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钢铁蒸汽与火焰 第六章 终点站

时间:2018-03-29作者:树岚

    卡西亚至始至终都没有转过脑袋来,只是一直盯着喷涌的蒸汽烟柱。

    幸好不是特种型号的高压蒸汽管道,否则喷涌出来的海量灼热蒸汽绝对会对处于附近的他们两个照成不小的麻烦。这就是卡西亚脑海里一直想着的事情,其他的事物景象已经被他下意识屏蔽开了。

    数双闪亮的黑色皮革靴子踏进他的视线里,这时他才抬起了脑袋,苍白坚毅的脸上,眼神依旧清澈无比,似乎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亵渎污染。

    “你好,尊敬的杀人犯先生。我是帝国重列237的小管理长,你可以叫我伐洛卡先生。当然,叫我伐洛卡管理长也行。”领头的男子面带着好像生来就有的微笑,那是一张百看不厌的笑脸,给人亲切温情的味道,丝毫没有做作的痕迹,就是自然。只是眼睛微微眯着,长睫毛下的眼睛好像有无数的光芒在流转。

    “卡西亚。”少年回以礼貌,至少他们没有一上来就用撇在腰间的明晃晃的手枪指着自己的脑袋。

    “唉、、、、、、”伐洛卡接着卡西亚的话,然后重重地叹了口气,看着地上还在扑腾着热气的鲜红血液,以及偶尔抽搐一下的尸体,轻轻摩擦了一下带着手套的手掌。

    他缓慢转过了脑袋,环视了一下周围所有的景物,让这昏暗环境下的景象全部映射在了自己的脑海里。当看到卡西亚身旁那张烫金色字迹的录取通知书,眼睛更是一亮,但却不动一点声色,没人能从他的笑脸上看出什么来。

    “尊敬的杀人犯兼破坏者,同时也是未来帝国重工机械产业劳动者的卡西亚先生,能容我给你分析一下你现在的处境吗?”伐洛卡声音温和,其余的人一直静静站在他的身后。

    见卡西亚只是一直看着他,伐洛卡继续接着说道:

    “帝国条例,杀人者是要偿命的。重列上的条例,破坏蒸汽管道,严重者也是要偿命的。当然作为能考上帝国重工学校的你来说,这些条例有多少束缚力,大家心里都是非常清楚地。所以,枪声没能传达多远,我们来这里也只是因为收到了蒸汽管道被破坏的警报。这么寒冷的天气,虽然运动可以暖和身子,但是我本人还是更想坐在有暖气的房间里听听音乐,喝点下午茶什么的。”

    伐洛卡再度摩擦了一下有些寒冷的手。

    “不知道卡西亚先生是否也是这样觉得的?”

    “一百斤,二千二百圣币。”卡西亚觉得自己的声音里肯定带有哭腔,原本事情本不该是这样发展的。

    “当然,这样一具瘦骨头,也就一百斤左右。但是你看清理起来也很费事,我的手下最擅长干这行,两千圣币,怎么样?”伐洛卡计算起来,活脱脱像一个介绍商品的商人。

    “当然,还有蒸汽管道的维修费用,这个就很麻烦了。”伐洛卡语气里充满了处理麻烦事的苦恼。

    “蒸汽管道我自己会修理,我只要你手下拿着的工具,我可以出钱租借。”卡西亚知道自己已经逃不掉面前这只笑着的狐狸了,他更渴望与那些话语粗鲁,或者气息冰冷地乘务员打交道。因为他们的性情就像一个脱光衣服的少女,只要打上灯光,就能看清你所感兴趣的少女的任何一寸肌肤。

    所以肯定也会有穿着厚实衣服,脸上缠上一层层绷带的人,你永远不知道那些布料下面藏着的是什么样子的脸。

    “不,不,卡西亚先生。”伐洛卡摇摇头,“修理蒸汽管道这个事情是最简单的,麻烦地是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列车管理长,这回去后,上头肯定是要询问管道被破坏的原因的。”

    伐洛卡露出苦恼:“不如这样,你看若是一个饥饿的难民暴徒不知从哪里带了一只手枪上来,于是以枪威胁想要抢夺他人的钱财。但是奈何手抖了一下,就把蒸汽管道打出了个洞。然后这时英勇的伐洛卡管理长赶到了,‘砰’‘砰’‘砰’、、、连续打出六发银色的子弹,不仅打烂了他的手枪,还轰烂了暴徒的脑袋。然后事情结束,帷幕落下。”

    “你所见到的事情是这样发生的吗,尊敬的卡西亚先生?”卡洛卡轻声询问,继续他脑海里的歌舞剧,“舞台剧的道具都是精心准备的,你要知道每一发子弹都是价值一百圣币的精致弹药。而且为了不让这次事故被自己的上头责备,要让上面的人物们静下心来观看这出舞台剧,不准备味道醇正的葡萄酒助助兴,他们肯定是没有兴趣的。但那可是价值五千圣币的好货,我只有在新年典礼的时候才能喝上一口。这些事情处理起来可真是为难啊。”

