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47章 洞窟碎,暗河汹涌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可惜,如果你神力足够,倒是可以一直维持护体罡风。”

    看着跌落暗河的风无极,陈长生站在岸边,淡淡的说道。

    但就算如此,那时候陈长生的实力早已经到了无视这种程度防御的地步,他自信。

    “这就完了吗?”

    拓跋倾城微微一愣,战况转变的太快了,让她一时间接受不了,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同为一族的种子,她知道风无极不可能这么弱,换句话说,是陈长生太诡异了。

    对此,少年只是报以笑容,道“其实很简单,预判他的动作就可以。”

    “你看过我和昆悟的战斗,应该能感觉到,他对于那些妖虫的运用要比风无极的风格灵活得多。”陈长生说道。

    拓跋倾城瞪眼,不相信的道“就这没简单?”

    事实上,她明白,这其中的难度绝对比少年说起要困难数十倍。

    陈长生道“换了是白灵儿或者是其他人,或许我会苦战一番,但风无极太过依赖那种护体罡风,我只是站在他的角度,思考如果是我会如何运用。”

    拓跋倾城小嘴微张,片刻后才吐出两个字“妖孽。”

    陈长生摇头,并不觉得这是值得自豪的事情,说道“你错了,如果他一开始不暴露自己的底牌,待到关键时候才露出獠牙,或许就是我败北。”

    拓跋倾城摇头,世间哪有那么多如果,但结果却是只有一个,那就是陈长生赢了,以弱胜强。

    “行了,你也别纠结这些了,快来取玉髓吧,不久应该就会有人来了。”陈长生话锋一转,目光落在玉髓之上。

    拓跋倾城闻言也是精神一震,朝着陈长生走去。

    “轰!”

    突然,一声轰鸣,暗河汹涌,水柱冲天,如蛟龙出海,声势浩大。

    半丈粗细的水柱直冲壁顶,巨大的力量使得整个洞窟都隐隐颤抖。

    “风无极!”

    陈长生低喝一声,眼神冰冷,水流之中,风无极的身影渐渐浮现,狂暴的罡风围绕着他。

    “陈长生!”

    周身罡风炸开,席卷开来,水流被卷着,好像利刃一般,直刺而来。

    这时候的水流极为可怕,就连岩石都能击碎。

    “噗”

    陈长生脸色阴沉,剑印发光,身形一侧避开水柱,同时反手一挥,斩断朝他激射而来的水柱。

    “陈长生,我承认,你很强!无论是技巧,还是战斗意识,都让我嫉妒!”

    风无极极速冲来,神力不要本钱的爆发,喷出可怕的气劲,将他周身包裹着。

    “但你今天,必须死!”

    风无极逼到陈长生近前,周身气劲可怕,好像无数利刃在搅动,发出刺人神魂的嘶鸣。

    “叽叽叽叽……”

    那种声音刺耳到极点,像是刀刃刮骨,又或者是千鸟嘶鸣,让人悸动。

    “唰!”

    对此,陈长生身形跃起,避开风无极歇斯底里的一击,同时凌空一转,双脚稳稳的落在壁顶。

    “轰隆!”

    岩壁崩塌,一股劲力炸开,从乱石之中冲杀出来。

    风无极如发疯了一般,护体罡风狂暴,横冲直撞。

    “轰!”

    下一刻,壁顶破碎,风无极周身裹着罡风,直接撞入岩石之中,顷刻间,壁顶崩塌,巨大的岩石坠入水中,掀起浪潮。

    陈长生依旧避开了,身形一跃到了岸边。

    “呼!”

    这时候,拓跋倾城周身道痕飞舞,丝丝缕缕,交织在一起,璀璨而晶莹,透着古老的气息。

    “轰!”

    紧接着,神力大手逆空轰击,直接砸在风无极的罡劲之上,将其生生砸入岩石之中。

    “咔咔咔……”

    洞窟颤动,顶壁不断落下万斤巨石,震得此地颤动不已。

    “滋滋滋滋滋……”

    仿佛金属在摩擦,风无极的气劲飞速旋转,与神力大手碰撞,火树银花从裂痕中垂下,仿佛天河坠落,绚烂到极致。

    “哼!”

    拓跋倾城也有些怒了,双瞳发光,有神力在涌动,神祇之力被她催发到了极致。

    “轰!”

    无声的轰鸣之中,拓跋倾城浑身神力一鼓,旋即如火山爆发一般,咆哮而出,力道可怕无比,硬生生将风无极推入岩石深处。

    “拓跋倾城!”

    半丈大小的口子内,风无极的咆哮从其中传出,神力大手探入其中,不知道已经深入了多少丈。

    风无极咆哮着,双手互握,长发舞动,道痕交织,气劲再度提高。

    “咔咔咔”

    岩石破碎,两人都打出了真火,神力大手推入岩洞之内,将风无极推入其中不知道多深,陈长生只能看到璀璨如银河一般的火花不断落下。

    这种画面难以描述,火花细小,如柳丝般,成百上千道交织落下,洞内照得通明。

    “吼!”

    伴随着火花的还有风无极的咆哮,他发狂了,,气劲可怕,割开岩石,要将神力大手推出。

    这时候,陈长生出手了,一只手搭在拓拔倾城肩膀上。

    紧接着,火光冲天,顺着神力大手涌向高空,好像要拥火焚天一般,声势浩大。

    漫天火花被淹没吞噬,熊熊火焰蔓延入洞口内,将洞内的岩石烧的发红。

    可怕的高温席卷而来,风无极立刻感到四周的气流变得无比燥热,虽然有气劲护体,但周身皮肤依旧刺痛。

    这就好像红焖一样,要活活把风无极给闷熟了。

    “啊!”

