黄鼠狼的身边走去,在他即将靠近黄鼠狼的近前时,他的右手突然往前一探。

    朱清的手掌往前一探的一瞬,一道黑白缠绕的灵气光球从他的手掌中心位置缓缓地飘出。飘动而出的黑白灵气光球发出一声如同清泉流淌的清脆清鸣,随之这个黑白相间的灵气光球哗啦一声朝着黄鼠狼那破败不堪的身体上飞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