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1017章 灰袍神秘人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无人涧通往妖族之地的最后一道屏障,这里是一块相当于五个青叶城大小的绝地。 无人涧之所以成为绝地,因为在这里几乎是无法让修炼者生存的地方,这里充满了各种想不到的巨大危机。

    隐藏于地表腐蚀人体的黑暗沼地几乎横跨整个无人涧,数不尽的剧毒妖草植物之花盛开在无人涧的沼地边沿。善于隐藏自身行踪的各种高阶荒兽时不时地出没于无人涧的峡谷山森之中。

    这些只是无人涧可以目视存在的东西,至于真正存在于黑暗中的危险并不是所有人都清楚的,这里存在的巨大危机就必然拥有着数不尽的莫大机缘,正所谓想要有多大的收获就被冒多大的风险。各种奇珍异宝,顶级的修炼药草,可以降服为己用实力强大的荒兽都可以在无人涧这里寻到。

    无人涧在修炼者的眼里就是一块宝地,只要能够在无人涧存活下来,并在其中取得一些让自身实力猛增的东西,他们愿意冒险,也因此数万年来,进入无人涧的修炼者无数,但其中能能活着出来的不足十分之一,可想而知这里的危险不是明面上的那么简单,稍有不留意,最终连自己的性命是如何搭进去的都不知道。

    但是朱清和森若雪已经顺利地进入到无人涧,并安全地全身而退,这多得于森若雪手中的无人涧地图。虽然这个经过历代探险者勾画出的行走地图在很大作用上,可以减少在无人涧的所遇到的危机,但是并不能确保可以完全地跳出这些隐藏于黑暗中的夺命危机。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福祸旦夕,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可能随时都会发生,当一个行走于修炼界的武者向通过某处绝地到达某个目的地时,这种潜在的危机随时都会降临在他的身上。

    对于朱清来说是祸也好,是福也好,历经生死危机的考验后,他的修为会在某个频临生死一线间得到轰然的爆发,或许这就是他身怀圣体的缘故所在,他的修炼速度完全不能用普通人的眼光来看待。

    此刻在早已站在无人涧边沿地带的朱清,双眼目视着这一块笼罩在无尽胀气之中的无人涧之地,心中多少有些感慨。他感慨与森若雪曾经在这里所经历的一切。如果不是森若雪,他现在的修为不可能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达到地仙五星的境界。

    直到如今,朱清心中所想的不是修为提升的那么简单,其实他的内心似乎时有时无地惦记着森若雪的身影,这种感觉很奇怪,但是朱清又说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他内心唯一确定的就是要前往阴界魔岛寻找森若雪下落的线索,其实他不知道的是森若雪一直隐藏于他的心脏处。

    说起来也奇怪,到目前为止那个笼罩着森若雪的紫色蚕卵进入到朱清的心脏位置后,这个紫色蚕卵的外表就再也没有出现个任何一点的波动,彷如已经融入了朱清心脏的血肉中,随着朱清心脏的跳动而跳动,就是没有其他的声息存在,一道白衣倩影如月下柔光沉睡的仙子朦朦胧胧地存在于紫色蚕卵的内部空间之中。

    或许朱清心中那忽有忽无的惦记就是从这道紫色朦胧所笼罩的白衣倩影中虚无缥缈地传出然后流转于朱清的心间。

    变换的风云总在不经意间发生,正当朱清心中忽有忽无地惦记着森若雪的身影时,站立于五人涧边沿的朱清,心中猛地一动,一股从无人涧中溢出的危机已不可思议的速度急促地向着他的方向侵袭而来。

    “黄鼠狼退到一里开外,这里有危险!快走……”

    就在这股危机骤然笼罩在朱清心头的一瞬,朱清的身影如同鬼魅般向旁边的而一块岩石遁影而出。朱清脚下笼罩的黑白灵气之力瞬间从他的脚底沸腾而起,如闪电的速度瞬息覆盖了他的全身,霎时间他的身体完全被这黑白双色的灵气之力覆盖住,并在在他的体表形成了一道厚实的灵气防护层。

    这一瞬的变化只在电光爆闪之间,向着岩石飞遁而去的朱清口里急促的向着还在气喘呼呼的黄鼠狼大喊道,朱清飞身遁去的同时口里话语传出之际,他的右手虚空成爪,嗡的一声,一股缠绕着黑白灵气波动的虚影大手呼啦一声朝着黄鼠狼的身体抓笼而去。

    黄鼠狼一脸茫然的情况下,朱清飞身于半空中的身体猛地一转,一股如千斤的大力骤然从他的手里上传出,这股大力沿着他的手臂直达他那幻化而出的虚影手掌中后,朱清随猛地一发力,抓裹在虚影手掌中的黄鼠狼在一脸茫然旋即变得愕然之下如同飞射的羽箭般,轰的一声朝着远离无人涧边沿一里开外的地方狂射了出去。

    这一幕的发生极其的瞬息,黄鼠狼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朱清幻化的虚影手掌给重重地抛飞了出去,在空中急促倒飞的黄鼠狼一脸的惊恐之意,一声啸动的惊叫如同受惊过度的黑熊般大吼而起。

    “逢!”

