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1018章 破裂的脑颅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桀桀……切……炼祭了主人的法器,修为才勉强达到地仙五星的级别,真是侮辱了主人的法器!真是个废物……宝贝把这卑贱的人类给生撕了!”

    黑袍神秘人背负着双手,耻高气扬地昂着头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朱清,对他冷冷地说道。当这黑袍神秘人说完这句话后,他的身体如同鬼影飘浮般从凶兽的舌头上缓缓地飘飞到了这头凶兽的那巨大的头颅上,与此同时他对这头凶兽下达了猎杀朱清的命令。

    “吼……”

    狰狞骨刺满身的凶兽听到灰袍神秘人的命令后,对着朱清发出一声狂妄肆冽的咆哮,紧接着这头笼罩在滚滚黑雾中的凶兽,只见它的四只巨爪猛地往下一沉,身体瞬间伏在了岩石的层面上,轰一声巨响,这头凶兽的四只巨爪往地上凶猛地一蹬,坚固的岩石地面瞬息出现了四个深陷的凶兽巨爪之印。

    崩裂的岩石爆响之际,这头巨大的凶兽如同一座飞滚而去的山峰般朝着朱清的位置凶猛肆冽地撞了过去。

    “你到底是谁?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对我出手,从一开始我就一直在听你说的话,我压根就没见过你,你太狂了,真是忍无可忍!你作死,我成全你!啊……”

    朱清自从飞身躲避那头凶兽的袭击后,就一直站在岩石边上,起初那股令他有点胆颤的寒气多少让他有点忌畏,他一直回转着这个神秘的灰袍人到底是谁?难道是蓬莱岛的人,可是这貌似不可能,他只记得和那被隐藏之人所催动的万鬼御钟搏斗厮杀过,最后他和松鼠的合力下将万鬼御钟给击退,本来想深入追踪这万鬼御钟到底是谁在催动的,但是最后碍于实力不足不敢深入蓬莱岛,至此就做罢了。

    但是这灰袍神秘人所说的祭炼他主人的法器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朱清身上的亡魂钟与这灰袍神秘人所说的一切有着莫大的关系?

    尽管现在朱清感觉到这其中的疑团摸之不透,但是这灰袍神秘人从一开始就把他当作蝼蚁来看待,完全目中无人,不断激起朱清内心愤怒的话不绝于耳。

    尽管如此,朱清还是强忍住内心的暴烈怒火,他想静观其变,看看这灰袍神秘人到底什么来头,在灰袍神秘人命令凶兽向他发动攻击前,朱清尝试通过神念与藏在口袋中的松鼠进行交流。

    可是这头松鼠听完朱清的话语后,它非常不客气地对朱清说道:“如果你连这个家伙你都搞不定,你还想去阴界魔岛的话,我劝你还是趁早放弃吧!这家伙到底是谁,你慢慢就会知道了。你不是刚突破不久吗?正好拿这个家伙来好好磨一刀,检验一下你修为提升后,战力到底可以去到什么程度!别打扰老子睡觉,你自己搞不定,咋们就分道扬镳好了!你个蠢蛋!”

    松鼠说完后自行切断了与朱清的神念联系,这松鼠切断与朱清神念联系的一瞬,它还给朱清的神念射出一道魂海的灵气攻击,朱清完全不留意的情况下,他的魂海在松鼠神念切断中还带着一丝精神的攻击,瞬间让朱清的魂海出现一瞬针刺般的强烈剧痛。

    这股魂海的剧痛让朱清心中怒火简直到了不可收拾的边沿,他真是受够,他本想着将这头可恶的松鼠从口袋了抓出来,然后狠狠地朝着那头飞滚冲撞而来的凶兽头上轰去,可是当朱清将手伸进口袋中要把这头松鼠抓出来时,这只松鼠竟然凭空消失般,完全不见了踪影。

    这还是朱清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他当即再次催动自己的神念在口袋里游走了一圈,还是无法发现松鼠的踪影。

    就找朱清满脸疑惑时,松鼠的声音突然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我就知道你这小子小气,说你几句你就受不了啦,还想报复是吧!我松爷还不知道你的性子,你别找了,我就在你头发上挂着,你还愣在这里不动,那头丑八怪就把你撞碎了!说你是蠢蛋,你还不信!靠……”

    “啊……我靠你奶奶的!去死吧!战甲护体,生死轮回印!轰……”

    就在那头凶兽只差一个拳头的距离就要轰撞在朱清胸前的一瞬,朱清被松鼠的言语彻底地刺激到,只见他双拳紧握凶猛地往外一撑之际紧接着昂天大吼一声,一句压抑已久的怒火言语从他嘴里狂啸了出来。

