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1021章 完美一击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灰袍神秘人的声音从朱清身边的虚无中骤然传出,松鼠的急促叫喊声在朱清耳边响起的一瞬,灰袍神秘人那亡魂血魔手从朱清的脑门后如同一条暗黑地狱界的鬼魔之蛇般,不露丝毫声息地探了出来。

    灰袍神秘人的右手上戴着那只灰黑纹路相间的手套散发着幽幽的黑灰之芒,可是这层光芒看似影现影现在朱清的脑门后,可是似乎根本不存在于此处空间般。

    如果不是松鼠一直通过它自身的秘技透出自己的妖族神念之力覆盖在朱清身体周围的话,它也无法发现这个诡异的灰袍神秘人竟然已经隐遁在了朱清身后的虚无中。

    这个灰袍神秘人的诡异秘术完全颠覆了松鼠对这个灰袍神秘人的先前印象,他可能并不是松鼠认识的那个人。

    可是松鼠从一开始就从这个灰袍神秘人的身上感知到了那股曾经熟悉无比的气息,但是当这个灰袍神秘人戴上那个亡魂血魔手后,松鼠从灰袍神秘人所感知的那股熟悉气息完全不见了踪影。

    这样松鼠的心头疑惑不已,当这躲藏在朱清的头发里头发现灰袍神秘人已经出现了不可估测的变化后,松鼠正想对朱清说点什么,可是时间根本就来不及了。

    因为灰袍神秘人瞬息隐遁了自己的身影,朱清的急促爆射向灰袍神秘人之时,灰袍神秘人的诡异隐遁之术骤然开启,朱清的速度完全可以用光束的流走来形容。

    但是朱清面对灰袍神秘人的瞬间消失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一瞬,他的身体依然急促的完全爆射而出,就在这一瞬间的变故之下,灰袍神秘人的那个亡魂血魔手仿佛从异度虚空中如同暗界地狱的鬼魔之手,悄无声痕地在朱清脑门后不足半尺的距离位置破空而出。

    从虚无中破空而出亡魂血魔手,五指成拳之势,一股本就无声无息的灰黑之芒,在这和灰袍神秘人五指成拳之势时,这股黑灰的光芒瞬间爆烈地闪烁而起。

    爆烈闪烁而起的黑灰之芒瞬间发作一个崩裂虚空的能量巨拳朝着朱清的后脑门呼啸滚动地轰击了过来。身体还没有停滞下来的朱清,他的心头那股强烈的危机瞬息转化成了魂灭碎体的生死感觉。

    就当朱清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心头的强烈生死危机之感骤然笼罩了他的全身,一声星辰爆破的轰然巨响,灰袍神秘人的虚空能量巨拳重重地轰向了朱清的后脑门上。

    生死一线间,朱清似乎失去了所有的反击能力,不是他不想躲避反击,而是灰袍神秘人诡异的出现,及那悄无声息的攻击,完全没有时间让朱清做出任何有利的反击或者躲避。

    就在朱清以为自己就要被这灰袍神秘人的巨拳给轰爆脑颅的一瞬,他脚下那个黑白灵气之球猛然一震。

    这个缠绕在朱清脚下的黑白灵气光球在这一震之下,它竟然有生命般自动不受控制朱清控制般,化作一道黑白游走的闪烁光芒。

    转眼间,这黑白灵气光球化作游走的黑白光芒后,瞬息转化成一道方形的能量盾牌,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形同虚无的流光穿梭般骤然出现在了朱清的后脑门之前。

    这道由黑白灵气光球自动幻化而成的能量盾牌只差三分之一指甲的距离挡在了朱清的后脑之前。

    “逢!”

    电光闪烁的一瞬,这道黑白能量盾牌重重地迎击挡在了轰击而来的虚影巨拳之上,一声星辰滚落的巨大轰鸣在朱清的脑门后轰然地响切而起。

    “咔咔……,轰!啊……,噗嗤!”

    黑白能量盾牌虽然仓促地挡住了灰袍神秘人轰出的虚影巨拳大部分的攻击,但是灰袍神秘人本身的修为就在天仙一星的阶段,他体内的灵气并不比朱清的少,再加上他手中的亡魂血魔手可以最大化地强化他轰出巨拳的力量。

    这个巨大的虚影巨拳所包含的力量在正常情况下,完全可以将一座百丈高的山崖给轰成碎渣。

    但是朱清脚下那黑白灵气光球幻化成的黑白能量盾牌却可以挡住了这道虚影巨拳的大部分攻击,说明这个黑白灵气光球所幻化的黑白能量盾牌也不是那么的简单言语可以形容的。

    尽管如此,这道黑白能量盾牌在灰袍神秘人虚影巨拳的轰然暴击下,还是被这道巨拳的拳势给轰裂,顿时间这道黑白光芒缠绕的能量盾牌还是如同一面厚实的镜面般开始裂解开来,发出咔咔的脆鸣之响。

    当这黑白能量盾牌出现裂痕的一瞬,灰袍神秘人的虚影巨拳的拳势之力已经消减了一半以上。

    黑白能量盾牌挡在朱清的后脑门前,出现无数的裂痕,但是依然没有化成碎片,而是如同裂解的龟甲般死死地滞空在朱清的脑门后,将灰袍神秘人的虚影巨拳给挡住了。

    但是这黑白能量盾牌也仅仅是挡住了灰袍神秘人虚影巨拳的半息时间而已,已布满裂痕的黑白能量盾牌终于无法持续地挡住这灰袍神秘人那恐怖的虚影巨拳力量强化下的轰击,一声压制到极致的能量爆破之声在黑白能量盾牌之上轰然地响起。

