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1019章 黑白魂光爆破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桀桀……我还是小看你了,原来你的修为不仅仅是地仙五星那么简单,看来你从主人的法器中得到的好处不少啊!你很好,不枉费我花了那么多的心机找到你,很久没有好好战斗一场了,希望你可以好好陪我玩一玩!魔兽变,亡魂血魔手!”

    灰袍神秘人如鬼魂幽灵般置身于朱清的前方半空中,他的双目瞳孔中亮起了灰色嗡鸣的诡异之芒,一股噬人心神的鬼魂波动不断地从他那灰色的瞳孔中幽幽地传出,他的声音带着一股既兴奋又森寒的语气对着朱清缓缓地说道。

    “我真是受够你在这里不断地叽叽歪歪,你以为自己是哪根葱?不就骑着一头不断喷黑雾的小虫吗?我还以为有多厉害,我就出了一招,这条满身黑溜的臭虫竟然脑袋都破了,怎么连你都那么不堪一击,你好歹得躲一躲啊,怎么,是没办法躲开是吧?”

    “我猜也是,就你那点本领,怎么可能多的开的那一掌呢!真是天大的笑话,居然连自己的身体都插进去到自己脚下虫子的脑袋里,我看着灰常的恶心!我有啥本事,通通趁早都放出来,一会一个狗屁装逼样,还不是让我给你扇巴掌!哼……”

    朱清一直在冷眼旁观着这个灰袍神秘人的变化,早先不断地给这个灰袍神秘人羞辱的不成样子,自从他动用了修为达到五星后所施展的生死轮回印后,他已经确定自己的战力到底可以达到什么样的程度。其实朱清此刻他心里所想的是,既然松鼠都说了如果搞不定这个家伙就不要去阴界魔岛了,说明松鼠这个小家伙肯定是了解这个灰袍神秘人的,要不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缩小到一个小丁点的身体模样,像一个小红豆般地倒挂在朱清的头发上。

    如果这个灰袍神秘人真的强大到无法抗衡的情况下,这来头神秘的小松鼠早就鬼叫着要择路而逃了,才不会像现在这样若无其事地藏在朱清的头发里,观看着朱清与这个灰袍神秘人的战斗,兴许小松鼠可以确定朱清可以将这个灰袍神秘人解决掉,所以它藏在朱清的头发里后就一直没再说话。

    所以从松鼠的话语中,朱清是可以领会松鼠的意思的。这个灰袍神秘人看似强大,不断地在虚张声势,或许就是一个空壳子,根本不耐打。

    但是灰袍神秘人的话语着实让朱清心里极度的不爽,所以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嘴里像流氓泼妇一样对着灰袍神秘人讽刺嘲笑道。

    果不出其然,当朱清的嘲讽话语传到灰袍神秘人的耳朵中后,他气得差点从半空中摔了下来,身上流转映射的灰色光芒随着他内心情绪的羞怒和憋屈发生了强烈且不稳定的波动闪烁。

    此种情况下,置身于半空中灰袍神秘人,眼瞳中的灰色光芒瞬间嗡鸣闪烁了起来,只见他的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过度的用力让他的拳头骨节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只不过这种拳骨关节的爆响带着一股诡异的能量波动,全身流转的灰色光芒变得更加闪烁不已,他的身体因为愤怒和憋屈的压抑之感变得颤抖而起。

    “无知的毛头小儿,别以为你的那一掌无意中击中认为我,就可以见我完败,你太狂妄了,好!好!好!我看你能接我几招,我要狠狠地折磨了一番,让明白什么才叫作战斗!吼……”

    灰袍神秘人完全想不到朱清居然会如此的对他不敬,完全就不把他放在眼里。那是对他赤果果的挑衅,他心中的愤怒如同火焰般轰然地灿烧而起,对着朱清咬碎钢牙般的磨牙声音对着朱清肆冽地咆哮道。

    当这个灰袍神秘人愤怒话语结束的一瞬间,只见他身上的灰色光芒顿时发出如无数冤魂的鬼吼嘶鸣,以此同时他头上那个人头颅骨头盔的四周所缠绕如拳头大小的人族颅骨其旋转的速度骤然加快。

    “逢!”

    一声肉体爆碎的声响毫无征兆地响起,带着一股漫天翻滚的魔气血浪,只见那头凶兽在灰袍神秘人的脚下瞬间爆体了开来。整个身体爆炸开来的凶兽发作无数的碎肉,无数的碎肉中溢出一缕缕飘转的黑魔鬼气。

    “嗡……嘶啦啦……哧哧……”

    灰袍神秘人的诡异灰色之芒存在着一股作用在凶兽身体上的爆体之力,只不过这股诡异的力量肉眼根本无法发现,形同从虚无中骤然降临,生生地笼罩在了凶兽的体内,当这股诡异的力量作用在凶兽的体内后,灰袍神秘人意念一动,这头凶兽就瞬间爆体了开来。

