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18章 来犯,曲线救国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夜晚,寒风呼啸,陈长生躺在床上,身旁不远处燃着一个火盆,温暖舒适。

    “咳……还真是有点痛,当时还没觉得。”

    陈长生睁开眼,身体中传来阵阵刺痛,就连骨骼和筋腱都在抽出,使得一张小脸都皱了起来。

    虽然很痛,但陈长生却咧嘴笑起来说道“不亏不亏,那些家伙肯定比我伤得重。”

    “你这小子伤成这样,还在那傻乐。”

    陈云峰走进来,听到陈长生的话,忍不住失笑。

    陈长生也在笑,说道“爷爷,今天你要不来,我可就惨了。”

    陈云峰乐了,说道“你这家伙,还敢说,一个人打几十个,不是脑袋打铁吗?”

    “我这不是为了不给咱们村子丢脸嘛。”陈长生难得的孩子气,非但不觉得有什么,反而有些得意。

    陈云峰手里拿着一罐药膏,说道“行了,你别给我贫,快点把药上了。”

    说着,陈云峰就准备帮陈长生脱下衣服,给他上药。

    “别,爷爷我自己来。”陈长生脸色有些尴尬,他毕竟不再是小孩子了。

    陈云峰笑了,骂道“混小子,你昏迷的时候不是我给你换的衣服?”

    “那不一样,昏迷了我就不管了,现在醒了就我自己来。”陈长生争辩道。

    “行啊。”

    陈云峰乐了,把药罐递给陈长生,转身出去,边走还边说“还害羞了,小时候还被人弹过小雀雀呢。”

    听到陈云峰的低语,陈长生满脸黑线,难得的气急败坏“老头子,我和你拼了!”

    感受着陈长生的羞恼,陈云峰嘴角露出得意,暗道“小崽子,跟你爷爷斗,你还嫩。”

    一脸黑线的目送着陈云峰离开,陈长生这才松了口气,开始往身上涂抹药膏。

    药膏乌黑,里面融入了很多草药,还有各种毒虫精华,对于修复伤体,肌体再生有好处。

    浑身涂满药膏,温和的药力渗入血肉,整个人感觉凉飕飕的,肌体的伤痛都被减轻,说不出的舒服。

    坐在床上,陈长生运转血气,开始配合药力清出体内的淤血。

    渐渐的,陈长生毛孔舒张,血气沸腾,蒸腾出汗液,伴随着体内的淤血。

    随着时间推移,陈长生的肋骨滚烫酥麻,那是骨骼再生的征兆,在修复断裂的伤痕。

    这就是修行的好处,不光是血气强大,神力提升,肉身的枷锁也被打开,本能觉醒,到那时候这种伤势顷刻便能复原,不过那种境界很遥远,起码要肉身成圣,只存在于传说中。

    但以陈长生如今的境界,肉身桎梏开始松动,血肉骨骼开始向初生之时追溯,有了修复的能力。

    如若不然,仅凭这中程度的药膏,还不足以接续断骨。

    ……

    一夜无话,陈长生血气绵延,滴水穿石,断骨已经初步接续,可以活动,但想与人动手却是不可能的。

    “爷爷。”

    洗了个澡,陈长生精神很好,冲正在准备早饭的陈云峰打招呼。

    “傻小子,吃饭了。”陈云峰笑这招呼。

    早饭是肉汤,不是普通血肉,而是妖虎血肉,精华浓郁,血气充足。

    陈长生也饿了,并不客气,开始大吃起来,一夜的功夫,他血气消耗很多。

    突然,一道身影冲了进来,甚至没有敲门,直接撞开。

    “不好了族长,白族的人来了,还有桃族。”进门的青壮低声喝道,脸上带着凝重。

    “来的这么快?怎么白族都来了!”陈长生停下动作,他知道会有人来,但没想到会这么快,且连白族都来了。

    陈云峰笑了起来,示意不必担心“白族自然要来,我抢了他们的锻体膏,他们怎么可能不来。”

    “锻体膏?”陈长生一愣,他当时昏迷了,并不知晓,但却想不到他爷爷这么生猛,一下就得罪了两族,而且还有一个是实力最强的白族。

    “傻小子,你要跟我出去看看?”陈云峰笑着问道,喝掉碗里的肉羹。

    陈长生点头“当然。”