    朱清的愤怒言语啸动而出后,他背上隐于血肉中的那个神秘阴阳太极图映射着耀眼的黑白之光,阴阳太极图闪烁起黑白之光的瞬间,一道如同浮图涌动的黑色能量体化作附体的紧密纹路瞬息覆盖了朱清的全身。

    黑色能量体覆盖在朱清身上的一瞬,他全身泛起一层黑色闪烁的光芒,与此同时他体内的灵气急促地有,丹田位置上那六星缠绕的丹核嗡地一震,一股如同汪洋的澎湃灵气如同游龙穿梭般哧哧地传到他的右臂之上。

    当这股强悍无比的灵气涌动到他右臂上的一瞬,一个黑白色各占一半的巨大手印瞬间在他的手掌心位置如同咆哮的远古魔尊之手,劈天盖地向着那近在尺前的凶兽狂猛地拍印了下去。

    如此近距离的攻击,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一声巨大的轰动之声,朱清幻化而出的巨大生死轮回手印重重地拍击在了凶兽的整个身体上,轰动之声回转不断,只见这个凶兽的身体如同一块急坠的陨石黑铁般深深地被生死轮回印记手掌拍进了岩石土层之中。

    “轰……呼呼……”

    深陷于坚固岩石土层中的凶兽,由于朱清拍出的那一掌所蕴含的力量足足有万吨之中,在这股巨力的拍击之下,凶兽无法继续抗衡,它的身体再次往下一沉,一声爆土碎石的声响从凶兽陷于岩石土层中的脚下再次轰雷般响起,轰动爆响之时,朱清生死轮回印记早已将凶兽陷入地下的位置拍出了一个几十丈见宽的巨大手印,一时间汹涌的尘埃飞石从这道手印巨坑中翻滚飞溅而起。

    “啊……气死我了!真是没用的废物!!”

    尘土碎石爆飞的手印巨坑中,那道灰袍神秘身影发出一声暴怒不已的癫狂之吼,他的整个身体如同一条竹竿般直直地插入了这头凶兽的脑颅中,只露出一个头戴颅骨的人头在凶兽头颅的外面。

    朱清那巨大生死轮回印记之掌,轰击在凶兽头颅之上的一瞬,那灰袍神秘人满以为自己的凶兽完全可以将朱清轰出的巨掌给撞碎,可是事情并不是那想的那样,朱清的生死轮回印记包含着一股诡异的攻击,它不但让这头凶兽的魂魄暂时性地失去所有的感知,而且生死轮回印记巨掌之上蕴含了巨大的轰击之力,就是时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情况下,仅仅是瞬息让这头凶兽的魂魄失去所有的感应之下,朱清那道巨掌早已死死地轰在了这头凶兽的整个身体之上。

    灰袍神秘人本以为朱清这一掌的拍出根本无法抵挡住自己骑下凶兽的狂妄撞击,可是就在他放松警惕的瞬息之间,他完全失去了防守躲避的机会,只见朱清的生死轮回印记之掌连同灰袍神秘人和他的凶兽坐骑狠狠地拍击印在了岩石土层之中。

    朱清那蕴含了巨大力度的生死轮回印记就这样将灰袍神秘人死死地拍进了凶兽的脑颅之中,尘土嚣飞的巨坑中,灰袍神秘人虽然头上戴着那个颅骨头盔,看不清他面部的真实变化,但是就算不用看,也知道他此刻的面部到底有多难看,完全就是一脸的惊愕和不可置信,这种神态维持不到一息后,他的脸部随之化作了狰狞和无比的憋屈,憋屈的面部表情加上愤怒之色的染色,他现在的表情就是一副被无厘头欺负后,满脸猪肝之色的暴怒表情。

    “啊……你这卑鄙的蝼蚁,你不可能是地仙五星的修为,你居然隐藏了修为,让我误判了你的攻击,真是恨啊!你把我彻底激怒了,我要残杀你无数遍,我要把你的魂生生地吞噬掉!”灰袍神秘人深陷入凶兽的脑颅中,发出一声魔音滚滚的咆哮愤怒之声,随之他的双手在凶兽脑颅的两边猛地一压。

    灰袍神秘人双手在凶兽脑颅两边一压之下,他的身体如同一道灰色的利箭般逢啦一声从凶兽的脑颅中直接向上飞了起来。

    “轰……吼……”

    当灰袍神秘人从凶兽脑颅中直飞而出后,他直至滞空在了半空中,此时只见他的身体外表上顿时流转起一层灰色刺目的光芒,并发出震耳欲聋的嗡嗡闷鸣之响。

    与此同时,那深陷于地下的凶兽晃动着破裂的脑颅,整个身体裹带着翻滚的黑色魔气从掌印的大坑中冲了出来,巨大的蹬地之力从凶兽的脚下轰动地响起,从地坑中冲出的凶兽再次晃动着破裂的头颅对着上空发出一声洪荒恶龙般的巨大咆哮之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