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51章 归来,万斤神力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桃宏瞬败,桃馨儿下意识的靠近前者,想要保护他。

    但她还未有动作,陈长生的目光已经扫来,落在她身上道“你也想动手吗?”

    这句话仿佛天鼓一般,震得桃馨儿不敢再动,此刻,眼前的少年仿佛神明一样,决定着她们的生死。

    目光在桃馨儿一扫而过,最终落在桃铃儿身上,后者泪眼朦胧的看着陈长生。

    这种眼神陈长生并不陌生,曾经有个尾巴也常常用这种类似的眼神看着他。

    收回目光,陈长生淡淡的道“没有下一次了。”

    说完,少年缓缓转身,最终消失在林中。

    待到陈长生的身影再也看不见,桃馨儿两人才终于松了一口,仿佛卸下了万斤重担。

    少年仅仅是站在那里,目光只要一落下,便让人感觉四周的空气都凝固起来,那种气质实在是太可怕了。

    “怪物!”

    看着陈长生离去,桃宏忍不住脱口而出,这是他心里的第一反应。

    “桃宏哥,你没事吧?”桃馨儿走过去,扶起桃宏。

    桃宏胸口在流血,但他却连看都没看,连忙说道“赶快回去告诉族老们,陈长生强得可怕,恐怕唯有白灵儿能和他一试高下了。”

    桃馨儿脸上露出复杂的神情,心底有些发堵,莫名的后悔在滋生。

    心头一动,桃馨儿回过头,看着桃铃儿道“铃儿你……”

    桃铃儿此刻满脸复杂的看着自己的姐姐,怔怔的道“姐姐,那是大兄啊,为什么你们会……”

    “铃儿,你还小,不明白各族之间的争斗!”桃宏咬牙说道。

    桃铃儿默然,心里很失落,她看得出陈长生没有变,从那清澈的眼神中她能够感觉到。

    眼见自己妹妹这种神情,桃馨儿想要说些什么,却总也说不出口,只能沉默。

    ……

    大约小半日,陈长生终于看到了熟悉的景色,陈村就在他眼前。

    此刻,村头,一位老人正默默的坐在树下,茂盛的树叶之下,这道身影却显得无比落寞。

    这道身影正是陈长生的爷爷,陈云峰。

    自从陈长生‘死后’,老人一下子苍老了很多,就连身形都佝偻了不少。

    远远的看着这道身影,陈长生忍不住鼻尖一酸,他的爷爷,老了。

    缓缓走到树下,陈长生脸上带着内疚,轻声开口道“爷爷。”

    这一声不大,却使得老人身形一震,原本埋下的头下意识的抬起,浑浊的眼中充满了震惊。

    几乎不用看,陈云峰便知道,这是只属于陈长生的声音。

    看着这双浑浊的双眼,陈长生心底更加愧疚,原本以陈云峰的实力,双目不可能浑浊,而是温润如玉,平静如水的,但如今却这副模样。

    “长……长生!”

    陈云峰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说道,曾经无数次的,这种幻觉出现在他面前,但却又在刹那消散。

    但,这一次,他能清楚的感觉到,眼前的少年不是幻觉,真的是他的孙子。

    “爷爷,我回来晚了。”陈长生眼中泪光闪烁,轻轻的说道,像个犯了错的孩子般,低着头。

    “你……你……饿了吗?”

    陈云峰想要说话,千言万语,到嘴边却只是这么一句话。

    但就是这么一句摸不着头脑的话,却使得陈长生眼眶发红,用力的抹了一把眼泪道“嗯!”

    “孩子,你到底去哪里了?”

    陈云峰轻轻拉住陈长生的手掌,生怕下一刻,陈长生又会离他而去。

    陈长生感受着老人手掌的颤抖,说道“我去了……”

    陈长生的话刚要出口,整个人却猛然僵住,周身如坠地狱,一股股阴寒朝他席卷而来。

    “咳……”

    陈长生身形一晃,整个人险些栽倒在地。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手掌死死捏住,他毫不怀疑只要自己多说个字,立刻就会身死。

    “只有一次,只能这一次!”

    陈长生心头骇然,他能感觉到,只有这一次机会,他如果再提及这次经历,自己绝对会死。

    “长生,你怎么了?”

    看着陈长生向后栽倒,陈云峰脸色大变,立刻问道。

    踉跄一步,陈长生强行稳住身形,脸上仍然带着骇然,道“我没事!”

    “我去了哪里不能告诉您!”

