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1022章 痛苦缠身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朱清眼见灰袍神秘人再次隐没在虚空中时,他强压着体内的血气翻滚,瞬间调动体内的灵气,与此同时他的双脚在坚固的岩石层面狠狠地一蹬,骤然间他的身体如同一道出鞘的利剑般逢啦一声朝着上空飞射了起来。

    “桀桀……,你以为你可以逃得了吗?嗯……,那头松鼠好像在哪里见过!该不会是那个秃头的灵兽吧?桀桀……,如果是的话那可真是一场意外的收获啊!卑贱的人类,先把你解决掉,再慢慢地侍候一下那个小东西!亡魂血魔爪……,吼!”

    灰袍神秘人隐遁于虚无中双眼冷冷地泛着鬼魔般灰色幽光,他双目杀气森寒地注视着朱清从碎崩的岩石峰林中飞射而起,与此同时他的话语从虚无中在朱清的四面八方鬼幽幽地响起。

    松鼠变化自己的身躯将朱清激射的速度卸掉后,它的整个身体重重地撞击在岩石峰林之中,本来是朱清需要承受的巨大碰撞之力几乎都落在了松鼠的身上。此刻的松鼠还没有从痛苦目眩头晕的感觉中恢复过来。

    由于巨大的碰撞之力着实让它承受了巨大的伤害,它现在全身剧痛无比,膨胀如皮球的身躯此时早已恢复了原来的身躯。

    但是巨大的痛苦让松鼠全身肌肉都在颤抖,它的脸几乎=扭曲在了一起,双眼中满是飘转的星星,可是当灰袍神秘人的话语从虚无中传过来的一瞬,它的心神猛地一缩。

    松鼠本就因为痛疼而颤抖的身体此刻猛地抽搐了几下,它心里暗骂道:“他奶奶的,这个家伙居然还记得我,这下麻烦了!想不到过了十几年后,这个家伙的修为不怎么提高,反而是战斗能力已经发生了这样的变化!朱清小子你可要顶住啊!万一被这个家伙确认我的真身份,我可就完蛋了!”

    “松爷,这家伙真的认识你!到底什么回事?你不说清楚,我对她一点都不了解,他的攻击手段怎么那么诡异?”

    朱清从岩石峰林中直飞而上,现在他已经滞空于高空中,先前他体内那翻滚的气血已经被他压制住,身怀圣体的他经过数息的调整后他体内的灵气流转已恢复到正常的状态。

    此时他滞空站立在虚空中,身上的感知之力催动到了极致,严防灰袍神秘人的再次袭击。朱清心中的警惕提到了最高的状态,但是灰袍神秘人从虚无中传出的话语让他心头深感诧异,于是乎他滞空于高空中通过神念与松鼠传音道。

    “朱小子,我不确定这个家伙到底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混蛋,他的身上的气息现在已经完全改变,如果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混蛋,他的攻击手段不是这样的。我想说的是……,啊……”

    当松鼠想告知朱清关于这个灰袍神秘人的一些相关的信息时,它想说的话还没能来的及开口就哑言而止,随之它两只小松爪死死地抓住自己的头颅痛苦万分地惨叫了起来。

    惨叫中的松鼠两只松爪死死地抓挠着自己的头颅在碎崩的岩石峰林中不断的打滚,样子显得非常的狼狈凄惨,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禁锢着它的魂海,不让它对朱清说出关于那个灰袍神秘人的真正来历。

    “松爷,你怎么了!”

    朱清置身于高空中目睹着松鼠的惨状后,他心中猛地一惊,随之他的双目中布满了惊异之色并对着松鼠急促地神念传音问道。

    时间倒回到前三息前,当时朱清想通过松鼠了解一下这个灰袍神秘人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身份,他随之问及了松鼠。

    松鼠在回应朱清的问题的一刻,正想告知朱清一些关于这个灰袍神秘人的信息时,它的话语就要脱口而出的一瞬,松鼠魂海内那些在空间罗盘漩涡洞口中的记忆碎片突然翻滚而起不断地冲击着松鼠的魂海。

    这些神秘的记忆碎片看不清虚实,如同星空虚无中的暗流之力不断地挤压着松鼠的魂海,瞬息间松鼠感觉到自己的魂海就要被撑爆的感觉,那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剧痛几乎让它死去活来,这种情况下松鼠根本无法再说出一句话来。

    “我不知道……,啊……,我不能说!你别再问我!我会死的!”

    松鼠在崩碎的岩石峰林中痛苦的打滚并撕心裂肺地对着朱清大声叫吼道,就当松鼠说出这些话后,它魂海内的剧痛居然瞬间消失不见,那股让它心惊胆颤,魂海剧痛的虚无力量在它无心去透露一些关于灰袍神秘人的信息后,终于再次隐遁在了松鼠的魂海中。

    “桀桀……,在战斗中居然还有心思去管那个丑陋的小东西,你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你去地狱里好好问吧!死……,亡魂血魔爪!”

