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55章 辟神海,命土四象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唔!”

    不知过了多久陈长生终于醒了,他发现正躺在床榻上心里也是送了口气。

    “还好没淹死在鼎里,否则乐子可就大了!陈长生苦笑着自语。

    他虽然是血气鼎盛,肉身早已经超脱普通人太多,但在无意识的情况下,依旧很可能被淹死。

    短暂的自嘲之后,少年的脸上忍不住露出笑意,心神沉入生轮。

    此刻,命土之上,一枚光点灿烂生辉,神光氤氲。

    这一枚光辉便是神力凝练到一种程度的体现,是最原始的一点神力。

    仔细感受着这一点神力的波动,陈长生脸上渐渐露出古怪之色,他的这一点神力,细看之下竟隐隐成一枚符文道痕。

    但每当他想要真正观看之时,却又难以真正看清。

    “难道真是如此,是传闻之中生命的起源道痕,蕴藏命土的至高奥义?”陈长生心头暗道。

    他也不过十五岁而已,见识有限,甚至比不上外界许多宗门弟子,故而只能靠猜测。

    其实他不知道,这种现象不光他有,许多达到三道神力的天才都会出现。

    故而,在外界,这种现象并不罕见,也不会如陈长生这样吃惊。

    正当陈长生仔细观察这一粒神海之时,他的房门已经被推开了。

    “谁?”

    倏尔,陈长生心头一惊,双目神光绽放,如利剑般,扫向来人。

    “唰!”

    目光落下的瞬间,陈云峰立刻僵在原地,浑身肌肉下意识的绷紧。

    这一刻,他入赘冰窖,好像有一头凶兽正盯着他,前所未有的危机感袭上心头。

    “爷爷。”

    看清楚来人是陈云峰后,陈长生心头一松,目光也柔和下来,轻声说道。

    “呼!”

    待到陈长生收回目光,陈云峰才终于回过神来,后怕的吐了口气,暗道“刚才怎么回事?”

    就在那一瞬间,他分明感觉到了危险,但一下又消失了。

    “你小子,竟然在药鼎里昏过去了,也亏得里面精气浓郁,否则你早就没了!”稳定心神,陈云峰脸色一肃的道。

    陈长生笑了笑,“爷爷,我生轮开了。”

    “你还好意思笑……什么,你生轮开了?”陈云峰先是一愣,随后露出惊喜之色的道。

    “我的确开了生轮,不过还需要一段时间巩固境界。”陈长生撑起身子道。

    “无妨,这点药石村里还是拿的出来的。”陈云峰脸上带笑,他的孙子后发先至,他脸上也有光。

    陈长生摇头道“不用我这段时间会去山里历练一番,顺便替村子多杀些妖兽回来。”

    一番交流以后,房间里只剩下陈长生。

    “生命的至高奥义吗?”陈长生喃喃自语,开始仔细参悟记忆在脑子里的那枚道痕。

    这枚道痕不算复杂,陈长生悟性本就不差,很快便得窥一二。

    初步理解这枚道痕的意义,陈长生脸上露出一缕笑容,道“传闻果然是真的,命土四象竟真的存在。”

    这道痕仔细参悟下来,竟然隐隐与人体经脉相符,这是一门吐纳之术。

    所谓吐纳,便指的是吞吐精气,越玄妙的吐纳法门,凝练的神海便越纯粹。

    故而,好的吐纳之术,就算是许多道统也无比渴望。

    陈村也有吐纳之术,但很简陋,因为人体太过复杂,生命蕴含太多秘密,就算是圣人也不敢言,能看破生命,以陈族历代祖先的实力,还不足以创造出太好的法门。

    收敛心思,陈长生开始运转这门法,小腹立刻明亮起来,一缕缕道痕隐隐浮现,交织在一起,勾勒出古老大道的一角。

    他浑身上下,一缕缕神光复苏,如琴弦一般,轻轻颤抖,拨动生命之力。

    这种神光遍布全身,但小腹处最为复杂,也最为夺目。

    天地精气被这种神秘的节奏牵引,没入陈长生体内,流淌在筋脉中,最终归入神海。

    命土之上,灿烂的神力如星辉一般,汇入神海,壮大那一粒金色神海……

    就这样,陈长生白天磨炼探索重瞳的妙用,晚上修行神力,时间也在其中迅速流逝。

    时光弹指,冬去春来,已经是二月,春意渐露。

    清晨,仍有着积雪的山林中,陈长生行走在此处,发丝晶莹,肌体流淌神曦,显得很不凡。

    这是神力精纯凝实的体现,且更加不凡的是那双眸子。

    原本清澈的眼眸,现如今更加明亮,灿烂若星辰,仔细看去,隐约能看到道痕飞舞,神秘莫测。

    时至如今,这方山林已经任由陈长生纵横,难以有妖兽可与他争锋。

    “还有一个月就要春猎,不知道其他族的天才实力几何?”陈长生边走,便思考着。

    “嗖”

    忽然,就在陈长生沉思之时,他的面前,两丈之外,一道漆黑的身影迅速横掠而过,只留下枝丫颤抖的古树和一缕缕黑色神力。

    那黑色的神力仿佛火焰一般,腾腾跳动,汹涌燃烧着,随后飘散在空中。

    “这是……”

    看着这消散的神力,陈长生眸子渐渐睁大,眼底露出惊骇之色。

    “不会错的!”

