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1026章 起手刀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面对呼啸而来的能量球,他不想闪避,他想试试自己的肉身到底坚硬到什么程度,凝聚力量于双掌,迎向能量球。

    “这个家伙真是疯了,竟然想空手接能量球,不死他的双手也废了。”

    “可惜了,又一位武学天才要倒………”

    “下!”字没有说完。

    朱清的双手竟然把能量球接住了,然后猛的往侧身一摆,能量球往左边飞去,将远处的一座巨大的民房夷为了平地,粉尘漫天,久久不散。

    “哇!”围观人群尖叫出声,目瞪口呆。

    “接住了,接住了!接住了!”全场的人惊呼了起来。松鼠本来捂住那双鼠眼,现在终于放下了一双小爪,轻叹了一声:“这个疯子,吓死我鼠爷了。”

    血痕一愣,想不到朱清竟然接住了他引以为傲的能量球,内心更是愤怒,昂天长叫,身上的锦袍鼓动,劲风骤起,猎猎作响。

    “臭小子,你一个地仙五星修为的人竟然能接住我的能量球,果然有两下子。”

    朱清内心狂喜,想不到经过强化的肉身,连那么强大的能量球都能接住,而且不伤自己分毫,自己肉身达到了一定程度。

    他拍了拍手掌,潇洒自如,依然风度翩翩,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一丝微笑。不像在和人生死决斗,而是和人在切磋武艺。

    “你一个天仙一星修为的人,连我地仙五星修为的人都赢不了,你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风凉话!”

    “对对对!”松鼠看到朱清占尽了上风,便跳上朱清的肩膀,对着血痕手舞足蹈:“我要是你,还有什么面子活在这个世上,我要是你,早就自杀了。”

    血痕勃然大怒:“你这个畜生,先那你开刀!”

    “来吧,你以为鼠爷怕你吗?”

    “鼠爷你一边去,别捣乱,我来杀了他。”

    “臭小子,你行不行?要我鼠爷帮忙不?”

    “不必,我今天就来一次越级诛杀!”

    松鼠吐了口气,伸出小爪拍了拍的额头,这家伙有时也是那么的轻狂和孤傲。双脚一蹬,离开了朱清的肩膀。

    朱清挪动脚步,往血痕走去,目光平静,当接触血痕的目光,瞬间变的凌厉无比,让围观的人看到他的眼睛,心中不由微微发颤。

    血痕听闻朱清要越级杀他,觉得是破天荒的笑话。

    “你能杀我?”

    朱清点了点头,眼眸闪过一丝丝的寒芒,淡淡说道:“你血痕有什么不能杀的,只要我想杀,就能杀。”

    “臭小子,你今天,必死!”血痕拿起血剑放到嘴边,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冰冷的眼眸怒视着朱清:“就让你成为血剑的第七百四十七个亡魂吧!”

    他迈出脚步,提剑在手,一股杀意,绽放开来,渐渐的往朱清的身边走去。

    朱清收回亡魂钟,负手而立,面对逐渐靠近的血痕,目光坚定,没有任何动作,就像一个风度偏偏的公子哥登高观赏绿水青山,优雅自然。

    血痕边靠近朱清边将全身的力量灌入血剑体内,这样可以增加血剑的威力,他浸淫剑术二十年,使出他最引以为傲的一招,他要用这一招击杀了朱清。

    在离朱清的距离已经是他的击杀范围了,他猛的一发力,血剑轰鸣,剑气绽放,剑影浮现,杀气冲天。

    他出剑了。

    朱清翘起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背负着的双手动了。人群只见一道白光划过,刺痛了他们的眼眸,那一刹那的芳华仿佛定格在了人的眼眸中,血痕的血剑掉地,他双手捂住了喉咙,发出咳咳了两声,瞳孔流露出恐惧之色和不舍。

    “死!”

    朱清轻轻的说了一个字,血痕的身体慢慢的倒下,平躺在地上,两脚一伸,死去。围观的人群的简直不敢相信,目瞪口呆的看着血痕已经冷冻的尸体,露出的惊讶难以自信的神色,血痕,死了,一个天仙一星修为的高手败给了一个地仙五星巅峰修为的人。

    修为层次差别不大,但是修行都知道,每一个节点,差别是巨大的。

    这个年轻人。

    用了什么秘术杀了血痕呢?

    人群开始议论纷纷,猜测,磋磨……..

    “好样滴,不愧是我教出来的好徒弟。”松鼠兴奋的叫道,跳上了朱清的肩膀,伸出小爪摸了摸朱清的头发,笑嘿嘿说道:“好徒弟,好徒弟,干的好,没有给师傅我丢脸!”

