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42章 杀戮,魔血泣鸣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陈长生速度极快,犹如鬼魅,在一道道惊骇的目光中,掠到拓跋倾城身旁。

    “你……”

    陈长生的速度太快了,就连拓跋倾城都没有反应过来。

    在后者惊讶的目光中,陈长生的手掌不由分说的按在拓跋倾城的肩膀。

    “嗯?”

    拓跋倾城眉头一皱,但却有抵抗。

    手掌放下,陈长生低喝一声,金色火光滔滔,顺着拓跋倾城的手臂蔓延,直至包裹住整只神力手臂。

    “轰!”

    下一刻,神力如同烘炉之火,汹涌而上,仿佛海浪击天,涌上苍穹,好像拔地而起的利刃。

    “啊!”

    火焰一起,原本一脸得意的昆悟脸色立刻变得痛苦。

    火焰温度可怕,饶是昆悟体质在飞速蜕变,但依旧烧得他血肉焦黑,皮肤寸寸裂开。

    “不好,快阻止他!”

    桃族之人大惊失色,没有想到陈长生会来这么一手。

    “哼!”

    拓跋倾城冷哼一声,浑身神光渐渐浓郁,道痕勾勒出另一只手臂的虚影,缓缓颤动,就要伸展而出。

    “你是不是笨?”

    然而就在这时候,身后却传来陈长生的声音,被拓跋倾城气得发笑。

    拓跋倾城眉头一皱,显得有些不满“你说什么?”

    陈长生被气乐了,说道“你是在心痛昆悟还是什么,直接拿他砸过去啊,还节约点神力!”

    “哦!”

    拓跋倾城恍然大悟,像是一个受教的学生似的,老实的点头。

    “混蛋!”昆悟听到陈长生这句话,脸色一下就变了,大吼道。

    不过就算他如何愤怒,拓跋倾城依旧不会留手,金色手臂挥动,狠狠砸向桃族的人。

    “嘭!”

    手臂速度很快,且很巨大,几乎难以躲避,将桃族之人全部打飞,口中喷血。

    “咳!”

    昆悟也在咳血,这种冲击是相互的,他也痛苦不堪,睁大了眼睛。

    “继续砸啊,就不信他是铁打的!”

    陈长生继续开口,带着孩子气的得意。

    拓跋倾城看了一眼身后的少年,她真是看不透这家伙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他还能笑得出来。

    但虽然心底疑惑,还有些好气,拓跋倾城还是按照陈长生说的做了,把昆悟当成沙包一样,上下猛砸,大地都被砸得凹陷下去。

    “咳……”

    昆悟双眸圆睁,口中咳血不断,不光如此,陈长生的火焰也将他浑身烤焦,衣衫早已经化作飞灰。

    双管齐下,就算昆悟体质飞速提升,但也远未达到可以无视这种强度攻击的程度。

    这种巨大的力量使得昆悟内脏震动,受了内伤,体质也开始停滞不前。

    因为身体受了损伤,蜕变已经难以进行,血气崩溃,不足以支撑他前行。

    “啊!我要杀了你们!”

    感觉自身的蜕变正在停止,以至于那双诡异的双眸也渐渐暗淡下来,原本勾勒在眼眸之中的猩红道痕也在渐渐回缩。

    这种感觉让昆悟恨欲狂,滔天杀意冲起,伴随着他的厉啸!

    拓跋倾城脸色一变,那股杀意太炽盛,简直如烈阳一般,刺得人鸡皮疙瘩直冒,皮肤好像被寒风刮过。

    “哼!”

    陈长生冷哼,根本不管这些,冲上去就是一脚,踢在昆悟的下巴,让他横飞。

    “啊!”

    昆悟咆哮,疼痛让他几欲疯狂,大吼着,血气如火,熊熊燃烧,尽情释放自身潜能,欲要完成终极一跃。

    眼眶之中的瞳孔在剧烈颤动,异芒狂闪,鲜血顺着眼眶淌下,场面恐怖,令人胆寒。

    “陈长生!”

    昆悟大吼着,鲜血飞溅,双眼在滴血,身后幽冥寒芒浮沉,仅仅是一缕,便使得天地染血,遍地死寂。

    陈长生胆寒,汗毛倒竖,但他还是克制住了那种来自神魂的战栗,又是一拳,砸得昆悟横飞。

    “呼。”

    风声呼啸,神祇手臂将昆悟凌空抓住,直接丢向陈长生。

    “嘭!”

    陈长生双膝弯曲,狠狠的顶在昆悟的腹部,痛得他鲜血狂喷,双眼几乎要爆开。

    “死!”

    “啊!”

    两人撞在一起,皆是在低吼,陈长生长发狂舞,杀意已决,无论是谁来了,他都要杀了昆悟。

    “陈长生,你杀不了我,我是最强的!”昆悟吼道,狰狞到极点,双眸之中,猩红光芒仿佛花朵一样绽放,让人发颤。

    直到这一刻,昆悟还在释放自身血气,身躯都被那双眼眸抽空,但他已经不管了,他要完成蜕变,诞生出最强瞳力!