    这一幕的发生看似发生了很久,其实就在灰袍神秘人隐遁于虚空再次向朱清发动袭击的前就发生了,当时朱清与松鼠的神念交流非常的迅疾,完全可以用流光飞溅的速度来形容。

    尽管,朱清与松鼠通过神念与松鼠飞速地交流着,但是他们神念交流的波动还是被隐遁于虚无中的徽派神秘人给捕抓到了,于是乎他先前已说过的攻击手段亡魂血魔爪再次在他的嘴里狂啸了出来。

    灰袍神秘人的心中着实愤怒喧嚣不已,因为在如此激斗的战场上,朱清就当着他的面在与松鼠交流,让他深感到朱清对他的蔑视。

    这次灰袍神秘人隐遁于虚无中的身影直接从朱清身前不足一尺的距离处瞬间显化了出来,他的声音如同被彻底激怒的洪荒魔兽般对着朱清狂妄地嘶吼而起。

    “轰……”

    灰袍神秘人如鬼魅幽灵般出现在朱清身前的一瞬,他的右手上的亡魂血魔手呼啦一声风动的啸鸣之声震耳欲聋般地响切而起,随之他的亡魂血魔手套骤然变大。

    亡魂血魔之手从灰袍神秘人的手里电光流转般放大的后,一个巨大灰黑色光芒闪烁的洪荒猛兽的凶爪朝着朱清的整个头颅凶猛肆冽地猛抓了下来。

    当这巨大如洪荒猛兽的凶爪就要抓刺在朱清头上的一瞬,朱清的后背上那个隐于他血肉中的阴阳太极图嗡地一声响起。

    阴阳太极图嗡声响起的一瞬,一股刺目闪烁的光芒如同黑夜中的太阳般骤然出现,随之一对莹光晶莹闪烁的翅膀从朱清的后背上逢啦地伸展了出来。

    当这对散发着强悍如天仙尊者的神秘翅膀出现在朱清背上的一刹那间,朱清体内的丹田位置猛地一震,一股如同翻滚热流般的灵气从他的丹田内急促地传到了他背上的那对翅膀之上。

    吸收了朱清体内丹核灵气的翅膀嗡的一声轰鸣,随之闪烁的光芒如同一道虚空星辰爆破形成的强烈光球骤然间把朱清笼罩在了其中,当这股耀射虚空的强烈光芒覆盖住朱清身影的一瞬,他背上的那对翅膀犹如一个蚕卵之球般将朱清包裹在了其中。

    时间瞬息剧变之间,朱清背后的翅膀出现的时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当这对翅膀严严实实地将朱清包裹在其中的电光流逝间,灰袍神秘人那个由亡魂血魔手幻化而出的洪荒猛兽之爪裹带着万吨的巨力重重地抓刮在了朱清那对包裹成蚕卵的莹光晶莹闪烁的翅膀之上。

    一声如同从万丈高空中毫无阻碍地急促坠落的星石残骸般滚砸在开阔的海面上一样,轰动的巨响骤然间在朱清那对包裹的翅膀上轰然响起。

    “逢……”

    灰袍神秘人的洪荒巨爪狠狠地抓裹在朱清那对包裹的翅膀上轰动的爆响响起后,由于巨大的抓裹之力完完全全地落在这对翅膀上,包裹着朱清的这对翅膀猛地一震。

    翅膀这一震之下,灰袍神秘人手上那洪荒巨爪的延续巨力依然达到了令人心神惧裂的恐怖程度,包裹着朱清的翅膀在这股延续而下的巨力抓刮下,顿时如同一个被生生轰击出去的星体般朝着无人涧的深处滚滚地飞射而出。

    闪烁的莹光之芒在朱清的翅膀上流转不已,但是灰袍神秘人轰出的那一爪力量强悍到了极致,这对莹光晶莹的翅膀包裹着朱清的整个身体如同流星一样瞬息间就重重地轰炸在了无人涧的一处山谷之中。

    转眼间,一声山谷回鸣的巨大滚砸之声在朱清急坠而落的地方轰动如雷声横劈虚空般地响起。

    “啊……,我靠!他奶奶的,这个身穿灰袍的混蛋,怎么出手老是那么诡异,这叫我怎么跟他斗!他到底是谁?战力怎么一下子可以飙升到这个程度!?”

    被灰袍神秘人的洪荒巨爪轰击后,朱清背上的那对翅膀虽然瞬息帮他挡住了灰袍神秘人的恐怖袭击,当他还是承受了一部分的轰击之力,当他急坠地落在这处山谷中时,他的整个身体完全在这处山谷中留下了一个十丈见宽的大坑。

    这个大坑中尘土喧嚣飞扬不已,包裹着朱清的翅膀此刻再次伸展开来,但是朱清所承受的轰击依然在他的体内流转,令他痛苦不已,痛苦缠身的朱清狠狠地对着那个灰袍神秘人坑骂了一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