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1079章 吃醋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朱清看着柳安琪用命令语气,内心有点发毛,难道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作为一个男人,敢作敢当,有什么不敢承认,当机立断。

    “认识!有个几面机缘。”

    “几面机缘,哼,鬼才相信呢?”柳安琪接连白了他几眼,很不满意他的回答,甚至不信他说的话。

    朱清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头雾水,苦笑道:“柳师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柳安琪轻叹了一声,凤目带着淡淡的忧伤,说道:“花姬是我的表姐,这次闭关出来之后,说认识了一个叫朱清的见习弟子,说以后非你不嫁,在家人面前大赞赏你。”

    “非我不嫁!”朱清惊讶说道,回想起在藏经阁第四层,花姬离开时亲吻他脸蛋,哑言失笑,不是这么就看上我了吧?难道我的魅力有那么大吗?

    柳安琪点头道:“是啊!她在家人面前就这样说的,你们真的只见了几次面?”

    朱清知道越解释越说不清楚,点了点头,不想再为这个问题纠缠下去。

    “好吧!明天学院大门集合,我们一起前往龙城!”

    “树人前辈不带队吗?”

    “我们十二人自行前往,爷爷他们晚点到。”

    “好的,明天学院门前见。”

    柳安琪微微颌首,转身离开。朱清目睹她远去的身影,暗暗心惊,这个学院的亲戚关系真多,以后行事要谨慎一些,回想柳安琪说的话,花姬竟然说出那么令人热血沸腾的说话,非自己不嫁,这是需要多大勇气?

    自己不过帮她冲破的瓶颈而已,报答也无需用一生来报答吧!真是一个性情女子。柳安琪走了没有多久,洪涛、花海、王俊俊、陈风流四人过来庆祝他明天,代表学院出征学院会武,气氛十分的热闹。

    众人喝到很晚才离开,朱清回到房间内,走到凉台,举目远眺,深邃的夜空寂静,微风轻轻吹来,有淡淡的凉意。

    鼠爷和陆叔离开学院快一个月了,不知道现在身在何处?祝愿他们平安无事,参加学院会武回来时,希望能看到他们。经过一断时间生活,在他内心之中,早就把他们当做自己的家人。

    第二天一早,登仙学院大门前,热闹非凡,集合了许许多多弟子来送行。

    朱清走到学院门前,不由笑了,内心一阵激动。

    只见洪涛、花海、王俊俊、陈风流四人举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朱清兄弟!预祝凯旋而归!

    “多谢各位师兄!”

    朱清说完,每人来了一个拥抱!刚拥抱完,洪涛鬼笑道:“美女出现,美女出现,呼叫男神朱清,呼叫男神朱清。”

    朱清转身看去,只见柳安琪一袭白衣,冷冰冰的脸庞,少了几分寒意,多了几分暖意,目光如水,一步一步的往朱清走了过来。

    “柳师姐好!”

    柳安琪轻“嗯”了一声,说道:“我们出发吧!”

    “现在吗?”

    柳安琪右手一挥,法决引动,落雪仙剑被祭出,漂浮在她的身前,她轻轻跃了上去,落雪仙剑往下一沉,随即弹稳。

    一阵山风吹来,拍动她的衣服,宛如九天仙子下凡,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正在送行的弟子,让她纯洁无暇的美惊呆了。

    只见她法决一引,落雪发出一声低吟,剑身一抖,破空而去。

    说走就走,朱清不敢怠慢,赶忙祭出九幽黑体剑,飘身而上,站在剑上,看着洪涛等人,说道:“各位师兄,我先行一步,回见!”

    洪涛笑骂道:“重色轻友的家伙!”

    朱清苦笑了一声,没有说什么,施展法决,驱动九幽黑体剑,追击柳安琪而去。

    片刻,朱清便追上了柳安琪,与她并肩同行。气氛一开始很沉闷,飞了好一会,朱清终于鼓起勇气,打破沉默,说道:“师姐!你知道龙城的路怎么走吧!”

    柳安琪看了他一眼,说道:“认识!走曾经去过一次。”

    “龙城繁荣发达吗?”

    “龙城不住人!”

    朱清惊讶说道:“龙城不住人?怎么回事?”

