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霍格沃兹生活指南 第12章 紧迫感?不存在的

时间:2018-04-05作者:梦说笔谈

    第二天,没做噩梦的唐宁起了个大早,上午有一节黑魔法防御课,唐宁对第一部里boss上的课其实是很期待的。

    经过了周一的摧残,小巫师们觉得黑魔法防御课总可以使用魔杖了吧,但现实又给了包括唐宁在内的新生们一个不小的打击。就表现来看,奇洛教授完全是个读作boss,实为炮灰的角色。不为别的,只因奇洛的表现太令人失望,唐宁觉得,如果奇洛是在扮猪吃虎的话,那只能说他这只猪扮的太像了。

    奇洛教授上课的教室里充满了一股大蒜味,学生们之间都在流传说这是为了驱走他在罗马尼亚遇到的一个吸血鬼,怕那个吸血鬼会回过头来抓他。奇洛还称他的大围巾是一位非洲王子送给他的礼物,那位王子为了答谢他帮助他摆脱了还魂僵尸的纠缠,但当西莫·斐尼甘急不可耐地问奇洛教授是怎么打败还魂僵尸的时候,教授涨得满脸通红,含含糊糊地说起了天气,甚至他那块大围巾也散发出一股怪味,韦斯莱家的孪生兄弟坚持说那里面肯定也塞满了大蒜。这样无论奇洛教授走到哪里,他都有了防护……

    周三的时候,小巫师们上了第一节魔咒课,但他们还是没能如愿掏出魔杖。

    教授魔咒的是一位身材小得出奇的男巫弗立维教授,据说他有妖精血脉,上课时他得站在一摞书上,才够得着讲桌。开始上第一堂课时,他拿出名册点名,念到哈利的名字时,他甚至激动得尖叫了一声,倒在地上不见了。顺带一提,即便到了周三,在课间都会有高年级巫师过来围观哈利,格兰芬多的小狮子们在周二就已经见怪不怪了。

    这种情况到周四上午才有所好转,没人敢在麦格教授的课堂上捣乱,这其中包含了所有的高年级巫师和新生,哦,除了哈利和罗恩,他们俩因迷路而迟到了,考虑到他们连餐厅都没去,只能说他们这路迷得比较迷。

    不像之前的教授那样让小巫师多少感觉有些不靠谱,麦格教授一开始就给小巫师们来个一个下马威,在小巫师们在教室内玩乐的时候,谁也没想到蹲在讲桌上的猫会变成教授,当时,唐宁刚刚融入了舍友的魁地奇大家庭,聊得正嗨呢!幸好迟到的哈利和罗恩吸引了麦格教授的全部火力。

    变形课上,小巫师们第一次被允许使用魔咒,在用一小节课的时间记完一堆复杂的笔记之后,麦格教授给每个人发了一根火柴,让小巫师们试着变成针,到了下课的时候,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两个学院中,只有三个人的火柴有了变化。

    第一个是赫敏,她成功地让火柴的一端变细,甚至有了些金属光泽,对此,麦格教授很高兴,还给格兰芬多加了一分;第二个是唐宁,他将火柴变成了一根三倍大小的小铁棒,“继续控制你的魔力!”麦格教授如是说,唐宁也为格兰芬多赢得了一分,额……这还是第一次。最后一个是西莫,他成功地引爆了自己的火柴——并没有加分。

    唐宁意外地发现了自己其实在变形术上很有天赋,经过一下午的努力,等到晚上睡觉前的时候,唐宁已经可以将小铁棒变成针了,虽然是不带针孔的那种。

    渐渐地,唐宁之前因斯内普造成的那点小小的紧迫感已经渐渐消失了,好好享受生活才是硬道理。拜托,这里是霍格沃兹,英国最好的魔法学校,除了一年级有看起来很废的奇洛,二年级有某条大蛇,其他还有什么危险的吗?唐宁这样安慰自己——大不了等到伏地魔回归的时候撺掇姨妈一家跑到国外去,有钱,任性!

    尤其是当周五魔药课开始的时候,唐宁才发现,与哈利相比,斯内普对自己的态度简直温和的过分了。

    魔药课的地下教室里同样沿墙摆放着许多玻璃罐,不过唐宁觉得,里面浸泡的动物标本比起斯内普办公室的要温和多了。斯内普和弗立维一样,一上课就拿起名册,而且也像弗立维一样,点到哈利的名字时总停下来。

    “哦,是的,”他小声说,“哈利·波特,这是我们新来的——鼎鼎大名的人物啊。”德拉科·马尔福和他的朋友克拉布和高尔用手捂着嘴吃吃地笑起来。斯内普点完名,便抬眼看着全班同学,他的眼睛冷漠、空洞,使你想到两条漆黑的隧道。

    “你们到这里来为的是学习这门魔药配制的精密科学和严格工艺。”他开口说,说话的声音几乎比耳语略高一些,但人人都听清了他说的每一个字。像麦格教授一样,斯内普教授也有不费吹灰之力能让教室秩序井然的威慑力量。“由于这里没有傻乎乎地挥动魔杖,所以你们中间有许多人不会相信这是魔法。我并不指望你们能真正领会那文火慢煨的大锅冒着白烟、飘出阵阵清香的美妙所在,你们不会真正懂得流入人们血管的液体,令人心荡神驰、意志迷离的那种神妙魔力……我可以教会你们怎样提高声望,酿造荣耀,甚至阻止死亡——但必须有一条,那就是你们不是我经常遇到的那种笨蛋傻瓜才行。”他讲完短短的开场白之后,全班哑然无声。