    朱清的动作如同行云流水,前后所做的动作几乎无法用时间来算。就当朱清将黄鼠狼抛飞出去的同时,他的身体刚好落在岩石的一瞬,一个巨大形同荒兽的狰狞凶抓仿佛从虚空中瞬息出现一般,滚动着黑色刺目的噬人魔气凶爪向着方才朱清站立的位置狠狠地拍击了下去,顿时间一声如坠落星辰的砸地巨响轰鸣回转于无人涧的外地带。

    “吼……,轰隆……”

    黑压压的滚动魔气笼罩在这狰狞巨爪之上,一记凶猛的拍击没有击中朱清后,一声愤怒的咆哮之声从无人涧边沿地带的地下如同飓风飙动的声浪般滚滚响起,随着这声愤怒的巨吼响起后,那无人涧边沿地带满是灰黑岩石铺盖的土层轰然地爆裂开来,一声穿石破土的巨响喧嚣而起。

    “呼呼……,噼噼啪啪……”

    无人涧边沿地带的岩石土层如同豆腐渣般被一头巨大无比的凶兽撑破,破土而出的凶兽其身上笼罩着翻滚的黑雾,发出呼呼的鬼风声响,这些翻滚的黑雾笼罩在凶兽的身上之时,浓郁的黑雾纠缠在一起发出如黑色雷电碰撞的刺耳声动。

    一根根如钢铁浇筑而成的骨刺狰狞地插满了它的背部之上,那一对如地狱鬼魔的猩红双眼透着无尽的凶悍杀气死死地盯着朱清。

    “吼……,你就是朱清!你好大的胆子,竟然盗取了主人的法器!我找你很久了,想不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让我碰见你,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不……,我要抽你魂炼你髓,再把你的魂生生折磨百年,让你生不如死,我会让你的魂永不入轮回,桀桀……“

    当这头笼罩在黑雾中看不清其真实面貌的凶兽,它瞪着猩红无比的凶悍眼球死死地锁住朱清的身影时,一道如同来自血骨漫天飞舞的修罗地狱般的鬼魔话语从这头凶兽的嘴里传了出来。

    “嘎嘎……”

    当这道阴森鬼寒的话语从这头凶兽的嘴里传出来后,这头凶兽那布满黑色狰狞鳞片的三角头颅缓缓地向着上方抬起,随之一声如沉重石门被开启的声音从凶兽嘴的边沿刺耳的响起。

    “呼……”

    当这头巨大的凶兽张开它那溢流着腥臭无比的黑色毒液的嘴巴时,它的舌头如一把降落的云梯般缓缓地从它的嘴里伸了出来。随着这头凶兽把自己的舌头伸出到它那满是如骨刺般的牙齿边沿后,一道笼罩在血红魔气中的灰袍人影从这凶兽的舌头中缓缓地走了出来。

    “桀桀……,很吃惊吗?你无须知道我是谁,我已经找你很久了,这其中到底是什么样的遭遇我想想就想把你碎尸万段,但是就算这样也难解我心头的怨恨。你今天是逃不了,我管你是哪个不知死活的混蛋让你祭炼了主人的法器。我今天会好好地折磨你一番,然后在慢慢地肢解你的身体,将主人的法器从你的体内生生地抽离出来!姓朱的,你这卑贱的人族仙者,你的一切都归我了!桀桀……”

    从凶兽舌头上缓缓踱步而出的灰袍神秘人,完全看不清他的模样,他的全身完全笼罩在涌动的血色魔气中,只见他缓缓地踱步走到凶兽舌头的末端后,他的声音形如尸鬼的沙哑声音化作砂石摩擦的诡异音调在他的嘴里唦唦地传出。

    这道站立在凶兽舌头末端的灰袍人,当他的话语传出后,那笼罩在他身上的血红魔气自动地流转而起,不断地向着他的头上汇集而去,嗡的一声鬼鸣之响,这些血红的魔气竟然在他的头上化作了一个非常诡异的头盔,转眼间这个头盔就牢牢地戴在了他头上。

    这头盔看上去像蛇头的颅骨,可是仔细一看又像蝙蝠的头颅,这头盔上发出嗡嗡的血红光芒,这股嗡声而动的血红光芒闪烁流转间又会变成一只只拳头大小的人族颅骨。

    这些颅骨在灰袍神秘人的头上缓缓地飘动旋转,围绕着灰袍神秘人头转动的人头颅骨发出一声声忽有忽无、令人头皮发麻的鬼啸之声。

    这一幕落在朱清眼里,简直就是如同在地狱的魔窟中看见了一个不人不鬼的恐怖生灵,一股刺骨的寒气在朱清的体内不由自主的胆颤而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