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3章 旧相识,雷族逞凶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眨眼半月有余,苦修不是谁都受得了的,就算陈长生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觉烦闷不已。

    他虽然很着急,但也知道修炼一途,张弛有道才是正理,心静不下来,很容易血气乱流,走火入魔。

    “出去走走吧。”

    看了一眼外面的天气,是难得的好天气,阳光明媚。

    “快点,去教训那几个家伙!”

    “我要把他们打得满地找牙……”

    忽然,屋外传来阵阵喧闹,一群少年脚步嘈杂的跑过陈长生屋外。

    “打谁?”

    陈长生心头不解,他们陈村并不划分旁系,嫡系,村子里的人都是互帮互助的,他这些年被寒毒缠身时,从来没有一个人对他说过一句难听的话,现在怎么会要打架呢。

    “去看看。”

    思及至此,陈长生心头越发疑惑,跳下床榻,走出屋子。

    刚一出门,一道倩影正好从屋子的篱笆外走过,清丽脱俗的脸上带着焦急之色。

    “谣儿,发生什么事了?”陈长生见她行色匆匆,开口询问道。

    少女先是一愣,看清楚来人之后立刻露出笑颜,如春日的阳光一般明媚,看得人心神摇曳。

    “长生哥哥!”陈月谣笑容甜美,开口道“你终于出门了,谣儿中途找过你,可是你都大门紧闭,我也不敢打扰。”

    陈长生道“谣儿先不说这个,你这么急去哪里啊?”

    听到这话,陈月谣才猛然从惊喜之中醒转过来,连忙道“我要去找族老爷爷,雷族的人在村头闹事。”

    “雷族?”

    陈长生眸子微眯,雷族和他们一向不对眼,两族之间从祖辈就未曾通婚,可谓势如水火,如今对方竟然敢欺上门来了!

    “谣儿,你快去找族老,他们赶来必定有所依仗,我先过去看看。”陈长生说完,直接朝村头跑去。

    ……

    砰!

    陈村外,伴随着沉闷的声响,一道人影倒飞出丈许,地上被拖行出一道长长的痕迹。

    “青石哥!”

    四周的陈村少年同时惊呼,立刻围了上去。

    “一群废物而已,成玉你看看这你又你要找的人没有,若是有,我立刻替你教训他。”雷岩缓缓收回拳头,冲身后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说道。

    “是啊,成玉你快指出来,不用岩哥动手,我们俩就帮你把他办了,保证他十天半月下不了床。”雷岩身后,身材稍矮的少年谄媚的道,另一个人也是连不迭的点头。

    “你们欺人太甚!”

    少年本就血气方刚,一听这话立刻有人急眼了,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

    “来得好!”

    雷岩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猛的跺脚,身影急掠而出,一拳砸向眼前的少年。

    “小心!”

    目睹着这一切,原本倒在地上的陈青石艰难开口,想要阻止这一切。

    显然他的话有些晚了,两道身影已是箭在弦上,在众人的目光中迅速靠近。

    感受着雷岩拳头上蕴含的可怕血气,陈村少年心头大惊,但此刻已经无法挽回,指的是看着那血气澎湃的拳头朝自己砸来。

    “住手!”

    陈村众人大惊,有些人甚至不忍去看接下来的画面。

    然而,就在两人快要对上之时,一道身影快速越过众人,一指点在雷岩拳头上。

    “砰!”

    一声闷响,两道身影迅速分开,陈长生单手抓着陈村的少年回到人群。

    “噗通。”

    两颊传来的微微刺痛,让出手的少年一屁股坐在地上,心底不禁后怕,刚才若是他对上,绝对要在床上躺几天了。

    松了口气,少年这才抬起头来看向身前这道有些熟悉的身影,旋即失神道“长……长生哥。”

    因为他这句话,所有人的目光都同时投了过来,就连受伤的陈青石此刻都忘记了身上的伤痛,眼中透着惊骇。

    他们忘不掉这个背影,每个人都怔怔出神,喃喃道“长生哥又回来了吗?”

