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44章 夜色,暗流涌动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身影落地,说道“是陈族的兄弟吗?”

    “你是,拓跋族的兄弟!”陈青胥凝神一看,也露出笑容。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拓跋野无疑。

    泡过灵泉之后,拓跋野整个人显得很精神,肌肉均匀分布着,好像一头猎豹,可怕的血气蛰伏在体内。

    “我们是来帮你的,不过具体的事情还需要再商议。”陈青胥说道。

    拓跋野点头,道“那我们先藏起来,在慢慢谈,一时半会还没人会来。”

    一群人点头,找了一处隐蔽之所,这才开始交谈起来……

    而另一边,随着天色昏暗下来,陈长生也不准备继续前进了,和拓跋倾城找了一处干净的地方就准备休息。

    坐在火堆旁,陈长生烤了几条鱼,大口的吃着,这里没有什么调料,自然谈不上多好吃,但也能够入口。

    比起陈长生,拓跋倾城则要斯文很多,小口的咬着鱼肉,目光落在陈长生身上。

    “怎么了,我的吃相太难看了吗?”陈长生停下动作问道,他其实算是吃得比较斯文了。

    拓跋倾城摇头,话锋一转道“你的伤势好些了吗?”

    陈长生摇头“哪有那么快,手上的皮外伤倒是没什么,只是受了些内伤,一时半会是好不了的。”

    “那我们这么过去,无论是风无忌还是风无极,都没有多大机会。”拓跋倾城说道,她虽然很自信,但风族双龙的名号也不是白来的。

    陈长生看她一脸忧心忡忡的样子,笑着道“你这姑娘一天想这么多东西干嘛,到了再看情况呗,实在打不过,咱们就撤嘛!”

    “撤?”

    拓跋倾城面露疑惑,她虽然不善于察言观色,但她也能看得出,陈长生对于玉髓其实是很上心的。

    陈长生点头,说道“你也别想太多了,咱俩这组合,不说无敌,也不差了。”

    拓跋倾城被陈长生这番话逗乐了,忍不住露出笑意,没好气的说道“你要是没受伤,还差不多。”

    陈长生见拓跋倾城笑了,自己也露出笑容,语气轻松的道“其实也不用太担心,想得太多也没有,再则说了,你一开始能想到昆悟这么强吗?”

    “依我看,只怕昆悟才是这一次春猎最大的黑马,要说稳操胜券,估计就白灵儿能和他拼一拼了。”陈长生顿了顿道。

    拓跋倾城点头,的确昆悟一开始在各族心目中实力乃是这一批人之中最弱的,结果交手才知道,对方竟然这么强。

    “这也是,我也没想到你有这么强。”拓跋倾城沉默了一下,忽然浅笑起来,昙花一现,却美得令人窒息。

    这一幕落在陈长生眼中,使得少年为之失神。

    瞧得少年脸上的失神,拓跋倾城俏脸一红,娇羞的埋下头去,心里却有种莫名的喜悦在滋生。

    “咳”

    片刻的失神之后,陈长生轻咳一声,本想借着这干咳的声音将话题脱开,却不料触痛了内伤,剧烈咳嗽起来。

    “咳咳咳……”

    陈长生咳嗽,口中喷出一口逆血,使得他脸色大变,整张脸在火光的映照下变得无比晦暗。

    “唔”

    鲜血涌上的第一时间,陈长生已经用手掌捂住了,但那刺目的殷红还是从指间汹涌而出。

    这一下让拓跋倾城脸上的娇羞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慌乱,声音急促的问道“你没事吧?”

    陈长生抬起手,想要说话,鲜血也更加疯狂的涌出,使得他连话都说不出来,修长的手指早已经被染红。

    “咳咳咳……”

    好不容易止住鲜血,陈长生终于是开口说道“没事。”

    这句话说得有气无力,与昆悟交手让他受伤很重,只是一直压抑着,这一下爆发出来,却是让他整个人气息跌落谷底。

    “你伤得这么重怎么不跟我说?”拓跋倾城眼见此幕,也有些着急了,她看少年脸上表情轻松,以为他没什么大事。

    “跟你说干什么?多一个人担心我的伤也不会好。”陈长生说道,呼吸有些急促。

    拓跋倾城沉默了,目光有些迷离的看着眼前的少年,从陈长生的身上,她看到了很多在别人身上难以见到的东西。

    这些东西仿佛有魔力,让她忍不住想要靠近,难以抗拒。

    “来,把这个服下!”

    沉默片刻,拓跋倾城从贴身之处取出一个陶罐,只有婴儿拳头大小。

    “这是什么……秘制的疗伤药吗?”陈长生脸上故作轻松的说道。

    但下一刻,封盖一打开,他的脸色立刻变了。

    陶罐之中,一股精气如泉水涌出,化作细流冲起,青翠晶莹,好像是雨后的新叶一般,纯净无比。

    “这是?”陈长生目中惊疑不定。

    拓跋倾城道“这就是玉髓,精气浓郁,有珍贵的药性,你服下之后能好得快点。”

    陈长生目光闪烁,问道“你真的给我?”