    伐洛卡说着拔出自己的手枪,银色的枪身闪着光芒,一看就能知道是被精心保养着的高级货色。他撇开转轮,倒出里面六枚同样精致的银色子弹。

    六枚子弹的份量出奇得重,很沉,也很寒冷,仿佛手里的金属不是子弹,而是能凝结手掌血肉的寒冰。但即使精致得无可挑剔,也只是价值一圣币的量产货色,只是镀了一层多余的银色金属而已,真是恶趣味。

    卡西亚寒着眼睛拿出钱,如同恶狼想要铺上去撕咬挑衅他的猎物,但这次无能为力。钱币上面还是残留着属于他自己的体温,然后同样被带着白手套的手掌拿走,上面的温度消失,这次换来了手掌心上六颗没有任何温度的银色子弹。

    蒸汽管道被修理好,来的人是几个技能娴熟的老手。货厢门被打开,从那里灌进来猛烈的寒风,尸体被扔了下去,车厢外是一片死寂的农田,堆满了白雪。

    “你就不怕我从背后放出六声冷枪?”卡西亚将银色的点一零子弹一一放进蜂巢弹鼓里,然后大拇指一用力,弹鼓完美复位。粗糙的黑色手枪,又再一次化身成能喷吐火焰的黑龙。

    “卡西亚先生,帝国的世界并不是你现在所见到的这样不堪,他还会更加浑浊。你心里还抱有对帝国的憧憬与希望,我想你是不会放弃这次能见识帝国真面目的机会的。”

    “那,尊敬的卡西亚先生,祝贺你与你妹妹旅途愉快。”伐洛卡挂着笑脸,向着卡西亚做了一个标准的礼仪,这是一个流氓强盗的优雅,随后转身踩着蹦蹦的声音,消失在了货厢连绵的黑暗里。

    地上的黑墨水与血液结成了一层冰,这节车厢再也没有人敢来,即使是通过这里,人们也是撇过头加快了脚步跑过,卡西亚在他们眼里就是不折不扣的恶魔,尤其这头恶魔还能随时取走他们任何人的性命。

    卡西亚内心悲凉,事情原本就不应该这样发展。正常的顺序不应该是自己安安稳稳乘坐着帝国列车,安全无事的抵达马诺马,其中可以有一点寒冷。然后拿着录取通知书,缴纳了昂贵的学费,昂着头顺利入学,住进廉价的校园宿舍,认识几多朋友,五年后顺利毕业,授予男爵爵位,找到符合身份的工作,让母亲与妹妹过上了好生活、、、、、、自己的人生轨迹不就应该是这样吗?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只是二十几天的时间,什么都变了。我这样温和的人,这样好性格的人,为什么会有人打自己的注意?难道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我只是想努力做好自己而已啊!

    他转过头去,这是他第一次对视诺儿的眼睛,眼睛里面没有害怕,只有满溢出来的依恋和无尽的深邃感。

    “我还是很温柔的。”卡西亚无不悲凉伤心的说道,他晃晃手中冰冷的手枪,“相信我,这只是玩具。”

    虽然他能杀人。这是卡西亚嘴里没有说出来的话。

    黑夜降临,黎明再来。第二天,帝国重列终于停靠在了倒数第二个车站边上,一群人哭泣着跑下车,在这里他们能迎来新生,能开始新的生活,他们脱离了地狱。也有更多的人上车,这是满怀着希望与年轻志气的人,准备去往马诺马大展身手的他们,总会有绝大部分人夹着尾巴默默回来。

    列车需要一天的时间来装卸必要的货物,货厢难得一直打开直到深夜。这里距离马诺马依旧遥远,但是并算不得是边疆地域,是一块颇为富饶的工业场地。电器的普及已经蔓延到了这里,月台上早已经已经没有了煤气灯影子,取而代之的是光线更亮,穿雾能力更强的水银蒸汽灯,白炽的光芒如同骄阳,照亮了整个忙碌着的车站。

    卡西亚终于可以看到整片星辰流动的天空,冬季正在缓慢逝去。他很想下车去,但是他的事情好像被传开了,以至于到了这样一个新的地方,所有人仍旧躲着他与诺儿两个。上车的人都不敢越过他那节车厢一步。

    既然大家都避着他,我跟着一起想必也是没错的。

    真是一个可笑的理由。卡西亚很想带着嘲讽的语气去取笑这些彻头彻尾都不知道整个事情经过的人群,但是做为小丑一样角色的人物却始终是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改变。

    他把煤气灯拿在自己身边,没有睡意便与书籍为伴,即使这些书大都已经记录在了自己的脑海里。诺儿罩着帽子正沉沉睡着,女孩有着不为人知的疲劳。

    半夜时分,重列的汽笛声再次响起,如同悲凉的鸣泣声,载着一群被当做货物的人去往了圣多拉格帝国最为繁华的地域,那里是他们梦中的天堂,却也是他们现实中的地狱。

    三天后,圣历1096年2月12日上午,寒冬开始撤去,但是暖春却迟迟未来。帝国重列缓慢停靠在诺马北边的火车站里。外面有喧闹的声音,货厢在蒸汽环绕遮掩下一扇扇缓慢打开。

    管理员吹着响亮的钢哨子,催促货厢上的人赶快离开。

    卡西亚被这声音惊醒,眼睛睁开,酸涩疼痛得厉害,怀里已经没有了女孩柔弱的身体。

    诺儿不见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