    背对着众人,陈长生脸色难看,刚才的交手尽管他占据天时地利,但还是使得他血气乱窜,难受无比。

    大约三四个呼吸,陈长生平复体内血气,这才抬眼看去。

    好巧不巧,这对面的四人里有两个他都认识,一个是前些日子在山里撞见的雷成玉,另一个则是刚才交手的雷岩。

    “嗯?”

    同一时刻,雷岩也看到了陈长生,脑海中一张稚嫩的面孔与眼前的少年缓缓重合,使得他不禁失声出口“是你!”

    陈长生目光平淡,眼底清澈,虽是劣势,整个人却透着清冽的自信,淡淡的道“雷岩,是你啊,还真是好久不见长本事了,敢到这里来撒野。”

    雷岩神色冷漠,冷声道“陈长生,好久不见,这四年过得如何?”

    陈长生神色不改,道“我过得如何不用你操心,不过你敢到这里来撒野,不付出代价可不行。”

    “哈哈。”

    陈长生话还没说完雷岩已经笑了起来,说道“若是四年前的你,我二话不说立马走人,现在嘛,你比后面那群废物还要不如。”

    “你……”此话一出,一群陈村少年全都坐不住了,一个个涨红了脸,就要上去动手。

    “我们一起上,弄死这丫的。”

    “没错,不把他打得他妈都不认识,我不姓陈!”

    “揍死这蛮子。”

    ……

    一群少年摩拳擦掌,准备要以数量取胜,用人海战术教训雷岩。

    “住手!”

    人群躁动刚起,陈长生便抬手阻止他们,道“你们还小,过几年个个都会比他强,但现在还不行!”

    “雷岩,你要切磋等我大兄他们回来,保管你切磋个够,到时候你再来耍威风,也让我开开眼。”说着陈长生抬起眼眸,继续道。

    “是啊!有本事你等大兄们回来,打得你满地找牙!”少年们纷纷开口。

    雷岩神色微变,旋即冷笑起来,道“他们我是打不过,不过你们这群废物却不难!”

    话音未落,雷岩身上血气流转,如奔马嘶鸣,透着令人焦躁的灼热,连秋日的寒冷都驱散不少。

    “你敢!”

    陈长生神色微变,眼底怒色一闪,对方竟然还敢在陈村眼皮底下逞凶,传出去只怕要成各族饭后的笑话了!

    体内神力流转,陈长生指间浮现一缕金芒,似初春之阳,却不乏凌厉,对着雷岩直刺而去。

    见状,雷岩不惊反喜,他神力不知比陈长生雄厚几何,自然不怕这样硬碰硬。

    两道身影迅速接近,燥热的血气撕裂秋风!

    “尔敢!”

    就在两人快要撞上时,一道饱含神力的低喝在两人耳边炸开。

    “啊!”

    这一声低喝陈长生听来还好,但在雷岩听来却如平地惊雷,震得他精神动荡,浑身血气呈溃散之态。

    “滚!”

    须臾变故,胜负之势立刻逆转,陈长生抓住机会,一指点在雷岩肩膀,血气倾斜,直接将雷岩掀飞出去。

    “砰”

    一击之力将雷岩掀翻出去,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在止住退势,肩头的兽皮被烧开手指大小的破洞,血肉更是红了一大片。

    “黄口小儿,竟然敢到我陈族的地盘逞凶!”

    村口,一位族老缓步走来,双眸深沉如水,不怒自威。

    “族老!”

    “爷爷,他欺负我们!”

    ……

    压抑太久的小家伙们齐刷刷的朝老者跑去,然后七嘴八舌的开始告状。

    听到少年们添油加醋的话,雷岩和雷成玉等人脸色唰的就白了,一族的族老可不是光看辈分,更重要的是实力。

    “族老。”陈长生恭敬开口,这是他陈族的族老,辈分极高,神力修为更是高深。

    老者点头,嘴角露出一点满意的弧度,道“不坏不坏,临危不乱,心思沉稳了不少,看来这几年对你也并非全是坏处。”

