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43章 毛石,炼体玉髓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大战落幕,满地尸首,陈长生有些疲惫的坐着,轻靠着横倒在地上的古树喘气。

    “你没事吧?”

    拓跋倾城走近,轻声问道,语气之中带着关切。

    陈长生埋着头,长发遮住眼眸,努力让自己的喘息不那么剧烈,说道“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我这里有药膏,我给你上点。”说着,拓跋倾城蹲下身子,小心的替陈长生涂上秘制药膏。

    她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伤口,但陈长生手掌的伤势还是让她心头一颤,激烈的肉身碰撞之后,血肉几乎崩溃,隐隐能看到其中的白骨。

    小心的替陈长生抹上药膏,拓跋倾城的动作很轻,生怕触痛了陈长生。

    但她也是第一次替人上药,手法真是不敢恭维,糟糕透顶。

    或许是感觉到了自己糟糕的手法,拓跋倾城黛眉一蹙,歉意的道“抱歉,我也是第一次……”

    “没关系,你帮我上吧,我懒得动了。”她的话还没说完,陈长生已经笑了起来,抬起的眼眸中写满了疲惫。

    “嗯,我尽量轻点。”

    看着少年眼中的疲惫,拓跋倾城的动作更轻了。

    本来很简单的事情,硬生生让她折腾了接近半柱香的时间,期间陈长生只是埋着头,气息渐渐平稳下来。

    “呼。”

    长舒了口气,拓跋倾城擦了擦额头的细汗,脸上的表情终于是轻松下来,绽放出笑意。

    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不知道何时,她已经对陈长生有了一种关心,这就像是一颗种子,迟早会生根发芽。

    “你为什么来这里?”

    气息平稳下来,陈长生也恢复了一些力气,轻声问道。

    听到这句话,拓跋倾城这才反应过来,道“我原本是来找你们。”

    “我知道,以两族的交情,自然是不会来抢令牌的。”陈长生轻声笑道。

    拓跋倾城笑了笑,说道“就在不久,我们机缘巧合得到了一块毛石。”

    “毛石,封着神晶的那种吗?”陈长生问道,他也见过这种东西,在这荒山之中极为少见。

    神晶这种东西,对于陈长生他们这个阶段用处不大,但对于陈云峰他们这种开辟神海的存在便有大用处了,可以减少修行时间。

    “一开始我们也认为是,但切开才发现,里面乃是玉髓。”拓跋倾城说道。

    “玉髓?”陈长生语气一凝。

    “没错,其中精气浓郁,比起灵泉作用更加明显,可助人炼体。”拓跋倾城说道。

    “然后被人看到了?或者说当时有其他族在旁窥伺?”陈长生眼中掠过一抹火热,旋即冷静下来问道。

    拓跋倾城诧异的看了一眼前者,轻轻点头道“没错,那地方距离我们取令牌的所在很近,也有人想伏击我们,结果却看到了这一幕。”

    “本来只是一块拳头大小的毛石还不至于如此,但后来因为打斗,导致那里崩塌,才露出其中的藏着的大量玉髓!”拓跋倾城说道。

    陈长生听了,沉默片刻后,才道“那你们派人去通知族内长老没有?”

    “去了。”拓跋倾城点头道“野哥已经过去了……”

    “糊涂!”

    陈长生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神一凝的道“运气不好的话,现在拓跋大兄恐怕已经腹背受敌。”

    “如果是我的话,我会派人洋装受伤退出春猎,或者是让真正受伤的人员前去告知自家族老,然后与自己交好的族群合纵连横,在事情败露之前,争取到最大的利益。”陈长生缓缓说道,站在他的立场他会这么做“然后,会让人在关键的地点伏击,防止你们送出消息!”

    谁也不知道玉髓到底有多少,或许就是那么一点,独吞总比平分更赚,况且按照实力排名,平分就显得很不现实。

    “难道?”拓跋倾城脸色一变,她一下就领悟了,说道“不好,看到这个事情的人是风族。”

    “风族吗?”

    陈长生点头,表情没有多大的变化,他用脚想都知道看到这件事情的不是风无忌他们,否则拓跋倾城不可能会站在这里。

    “事情前后多久?路程多远?”沉默片刻,陈长生又问道,脑海中在制定对策。

    这时候拓跋倾城已经没有任何犹豫,完全以陈长生为主了,当即道“前后大约一晚,距离各族营地就算是我也到不了。”

    陈长生笑着点头,道“当然,这个消息他们肯定会优先告知风无忌他们,如果是我也会如此,让自家顶尖天才去护住那块地方才是当务之急。”

    “这样一来倒是给了我们机会,毕竟所有的选择都不可能两全其美。”说着,陈长生的眼神陡然凌厉起来,忽然扭头问道“青胥哥,你们伤势如何?”

