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钢铁蒸汽与火焰 第一三二章 蛛网(下)

时间:2018-03-29作者:树岚

    同父同母的妹妹,在培养计划里面,和卡拉出生于同一个母亲的肚子里,只是比卡拉晚出生一年而已。我们可以赌一赌,最后也不会对我们要做的事情照成妨碍。”

    “怎么样,我觉得倒是可行。”旁边另外一个青年男子说,年龄还要更大一点,比起身边的几个老人,身上是洋溢的活力。

    “就照着你们的话来做吧。”明显是十几个人里拥有决定权力的人说,“这里迟早会是你们接管,过不了多久,我也该老老实实离开这里了。年龄一上来,思维也迟钝了,有些时候已经记不清楚程式了。”

    落寞的话,但是老头适时打住了自己的感叹,然后按照着已经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的操作熟练插进权限密码卡片,在十几个人几分钟的联合操作下,超级分析机“梅瑞迪斯”里的一部分运行权限顺利被启动,地底下面的蒸汽熔炉功率在这时提高了几个百分比,更多的蒸汽被无数鼓胀的软管运输进来,供应给了沉寂了有一段时间的齿轮轴件们。

    还是配合着各台机器上的控制,十来个人勉强能处理过来。但是幸而超级分析机已经成功启用了剩余的运算能力,按照着早已经设定好的程式运行了起来。

    “伦加检索长,若是家族将分析所的事情公开,还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吗?”十来个人中最年轻的里希多递给伦加检索长一杯温水,坐在他身边的椅子上问道。

    接过玻璃杯,伦加喝了一口便放下了。看着身边这一个年纪轻轻就能进来这里工作的里希多,伦加又想到了自己正值中年时候才过来检索部时的场景,心里有些感叹起来。

    “当然会,或许你觉得家族对你的待遇很好,家族里的各项规矩都是合理的,并且很多时候,某些规则还会给你默默放行。但是要记住,这里面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你自己的出身,其次重要的是你还有一个很好用的脑袋。能如同你这么年轻就进来这里,在每一次家族的人员交替里面,也是不多见的情况。”伦加脸上是思索的表情,“你可以这样理解,因为你是一个难得一遇的人才精英,人生从出生开始就一帆风顺,所以并不知道家族的现状到底是什么样子。而家族是由什么支撑起来并发展,你也是一点儿也不了解的。”

    里希多点点头,伦加的话里面,他有一些地方并不能很好的去理解。

    “家族并不是你眼睛里的那般光鲜亮丽,如同你这样从出生起就没有接触过家族底层状况的孩子,我想你的父亲与母亲应该也是选择对你进行分离教育吧。”伦加说,“就如同几十年前我的孩子出生一样,也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分离教育,将家族底层与你们的世界完全剖离出来,在你们的眼睛里,家族永远都是一个自由、平等的地方。虽然这里面多少有一些坏处,但是它带来的好处也是更多的。正因为你没有真正去体会过家族底层的那种氛围与世界,所以并不知道为什么每一年,或者说每一个月都会有各种人员选择强行脱离家族一样。虽然家族里有一套完善的体系可以帮助那些想要脱离家族,舍弃‘梅瑞迪斯’姓氏的人来通过安全的流程出走。可是其中要舍弃什么东西,可能就只有管理部的某一部分人会知道了。”

    里希多点点头,他现在的年龄才是二十多岁,作为在家族里分离式教育的他,直到二十岁的那一年开始,才渐渐接触到家族的全貌,这是每一个被分离教育的人都必须经历的一步。但是幸而在家族的教育下,有着“完整”心智与观念的他们,能自然而然地在漫漫时间里接受这些事实。如同废弃的石板缝隙里面,总会在春夏交际的时候长满丰茂的杂草。

    “但是若让他们知道了分析所的存在,知道了在出生几天后的时间里,每一个家族成员的身体里面都会被植入伴随身体成长的电规管。并且只要不是极限气候所笼罩的地域,身处在帝国的范围里面,都能在短时间里被探查出所处在的大体位置时,这种情况会不会得到改善?”里希多说,“电规管在后脑勺那里,从出生开始成长,按照理论,过了十二岁以后,便会完全被血肉包裹起来,并且又临近脑干组织,几乎就是不能拆除的一种装置。”

    伦加笑笑,他想起来自己儿子这么大的时候,好像也对同样的问题有过疑问,“那些人想要脱离家族与知不知道电规管之间,其实没有必然的联系。家族底层的人口数量是多少,你心里应该有一个大概的认知。家族培养他们就像在圈养着一群、、、恩,‘过渡’生物。”

    伦加思考了一下这个带着异样的词语,“家族底层的人就是一群‘过渡’生物,他们正处在野狼过渡到家狗的那个阶段。但他们既不是獠牙染血的凶狼,也不是温顺可亲的狗。这样形容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因为处在过渡阶段,既能保证圈养的方便与安全程度,也能保证不失去野性的激烈竞争。”

    “也即是说,在家族想要凶狼的时候,他们随时可以变成凶狼。而在需要家犬的时候,也能立刻变成见到主人就摇着尾巴的温顺的狗。而在这些过渡的生物里面,那些脱离者就是提前变成了凶狼的一批人?”里希多这般理解着。

    “可以这么想,凶狼是套不住的,但是却又是每一个势力都特别需要的。他们的眼睛尖锐无比,在他们对着红月咆哮的那一刻,就已经窥见了他们周身世界的本质。即使眼睛里面已经不见了铁牢笼的影子,但是通过明锐的嗅觉与感知,他们知道斩不断的铁链随时随刻都拴在自己的脖子上。”伦加笑着说,“就如同这里的你我,在十二岁以前,我们都通过手术取出了后脑勺里的电规管。但是你能肯定,在我们的身体里面,电规管真的只有一块?”

    “所以关于这些东西,还是得看每一个人吧。”伦加说,“至少在我失去了部分自由的同时,它给我换来了更多的东西。黑色森林里面早就被蜘蛛们占据了,那里到处都是粘稠的蛛网。当你好不容易挣脱了一张蛛网,正在为摆脱成为蜘蛛嘴里美食的命运而庆幸时,殊不知在黑暗里,你脚下踩着的你所认为的大地上,震动已经悄然无声地传了出去。然后八对更大的眼睛,已经在你分辨不清的黑暗里,正默默注视着你。”

    “就像电规管的作用,当那些脱离的人以为自己已经安全的时候,蜘蛛已经靠着蛛丝同样落下了网,此刻正撑起了八条毛茸茸的腿,口器边上,那一对毒牙已经准备给予这些还不知道情况的食物们致命一击了。”里希多想了想说。

    伦加笑笑,“对,黑暗的森林里,没有火光来引路,怎么可能避开无数的蛛网?所以在森林里面,最好的方法就是找到一张巨大无比的蛛网,作为帮助母蛛看管食物的公蛛而活,虽然有时候公蛛也会成为食物、、、”

    一旁交谈的同时,超级分析机“梅瑞迪斯”也正默默工作着。无线电信号在各处目标城市里无声无息地快速穿梭过去,寻找着一块编号代表着卡拉?梅瑞迪斯这个名字的电规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