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1025章 血魔家族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朱清冷哼一声,毫不示弱,他现在地仙五星的修为,肌肉经过练化,手臂力大无穷,坚硬无比。

    面对中年人的不可一世的攻击,他举拳迎了上去。轰的一声,两拳撞到一起,激起一阵能量波,肆虐着周围的空间。

    中年人的身体稳如泰山,纹丝不动。朱清却后退了两大步。修为深厚高下立分。

    我的修为经过突破,肌肉经过练化,竟然还不够他的修为深厚,真是他娘的。

    这时,松鼠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对方天仙一星修为,比我们修为高,好看不吃眼前亏,一个字撤!”

    朱清点了点头,对中年人说道:“有机会我们再战!”说罢,转身离开。

    中年人看着朱清的背影,冷冷说道:“哼!算你走运,今天本爷心情好,放你一马,区区一个地仙五星修为也敢造次。”

    其实他和朱清对击的拳头现在还隐隐作痛,不由看了看,拳头铁青色,要不是他修为深厚,骨头碎裂了。

    这个臭小子修为不怎么样,那身肌肉骨头练的倒是坚硬无比。

    这时,血海海面海浪翻滚,悬浮在血海上面的血魔头颅心脏正在重塑真身。

    中年人立刻吩咐带来一百多号人,每隔几十米站一个人,并告诫喊道:“你们给我听好了,血海上空的血魔是我们血族的祖先,现在正在重塑真身,你们要全程护法。”

    “知道了!”

    朱清和松鼠走回镇内,刚想走进一家叫“常来”的餐馆吃点东西。

    谁知道一个白衣女子从餐馆里怒气冲冲的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个俊逸青年,只见那个青年一个闪身拦住了女子的去路,满眼调戏之色,笑嘿嘿说道:“陆小凤!不要给脸不要脸,我看上你,是你的福气。”

    陆小凤一双杏目圆睁,怒视着对方,冷冷说道:“血痕,我就算嫁给一只狗也不会嫁给你这种人渣!”

    血痕一双眼眸闪过一丝精芒,杀机显现,他堂堂血家大少爷,今日竟然给一个女子这样侮辱,怒气冲天,寒声说道:“你这个贱人不识好歹,我血家现在如日中天,而我们的祖先血魔归来,正在重塑真身,现在我就去叫你那个没有种爹将你许配给我,要不,我把你们陆家杀个片甲不留。”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血痕说罢,飞速往陆家奔去。

    陆小凤痛哭了起来!然后追了上去。

    这一切都落在朱清他们眼内,朱请看着松鼠,松鼠也看着朱清。

    一人一鼠同时说道:“要不要去看看?”

    “要!”

    一人一鼠尾随陆小凤而去,路上,松鼠说道:“刚才那个浮夸血公子可能是血魔的后人,而和你打斗那个家伙应该也是血魔后人。”

    “鼠爷你说的不错,我们和血魔杠上了,先从他的后人入手,查查血魔这家伙的来头,到底和青叶城消失有没有关系。”

    “就这么决定。”

    陆小凤的家族在血海镇也是一个大家族,实力和血家比起来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血痕来到陆家庄,举拳打飞两名陆家庄的守卫,摔在地上,没了半条命。大声喊道:“陆虎你这个老不死滚出来见本少爷!”

    没过多久,陆虎带着两个中年人和十多个家人急匆匆的走了出来,看到血痕立刻满脸堆笑,弯腰说道:“不知道血痕大少爷找老夫有什么事情呢?”

    “我呸,你女儿刚才把本少爷得罪了,给你两条路选择,一明天把你女儿送给我,二是我现在就把你们陆家杀光,一个不留。”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这时,陆小凤赶到,走到他父亲陆虎身旁,哀求道:“父亲,你会答应吗?”

    陆虎怜爱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又看看自己身后的家人,他当然不愿意,但是整个家族给你施压,唯今之计只能沉默。

    现在他身后的一个中年人说道:“大哥,眼下情势只有把小凤嫁过去了,才能帮助我们陆家脱离苦难,继续繁荣昌盛。”顿了一下,对另一个中年人说道:“三弟你怎么看?”

    那个中年人立刻说道:“二哥说的是!有时为了家族利益是需要做出牺牲的。”

    血痕在旁笑道:“二当家三当家就是英明,识时务者为俊杰嘛!”

    二当家赶忙点头哈腰,对着血痕谄媚笑道:“血痕公子,请放心!明天一定将我侄女送到你府上。”

    陆虎勃然大怒:“老二,谁是族长,请你自重!”说着一掌拍向二当家。

    二当家冷笑一声,和三当家对视了一眼,合击陆虎。

    几个回合就将陆虎击倒在地上,噴了几口血,没了半天老命。陆小凤扑倒在他身上,哭道:“爹,你没事吧!我好怕!我好怕!”