    风无极大吼起来,随着时间推移,他越来越难受,四周的温度越来越高,已经有岩石渐渐呈现出融化的姿态。

    “断空!”

    风无极低吼,周身气劲再度扩张,生生将两侧岩石挤成碎片,寸寸崩裂。

    “咔”

    一道刺目的裂痕沿着壁顶蔓延,好像闪电般,形状狰狞醒目。

    “不好。”

    眼见此幕,陈长生暗道不妙,说道“快收起神力!”

    拓跋倾城也反应过来,壁顶要塌了!

    但可惜,不等他们出手,壁顶终于是承受不住如此打斗,崩溃开来,巨大的岩石如流星坠落,砸向地面。

    裂痕蔓延,顺着两侧岩壁扩散,使得整个洞窟都崩碎了,就连陈长生所站的岩石都呈现出裂痕。

    “呼呼!”

    巨石坠落,沉重无比,砸出巨大的水花。

    “唰唰”

    陈长生身影闪烁,躲避着砸来的巨石,但脚下已经没有太多地方可以站了。

    “呼。”

    就在此时,一只神力大手猛然探下,将陈长生握住,然后震碎巨石,迅速收回。

    拓跋倾城被神祇虚影护住,出手将陈长生拉入自己旁边,保护起来。

    “还好有你啊。”

    进入虚影之中,陈长生也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笑意。

    这种防御,正好适合应付这种场面。

    只可惜,少年嘴角的笑容还未完全舒展,暗河却突然汹涌起来,水流狂暴,将万斤巨石都卷了起来。

    “轰!”

    浪潮铺天,汹涌席卷,夹杂着巨石冲来。

    “乌鸦嘴!”

    拓跋倾城俏脸一变,忍不住骂道。

    陈长生哭笑不得,看着那汹涌冲来的浪潮,表情比哭还难看“这能怪我?”

    “问你个问题。”看着浪潮打来,拓跋倾城忽然笑了,浅笑如花。

    “什么?”陈长生问道,这个时候了对方竟然还有心思问问题。

    “你会不会水?”拓跋倾城偏着头浅笑。

    陈长生露出死了孩子的表情“原本是会的,但现在应该是不会了。”

    “哦,那正好……我也不会。”

    话一说完,浪潮便汹涌而至,将两人淹没进去。

    这时候,饶是神祇虚影再如何强大,在这股大势之下,依旧然是寸寸崩裂。

    “哗哗……”

    耳旁水声呼啸,陈长生依旧保持着意识,一手抓住拓跋倾城。

    拓跋倾城没有开玩笑,她的确是不会水,在水底的压力之下,连喝了几大口,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

    陈长生抓住拓跋倾城将她一把拉入怀中,用身躯护住,防止顺流而来的岩石将她砸中。

    “轰隆隆”

    暗河汹涌,充塞整个洞窟,使得四周岩石寸寸裂开,不断崩落。

    “嗯?”

    被陈长生拥入怀中,拓跋倾城忽然感觉到一阵莫名的温暖,恢复了一些意识。

    湍急的水流下,拓跋倾城能清晰的感觉到少年胸膛的温度,以及那不断跃动的心跳。

    陈长生抱着拓跋倾城,双目凝重而明亮,好像夜里的星辰一般,使得昏暗的水底也变得不那么孤独。

    黑暗之中,拓跋倾城隐隐能够看到陈长生脸上轮廓,和那双明亮的眼眸,不由的下意识搂住少年,整张脸埋入陈长生胸口。

    感觉道拓跋倾城的动作,陈长生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好像在说“别怕!”

    “轰隆隆”

    洞窟内震动越发剧烈,巨石滚落,纷纷砸下。

    陈长生来回躲避,但在水中,他的动作显得无比缓慢。

    “马上就到转角了。”

    心里默默估算着,陈长生眼底有神芒闪过,映照着一方暗河。

    金色光芒照破水面,陈长生踩住一块巨石,准备带着拓跋倾城冲出暗河。

    “轰,轰,轰”

    但就在此刻,身后传来声响,巨石崩碎,暗河被一股劲气撕裂。

    “陈长生!”

    风无极化作一团狂风,扑杀而来,强烈的气劲撕裂水流,形成方圆半丈的空间。

    “是你!”

    陈长生眼眸一冷,他没有想到风无极竟然还没死。

    后者冲杀而来,所过之处,暗河分开,为让他让出道路。

    这样一来,风无极的速度与平地差不了太多,一瞬间便贴近过来,让陈长生避无可避。

    陈长生也清楚,他已经被逼得没有退路,眼底顿时涌出杀意。

    “开!”

    心中低喝一声,陈长生身后神日浮沉,如烘炉一般,释放出熊熊火焰,水汽刹那间蒸腾而起。

    神力释放,从血肉中苏醒,使得陈长生如神祇临尘,强行在暗河中撑起一方净土。

    “你先走!”

    少年长发舞动,眼底明亮,冲怀里的少女露出一道笑容。

    然而,还不等拓跋倾城反应,她整个人已经飞出了暗河,撞击在岩石上,跌入来时的转角!

    看着拓跋倾城消失的身影,陈长生周身火焰顿时化作护体神光,整个人如利刃一般,逆流而上,与风无极撞在一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