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39章 血蚊,驱虫魔音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赤霞汹涌,宛若琉璃霓裳,穿在拓拔倾城的身上,一只只妖蚊被烧的坠落,场面灿烂。

    少年缓缓收回手掌,脸上的表情阴沉的可怕,透着丝丝杀意。

    “这是你干的?”陈长生脸上的表情阴沉,仿佛一座冰山。

    昆悟眯着眼眸,脸上的笑容丝毫不减,没有回答也没有否认。

    “陈长生。”拓跋倾城脸色一僵,缓慢的吐出几个字。

    “你退下吧!”

    少年并没有多说,向前迈步,手臂一横,示意拓跋倾城后退。

    拓跋倾城闻言俏脸一冷,刚欲发作,但看到少年那斜投而来的目光,到嘴的话却生生咽了回去。

    她能从这道目光中读到少年的愤怒,好像一头孤狼,眼神中没有丝毫怜悯。

    “哦?”

    昆悟也感觉到杀意,冰冷而刺骨,嘴角的笑容随之变得玩味起来,鼻中发出一声低哼。

    “狐狸脸!”

    扫了一眼昆悟,陈长生冰冷的开口,冲昆悟勾了勾手指。

    “呵呵……”

    这个动作充满挑衅,饶是昆悟心思深沉,但少年人的血气依旧让他心底愤怒,口中发出冰冷的笑声。

    “嗡!”

    下一个瞬间,昆悟浑身光芒绽放,身后一对蝶翼缓缓舒展,仿佛神魔的羽翼一般,鲜红的纹路烙印在其上,仿佛是以鲜血勾勒而出的。

    神芒耀眼,皇蛾振翅,撕裂长空,可怕的魔音若惊涛拍岸,汹涌而来。

    猩红浪潮席卷,仿佛尸山血海袭来,鬼神哀嚎,仙佛喋血,幻象生灭。

    这是昆族的武道,无形之力切割万物,但落在陈长生眼中却是一头头红粉骷髅,手持利刃,直刺而来。

    “不好!”

    拓跋倾城俏脸一冷,神芒如剑,冲天而起,神祇从其中降诞,巨大的手臂将她护在其中。

    “嗡嗡嗡……”

    魔音席卷,仿佛指甲在摩擦头骨,又好像一根根钢针刺入手指,使人心神动荡,神魂都在战栗。

    即使有神祇虚影庇护,那种魔音杂念依旧冲入脑海,刺得拓跋倾城神魂欲裂,俏脸一下变得惨白。

    “咔咔……”

    虚空颤抖,万物都在与这种魔音共鸣,那种感觉仿佛是魔神在吹奏古老的镇魂曲,大道都要被撕裂。

    通过昆悟之手,这门武道终于展现出它真正的姿态,阴阳羽翅颤动之下,不仅有层层幻象,还有如刀刃一般锋利的虚空之刃。

    “砰!”

    随着羽翅的颤抖,拓跋倾城施展的武道渐渐崩溃,巨大的手臂上出现刺目的裂痕。

    “哼!”

    手臂龟裂,防御力骤减,拓跋倾城忍不住冷哼一声,显得更加痛苦,她的脑海已被一片血色覆盖。

    “啊……”

    仅仅两个呼吸,拓跋倾城再也承受不住,神祇手臂轰然炸开,如九天神海崩碎,光芒碎片飘散开来。

    这一刻,拓跋倾城就好像暴风雨中的一叶扁舟,摇摇欲坠,眼前越来越暗,看不到丝毫希望。

    “无聊!”

    而就在她的眼前快要被黑暗覆盖之时,一道声音传入她的耳中,旋即,一只温暖的手掌轻轻揽住她的腰肢。

    少年的脸清晰的映入拓跋倾城的眼中,光芒凝聚之下的脸庞透着笔墨难描的味道。

    “唰!”

    陈长生搂着拓跋倾城,身形一纵,便跃出数丈开外,摆脱了那种可怕的魔音。

    摆脱魔音,拓跋倾城的脸色立刻有了好转,血气流淌之间,俏脸有了血色。

    “嗯?”

    一恢复过来,拓跋倾城立刻发现自己正被陈长生横抱在怀里,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上了对方的脖子。

    唰的一下,拓跋倾城的脸就红了,脸上发烧,她何曾经历过这种事情,被一个陌生男子抱在怀里,而且自己还很配合。

    “你快放我下来!”

    挣扎了一下,拓跋倾城想要摆脱,奈何身体却不听使唤,软倒在陈长生怀里。

    “站得稳吗?”

    陈长生面色冰冷,目光如刀,一直未曾离开过昆悟和其他各族之人。

    听着少年的话语,拓跋倾城惊人的没有说什么,俏脸埋在陈长生怀里,低低的‘嗯’了一声。

    “呵呵……很好,竟敢吧我的玩物搂在怀里,必须把你的手砍下来!”昆悟脸上透着狐狸般诡异的笑容。

    陈长生没有回答,放下拓跋倾城,淡淡的道“就在这里看着,别添乱。”

    这句话很轻,却不容置疑,竟是使得拓跋倾城都乖巧点头。

    眼见这一幕,昆悟脸上的弧度渐渐扩大,身后有神光冲起,仿佛利剑一般,锋锐无比。

    “来吧,陈长生!”

