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1章 寒毒去,潜龙出渊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深秋时分,一道身影坐在树下,翻阅着泛黄的书页。

    少年埋头看书,神色专注,清澈的眸子若一汪山泉,透着说不出的味道。

    村子里的人来来往往,但凡经过这里都会下意识的收敛声音,生怕打扰了眼前的少年。

    时近正午,陈长生面前的光线忽然一暗。

    “丫头?”

    陈长生下意识的出口,满脸欣喜的抬起头来,眼前恍惚又出现那道倩影,老树下,少女如从画卷中走出,梨涡浅笑,透着笔墨难描的出尘气。

    “额……爷爷。”看清楚来人,陈长生脸上的表情不由得一僵。

    “想她了?”老人叹了口气道。

    陈长生没有否认,道“这种时候……有点。”

    “别想太多,你们会再见的,但必须先过目前这一关。陈云峰拍了拍陈长生的肩膀道。

    陈长生点头,起身朝村内走去。

    陈村,青铜鼎内飘散出浓郁的香气,只是闻着就让人血气澎湃,身心舒畅。

    大鼎下燃着火焰,四周空旷,没有人打扰,地上堆放这许多妖兽尸体,还保持着活性。

    站在鼎前,陈长生轻吸了一口凉气,努力平复着内心的躁动。

    “紧张吗?”陈云峰目光平静,沉声问道。

    陈长生神色凝重,道“有点……但这是我最后的机会。”

    说完,陈长生沉入药液中,温和的药力不断渗入血肉,进入骨髓深处,说不出的舒服。

    盘坐不动,陈长生如老龟蛰伏,默默运转真诀,体内血气流淌,虽不似江河般奔涌咆哮,却也血气不断,连绵不绝。

    药力被一点点吸收,滋养血肉,润泽身心,使得陈长生肌体生辉。

    血气流转,上达神庭颅内,向下顺着经脉延伸,平顺绵延。

    但当达至小腹时,一团阴寒却去毒蛇盘踞,吞噬着陈长生的血气,消磨他的精力。

    “诅咒!”

    陈长生心中平静,时光累计,这恶鬼的毒咒已经壮大到了可怕的地步,成为真正的跗骨之蛆难以拔除。

    诅咒之力阴寒透骨,不断吞噬陈长生的血气,飞速壮大,就如同一个果实,汲取养分,变得成熟。

    对此陈长生视而不见,他如今就是要引动最强的诅咒之力,于最强劫难中,涅槃,谋夺一点生机。

    药力一点点被吞噬,鼎内原本碧绿的药液逐渐褪色,而陈长生体内的阴寒之力却没有丝毫爆发的迹象。

    对此陈长生丝毫不意外,这股阴寒诅咒的可怕他是深有体会。

    鼎外,陈云峰目光深沉,将堆积的妖兽骨血全部投入鼎内,这是每头妖兽最精华的部分。

    接着,一个贴身放置的木盒被老人小心取出,揭开盖子,一股浓郁精神瞬间涌出,弥漫四周。

    里面是一截翠竹,晶莹剔透,四周一道道精气小龙窜动。

    这样一截五百年火候的翠泪绿竹,放在外界足以掀起一片血雨,此刻却被陈云峰随意投入鼎内。

    血肉伴随着绿竹投入鼎内,立刻爆发出浓郁血气,甚至整个大鼎都容纳,澎湃的精气如贯日长虹直冲天空。

    “封!”陈云峰目光如水,以神力封住大鼎,不让精气泄露。

    “来了!”

    鼎内,陈长生双眸紧闭,面色平静,周身大穴如海底漩涡,汲取精气。

    一道道精气被诅咒吸收,其中的阴寒之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壮大,很快便达到拳头大小。

    精气涌动,光芒若星河灿烂,萦绕在陈长生四周,将他衬托得如神祇一般。

    那一节翠竹更如太阳一般,金黄万丈,如同在燃烧,最为炽盛。

    很快,陈长生体内的诅咒已经达到巴掌大小,隐隐有了爆发的征兆。

    “呼!”

    心中暗喜之下,陈长生精神集中,血气流转,将自己的状态推至巅峰。

    然而他太过注视体内的变化,却没发现一团白蛇精血中逐渐复苏的神性!

    “嘶嘶!”

    白蛇嘶鸣,那是一团残魂,朝着陈长生冲去,一口咬向他的脖子。

    “不好!”

    陈长生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但已经来不及了,淡淡的鲜红在鼎内飘散。

    忍着疼痛,陈长生努力保持着理性,不敢置信的看着那团渐渐消散的残魂。

    魂魄最为脆弱,遇水则散,遇土化石,遇火则灰飞烟灭,绝对不可能保存!