    “那还有假?都拿出来了,不是给你,难道我自己充饥?”拓跋倾城冷声道,语气之中带着关切的威胁。

    陈长生苦笑,他知道对方是一片好心,但还是第一次见到用这种方式的。

    没有多说,陈长生并不矫情,他也想试一下这种玉髓的效果。

    从拓跋倾城手中接过,陈长生一口喝光,其实也没有多少。

    “咕噜!”

    清晰的吞咽声响起,一道翠绿光芒顺着陈长生的喉咙进入腹中。

    仅仅一个呼吸,陈长生便感到腹中一团凉气冲起,席卷四肢百骸,浑身积郁的毛孔都舒张开来,尽情喷吐精气。

    “好厉害!”

    感觉到体内的变化,陈长生眸子一亮,这玉髓的效果比起拓跋倾城描述的更加强大。

    清凉之气冲刷下来,将筋脉之中积郁的乌血冲散,使得陈长生浑身舒坦凉爽,好像是在燥热的夏天喝下一碗山泉水,舒爽无比。

    冰凉的精气冲击着,但却不伤及肉身,被血肉贪婪的吸收掉,陈长生整个人被一层绿芒笼罩,显得超凡。

    时间持续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毛孔之中喷薄出的精气渐渐收敛,好像烟雾一般缓缓回流进入陈长生体内。

    这个时候,陈长生内脏齐齐颤动,强劲有力,特别是心脏,好像一个漩涡一样,血气从其中迸发出来。

    仔细看去,陈长生的血肉之上还有绿芒笼罩着,那是还未完全汲取的精气残留。

    仅仅这一点玉髓,便已经让陈长生全身的伤势好了大半,整个人精气神旺盛,双眸之中神采奕奕。

    “好强的药力,如果我没有受伤,应该能更强!”陈长生说道,眼中精光闪烁,显然是对着玉髓十分动心。

    拓跋倾城说道“你的伤势如何?”

    陈长生道“无妨,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

    “那就好!”拓跋倾城松了一口气,绽放笑颜。

    陈长生知道她是单纯因为自己好了而开心,心里也觉得一暖,道“我们修养一晚,明天一早就赶过去!”

    他隐隐感觉,有了这个玉髓,能将他推到曾经巅峰时期都未曾达到的高度——完整的一道神力!

    拓跋倾城自然不会反对,两人都盘坐下来,调息血气,将自己的精神蕴养到巅峰。

    这一晚,山林并不平静,消息在风族内扩散,几乎所有人都已知晓。

    “这消息准确吗?”

    风无忌坐在一头妖兽的尸体上,这是一头妖虎,强大而可怕,此刻却已是一具尸体。

    一个风族少年唯唯诺诺的点头,风无忌在风族内的威势很强,比起风无极更加让人惧怕。

    “可靠,无极已经过去了。”少年点头,他的年纪算是风无忌的兄长,但此刻却显得很紧张。

    “这样啊,有人去给族内送消息吗?”风无忌笑了起来,显得很灿烂,却让人心底发寒。

    “去了,无极已经告知过我,我也传递了。”少年再度点头,不敢正视风无忌。

    “也好,那我们走吧,去看看玉髓的效果如何。”风无忌点头道。

    “是。”

    少年心头一松,准备跟着风无忌过去。

    但他刚抬起脚,一只手掌便无声抽下,将他抽得横飞出去,口鼻溢血。

    “啊……”

    这一击力道不轻,疼得少年一张脸都扭曲起来,但却生生止住了叫声,不敢发出声响。

    风无忌回头扫了他一眼,冷笑道“记住,下次这种消息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明……明白!”

    少年面色大变,心底连一点愤怒的情绪都没有,一张脸写满了恐惧。

    “很好!”风无忌咧嘴笑了起来,一只手臂抬起,如利刃一般贯穿少年的胸膛。

    “噗”

    手臂抽出,鲜血顺势飞溅而出,黑夜之下,少年的眼眸渐渐变得空洞,其中写满了惊骇和疑惑。

    看着缓缓倒下去的尸体,风无忌冷冷的道“玉髓竟然被人带走了,这种废物留着也没有,只会给族群丢脸。”

    说完,风无忌甩了甩手上的鲜血,头也不回的离开,身影渐渐消失在夜色之中。

    与此同时,借着夜色的掩护,风族的少年分成三组,穿梭在林间,如通幽灵一样,没有发出丝毫声响。

    但他们不知道,此刻拓跋族的人也在飞速靠近关卡路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