    陈长生挠了挠头,几年前他少年顽皮,甚至趁这位族老睡觉之时把他的眉毛给烧了,如今对方这话正是在调侃他当年的行为。

    “你们这群小家伙,先把你们青石大兄带回去休息。”老者仔细的查看陈青石的伤势,丝毫不把雷岩几人放在眼里,但那股威严却让几人大气都不敢喘。

    一群小家伙虽然想留在这里看着雷岩四人挨收拾,但还是乖乖的把陈青石扶回村子上药。

    “族老,那长生也先回去了。”

    族老来了,这里也就没陈长生什么事了,他也准备回村子。

    “你先别走,陪我见个人。”老者目光越发深沉,自始至终都未曾看过雷岩几人一眼。

    族老开口了,陈长生自然也是老老实实的等在原地。

    须臾,陈月谣终于赶过来。

    “长生哥哥,你没事吧?”陈月谣跑到陈长生身旁,轻声询问道。

    陈长生道“没事,辛苦你了月谣。”

    “族老爷爷走得太快了,累死我了。”陈月谣吐了吐粉舌,俏皮的笑道。

    此刻,远山中一道苍老身影踩着满地落叶缓缓走来。

    来人虽然已年近花甲,却不见丝毫佝偻,身形健壮如青年,肌肉裸露,白发披散,透着摄人的野性。

    “是他!”

    陈长生凝视着来人,心中低语。

    “陈兄,你身为长辈怎么欺负几个小家伙?”雷族老者缓缓走来,眸光闪烁间精光流转。

    “雷满山,你雷族的人手太长了,竟然敢跑到这里来撒野!”族老平淡开口。

    雷满山笑道“同辈切磋,你陈族技不如人罢了,怎么?难不成你还要插一手。”

    “同辈交手我自不会过问,今天你不拿话来说,休想带走他们。”陈族族老语气不善,身上涌现淡淡的神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

    雷满山冷哼,嗤笑道“你们陈族的人欺负我族的小辈,难道不该给我话说?”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陈族族老低喝道。

    “成玉你来说说。”雷满山指了指雷成玉。

    原本跌坐在地上雷成玉立刻指着陈长生叫道“爷爷,是他!”

    众人的目光顺着雷成玉手指的方向齐刷刷的落在陈长生身上。

    “你?”雷满山的目光落在陈长生身上,露出沉吟之色,他感觉眼前的少年好像在哪里见过。

    “族老,他是陈长生,陈族的那个小子!”雷岩出声提醒。

    闻言,雷满山这才露出恍然之色,旋即沉声问道“成玉,你是说是他对你出手的?”

    雷成玉立刻点头,道“那在山中采药,就是他对我出手。”

    陈长生听到这话,忍不住笑出声,说道“你这添油加醋的本事真是深得神髓!”

    “长生,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说看。”陈族族老听到这里已经察觉到不对。

    陈长生简略的说了一遍当日的情况,这两人也都是心思缜密老道之辈,一听就辨出真假。

    “且不说事情真假,我不过千斤气力,怎么说是欺负了?要我说三鼎之力还打不过一鼎之力,一头撞死得了!”陈长生平淡的说道,但任谁听了都觉得讽刺。

    听到这里,不光是雷成玉,就连雷岩三人都觉得有些挂不住了,把头撇到一旁。

    “哈哈,雷满山,看来是你调教无方啊,吃那么多血食都是白费功夫!”看着雷满山脸上的阴霾,陈族族老忍不住调侃道。

    “哼,不愧是少年天才,纵然实力不济,但战斗意识依旧敏锐!”沉默了片刻,雷满山这才抬起眼眸道。

    “陈老头,你我都知道这小子与人争斗的经验远超同辈,再往前推几年谁也不敢说稳胜他!”雷满山盯着陈长生淡淡的道“况且成玉也没说错,他年长成玉几岁,怎么不算欺负了?”

    陈长生闻言心头暗骂这老鬼脸厚如墙,这样也能把黑的说白了。

    “那怎样才不算欺负呢?”陈族族老似笑非笑的说道。

    雷满山神色不变,说道“这样吧,他如果能击败雷岩,就算我雷族理亏,自然赔礼道歉!”

    雷岩听了这话,目中狞色一闪,说道“没错,你如果能赢我,我跪下给你赔礼也可以!只怕有人不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