    陆虎举起有气无力的手轻抚着他的秀发,柔声说道:“小凤,不要怕,有爹在,一定不会让别人欺负你的!”

    这时,二当家走到血痕面前,像条狗一样,说道:“明天我一定送小凤到你府上,这样处理,你满意不?”

    血痕却轻咳了一声,眼中尽是笑意,有点埋怨说道:“二当家,你这样做就不对了嘛,有话好好说嘛!伤了和气多不好!”

    二当家满脸堆笑,道:“血痕公子说的是,说的是!”

    现在围观群众越来越多,听到二人的对话纷纷摇头。

    朱清越看越愤怒,实在忍不住了,冒出一句:“你们两人太虚伪了吧!欺负人也要有个度。”

    唰唰唰……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朱清的身上,群众的神色都怪怪的,好像在说:年轻人,你摊上大事了。

    松鼠眉头一皱,白了一眼朱清,内心大骂:这家伙多管闲事。伸出小爪拍了拍朱清的头,低声道:“你少管点事情会死啊!我们应该和他建立朋友,慢慢调查血魔,你现在把他得罪了,怎么调查?”

    朱清没有理会松鼠,不能因为为了调查血魔而是非不分。在大是大非面前,他从来不含糊。

    血痕的目光落在朱清的脸上,收起了猥琐的笑容,眼眸中闪过杀气,冷冷说道:“自己掌嘴三十下,然后自费修为,本少爷便留你性命!”

    朱清微微一笑,反唇相讥道:“你向我下跪三拜九叩,然后叫我三十声爹,本公子便留你性命。”

    “……”全场的人霎时间安静下来,鸦雀无声,周围的空气突然凝固,甚至感到压抑!

    “找死!”血痕公子勃然大怒,目光杀气腾腾,祭出了一把长三尺血剑,透着一股浓郁杀气,有鲜血在剑峰上游走。显得阴森恐怖邪恶!

    朱清依旧保持着微笑,不紧不慢,不急不躁,祭出亡魂钟,亡魂钟仿佛有生命一样,围绕着朱清身体自传,偶尔发出一丝丝低鸣之声!

    人群中修为稍弱的,闻到钟声,变得无精打采,甚至有人头脑发涨晕眩!

    亡魂钟乃上古之物,杀戮之重,吞噬了无数魂魄,具有极强大摄人魂魄之能。

    普通人在它的面前不堪一击,不愧是上古神物。

    血痕对自己的法器充满自信,乃家传至宝“血剑”。当他看到朱清的亡魂钟,优越感荡然无存,对方的法器不说比他优,绝对不会比他的血剑差。

    心中更加恼怒,大喝一声,声震天地。他毫不掩饰他的愤怒,完全释放出来。

    “万剑归宗!”

    他驱动血剑在身前舞动,漫天的剑刃犹如闪电般飞向朱清,夹着破空之声,四周剑气随着舞动飞散开来,围观的群众慌忙的往后退,要不绝对会被剑气所伤。

    松鼠看着漫天的剑刃,不理朱清,从他的肩膀跳下去,往人群走去,甩下一句似乎很关心的话语:“小心点,我在一边为你呐喊加油!”

    “鼠爷,你太够兄弟了!”朱清笑骂了他一声,驱动亡魂钟置于身前,双掌在身前比划,瞬间,亡魂钟霍然变大数倍,好像一块恒古的无坚不摧的盾牌一样,抵挡住的漫天的剑刃。

    剑刃击打在亡魂钟之上,发出一阵一阵的轰鸣之声,犹如来自地狱的亡魂哭喊声,整个陆家庄的大门之地仿佛成了人间地狱。

    胆小之人吓得脸色苍白,血气翻涌,呕吐昏眩。有些坚持不住的人陆陆续续的离开。

    “雕虫小技!”

    血痕怒意更盛,杀气冲天,血剑感受到主人的愤怒,开始剧烈的颤抖,绽放出血红色的光芒,染红了整片空间,在血红色光芒的笼罩之下,让整个空间更加像地狱。

    只见他一剑刺入地面,整个人借着刺地之力,激射向亡魂钟,然后起剑刺向亡魂钟,轰隆一声巨响,血剑刺在亡魂钟钟体,亡魂钟受到巨大的外力,钟体往左边偏了一下,就在这瞬间和空隙,他的左手结印,一掌对着在亡魂钟身后的朱清拍了出去。

    这一掌竟然包含了一团强劲的剑气,这股强劲的剑气凝固成一个白色的能量球,周围布满了翻滚凌厉的灵气,疯狂呼啸的飞向朱清。

    围观的人群看到这等世间少有的武技,暗暗心惊和羡慕。

    所有的绝世武技都给这些世家拥有。

    这么出色的武技,朱清从来没有见过,真是闻所未闻,内心一惊,这个血家大少爷绝对不是什么酒囊饭袋,得到了家族的真传,怪不得那么孤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