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49章 重瞳术,圣人有憾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自古以来,重明鸟被誉为祥瑞之兆,在外界最近的记录也是在上古时代,久远得不可追溯。

    且在最辉煌的年代,大道诞生之初,仙体,仙骨如雨后春笋一般,竞相绽放,演绎自己的不败神话。

    就在那个年代,重瞳也是仙体中最特别的一种,一双眼眸内道痕自成,号称圣人之姿!

    陈长生虽不知道这些,但那双超凡的眼眸就算是他也知道,那是神话的象征。

    “青灯长明,难道这古灯真是神物?”

    陈长生惊疑不定,好奇心使然,他撑起身体,忍不住凑近古灯,仿佛是想从这古老的纹路中一观那只属于神话中的年代。

    拿起古灯,陈长生放到自己眼前,仔细观看其上的纹路。

    微弱的光芒透着不同寻常的光晕,并不刺眼,却让人双眼迷离,仿佛神魂离体一般。

    “不好!”

    陈长生虽然心智坚定,反应也很快,立刻察觉到了不对,但已经无法摆脱那种幻境。

    待到陈长生清醒过来,自己已经置身于一片梦幻世界,淡金色光芒流淌,悬挂头顶,是一片绚烂到极致的天河。

    他双脚踩在水面,淡金色的湖面如内心一般,映照出陈长生的面容,以及他内心深处的担忧和警惕。

    “这是幻境吗?”

    陈长生深吸了一口气,努力保持内心的宁静。

    果然,他一冷静下来,倒影脸上的焦虑也渐渐消失,但眉宇间依旧有一股淡淡的黑气萦绕,那是他内心的杂念与担忧。

    “仙路尽头,敢问谁能成仙?谁能大道独断?”

    忽然,一道声音在这方世界中响起,透着淡淡的遗憾。

    这声音一响起,陈长生立刻汗毛倒竖,警惕的没有发出声音,只是一双眼眸四下打量。

    “在哪里?”

    陈长生目光横扫四方,心中暗道。

    但他心底想法一起,这片世界中立刻响起他的声音“在哪里?”

    这一变故立刻使得陈长生脸色大变,心头惊呼一声“什么!”

    “什么!”

    这方世界立刻响起他的声音。

    自此陈长生终于变色,在这里,他毫无秘密可言,内心都被看穿。

    “就算是重瞳也终究抵不过岁月的风沙,谁能代我一观仙路尽头!看看是何等姿态,才能踏着诸圣的尸体,走尽仙路。”

    陈长生话音刚落,那道黯然的声音再度响起,透着无限的遗憾。

    陈长生听得出来,那道声音并非是遗憾自己未能成仙,走上大道尽头,而是遗憾仙路多帝骨,无人能成就传说。

    “你是谁?重瞳圣人吗?”

    陈长生咬牙问道,事到如今他已经明白,自己绝不可能摆脱这种幻境,还不如死得明白。

    “圣人?不过是仙路众多尸骨之一而已。”

    声音说道“重瞳又如何,依旧看不清这仙道!”

    陈长生沉默,心底有些发堵,他作为后来者,依旧是走在这条路上,如今就连圣人之姿都未能看清仙路,他又何德何能。

    这就好比你想做一件事情,但一个比你更强的都失败了,你自己内心也不觉兔死狐悲。

    “你在难过吗?”感觉到陈长生内心的失落,那道声音问道。

    陈长生沉默了,片刻后才道“有点。”

    “你也想走成仙路?”声音又问。

    陈长生道“自然。”

    “为什么……”声音说道,但刚开口却沉默了,它知道这个问题没有意义。

    不过陈长生依旧回答“本能而已。”

    但说着,陈长生忽然笑了,说道“若是生如夏花,纵死也没什么遗憾。”

    声音沉默了,片刻后才道“我这一生,杀仙体,诛仙骨,纵横一世,于你看来可有遗憾?”

    陈长生道“不知道,但看你的样子,应该已经死了,已死之人还弥留于世,不是心有所执,就是心有不甘。”

    “呵呵,那我还想听一听你可有遗憾,说不定我能替你达成所愿。”声音忽然笑起来。

    陈长生露出笑意,咧嘴说道“遗憾倒是没有,只是想趁我热血未逝,年少轻狂之时,找到那么两三件让我死而无憾的事情。”

    “年少轻狂?”

    听到这句话,声音忍不住叹息起来,曾几何时,它也是有我无敌,纵横天下,不可一世。

    那时候,它也战血未冷,也年少轻狂,从不知遗憾未何物。

    “少年意气啊!”