    当这声爆响响起后,这个黑牌能量盾牌瞬间化作了无数的碎片,随着这黑白能量盾牌被灰袍神秘人的虚影巨拳轰碎后,灰袍神秘人所轰出的虚影巨拳也同样在这声轰动爆破声中化作了崩分离析的黑灰光点。

    灰袍神秘人所轰出的虚影巨拳被朱清这道黑白盾牌给瓦解掉之际,崩分离析的虚影巨拳化成了黑灰之色的光点。

    这些黑灰之色的光点已经没有了虚影巨拳那恐怖毁灭力的波动,但是这些黑灰的光点中还蕴含了虚影巨拳中千分之一的拳势。

    这些黑灰的光点尽管蕴含了不足千分之一的拳势,但是它们依然可以对朱清在成意想不到的伤害。

    果不出其然,这些黑灰的光点穿过破解成无数碎片的黑白能量盾牌后,直接飘洒在了朱清的身后。当这些黑灰的光点飘洒在朱清身后的一瞬,朱清的身体猛地一震,一股巨大的轰击力完完全全地压在了朱清的后背上。

    朱清的身后立即传来一股强烈的血肉挤压的剧痛之感,这股剧痛在朱清的整个后背上出现的一瞬,他的整个身体如同一道高空急坠而下的陨石般,轰轰地朝着无人涧边沿地带的一处峰林中爆射了过去。

    爆射而出的朱清,身后的剧痛让他几乎晕鄂过去,霎时间他的体内气血翻滚不已,随之他的胸口如同被炭火灼烧一般变得剧痛燥热不已。

    这一情况下,朱清只感觉自己的喉咙几乎要被火烧透一般,这种感觉出现的一瞬,朱清的脑袋猛地一沉,嗡鸣声随之响起。

    脑袋的嗡鸣加上胸口和喉咙极度的不舒适感的多重折磨下,此刻爆射出去的朱清的嘴里猛地一张,一声痛苦的爆吼声从他嘴里蓦然地传出。

    当朱清忍受着极大的痛苦发出这声咆哮后,一口猩红燥热的鲜血从他口里如同一道虚空激射而出的血红之箭一般,噗嗤的一声急促的飞溅了出来。

    朱清被黑灰光点飘洒在后背之上后,爆射出去的身影忍受巨大的剧痛折磨之下,口喷出的鲜血如同一条猩红的血蛇,连在他的嘴里,他的身体顿时弯曲成弓状姿势朝着那处峰林中爆射而去。

    爆射出去的朱清在下一瞬,他得整个身体就要撞向那满是岩石锋刺的峰林之际,一直躲藏在他头发中的松鼠突然从他的头发中窜了出来,当松鼠从朱清的头发中窜出来的一瞬,它立即发出一声完全不符合它身体比例的妖兽巨吼之声。

    松鼠松朱清的头发中窜出来后,一声响切的巨吼之声在它的嘴里爆啸而起,随之它那缩小到黄豆般的身体骤然变大。

    电光火石闪烁之间,松鼠的身体由黄豆大小瞬间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肉体皮球,变身后的松鼠如同一个充足了气体的悬空皮球般刹那间就挡在了朱清的后背身上,朱清急促爆射而来的速度轰然地冲撞在了松鼠那毛松松的肉体上。

    “逢!”

    朱清爆射的急促速度撞在松鼠身上后,他所有的冲撞力都灌注在了松鼠的皮球肉体上,这股爆射的惯性巨力作用在松鼠上后,松鼠的身体形同一个炮弹般轰轰然地撞在了那满是岩石锋刺的峰林之中,下一瞬,一道岩石爆裂的轰动声响从松鼠的身前轰然响起。

    “啊……”

    松鼠化作巨大皮球的肉身重重地轰撞在这处峰林中后,它的声音如同坠落悬崖是惊恐无助的惨绝惊叫旋即在它的嘴里爆啸而起。

    “他奶奶的……,痛死我啦!啊……,我要杀了那个混蛋!竟然这样偷袭!啊……”

    松鼠的背上此刻正紧紧地贴着朱清的身体,由于急促的速度爆射而至的惯性缘故,朱清的身体几乎陷进松鼠那化身皮球中的一半的身躯位置。

    这种感觉让松鼠的脸瞬间变成惨白色,再加之它的身体轰撞在峰林的岩石锋刺上时已经够它痛苦的了。

    现在朱清的身体几乎陷进了它的体内,它的体内的内脏都几乎是被撑破的感觉,它的脸色由惨白瞬间化成通红无比的猪肝色。

    一股言语那一形容的剧烈疼痛在它的体内如同千万蚂蚁在撕咬一般,让此刻的松鼠苦不堪言,也难怪它撕心裂肺地爆骂并痛苦无比地嘶吼着发泄内心的极度不甘。

    “桀桀……,真是完美的一击!我看你还能撑到什么时候!你该后惹怒了我!吼……”

    当朱清和松鼠灰头土脸地笼罩在崩碎的峰林之中时,那隐藏于虚空的灰袍神秘人终于显露出了真身,他的那沙哑的鬼魔话语从的他的嘴里唦唦地传出。

    灰袍神秘人的沙哑言语传出后,他的身影再次隐没在了虚空中,灰袍神秘人隐藏于虚空中的一瞬,一股虚无缥缈的生死危机再次笼罩在了朱清的心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