    龙城坐落在血魔岛正中,占地极广,乃一座训斗场,不知道建于何年何月,有多少岁月,保守估计也有几千年,甚至上万年。

    每十年那里会举行一场学院会武,来自岛内各地各门各派的人特别多,凡是修仙之士都不想错过这个伟大的盛事。

    龙城虽然不可以住人,在它旁边有一座小城,叫唤小龙城。说是小城,人口却有上百万,商业繁荣,茶楼饭馆,妓院赌坊,应有尽有,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朱清和柳安琪一路飞行三天三夜终于抵达小龙城。

    女孩三天三夜没有洗涑,立刻住进一家叫春风的旅馆,开了两间紧挨着的房间。柳安琪立刻洗涑去了。

    朱清也是和爱干净的人,打水洗涑完毕,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盘腿而坐,运气调息,将连日赶路的疲劳消除。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柳安琪敲了几下门,叫道:“朱师弟,在吗?”

    “在!”朱清起身开门,说道:“师姐!有什么事情?”

    “傍晚了,我们吃饭去吧!”

    “正有此意,最近几天滴米未进啊!走走,饿死我了!”

    两人来到春风旅馆对面的一家“回味轩”,找个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柳安琪把店小二叫过来,一口气点了八菜一汤,六荤两素。

    朱清看着她那么疯狂的点菜,几乎傻了眼,弱弱问一句:“师姐!我们能吃那么多吗?”

    “你吃不了我吃!”

    朱清一时语闭,发觉柳安琪冷若冰霜的外表下,藏着一颗豪爽的心。立刻来了劲,把店小二喊了过来,问道:“你们店有什么好酒?”

    “状元酒!”

    “好!就给我来一壶状元酒!”

    “好咧!”店小二眉开眼笑的答应着离开拿酒去了。

    柳安琪眨眨眼睛,说道:“看来你也是一个豪爽之人?”

    “不,是给你的豪爽感染了我。”

    “你真会说话,怪不得那么多女生喜欢你!”朱清内心一愣,她又绕回女人这个话题了,正不知道怎么答时,店小二把酒菜送了上来。朱清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样。帮忙将酒菜摆在桌上。

    店小二一开始有点懵,他做店小二那么多年,不要说帮忙上菜,不骂你就算好的了,有点懵逼看着朱清,真是今天遇贵人。连忙弯腰,用招牌式笑容道:“谢谢客官!”

    “不必客气!”

    “菜已经上齐了,请慢用!”店小二说完转身离开,招呼别的客人去了。

    柳安琪看着满桌子的菜,难得露出一丝微笑,对朱清说道:“开吃!”

    “好!”

    两人仿佛饿死鬼一样,狼吞虎咽,风卷残云一般,半个时辰不到,便将饭菜吃个精光。

    最后两人还干了一杯酒,果然是好酒,入口纯香,余香留口。

    朱清说道:“这小龙城里面的状元酒真的不错,师姐,你觉得呢?”

    “嗯!味道好极了!”

    “今天喝了状元酒,不知道学院会武能不能拿状元?”

    柳安琪眨了眨凤目,上下打量了他一翻,伸出玉手,屈着手指,仿佛是算命大师一样。不断的点头,说道:“你印堂发红,运气极佳,这次会武肯定能拿状元!”

    朱清忍不住笑道:“师姐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一面!”冰冷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火热的心。

    就在这时,一个青年从外面走进来,一身杀气,手里握着一把刀!走到朱清他们旁边的桌子坐下。

    “店小二!”青年大声叫道。店小二连忙应答一声,快速跑了过来,看着满身杀气的他,颤声说道:“这……这位……客观想吃……点什么呢?”

    “三成熟的牛肉!外加一壶酒!”

    “好,马上……上……”店小二赶忙跑路,去准备酒菜了。这是他见过最可怕的客人,对方的眼神几乎都可以杀死他,仿佛这个人是从地狱回来一般。

    朱清和柳安琪两人看着这个充满杀气的人,眉头轻轻皱起。此人杀气太重,肯定是经常杀人,要不不会有这么重的杀气。

    不久店小二将牛肉和酒呈上,然后战战兢兢的退了下去,坐他身旁的食客,生怕得罪了这一号人被杀,纷纷的结账离开。

    青年大口大口的吃着肉,大口大口的喝着酒,那把刀从来没有离开过手,随时准备出刀杀人的气势。又像防备着什么?

    “戮刀!”

    一道身影走了进来!穿着纯阳学院的服装,不用说便知道是纯阳学院的弟子!

    青年将最后一口酒喝掉,抬头看着来人!没有任何语言,只见他的右手已经握住刀柄!

    纯阳弟子冷冷的看着他,说道:“戮刀,杀我纯阳学院三名年轻弟子,这仇今天非报不可!”说着,法决一引,手中顿了一把仙剑,大喝一声,犹如猛虎下山一样,刺向戮刀。

    戮刀霍然起身,众人只见到一道寒光闪过,纯阳弟子人头落地,连惨叫声都没有叫出来,便倒地死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