    待到神力沸腾,昆悟终于是低喝一声,冲杀而来。

    对此,少年也不废话,一脚踏碎脚下大地,身形如箭矢般急掠而出,所过之处,古树碎裂,被狂风卷得横飞数丈。

    “轰!”

    两只拳头在虚空碰撞,发出可怕的爆鸣,虚空之中掀起无形浪潮,狂风席卷开来,方圆两丈内再无任何事物。

    “呼!”

    两人同时后退,浑身燃烧着血气,好像九天神火垂落下来,透着令人心悸的燥热。

    “砰!”

    卸去力道,两人复又交手,拳头碰撞,血气如烟,滚滚而下。

    “嗡……”

    昆悟浑身神光一起,照亮血肉,灿烂的魔翼从身后舒展,一道道鲜红的纹路如鲜血般,顺着羽翼淌下。

    魔音滚滚,如江河咆哮,烈马驰骋,不可阻挡。

    陈长生眸光一冷,血肉剔透,仿佛是有神祇在血肉中沉睡,要于此刻复苏。

    “斩!”

    神力一起,陈长生双眸灿烂,如两道骄阳在燃烧,口中低喝一声。

    一个斩字,便如神祇敕令,仙佛法旨,具有说不出的力量,脑海之中汹涌的幻象被一分为二。

    幻象湮灭,陈长生浑身神力更甚,血气燃烧,尽情释放自身潜能,一拳砸向昆悟。

    “砰”

    昆悟反应也很迅速,战斗意识敏锐无比,挡住了这一击,向后倒退。

    但即使是倒退,昆悟也示弱,一只只血色妖蚊扑杀出来,足足拳头般大小,可怕而狰狞。

    “血蚊!”

    拓跋倾城俏脸一变。

    这不是普通的妖蚊,乃是其中最可怕的血蚊,一瞬间可以抽干一头猛虎的血液。

    “这是我培养的珍品,你品尝一下!”

    昆悟冷笑,这九头血蚊他培育了很久,汲取过他的血气,驱使起来比其他妖蚊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陈长生目光冰冷,道痕洒落,化作金色光芒,跳动不断。

    这不是光芒,而是火焰,温度高得可怕,连金石都可以焚化。

    火光一起,四周的温度骤然拔高,变得灼热无比,陈长生并掌如刀,横扫而过,火焰烧得空气都隐隐扭曲。

    “呼。”

    两头血蚊被扫中,身躯爆碎,火光如海水般涌上,将其吞没,尸骨无存。

    “散!”

    昆悟几乎是同时开口,剩余的血蚊迅速振翅退散,否则这一击之下,恐怕所剩无几了。

    “你的驱虫之术对我无效。”

    陈长生淡淡的开口,眼底杀意不减。

    “是吗?”

    昆悟冷笑,双手捏出古怪印记,身后阴阳蝶浮沉,双翅微颤。

    “嗯?”

    陈长生见状,眉头微蹙,因为他没有感觉到魔音,也无气流乱刃斩来。

    低不可闻的嗡鸣将剩余的血蚊吞没进去,紧接着诡异的一幕发生了,七头血蚊浑身缓缓鼓胀起来,血液喷涌,渐渐将身躯淹没。

    “这是什么!”

    陈长生面色冰冷,眼底带着凝重,心头有了不好的预感。

    鲜血挥洒,淹没了血蚊的身躯,而这七头妖兽浑身也有妖气席卷开来,烙印在血液之中,化作诡异的纹路。

    “铠甲!”

    终于,陈长生看清楚了,这些血液在妖气的作用下,渐渐凝固,变得坚硬,形成了护体战甲。

    “昆族竟然还有这种手段!”

    拓跋倾城俏脸写满震惊,她从未听过昆族的驱虫之术可以这样使用,与阴阳蝶的魔音配合得天衣无缝。

    “陈长生,能见到这一招,你也算值了。”昆悟冷笑道,这是他的底牌之一,本不想暴露,但陈族的火道之术实在太克制他了。

    陈长生冷漠,淡淡的道“可笑!”

    说完,周身火焰一起,变得炽盛如烈阳,金色霞光翻涌,如狼烟一般,迅速窜起。

    “呼!”

    拳头落下,火光笼罩,砸向血蚊。

    “铛!”

    血蚊横飞,被砸出数丈开外,但两者之间却爆发出了金属碰撞的铿锵之音。

    “好硬。”陈长生脸色一沉,刚才一击力道极大,且有可怕的温度,但这头妖蚊却没有被焚烧。

    “汩汩……”

    血蚊横飞出去,落在远处,身上的血色盔甲淌下,好像岩浆一般,那是被火焰所融化的部分。

    “起!”

    昆悟手中捏印,低喝一声,原本融化的血液迅速回流,弥补缺陷。

    “没用的,这些血蚊食用的鲜血其中混杂着许多药草,是我专门为你们陈族准备的!”盔甲恢复,昆悟放下手掌,笑着说道。

    这些血蚊常年服用含有特殊药力的血液,此刻这些盔甲之中也有这种药力,可削弱火焰威能,就好像穿着一层水衣一样,可抵消很多伤害。

    陈长生闻言瞳孔微缩,他想不到昆悟竟然准备了这么多东西,为了克制火道之术,竟然花费了这么多时间。

    “好了……陈长生,你可以死了!”

    不等陈长生多说什么,昆悟已经出手,七头血蚊振翅飞来,血色铠甲在阳光下,透着摄人的猩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