    陈长生眉毛一竖,眼神变得凌厉起来,拔地爆射而起,朝着身影消失的方向极速追去。

    这道神力给他的感觉太过不详,透着诅咒一般的阴冷,没有生命应有的蓬勃精气。

    “唰唰唰………”

    陈长生极速而动,如一头灵燕,俯冲在古树之间,又如灵猴,跃动不断,穿梭林间。

    “不会错的,那神力的确是——鬼!”

    陈长生咬牙,眸子开阖间,有神芒逸散,双瞳之中道痕弥漫,仿佛太初之时诞生的神灵睁开了双眸般,深邃无比。

    瞳力一开,陈长生眼眸边缘立刻浮现一圈细小无比的丝线,如琴弦,又如道则,神秘莫测。

    “看到了!”

    重瞳无愧神话,运转起来,陈长生立刻捕捉到了那道身影。

    “站住!”

    陈长生低喝,单臂抬起,血肉之中神光浓郁,赤霞淌出,化作澎湃火光。

    “轰”

    猛然一挥,赤红光芒迸射而出,横扫山林,将面前的古树统统焚尽。

    “唰!”

    下一刻,神力如潮水般退去,没入陈长生体内,他自己亦是暴射而出,落向不远处的漆黑身影。

    此刻,陈长生看得真切,那道身影通体被黑芒包围,透出可怕的气息。

    “唰”

    陈长生双目发光,眼中道痕飞舞,银勾铁画,化作道道神芒飞出。

    他动用了极致瞳力,想要看清楚这道身影,穿过他的隐藏,看到本体。

    “桀桀”

    这道身影自然也感觉到,豁然转身,正对陈长生。

    “什么!”

    身影转过来的一瞬间,陈长生愣住了。

    他看到了,在那狼烟般的黑气之中,一点猩红如花朵般绽放,好像能将人的神魂都吸引进去。

    身影止住身形,陈长生也停下了,冷声道“你到底什么人?”

    他的瞳力被那道猩红阻挡,难以看到本体,甚至连他是不是人都不清楚。

    “桀桀。”

    身影口中发出怪笑,十分尖锐,也透露出一抹嘲讽。

    陈长生眼神一沉,冷声道“不说是吗?那我就只能硬来了。”

    说着,四周的空气渐渐紧张起来,古树乱颤,可怕的神力威压横扫四方。

    陈长生长发乱舞,神力在此刻复苏,一道道神芒冲出,每一寸血肉都剔透晶莹,释放神力,仿佛神祇在觉醒。

    “桀桀”

    身影依旧是冷笑,透着人性化的不屑。

    陈长生神色冷漠,一步步走向身影,自身潜能也在释放,每一步落下都有可怕的火光冲起,如烟花般绽放在虚空。

    这是他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全力释放神能,他能感觉到眼前的身影绝对不凡,必须要以最强姿态将他斩杀。

    “唰!”

    倏尔,陈长生动了,双眸神光灿灿,如一轮太阳般,光芒炽盛,几乎要燃烧起来。

    “哼!”

    这时候,这道身影终于发出了声音,是一声冷哼,透着无边的森冷,如从九幽冥界传来,摄人神魂。

    “轰”

    两人对拼,血气沸腾,神力汹涌,金黑二色光芒冲天而起,如银瓶乍破,迸溅出千道霞光。

    “哗”

    陈长生目光冰冷如刀,另一只手立劈而下,伴随着赤霞,氤氲流淌,透着刺人皮肉的灼热。

    身影急速后退,避开这一击。

    而就在此时,陈长生瞳孔发光,里面道痕弥漫,若星河灿烂。

    “嘭”

    一拳横击,赤红拳印灼烧虚空,使得空气都扭曲起来,轰在身影身上。

    陈长生没有保留,一上来就凌厉无比,施展最强底牌。

    “唰”

    一击得手,陈长生大腿如铁鞭一般抽下,横击身影。

    “嗡”

    然而,就在陈长生的攻击即将落下之时,身影眉心的一点红芒突然绽放,妖异而猩红。

    猩红的神辉从其中冲出,弥漫虚空,化作一个个古老的符号,挡住了陈长生的一击。

    “轰隆”

    下一个呼吸,符号炸开,狂暴的气劲掀翻这片山林,附近的古树尽皆破碎,被掀飞出去。

    陈长生身形后退,眸中有金色雾霭流淌,护住自身。

    这一变故使得陈长生失去了这道身影的踪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