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1011章 一人怎可敌十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卜山原是千机阁的弟子之一,由于他擅自秘密豢养妖兽被千机阁的原阁主发现后,千机阁原阁主暴露不已,妖兽本是人族的大敌,擅自豢养妖兽为人族不可忍。千机阁得知卜山豢养妖兽的行为后,立即下令要处决掉卜山的性命。

    千机阁原阁主的女儿,也就是千机阁现任阁主森若雪知他的父亲要处决掉千机阁的弟子卜山后,她义愤填膺地对她的父亲提出了反对的意见,为此母女二人发生的激烈的争吵。至此之后森若雪对父亲的形象就是冷血无情,杀戮毫不手软之人,也因此他们父女二人关系一度的恶化,几乎到了无法破镜重归于好的程度。

    千机阁原阁主与儿女森若雪关系僵化后,他依然不改自己最初的决定还是对卜山下达了处决的命令。千机阁原阁主将这一项任务交给了千机阁的核心成员黑瞎子,要他立即处决掉擅自豢养妖兽的卜山。

    黑瞎子接到千机阁原阁主的命令后并没有按照他的要求立即处决掉卜山,而是用尽了残忍的手段对卜山进行一番折磨,这种惨无人性的折磨让卜山几乎变成了废人。黑瞎子对卜山折磨够了之后,他竟然用恢复身体伤势的丹药让卜山再次恢复了过来,之后黑瞎子想到了一个更加让人生不如死的折磨人的方法,他把卜山送进了让人闻之丧胆的地下城。

    地下城充满了无尽的生死危机,那里充满了让人灵魂颤抖的鬼魔炼狱,一般进入里面的人是不可能让人活着出来的,因为进入地下城后不是一般的死法,那种让人受尽非人可以忍受的极限痛苦后,最终连自己的灵魂都要在炼狱的无尽煎熬折磨中慢慢地消散。

    可是卜山进入地下城后,最终还是熬了过来,他从地下城出来后完全成了一坨血肉,全身的筋骨都破碎掉,但他还是如同一条满身碎肉连接在一起的血蛇般慢慢地从地下城的出口爬了出来。

    当时有人远远看见卜山全身筋骨断裂,身上的血肉一块块地破裂开来,全身上下如同浸泡在血池中一般缓缓地从地下城出口爬出来后,朝着一处森林渐渐地远去。卜山这一幕的出现虽然传入了千机阁原阁主和黑瞎子的耳朵了,但是他们都认为卜山这样的状态下是不可能存活下来的。

    但是黑瞎子心性比较多疑,他一番思索后还是独自去寻找了卜山一番,可是最终他没有发现卜山的踪迹,只是从地下城到那处森林的一段路上还残留着腥臭无比的血迹。黑瞎子一路向着森林徘徊了很久依然没发现卜山的丝毫踪迹,他最终想到了一个可能你就会兴许是森林中出没的猛兽将卜山给吞噬掉了。

    至此之后,卜山在世人的眼里消失不见。过了数年后千机阁迎来了一位资质非常好的入门弟子,这名弟子一路修为猛进,最后赢得了千机阁一名长老的位置。他就是一直隐藏在千机阁的叛徒——卜山。

    其实卜山在千机阁一直用的假名是卜算子,千机阁的所有成员都不知道他其实就是被千机阁原阁主下令处决,又被黑瞎子万般折磨后再将他医治好,接着将他投入了地下城的原千机阁的弟子卜山。

    当卜山看见千机阁长老裘蓝尊带领千机阁的核心成员返回到千机阁的总部后,那曾经让他受尽生死折磨的黑瞎子终于映入了他的眼球中。

    当这隐藏并忍让了无数个日日夜夜后的卜山今日终于可以雪耻当年的漫天仇恨,他对着众人显化了他当年的真正面目。

    卜山何以隐藏改变自身的身体样貌,因为他从地下城中寻到了血祭之法的残本,经过他多年的修炼和自身的悟解终于将血祭之法的残卷补充完整,直至今日他已将血祭之法修练成大成之际,只差一丝就可以将血祭之法练就鼎峰的状态。

    修炼血祭之法需要大量的人血作为修炼的根本,卜山算清了千机阁阁主森若雪不可能会出现在青叶城,所以他瞬即动用无尽的血色魔雾打开了一道鬼啸冲天的阴界之门。

    当卜山打开阴界之门后,从里面冲出了数以千计的天刀门的门徒,在这些天刀门的门徒从阴界之门重出来后不久,一阵阵妖兽爆吼的声音从阴界之门内滚滚地笑吼而出,紧接着如同排山倒海的轰然震动在青叶城的地面上诡异的抖动而起。

    “吼……”

    妖兽的爆吼带着无尽的戮杀怨气从阴界之门冲出后的一瞬,无数黑影涌动的狰狞妖兽从阴界之门内咆哮洞天,如同狂潮肆浪般地直冲而出。

    “桀桀桀……,青叶城今天必将从历史的话卷中抹去,我要将这里所有人的血肉供我修成血祭之法的鼎峰状态!我天刀门所有门徒听令将所有青叶城的人都给我拿下,然后将他们押去阴界血魔岛。”

    “凡有想逃跑之人就让妖兽大军给吞灭吧!桀桀……,至于千机阁就由我来重点照顾!黑瞎子我回来了,还记得我吧!我是当年的卜山,那个擅自豢养妖兽的千机阁弟子!桀桀……,今天是你接受痛苦折磨的开始,我不会让你那么快就死去,我要将当年所受的所有痛苦十倍还给你!”

