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25章 困境,青黄不接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时光匆匆,转眼间已经是三月,万物复苏,天气转暖。

    三月,按照各族定下的规矩,中旬时期,就要举行春猎,各族年轻一代之间较量,以此观察往后格局走势。

    清晨,阳光洒进屋内,陈长生坐在床上,呼吸平稳,周身枣红光芒萦绕。

    “咔咔”

    血气循环,冲击着骨骼,犹如打铁,不断锤炼,一块块细小的碎骨不断脱落,好像灵蛇蜕皮一般。

    随着碎片的脱落,露出新生的骨骼,洁白而晶莹,像是一件艺术品。

    随后,一缕缕道痕从骨骼上显化出来,摇曳生辉,如夏日萤火,点点落下,汇聚成一条细线。

    第五缕神力!

    神力一成,陈长生周身一颤,血气立刻喷发,冲荡全身血肉,洗涤筋络。

    无声无息,一块块老皮脱落,如破茧成蝶,褪去旧壳。

    老皮落下,露出了新生的肌肤,红润细腻,透着一层淡淡的光泽,好像玉质一般,富有神性。

    这是炼骨大成的征兆,蜕变由内而外,透过骨骼影响血肉,让整个肌体发生飞跃,大不相同。

    “春猎前到了五鼎之力,泡过灵泉之后,应该可以更进一步。”陈长生吐了口浊气,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和他原本的计划相差无几。

    回过神来,陈长生这才发现满床的老皮,心里一梗,这些老皮看起有些太恶心了。

    “算了,今天可是要举行比试,我不能错过。”陈长生顾不上这些,再过半个时辰,村子就要举行比试,决定谁参加春猎。

    春猎的规则很简单,各族派出九个名额,这九个人必须是十八岁以下的。

    在此之前,各族内部必须要决定出九个名额,因为参加的人只要成功,自己也会得到不小的好处,所以关于名额的决定也是个头痛的问题。

    陈长生也要参加春猎,当初他在桃族说的话可不是开玩笑,加之后来的发生的种种,他断然不会让桃族好过。

    穿过村子,陈长生来到演武场,这里没有往年的热闹气氛,反而有些压抑。

    因为今年陈族参加比试的少年们一下少了很多,一想到这里,所有人都是心中一痛。

    陈长生也不例外,他也没有任何兴奋之感,只有一种莫名的悲伤。

    “猴子,馒头,青虎哥。”

    陈长生埋着头,头发遮住眼眸,轻声开口道“如果你们看到现在的我,应该会吃惊吧!”

    陈长生能够想到,如果他表现出现在的实力,一定会有一个人冲他乐呵呵的傻笑,比他自己还高兴。

    但世事就是如此,无论你再怎么悲伤,时间也不会停留,依旧会推着你向前。

    调整心情,陈长生抬起眼眸,主持这长比试的是陈族的三长老,乃是所有族老中脾气最火爆的,也正是他当日一言不合就要毙掉桃沐。

    看出来少年们心情不大好,三长老也不废话,沉声道“现在就开始吧。”

    说完,一群人抽签决定对手,陈长生抽到的对手与他关系不错,正是与雷岩交过手的陈青石。

    数月的时间,陈青石的进步很大,与以前的气质截然不同。

    “青石哥。”

    两人站定,陈长生说道。

    “长生弟,我可不会让你的。”陈青石说道。

    “求之不得。”

    陈长生点头。

    下一刻,陈长生脸上的表情一下变得严肃,眸光透着冷冽,冲刺间,血气涌动,从血肉中喷发。

    “好快。”

    陈青石瞳孔一缩,心头暗道不妙。

    “呼。”

    根本不等他反应,陈长生的拳头已经抵在他鼻尖,尖锐的劲风刺的后者脸庞微疼。

    “抱歉了青石哥。”

    陈长生平静的说道,如今硬实力提升,可以完全支持他的经验与意识,同阶对战毫无悬念可言。

    看着那抵在近前的拳头,陈青石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苦笑着憋出一句“怪物!”

    他的血气与陈长生相差无几,但两者真正交起手来,才知道其中凶险,之间的差距犹如云泥之别。

    轻松击败对手,陈长生静静的等待下一场。

    不过他的运气很不错,遇到的人实力都与他相差无几,被陈长生轻松取胜,每一个对手在他手下都走不过一招。

    凡是与陈长生交手的人结果都是苦笑,颇受打击。

    顺利取得名额,陈长生没有想象中的喜悦,因为少了人分享。

    “好了,你们几个回去好好准备,七日后,参加春猎。”

    三长老开口,语气依旧沉稳,但显然没有什么激情。

    成人礼对于陈村损失太大了,很多好苗子都夭折了,例如陈青虎。

    而比陈长生更大几岁的这一代人,就要普通很多了,没有太出色的,比相较之下,其他各族都有佼佼者站出来,分庭抗礼。

    三长老心里也很清楚,此番春猎,陈族要吃大亏,带着这种想法,以至于三长老甚至没有注意到陈长生的进步。

    叮嘱了几句,三长老不愿多说,直接道“春猎上小心一些,保全自己就好,接下来的几天,村子里会给你们药浴,尽量提升你们的实力。”

    “药浴!”

    少年们一听,立刻激动起来,但陈长生却是心底一沉,因为往年是没有这种待遇的。

    这代表着,如今的情况不容乐观啊。

    接下来的三日内,族老们给参加春猎之人送过去不少药材,宝贵的兽骨,供他们熬炼血气。

    陈长生也得到了,全都是很珍贵的兽骨,其中骨血之精浓郁,精华保存的很好,显然是才猎来的。

    “如今的情况真的这么坏吗?”

    陈长生拿着药材,心里暗自说道。

    他并不知道,桃漠死后,桃族也发起了报复,许诺了其他族比往年多三倍的锻体膏,特别是白族,更是往年的十倍之多,目的就是要针对陈村。

    白族等族也瞧准了机会,想趁着陈村青黄不接的时间,尽量的打压,甚至是吞并。

    而这之中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参加春猎的人,尽可能多的死在山里。

    这样一来,新生力量跟不上,接下来的时间,陈村就会走下坡路,那时候最有可能吞并陈村,壮大自己。

    加之有锻体膏作为报酬,各族自然乐意的很,春猎尚未开始,这几日进山狩猎的青壮们便已经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针对。

    压下心头的想法,陈长生收敛杂念,继续熬炼血气,要想真的争一口气,他必须在这一次春猎上,横推无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