    虽然凶兽已完全爆体,但是它的生命气息并没有随之消散,而是化作漫天的碎肉后,其中所溢出的缕缕魔气带着更加浓郁的生命之力。

    时间瞬息流逝之间,只见这头爆体化作碎肉的凶兽裹带着那些诡异的黑色魔气朝着灰袍神秘人的身上汹涌地飞射了过去。

    当这些碎肉临近灰袍神秘人身上的时候,他的头盔四周旋转如拳头大小的人族颅骨竟然发出一声刺耳惊魂的鬼魔之吼,随之旋转在灰袍神秘人头盔四周的颅骨纷纷张开了它们的颅骨尖牙之嘴,霎时间那些临近灰袍神秘人的凶兽碎肉发出哧哧的声响,转眼间就没入到了这些颅骨的嘴里。

    “嗡……”

    漫天的凶兽碎肉仅仅是瞬息就没入到了灰袍神秘人头上那旋转颅骨的嘴里,当这些凶兽的碎肉完全没入到拳头大小的颅骨中后,一声连空气都为之嘈动的闷鸣之响从这些颅骨的骨壳内如地狱凶魔般幽幽地响起。

    “逢!”

    当这股鬼声幽幽地从灰袍神秘人的头上四周响起的一声,这些围绕旋转在灰袍神秘人头盔四周的颅骨猛地一顿,眼见这些旋转的颅骨一顿之下顿时闪烁起黑色和灰色相缠绕的诡异光芒,随着这些诡异的光芒闪烁起的一瞬,这些拳头大小的颅骨的表面瞬间出现了无数的裂痕。颅骨的表面出现裂痕的一瞬,一声爆破的叠加之响从这些颅骨中轰然响起。

    轰动的爆破之声刹那间形成一股啸腾冲滚的音浪沿着朱清的方向呼啸而出,无形的音浪之力藏着一股肃杀的鬼魔之气。

    “轰!”

    说时迟那时快,颅骨爆破的声浪之力如同从朱清身前的虚无中骤然出现一般,诡异的攻击如一把无形的鬼魔利剑般刹那间就要轰刺在朱清胸口的一瞬,朱清的身影如闪电般地倒退,急促倒退的朱清爆吼一声后,他的身上披戴的黑色能量战衣嗡隆地响起,随之一层黑光映射的强烈光芒刹那间从他的能量战衣中涌动而起,涌动而起的黑色光芒嗡嗡咻咻地在朱清的身前化作一道纹路凹凸复杂的黑甲盾牌。

    当着黑甲盾牌出现在在朱清身前的一瞬,那股诡异的爆破音浪如同万吨巨石般重重地轰炸在了这块黑甲盾牌之上,一声巨石轰门的暴雷之响从盾牌上爆啸的响起。

    “喀咤……逢!”

    灰袍神秘人头上那些颅骨爆破后所发出的音浪诡异攻击,毫无差别地轰撞在了由朱清黑色能量战衣幻化而出的黑甲盾牌之上,无形的万吨音浪巨力如同撞击一块脆弱的铁板一样,只见这块黑甲盾牌瞬间爆碎开来,一声如废铁被生生砸碎的声音在黑甲盾牌上瞬息响起。

    当朱清身前的黑甲盾牌瓦解爆碎后,一声巨浪拍击岩石的声响紧随而至,诡异的音浪巨力轰碎这块黑甲盾牌后依然去势不减,朝着倒退急去的朱清身上轰然地撞击而去,就当这股强大的危机眨眼间就要落在朱清的胸口时,朱清的身体在倒退中强行地扭转。

    朱清此时的战斗心神步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越是骤然逼近的危险,他体内的灵气之力反而越加的沉闷,他丹田位置那六星围绕的丹核竟然不受控制的旋转而起。

    旋转而起的丹核发出一股无声息的脆鸣,似乎危机的降临反而让这个神秘的丹核展露出人性化的兴奋嗡动之响。就在朱清丹田位置这个神秘丹核出现异动的一瞬,朱清在倒飞之中忽然感觉到自己的丹田位置变得燥热起来。

    这股燥热的感觉让朱清的身体猛地一震,当朱清的身体出现震动的一瞬,他体内那个旋转的丹核嗡啦一声射出了一股黑白浓郁的灵气。

    这些由丹核中射出的黑白灵气通过围绕在它四周的六个灵气之球,瞬间就传到了朱清的右脚之上。

    “嗡……”

    浓郁的黑白灵气出现在朱清右脚上的一瞬,一股强大的气息骤然间从朱清的脚上爆涌而起,一声强烈到极致的能量波动声音随之在朱清的右脚掌闪轰然爆现。

    “阴阳太极虚空爆裂之球——,黑白魂光爆破!啊……”

    灰袍神秘人头上那颅骨爆破的音波巨力只差近在咫尺之际就要再次轰击在朱清的胸口处时,朱清的右脚掌嗡动回鸣之响不绝于耳。

    就在这一毫秒之间的肆冽攻击之下,只见朱清的右脚掌上一个闪烁着强烈黑白光芒的太极灵气光球骤然出现。

    此时,朱清倒退中的身体强行扭转完成之后,他口里咆哮一声,他的右脚如同一道虚空横劈而来的光剑般,朝着他的胸前位置狠狠地爆踢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