    陈长生回过一口气,冲陈云峰摇头,示意他不要再询问。

    陈云峰虽然想不到在陈长生身上发生了什么,但他清楚的知道眼前的人正是他孙儿,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只要你回来就好,等你想说的时候再告诉我也不迟。”陈云峰笑着说道,陈长生回来了,老人的心情也变得开朗,恢复了往日的风采。

    “走吧,我们回家了。”兴奋之后,陈云峰拉着陈长生往村内走去。

    当天,陈长生回来的消息立刻传遍村子,许多人都跑过来问他这段时间都去了哪里,当然更多的是送来一些补品,给他调养身体。

    对于这些人,陈长生都是笑着摇头,他不能回答他们。

    村里的人一向淳朴,也没有多想,只是嘱咐陈长生要多休息。

    待到夜晚,这股风波总算是平息下来,陈长生和陈云峰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饭桌上,陈云峰一个劲的给陈长生夹菜,皱纹密布的脸上充满了笑意。

    陈长生也是笑着将堆得像小山似的饭菜全都吃掉,并抬头问道“爷爷,月谣呢,我回来还没见过她。”

    陈长生心思很细,这点功夫,他已经发现有些不对劲,他回来了,陈月谣不可能不来找他的。

    陈云峰闻言,脸色有些为难。

    “爷爷,你说吧,月谣怎么了?”陈长生放下筷子,脸色一肃的道。

    陈云峰叹了口气,道“本想瞒你几天,现在看来是一天都瞒不住。”

    顿了顿,陈云峰又道“大约半月前,有人来过村子。”

    “有人?什么人?是月婵吗?”陈长生愣了愣,旋即问道。

    陈云峰点头,道“是月婵托人回来,想要看你如何,顺便将你带过去。”

    陈长生道“结果知道我已经死了,想了那几人应该都松了一口气吧。”

    这种事情他不用想也知道。

    陈云峰点头,继续说道“他们留下一枚令牌,说是我族拿着这枚令牌可以拜入他们门下。”

    “不过这都不重要,月谣就在这之后不久走的,远山也走了。”陈云峰道“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但他们去意已决,我知道的。”

    陈长生点点头,道“这样啊,或许是月谣想要出去看看外面吧,这也是人之常情。”

    见陈长生并不难过,陈云峰不禁诧异,问道“你不难过吗?”

    陈长生微笑着道“没什么,无论是月婵还是月谣,她们都自己的想法,我总有一天也要出去看一看,有缘总能相见,这不是还有令牌吗?”

    “你难道是想去找月婵?”陈云峰一惊,脸色一下就变了“这可不行,那几人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当不得真。”

    陈长生点头,说道“我当然知道,否则当初他们也不会看不起我,这种事现在还太远,稍后再想也不迟。”

    经历了重瞳的事情,陈长生的想法也不一样了,他虽然对于长生的执念不强,但也不想这样白白死去。

    “既然得了那人的传承,自然要帮他去见识一番,看看仙路尽头,诸圣的风采到底是怎样。”陈长生心底暗道,他并不觉得自己一定能走到最后,只是想着能走到自己的极限为止。

    怀着这种想法,陈长生迅速吃掉碗里的饭菜,准备开始修炼。

    晚上,陈长生收拾好一切之后,调整好呼吸,盘做到床榻上。

    他体内充满了玉髓,精气浓郁,几乎形成凝结成碎片,需要尽早吸收,否则会逸散掉。

    这玉髓自动就会被血肉吸收,就和喝水一样,不过陈长生一运转陈村古法,吸收的速度立刻倍增,飙升几十倍不止。

    这一刻,他就好像进入一片海洋之中,回到了初生之时,随意汲取这精气,融入血肉。

    玉髓进入身体,陈长生的体质再度蜕变,血气滚滚,精血沸腾,如岩浆一般在骨骼中涌动。

    随着血气的涌动,血肉变得更加剔透,透着光泽,像是古玉一般,但却无比坚韧,普通人用刀剑都不一定能刺破。

    有了玉髓的帮助,陈长生虽然接近半年未曾修行,但依旧能够很快赶上别人的进度。

    就这样,三日眨眼过去,陈长生的血气直奔万斤而去,已经达到可怕的九千九百斤。

    头顶的一道神力光芒灿灿,如神轮一般,轮转不定,比起春猎时的白灵儿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这道神力最末端,依旧有残缺,未曾达到圆满的状态,唯有达到万斤神力,才会最终成型,达到圆满。

    这个时候,不仅仅是靠外力了,也需要自身有天赋,毅力,更重要的是一种心态。

    越是急切的寻求突破,反而越束缚自身,不得寸进。

    陈长生也是第一次走到这种地步,他没有着急,放缓步伐,顺其自然。

    又是七月日,陈长生头顶的一道神力最终圆满,形成一轮神轮,旋转着,透着灿烂光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