    ……

    陈村村口,一群陈村青壮手持武器,个个脸色凝重,这毕竟是两族之人,不由得他们不紧张。

    一群人对面,泾渭分明的站着两波人,白族族老身着白狐皮,神情淡漠,而桃族则是族长到场,穿得很单薄,长发随意散开。

    “陈云峰还没来吗,那我就只有进去找他了。”倏尔,白族族老淡漠开口,眼神神芒涌现。

    陈族青壮们闻言皆是神情一冷,握紧手中长矛,不退反进,两者间透着浓浓的火药味。

    “白枫,你这是要动手吗?”

    忽然,一道声音传来,使得紧张的气氛得以缓解,就连白族族老都下意识的倒退一步。

    “族长。”

    陈村青壮让开道路,陈云峰带着一群族老走出来,陈长生也跟着,走到最前面。

    “陈云峰,锻体膏拿来,我马上走人。”白枫并不废话,单刀直入。

    “锻体膏?什么锻体膏?”陈云峰故作不知,反问道。

    “你少给我装蒜,你抢了锻体膏!”白枫冷声说道。

    拍了拍额头,陈云峰这才缓缓露出笑容,道“你说这个啊,没错,我抢了锻体膏,关你什么事?”

    “哼,那现在给我交出来,此事就此作罢,我白枫转身就走。”白枫冷漠开口。

    陈云峰摇头,笑道“白枫,你也一把年纪了,怎么还跟白痴一样?”

    此话一出,全场皆惊,就连陈族的族老们都愣住了,他们算是知道为什么陈长生会脑子打铁的单挑几十个人了,原来真的会遗传。

    “你说什么!”

    白枫也愣了,旋即反应过来,怒喝道。

    陈云峰道“我来问你,如果风族抢了你白族的猎物该当如何?”

    “不可能!”

    白枫冷笑“谁敢与我白族为敌?假如是真的,自然要加倍奉还。”

    陈云峰连连点头,道“说得有道理,那如果我又从风族手里抢了你们的猎物,你难道不成要把这笔账记在我的头上吗?”

    “这……”

    白枫犹豫了,他知道陈云峰在给他设套,一番话全是歪理。

    看到白枫一脸犹豫,陈云峰笑了,道“之前雷族给了你们不少东西,但其中很多是抢了我们的,那不知道我该不该找你们要呢?”

    说完之后,一群陈族青壮都笑了起来,这是个圈套,无论白枫怎么说,都逃不开套路。

    “你……”白枫无言,气势顿时去了大半。

    “我敲诈桃峰,锻体膏可是他给我的,自然不关你们的事。”

    陈云峰悠然说道,就跟念稿子一样,顺溜得不行“至于桃峰从哪里来的锻体膏,我当然不会管,难不成你们还要问雷族的猎物从哪里来的?”

    “陈云峰,你休要狡辩!”

    这话说出来,人群中的桃峰顿时不淡定了,脸色铁青。

    他今天拖着伤体也要来,就是要看陈云峰丢脸低头的样子,但结果对方几句话就把他给拉下了水。

    “嗯?”

    白枫神色一冷,目光斜扫了一眼桃峰,后者心头大惊。

    “白枫,你不信可以回去问问,看我到底有没有骗你,我相信你一把年纪了,真假还是能够分辨的。”陈云峰调侃道。

    他也活了几十年,也曾经年少过,哪里不知道白果儿这群年轻人的心思,料定了她不会全部说出来。

    听到这里,白枫心里已经信了一半,脸色刹那间阴沉如水,道“陈云峰,你可以,如果你敢骗我,那就别怪我不留情。”

    说完,白枫冷冷的扫了一眼桃峰,眼神冰冷。

    “白兄,你可不能信这老鬼,他成天起神骗鬼的,最信不得!”桃峰心虚的开口,脸色却没多大变化,养气功夫还是很足。

    岂料白枫更本不吃这一套,冷笑道“不用你关心,真假我白枫还分得出来。”

    说着,大手一挥,带着一群白族之人离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