    可惜,陈长生怎么会让他如愿,剑指发光,神芒狠狠刺下,直接穿透昆悟的眼眸将他头颅刺穿,金色利刃伴随着鲜血从后脑冲出。

    “噗”

    血光绽放,利刃刺穿昆悟的头颅,使得前者的咆哮嘎然而止,仿佛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额……陈……长……”

    刺骨之痛使得昆悟一下安静下来,另一只眼睛裂开,道痕崩断,妖异的墨绿色血液顺着眼眶滑落,好像是眼泪一般,透着莫名的悲伤。

    “我赢了。”

    陈长生淡淡的说道,一跃而起,拉开与昆悟的距离,而后者径直跌落。

    全场寂静,昆族之人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一切,原本凶威滔天的昆悟竟然这么死了。

    “怎么可能?”昆族之人不敢相信,本来只要再坚持一下,或许就是下一个呼吸,昆悟便可大杀四方,但如今却陨落了。

    “你不是我的对手,一旦我完成蜕变……”

    昆悟倒地,眼眸暗淡,但他还在说话,充满了不甘。

    陈长生没有回答,也没有反驳他,他心里明白,一旦昆悟完成蜕变,他的确不是对手,但最终却是他活着,这已经代表了结果。

    最终,昆悟终于是死了,凶魔之眼也有极限,无法扭转一个人的死亡,他的眼睛在眼眶内缓缓消散,化作光芒,飘散而出。

    看着这如炊烟般飘散的光芒,陈长生冲着昆悟道“你的确拥有了不起的血脉,拥有一双了不得的眼睛。”

    说完,陈长生的目光凌厉起来,这是一场杀伐之战,不是比试,须要血溅三尺。

    拖着疲惫的身躯,陈长生缓缓走向各族之人,他不会有丝毫留手,因为那死去的同胞正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看着他亲手为他们报仇。

    目光扫过其他人,陈长生眼神冷漠,没有怜悯“你们手上都染着我族的鲜血,纵是死也没话说吧。”

    说着,陈长生走到一个昆族之人面前,俯视着他,随手扯下一截古树,枝丫尖锐,足以杀人。

    “去死!”

    而就在陈长生准备出手的时候,地上的昆族突然暴起,脸色狰狞无比。

    对此,陈长生只是面无表情的一挥,古树碎片如利刃一般,割破对方的喉咙,鲜血顿时飞溅四射。

    鲜血飞溅之间,这道身影轰然倒下,四周一片寂静,空气压抑到几乎要让人窒息。

    拓跋倾城也是俏脸一变,她再一次发现自己好像从来没看清楚过陈长生,这一刻的杀伐决断,让人心底发寒。

    “你……陈长生,你难道要与各族为敌吗?”

    眼看着有人倒下,有了前车之鉴,其他人也坐不住了,个个大吼起来。

    陈长生冷笑,道“各族为敌?你们难道不是把我们当敌人?只不过现在猎物和猎人换了。”

    少年眼神冷漠,没有一丝犹豫,再度出手,鲜血飞溅。

    “噗噗噗……”

    手起刀落,没有一点犹豫,陈长生仿佛死神一般,穿梭于林间,无声之中收割生命。

    最终,他手中的古树碎片都被染红了,鲜血滴落,看得陈青胥和拓跋倾城等人都心底发寒。

    “长……生……”

    陈青胥有些颤抖的说道,他真害怕陈长生就此入魔,成为凶兽一般的存在,失去了理性。

    “杀啊,跟他拼了,反正都是死,拉他垫背!”

    有人大吼,强行爬起来,冲向少年,其中有桃族,也有石族。

    “唰唰唰……”

    几人刚冲到陈长生面前,少年身形一动,快到让人只觉眼前一花,随后便站立不动。

    “噗”

    下一刻,鲜血窜起,出手之人全部被杀,鲜血飘散,如同猩红的玫瑰一般,绚丽夺目。

    几道身影齐刷刷的倒下,直接身死,陈长生顺势丢掉手中的碎片,这一刻,地上除了陈族,已经全是尸体。

    “长……长生,你没事吧?”看着少年那张沾染鲜血额脸,陈青胥结结巴巴的说道。

    陈长生笑了笑,示意他没事,道“青胥哥,不用担心,春猎就是如此,我不杀他们,他们可曾对你有过一丝仁慈?”

    “我不杀他们,看看地上的尸体,他们都会死不瞑目。”陈长生说道,沾染鲜血的笑容在阳光下分外刺眼。

    “可是……”

    陈青胥显然从未经历过这种事情,片刻之间,便杀了这么多人。

    陈长生道“没有可是,就算这些人在九泉之下冥顽不灵,我陈长生也无惧,尽管放马过来好了,他活着都要死,何况死了?”

    此话一出,拓跋倾城和陈青胥皆是说不出话来,少年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颠覆他们的认知了。

    这一刻,拓跋倾城忽然明白了,为何数年前,这道身影能让各族族老都发自内心的骂一声——妖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