    卜山显露真容后,整个身体腾空而起,他的话语如同来自地狱的鬼魔之王般带着无尽的阴魔之息在青叶城的空中滚滚地破啸而起。当他话语结束的一瞬,他的身上突然响起了嗡隆的爆鸣声,如同无数冤魂咆哮的声动从他的体内响切而出,顿时间无尽翻滚的血色魔雾从他的体内翻腾滚动而出。

    “天刀门护法听令,催动血祭结界将青叶城给我困在里面,享受杀戮血祭的乐趣吧!桀桀桀……”

    卜山全身笼罩在血色翻滚的魔雾之中,他的声音再度如同地狱的万魔之王般在青叶城的空中刺耳啸滚而起。

    天刀门除去已死的玄武护法之外,其余三大护法青龙、白虎、朱雀听到卜山的命令后,分别向着青叶城的那个方向飞腾而起,瞬息这三位护法就置身于青叶城的高空中形成三角围罩的姿势。

    天刀门三大护法青龙、白虎、朱雀在青叶城高空中形成三角的姿势后,他们的身体顿时血光冲霄而起,三股令人灵魂为之颤抖的血雾魔胀从他们的体内滚滚冲腾了出来。

    当这些翻滚的血色魔雾从他们体内翻滚而出之后,这三大护法的面孔纷纷爆裂开来,那空洞如鬼穴的瞳孔霎时间嗡的一声化作了猩红无比的血魔之瞳。

    血魔之瞳出现在三大护法的瞳孔中后,他们体外翻腾的血气魔雾变得更加啸腾不已,如同血池中那粘稠的血浆般触目惊心不已。

    “呼呼……,哧哧……”

    三大护法体外翻滚的血色魔雾顿时间如鬼狱的血浪般呼啸地向着青叶城的边沿地带翻滚冲啸而去。

    “轰隆!”

    从天刀门三大护法身上翻滚冲啸而去的血色魔气顿时间整个青叶城笼罩在了其中,笼罩而下的血色魔雾如同从高空跌滚而下的血色巨浪般瞬间滚砸在了青叶城的四周边沿上,一声轰动如巨石翻滚而下的爆响之声从青叶城边沿的四周爆响而起。

    转眼间,一个巨大无比的血色光罩完全将青叶城的笼罩在了其中,血色光罩上不断地流动攀爬着一条条如同从地狱中释放出来的血色魔蛇般,这一条条血色魔蛇其实是血色魔雾浓郁到极致后自然而然的显化。

    这些在血色光罩上流窜爬动的魔蛇并不是真实存在的生物,但看上去又如同真实存在般,狰狞的头颅,布满毒牙的口中似乎在发出一声声让人心惊胆颤、头皮发麻不已的蛇魔嘶叫之声。

    布满血色魔蛇的血色光罩上发出嗡嗡刺耳的鬼魔之声,一时间整个青叶城的修炼者完全陷入了无比惊恐和慌乱之中。

    魔音啸滚的嗡动之鸣似乎带着某种令人心神错乱的诡异法术,说时迟那时快,这股不断响鸣的魔之鬼音终于发挥了它本该的作用,一些修为不足的青叶城修炼者在这股诡异的魔音之中霎时间陷入了惘然不知所措的状态。

    这些被魔音之功影响心神的修炼者,仅仅迷茫不知所措的数息后,他们如同被催眠般纷纷到底沉睡了过去。

    青叶城在血色光罩的笼罩之下,那股魔音的诡异术法不断地在青叶城的街道回转不停的片刻,放眼望去,整个青叶城的街道上顿时纷纷倒下了无数的身影。

    当这些修为不足的青叶城修炼者纷纷到底而睡的时候,那些冲啸嘶吼而来的妖兽竟然不再对他们下虎口,它们只是张着狰狞的獠牙顿足难忍地观看了一会这些熟睡的修炼者后,再次向着那些还在搏斗厮杀的修炼者疯狂地冲滚而去,为的就是将这些没有被魔音诡异术法所控制心神的修炼者吞入腹中,以解腹中的饥饿之感。

    青叶城一些修为较高的修炼者在这股诡异的力量之下顿时死了方寸,无数的天刀门门徒以及那黑压压一片的妖兽开始肆无忌禅地杀戮而起,顿时间青叶城再次化作了修罗炼狱般,悲惨绝望的痛吼之声在青叶城中响切四方。

    动用魔功血祭之法的天刀门门徒门如同夺命的地狱鬼魔,所过之处人声惨绝不已,咆哮狰狞不已的妖兽面对青叶城的众人简直势如破竹,去不可挡。

    一人怎可敌十人的疯狂为攻,何况这些妖兽的修为根本不差于这些青叶城的修炼者,再加上那些动用了血祭之法的天刀门门徒门,其恐怖的杀伤力之下,青叶城那些修为不弱的修炼者同样改变不了被妖兽及天刀门门徒生生地残害,然后用惨不忍睹地手段对其进行折磨炼化或者给妖兽生吞血肉而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