    哈利和罗恩扬了扬眉,交换了一下眼色。赫敏·格兰杰几乎挪到椅子边上,朝前探着身子,看来是急于证明自己不是笨蛋傻瓜。至于唐宁,他开始总觉得这段话有点耳熟,而后才想起这和周一斯内普对他说的话有异曲同工之处,这是不是他向所有新生上课时的开场白?唐宁很怀疑。

    接下来还是斯内普的表演时间,但配合表演的另一位对象对此并不满意:

    “波特!”斯内普突然说,“如果我把水仙根粉末加入艾草浸液会得到什么?”什么草根粉末放到什么溶液里?哈利看了罗恩一眼,罗恩跟他一样也怔住了;赫敏的手臂高高地举到空中。“我不知道,先生。”哈利说。斯内普轻蔑地撇了撇嘴。“啧,啧——看来名气并不能代表一切。”斯内普有意不去理会赫敏高举的手臂。“让我们再试一次吧。波特,如果我要你去给我找一块牛黄,你会到哪里去找?”

    赫敏尽量在不离开座位的情况下,把手举得老高,唐宁只能费力地将赫敏的手拉下来,他已经看明白了,斯内普明显在针对哈利。对于唐宁的小动作,斯内普只瞥了一眼,又紧紧地盯着哈利了。

    这时候,马尔福、克拉布和高尔他们三人看着哈利笑得浑身发颤。“我不知道,先生。”“我想,你在开学前一本书也没有翻过,是吧,波特?”哈利强迫自己直勾勾地盯着斯内普那对冷漠的眼睛。在德思礼家时,他确实把所有的书都翻过了,但是难道斯内普能要求他把《千种神奇药草与蕈类》的内容都背下来吗?

    “波特,那你说说舟形乌头和狼毒乌头有什么区别?”

    这时,唐宁身旁的赫敏甚至站了起来,一只手都快够到天花板了,这回唐宁没有阻止赫敏,有些事情做一次就够了,在他看那来,这是一件毫无意义的事,难道所有小巫师都不知道答案吗?明眼人都能看出斯内普的想法,也只有目前情商不咋地的海狸小姐愿意去撞枪口了。

    “我不知道,”哈利小声说,“不过,我想,赫敏知道答案,您为什么不问问她呢?”有几个学生忍不住笑出声来。

    斯内普当然很不高兴,“坐下!”他对赫敏怒喝道,“让我来告诉你吧,波特,水仙根粉和艾草加在一起可以配制成一种效力很强的安眠药,就是一服生死水。牛黄是从牛的胃里取出来的一种石头,有极强的解毒作用。至于舟形乌头和狼毒乌头则是同一种植物,也统称乌头。明白了吗?你们为什么不把这些都记下来?”这时突然响起一阵摸索羽毛笔和羊皮纸的沙沙声。

    在一片嘈杂声中斯内普说:“波特,由于你顶撞老师,格兰芬多会为此被扣掉一分。”

    魔药课继续上下去,赫敏被吼得很不开心,但斯内普并不在意,在黑板上抄录下调制步骤之后,斯内普把小巫师们分成两人一组,开始让他们混合调制一种治疗疥疮的简单药水。

    而斯内普拖着他那件很长的黑斗篷在教室里走来走去,看他们称干荨麻,粉碎蛇的毒牙,包括斯莱特林在内,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挨过批评,他甚至还在唐宁和赫敏的身边故意停了两分钟,不过他并没有找到什么错误。

    “你没看出来吗?”唐宁在斯内普走后小声对赫敏说,“斯内普教授明显在针对哈利,就算你手举得再高,他也不会让你回答的。”

    “他不该这么做的!”海狸小姐很生气,后果很……实际上并没啥后果。

    “教授有课堂提问的权利,而且他问的问题其实并不难……”唐宁解释说,但现在不是讨论教授的权利与义务的时候,地下教室里突然冒出一股酸性的绿色浓烟,传来一阵很响的咝咝声。纳威不知怎的把西莫的坩锅烧成了歪歪扭扭的一块东西,锅里的药水泼到了石板地上,把自己的的鞋都烧出了洞。

    药水还在漫延,几秒钟内,包括唐宁和赫敏在内,周围的同学都站到了凳子上,锅被打翻时,纳威浑身浸透了药水,这时他胳膊和腿上到处是红肿的疥疮,痛得他哇哇乱叫。这个时候唐宁很希望他能释放一道治疗咒语,对于笨笨的纳威,他总有一种亏欠感,但他并不会。

    “白痴!”斯内普咆哮起来,挥起魔杖将泼在地上的药水一扫而光。“我想你大概是没有把锅从火上端开就把豪猪刺放进去了,是不是?”纳威抽抽搭搭地哭起来,连鼻子上都突然冒出了许多疥疮。“把他送到上面医院的病房去。”斯内普对西莫厉声说。接着他在哈利和罗恩身边转来转去,他们俩正好挨着纳威操作。“波特,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不要加进豪猪刺呢?你以为他出了错就显出你好吗?格兰芬多又因为你丢了一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