    “还行,怎么了长生?”陈青胥等人也听到了对话,强行起身问道。

    陈长生道“你们现在行动不便,但没办法,需要大家一起努力。”

    “长生,你说吧,我们听你的!”一个陈族少年说道,见识过陈长生的实力,他们又恢复到了从前,对眼前的少年绝对的信任。

    陈长生道“你们现在分成两组,青胥哥你们三人一组,前往关键路口埋伏,不用去其他的地方,就去最近的路口,见到各族的人全部拦住!不打死就行,其他的随意!”

    “好!”陈青胥带着两个伤势略好一些的少年立刻起身,以最快的速度离开。

    “木头你们两个立刻沿着地图去找其他拓跋族人,找到了立刻让他们去各处关键路口把守,先去最近的路口,依次展开!”少年神情平静,有条不紊的说道。

    看着少年脸上的专注,拓跋倾城心头一动,莫名暖流袭遍全身,仅仅是看着这张侧脸就让她感到安宁。

    待到陈族的少年全都离开后,拓跋倾城这才调整心情,收起脸上那一缕甜美笑意,问道“那我们呢?”

    “当然是去玉髓所在了,或许现在已经有人在那里了!”陈长生眼神一冷,他几乎可以肯定,风族的人已经到了。

    “但他们没关系吗?”拓跋倾城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陈族少年。

    陈长生摇头,道“没事,你不是说了拓跋大兄也过去了吗?青胥哥他们正好去帮忙,这就没有问题。”

    “等到两族的人聚齐,他们应该足够应付了,刚才我和你用的招数,青胥哥他们可是看到的,再用就可以了。”陈长生道。

    拓跋倾城沉默,她知道陈长生说的没错,以拓跋族的武道配合陈族的火道,一般人的确是没有还手之力。

    “走了,我们慢慢过去,边走边恢复。”陈长生缓缓起身,两人一起走向拓跋族的令牌所在。

    而这个时候,玉髓的消息也如陈长生所预料的那般,风族的风无极最先得到了消息,也在往那里赶去。

    与此同时,消息也如病毒一般,在风族之中渐渐蔓延传递。

    两人走在路上,速度并不快,陈长生默默的盘算着,他们这边因为占了地利,距离路口最近,故而对于阻拦消息有很大的优势。

    一路上,陈长生摘了一些野果充饥,得到补充之后,他体内的血气渐渐活跃起来,渐渐恢复了神采。

    “你怎么了,一路上都心事重重的样子。”走了小半日,陈长生体力恢复了很多,冲身后的拓跋倾城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想我们这么过去,会不会太晚了?”拓跋倾城心思重重的问道。

    陈长生乐了,他从拓跋倾城的身上好像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下意识的刮了刮她挺翘的琼鼻,道“傻丫头,你这脑子怎么这么不好使?”

    这个动作太亲昵了,只有青梅竹马才会做的事情,陈长生做完之后也立刻反应过来,脸上的笑容不禁一僵。

    “唰!”

    拓跋倾城也愣住了,她分明看到陈长生出手,却鬼使神差的没有躲开,等到反应过来,俏脸已经红得跟苹果一样。

    “我……你……”看着少女脸上的红晕,陈长生以为她是气的,一下子结巴得说不出话来。

    “没事……”

    岂料,还不等他多做解释,拓跋倾城却忽然低下头去,像个害羞的小媳妇似的,低声说道。

    “咳”

    这句话更是让陈长生一下显得局促无比,只能是干咳一声,说道“你不用担心我们去晚了,如果玉髓多,他们哪里拿的完,如果不多,那就更简单了,直接抢就行了。”

    拓跋倾城轻轻点头,发出一声略带的娇羞的轻‘嗯’。

    接下来的气氛一直很沉默,两人下意识的保持着一点距离,一前一后的前行着,谁都没有再多说一句。

    于此同时,大约傍晚时分,陈青胥他们终于赶到了路口处。

    “还没人来过。”

    陈青胥目光四下一扫,观察了环境后,轻声说道。

    “那就太好了,我们快藏起来,也休息一下吧。”一个陈族少年脸色兴奋的道。

    陈青胥点头,刚欲开口,一道人影却从树梢掠下。

    “什么人?”

    陈族少年立刻紧张起来,低喝一声,摆出战斗的姿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