    眼前的一幕颠覆了陈长生的认知,但还不等他多想,体内原本沉寂的诅咒猛然爆发,寒气如江河奔涌,在每一条筋脉中咆哮,侵蚀血肉,渗入骨髓。

    这股阴寒只一个流淌,陈长生体内的血气便被冻结,瞬间失去知觉。

    唔。”

    不知过了多久,陈长生才苏醒,眼见的景物渐渐清晰起来。

    “我还活着啊!”陈长生低声自语,脸色却是灰暗无比。

    他昏过去了,未能熬过拔毒之痛,纵然活下来也不会再有丝毫作用。

    这是他自己的缘故,陈长生不想埋怨谁,但还是忍不住骂道“妈的!!”

    碰巧此刻他的房门被推开了,陈云峰从门外进来,正好听到这句话,脚步一僵,苦笑不得的道“臭小子,你骂谁呢!”

    “你这小子,刚醒过来就这么说话!”陈云峰走进屋内,笑着说道。

    陈长生目光晦暗,颓然的看着上方,低声道“爷爷,我输了!”

    陈云峰一愣道“臭小子,你说什么呢,什么叫输了?”

    陈长生嘴角牵起一抹自嘲,没有吭声。

    看着陈长生这副颓然模样,陈云峰有些恍然,笑着道“行啦臭小子,你体内的寒毒已经不成问题,只需调养几天,残余的寒气便可尽去。”

    “残余?”陈长生目中恍惚,道“爷爷你什么意思?”

    说完,陈长生好像明白了什么,仔细感受体内变化,果然,他体内虽然依旧散落这阴寒之力,却如散兵游勇,没有之前的顽固之感。

    “这也能行,我分明晕过去了啊……”陈长生虽然不解,内心深处却是欣喜万分。

    “好了,我去给你拿些吃的,你好好调养几日。”陈云峰笑着出去。

    吃了些肉汤,陈长生感觉前所未有的舒畅。

    心头默运真诀,一道道血气如涓涓细流渗透入血肉之中。

    这门呼吸之法是陈村的古法,代代相传,不断改善,虽不是高深的法门,但却也根基扎实。

    陈长生如今不过是运转第一重,吸收的速度不算快,胜在血气绵长,稳中有进。

    ……

    清晨,陈长生收敛血气,他体内的寒气驱散大半,整个人焕然一新,精气神比起从前旺盛了不知多少。

    洗漱之后,陈长生准备吃饭,他如今大病初愈,且需要从头熬炼血气,正是需要大量进食。

    陈云峰拿来一锅妖虎肉汤,汤中漂浮着些许药草残渣。

    妖虎肉血气充足,一块便抵得上寻常猛兽浑身精华,十分珍贵,最适合陈长生服用。

    仰头连喝了两碗,陈长生擦了擦嘴角道“爷爷你放心,我很快就会追上他们的。”

    陈云峰满脸笑容,心情很好的说道“无妨,慢慢来,只要你身体健康,爷爷就很知足了。”

    陈长生轻轻点头,并没有多说,他虽然性格温和,但内心深处却藏着烈阳般的骄傲,眼看着从前的同龄人将他远远甩开,他又怎么可能轻易认输,自然要奋起直追。

    吃过早饭,陈长生有条不紊的收拾东西,陈云峰则起身准备出门。

    “长生,你刚刚好,爷爷却不能多陪你,最近村里的事比较多,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陈云峰叮嘱道。

    陈长生点头,笑道“爷爷你忙你的,等开春闲下来,长生说不定就追上来了。”

    陈云峰笑了,道“你小子,行啊,我等你给我惊喜!”

    说完,便出门准备进山打猎。

    陈长生收拾好碗筷后,立刻运转呼吸法门,体内的血气渐渐复苏,涌动起来。

    古法一起,每一寸血肉都似有生命般,在吐纳呼吸,汲取妖兽血肉中的精华,弥补长久以来被寒毒侵蚀的本源。

    吐纳近两个时辰,陈长生体内血气平复,妖兽汤被他吸收不少,整个人显得更精神了。

    “可惜我身体太虚,底子薄不能用力过猛,否则速度还能更快些。”收气起身,陈长生叹了口气,有些惋惜。

    时近正午,陈长生喝了些清水,体内的血气尚未完全吸收,没必要再饮妖虎骨汤。

    休息之后,陈长生继续熬炼气血,他天资极高,但也知道修炼一途在于勤练不辍。

    况且,如今比陈长生小一代的小家伙们都已远远超过了他,最优秀的已经有了数缕神力,可以尝试开辟生轮,踏入另一片天地。

    一想到这里,陈长生更是没有半分偷懒的心思。

    打坐入定后,陈长生默运法门,整个人如老龟蛰伏,寂静无声,体内血气涓流不止,随呼吸叩击血肉,似寒蝉低鸣,有种说不出的韵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