    松鼠说的好像真的一样。

    人群又是一阵沸腾,就像炸开锅一样。

    “这头小松鼠竟然是他的师傅?不会吧!真是难以自信。”

    “你信吗?一头小松鼠有那么厉害?能教出这么厉害的徒弟?”

    朱清听到松鼠这家伙胡言乱言,笑骂道:“鼠爷,我什么时候成为你徒弟了?再乱说,我废了你。”

    “嘿嘿!我有说吗?你听错了吧!”松鼠装着被冤枉的模样,白了朱清数眼,不屑道:“切,你冤枉我,我肚量大,不和你计较。”

    “懒得理你!”朱清走到陆小凤的身旁,从怀里掏出一颗还魂丹放到她手里,柔声说道:“给你爹吃了,受伤很快就会痊愈的。”

    陆小凤感激的看着,欣然的接过还魂丹放入他父亲嘴里,果然只是片刻,陆虎便苏醒了过来,在他的搀扶下,勉强能站了起来。

    陆小凤将经过同陆虎说了,陆虎连忙行礼感激说道:“小老无以为报,请到府邸奉上清茶一杯,了表心意。”

    “好!”

    “不可以!”一声大喝传了过来。是二当家。只见他和三当家并肩走了过来。目光怒视着朱清,道:“臭小子,你杀了我们血海镇最后实力的世家的大公子,我们陆家绝对会受到他们的报复,所以你和陆虎父女必须离开陆家,要不我们陆家必然会给灭族的。”

    三当家也怒道:“都是你这个臭小子多管闲事,害了我们陆家。”

    陆虎勃然大怒:“你们两个忘恩负义的家伙,我以家族族长的身份驱逐你出家族,滚!”

    “哈哈哈哈!滚,我的好大哥,你昏迷的时候,我被推举为家族的族长,该滚的是你。”

    “你们……”陆虎气得全身发抖,差点气昏了过去,最后用颤抖的声音说道:“你们真是太天真了,以为驱逐我出家族就能保住你们的性命了吗?天真,太天真了,血家一样不会放过你们的。”

    陆小凤搀扶着陆虎,安慰道:“爹,不要激动,身体要紧。”

    陆虎长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陆家庄三个字,摇了摇头,然后目光落在朱清身上,苦笑道:“恩公,我已无地方招呼你了!望莫见怪!”

    “哪里,那里,我们后会有期!”朱清说罢便转身离开,陆虎父女也尾随他离开了。

    血魔世家的大公子血痕在陆家庄被杀的消息很快就传回到了世家,血魔世家的老祖宗闻之,几乎气昏了过去,自己最疼爱的玄长孙竟然被杀,亲自带着家人来到陆家庄,两个时辰便把陆家庄余为平地,所有陆家庄的人全被杀光,还没有解他的心头之恨,悬赏万金追缉凶手。

    有钱使鬼推磨,只是过了几个时辰,陆家父女便被抓到了血家,毒打折磨了一翻。

    朱清听到这个消息,心头一沉,眉头深锁,难道是我害了他们?心情开始沉重。

    松鼠看在眼内,叹道:“你作好人办坏事了吧!”

    “唉……鼠爷,或许你说的对,我当时真不应该出手…….”

    “还废话那么多,我们去救人吧!”

    “你鼠爷什么时候变的菩萨心肠了,肯帮忙出手?”

    松鼠双手叉腰,睁大鼠目,怒视着朱清,说道:“我的鼠品有那么差吗?我乃妖界智慧与样貌并重,人见人爱的松鼠大仙,你知道吗?”

    朱清耸了耸肩膀,摆了摆手,无奈的说道:“鼠爷,我真的没有发觉你原来有这么优点。”

    “臭小子,你奶奶的,还能不能好好说话,鼠爷我本事大的很,岂是你这种乳臭未干的家伙能懂的。”

    “好了,好了,我不懂,你懂,救人去吧!”

    “好咧!”

    松鼠一个跟斗,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在朱清的肩膀,双腿一跨,握拳伸出,直指前方,高声喊道:“出发!救人!”

    朱清白了他一眼,说道:“你低调一下会死啊!”

    “你懂个屁,低调做人,高调做事,懂吗?”

    朱清懒得反驳他,乘着夜色,摸到了血家府邸。

    这座府邸坐落在血海镇的中心,占地极广,亭台楼阁,假山流水,应有尽有,装饰的金碧辉煌,气势恢宏。

    他们来到了血家府邸的大门。

    大门前把守着二十个带刀护卫,一边十个,身穿劲装,一脸严肃,好像别人欠了他们千万金一样,比死了老爹的脸色还难看。

    松鼠看着守卫那么严密,低声说道:“守卫那么严密?怎么进去?”

    “杀进去!”

    “你白痴啊!”

    “那你说怎么进去?”

    “容你鼠爷我想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