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22章 死别,持箭杀人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陈长生极速冲来,愤怒的拳头轰然砸下,血气如江河倾斜,注入这一击之中。

    “砰!”

    蒙面男子被一拳逼退,陈长生带着陈青虎极速后退,退出大概三四丈距离。

    “长生弟……你快走。”陈青虎轻声说道,声音已经很虚弱了。

    陈长生心中剧痛,他不是没有经历过生离死别,但真的没有一次如现在这样,整个人没了往日的平静,气得快要发疯。

    这一刻,他终于理解了,为什么村里的阿叔会抱着同伴的尸体,哭得像个孩子一样。

    “青虎哥……”

    陈长生轻轻摸了摸陈青虎伤口,鲜血顿时染红了他整个手掌,看得他心头颤动,声音都在颤抖。

    “长生弟,我累了,想睡会。”陈青虎看着少年脸上的泪水,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给了陈长生一个笑容,苍白的脸上露出讨好,生怕陈长生生了他的气。

    这句话陈长生不陌生,在他最低沉的时期,眼前这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兄长一有空就回来找他。

    而那时候,陈长生总是以这句话为借口,冷淡的打发掉陈青虎。

    每当那个时候,这头笨老虎总会满脸笑容的点头,讨好似的说一句“好!”

    只不过是因为小时候,陈长生是唯一一个会叫他一声‘青虎哥’的人而已。

    看着那道苍白的笑容,陈长生面无表情,沙哑的道“好,青虎哥你睡吧,睡醒了一定要来找我!”

    “好,等我睡醒了,再帮你把妖兽扛回家,你回家……”

    话还没说完,少年的双眸便已合上。

    手中鲜血依旧温热,少年却失去了呼吸。

    “呵呵……”

    看着陈长生,蒙面男子口中发出一声冷笑,眼底冷芒闪烁。

    倏然,从那消瘦身躯之上投来一道眸光,平静而冰冷,只一个眼神,却是使得男子好像被一只无形大手捏住喉咙,笑声嘎然而止。

    “我要你死!”

    下一刻,少年脚下积雪爆射飞溅,整个人如箭矢一般,急冲出去,状若疯魔。

    “轰!”

    神光爆发,神力如岩浆般从血肉中冲出,陈长生身后一轮神日浮现,虽然暗淡,却很清晰,轮廓分明!

    “嗖嗖!

    紧接着,数道寒芒掠过山林,掀起尖锐的风啸。

    “砰砰砰!”

    陈长生眸光冷冽如寒泉,身形连动,避开攻击,但身后的古树却大片倒塌,被箭矢射的爆碎。

    “给我死来!”

    仅仅三个呼吸,陈长生已经逼近到了蒙面男子面前,浑身神光澎湃,汇聚在拳头上,轰然砸下。

    蒙面男子举起手臂,挡向陈长生的拳头,两者之间发出闷响,那是血肉碰撞之音。

    “死!”

    陈长生低喝一声,身体旋转,一脚抽在男子的胸膛,让他当场吐血横飞。

    连撞了数根古木,男子这才止住身形,嘶吼道“给我杀了他!”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只手掌无声的便已爬上他的面庞。

    “轰!”

    积雪暴溅,陈长生面无表情的将男子的头狠狠的砸入积雪中,甚至让他整个上半身都埋了进去。

    “嗡”

    一道神芒如薪火,从陈长生掌心亮起,化作一轮神日,轮转不定,释放出可怕的温度。

    “嗖!”

    正在此刻,呼啸再起,急促无比,刺的人耳膜生疼。

    “噗噗噗……”

    铁箭没入积雪中,被陈长生避开。

    趁此机会,男子终于逃脱,迅速与陈长生拉开距离,面罩之下的脸阴沉无比。

    “唰!”

    陈长生尚未站定,一道身影忽然落下,那是一个男子,身上裹着兽皮,手持一根铁箭直刺而来。

    “噗!”

    鲜血挥洒,少年的手掌被刺穿,染红了铁箭。

    “嘿。”

    来人面罩下的脸刚露出一丝笑容,便瞬间凝固……

    陈长生面无表情,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一样,手掌顺着铁箭逆空攀上,指尖神力如剑,延展半尺,将来人的小半边身子斜切而开。

    “噗!”

    随着面前之人倒下,陈长生冷漠的抽出刺穿手掌的铁箭,鲜血从模糊的血肉中汩汩流出,但少年的脸上却看不到丝毫痛楚。

    这一幕落在其他人的眼中,皆是不约而同的后背一凉,特别是曾嘲笑陈青虎的蒙面男子,更是冷汗直冒。

    “快阻止他,不能让他打开面罩!”震惊之后,立刻有人反应过来,急声低喝。

    “唰唰唰!”

    足足三道身影落下,个个身材高大健壮,一看便是青年,血气鼎盛无比。

    “若是刚才,我还可以给你个痛快,现在你会比死更难受。”三道身影挡住最后的蒙面男子,为首之人低沉开口,语气中压抑着怒火。

    陈长生反手提着铁箭,遥指三人,没有多余的话,这一刻,他只想杀人!

    “杀。”

    短暂的沉默之后,陈长生低喝一声,他能感觉到对方三人的血气远超过他,起码达到八鼎,甚至更多,但他无惧,这一刻他只有一个想法,就算死也要他们后悔!

    看着少年冲来的身影,三人脸上露出笑容,无比嘲讽。

    “铛!”

    其中一人随手一挥,指掌晶莹,血肉发光,砸在陈长生的铁箭之上,发出刺耳的铿锵之音。

    “轰!”

    陈长生横飞,一身神力崩溃,这一击力道过了万斤,可怕无比,透过铁箭传来,让他口中一甜,鲜血喷涌而出。

    “不自量力。”

    出手之人冷笑一声,不给陈长生任何机会,贴近过来,手掌如刀,神光扫向陈长生胸膛。

    “锵”

    一击之下,被砸得弯曲的铁箭顷刻间就被切开,神光掠过陈长生胸膛,让他胸口裂开,骨头崩碎大片。

    “吼……”

    鲜血夹杂着骨头飞溅开来,少年如受伤的孤狼,低吼一声,手中断开的铁箭不顾一切的刺向男子的双眸!

    “哼”

    男子冷笑一声,随手握住陈长生的铁箭,面带戏谑。

    看着男子眉宇间浮现的戏谑之意,陈长生嘴角裂开,鲜血混着内脏涌出,狰狞而灿烂,看得男子心头发颤,不好的预感迅速攀上心头。

    “嗡!”

    下一刻,陈长生的每一寸血肉亮起,神光箭尖,爆发出夺目的光芒。

    “啊”

    伴随着惨叫,男子眼前被光芒淹没,刺目的光芒宛若道道利剑冲入他的视线中。

    “噗。”

    紧接着,胸口的冰凉让其整个人瞬间僵住,冰冷的铁箭将他贯穿,温热的鲜血顺着箭尖淌下。

    这一刻,男子清楚的看到少年眼中的冷漠,那种恨不得将他凌迟的眼神,让他心头迅速升起一股悔恨。

    张了张嘴,男子却没能多说一句话,身体直挺挺的倒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