    叹息着,声音忍不住感叹,似在追忆曾经。

    下一刻,声音忽然变得高亢,仿佛一座万仞神山忽然拔地而起,让人心神颤动。

    “小家伙,你可愿作我的眼,替我一观仙路累累尸骨!”声音说道,透着睥睨天地的气魄。

    陈长生心底一紧,他亦听过传说之中,神明不死,夺人躯壳,可再活一世。

    “放心,仙路于我早已经断了!但仙路尽头如无重瞳争锋,也是一种遗憾!”

    声音洞悉陈长生的想法,不由得说道,语气如利刃出鞘,锋芒渐露。

    说完,还不得陈长生反应,这片世界忽然颤动起来,灿烂星河从天坠落,贯入陈长生头颅之中。

    不仅如此,金色道痕从四面八方飞舞而来,冲入陈长生眼眸之中,交织成一片,浩瀚如天河。

    “你不是重瞳,这道痕只能这样烙印在你双瞳之内,这样一来,能领悟几分,就全看你自身了。”声音淡淡的说道。

    对此,陈长生却只能听着,那道痕太过浩瀚了,卷帙浩繁,冲得他脑海欲裂,心神不稳。

    渐渐地,陈长生已经听不到任何声响,他眼前金光一片,道痕如一片银河,在他眼前流过,任由他遨游观看。

    整个幻境开始崩塌,金光溃散,化作无数道痕融入陈长生双眸。

    “你我也算是有缘,最后再送你一场机缘,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话音一落,九层古塔忽然颤动起来,从其中飞出一道光华,青翠欲滴,融入陈长生体内。

    “轰!”

    下一刻,精气冲起,精纯无比,开始冲刷陈长生的躯体。

    这道翠绿乃是最为精纯的炼体玉髓,珍贵到极点,毫不费力的就被肉身吸收。

    “汩汩”

    很快,体内骨血涌动,宛若岩浆一般,沸腾起来,开始蜕变。

    “走吧!”

    幻境世界濒临崩溃,声音也变得落寞,它也要消失了。

    这时候,一直未曾开口的陈长生忽然看到了一道朦胧身影,通体神光绽放,灿烂光明,冲着他挥了挥手臂。

    那就是这道声音的主人。

    “等一等……”

    陈长生疾呼一声,他还想说些什么,但那道身影却不想多说,手臂落下,陈长生只感觉天旋地转,瞬间失去知觉。

    而就在前一刻,他的双眼中,所有道痕终于交织,形成一个古老的符文,宛如天地初开,大道终成!

    瞬息之间,陈长生已经离开这里,只剩下那道被神光笼罩的身影默默的凝视着九层古塔,道“九层塔!”

    话音一落,九层塔莫名的震动一声,仿佛有恶鬼要冲出来一般,使得整个地底都在轰鸣。

    ……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某处山林乱石之中,一道身影忽然坠落,重重的砸在乱石之上,巨大的力量砸得乱石飞溅,山林颤动。

    “咳”

    陈长生本来还没回过神来,这一下直接砸得他五脏颤动,口中喷出一口逆血来,当场昏死过去。

    幸亏的是乱石掩埋下来,将他挡在其中,否则以他现在的状态,非得给山林中的妖兽吞了不可。

    这一昏迷,不知道过了多久,等陈长生再苏醒过来,天上已是烈阳横空。

    “咳咳……太痛了。”

    少年扒开身上的乱石,撑起身子。

    昏迷之中,他体内的玉髓已经将他的错位的内脏全部恢复,伤势已经没有大碍。

    “那身影到底是什么人……”

    撑起身子,陈长生顿时沉默了,他的记忆中已经多了一门武道,凝结成一枚难以磨灭的符文,光华灿灿,如明月高悬。

    他不是笨蛋,上下一想,也能知道这是一门不得了的武道,比起陈族的武道不知道可怕了多少,以至于他一时间都找不到参悟之法。

    一想到这门武道,陈长生不禁苦笑,自己这运气不知道是该说好,还是说不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得了传承。

    苦笑之后,陈长生终于是回过神来,压下心头的种种疑惑,低声道“总体来说运气是好的!”

    陈长生表现得太平静了,换了是别人,早就已经高兴疯了,重瞳的无敌术乃是烙印在血脉深处,自古以来除了重瞳圣人,有几人能够掌握完整。

    况且,他还得了珍贵无比的炼体玉髓,早就该烧高香了。

    换了心情,陈长生终于是露出笑容,目光四下一扫道“春猎还在继续吗,这里是哪里?”

    这片山林他并不熟悉,说明这里并非陈族附近。

    站起身子,陈长生精神饱满,肌体生辉,他的每一条筋脉几乎被玉髓填满,被血肉吸收,照这种速度,就是一个月都吸收不完。

    走出乱石,陈长生衣衫破烂,他经历过多长大战,衣服还能坚持下来,已经是奇迹了。

    但他显然对此不关心,一心只想找到出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