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57章 恶鬼道,借命阴曹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三日弹指而过,白族村落外。

    陈云峰和陈长生站在白族村头,陈长生原本以为他们已经来得够早了,但其他各族也是同样。

    进入白族,立刻有人引着两人前往商议之所。

    白族的商议之所,全是百年灵木制作而成,透着淡淡的香味,令人精神舒爽,手笔不小。

    陈长生跟在陈云峰身后进入其中,这里面香气更浓,四周摆放着油灯和月华石,交相辉映。

    屋子很宽敞,两侧放着六张桌子,除去昆族未到场之外,各族皆已落座,唯有最后的桌子剩下一个位置。

    目光一扫,陈长生眉头不禁皱起,各族按实力进行划分,以右为大,他们不应该坐在最后。

    “陈长生。”

    目光还未收回,一道声音便惊喜响起。

    陈长生闻言看去,脸上也露出淡淡的笑容,跟他打招呼的正是拓跋倾城。

    这么久过去了,拓跋倾城也是进入神海境,目中光彩莹莹。

    陈长生张了张嘴,想要回答,却被一道声音冷冷打断。

    桃峰目光森冷,在不远处,冷然道“没有规矩吗?要聊天就滚出去!”

    陈长生目光一冷,冷笑道“什么规矩?你定的规矩?”

    桃峰冷笑“陈长生,今日各族都在,可不是给你聊天叙旧的。”

    陈长生冷漠,脚步移动,就要上前,却被陈云峰阻止。

    “没必要和疯狗一般见识,既没有价值,也没有意义。”陈云峰淡淡的说道。

    “你……”桃峰气结,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陈族长,既然来了,就赶紧落座吧。”白族族长于此时开口。

    陈云峰咧嘴一笑,带着陈长生落座。

    陈长生坐在陈云峰一侧靠后,随意拿起桌上的浆果咬了一口,目光沉下,向四周扫过。

    这次各族都派出了年轻一代前来,目的很明显,就是要培养他们。

    “白灵儿、风无忌、嗯……他应该是雷淼、石破天还有桃渊。”陈长生低声喃喃“来得还真齐。”

    “陈长生……”

    此刻,拓跋倾城冲他小声开口,两人算的上是生死之交,关系自然要好一些。

    陈长生点头,冲她露出微笑,示意她过来。

    两族的桌子本就挨得近,加之关系一向很好,拓跋族长也是微笑,示意可以。

    “倾城她……”拓跋野挠了挠脑袋,小声道“现在是各族聚首,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拓跋族长低声笑骂“你这蛮儿,不懂就别说。”

    拓跋野皱着脸,不知所措的点了点头,他虽然不明白,但想来族长说的话总不会有错。

    主座上,白族族长对此视而不见,开口道“事情大家都清楚,不如我们先听听当事者的话吧。”

    说着,他的目光落在桃渊身上。

    随着他目光的移动,各族也将目光转移过来,露出不解。

    还不等桃族族长开口,他身侧的桃峰已经抢先说道“渊儿曾与黑影交手,将他击退!”

    “唰。”

    此话一出,各族皆是变色,没有想到桃渊竟然与其交手,并将那道黑影击退。

    “那黑影到底实力几何,有什么手段?”雷族族长开口,好像一头雄狮在咆哮,声音隆隆。

    感受着那一道道目光,桃渊脸上忍不住露出淡淡的得意,傲然道“实力很强,眉心的一点猩红可冲出血剑!”

    “把详细的经过说给我们听听。”又一个族长开口,是石族的族长。

    桃渊点头,将事情缓缓道来,不过自然省略了一些重点。

    各族都听得很认真,生怕遗漏了什么,陈长生自然也在听,不过却没那么认真,咬着浆果。

    “参考价值不大。”

    片刻,陈长生冲拓跋倾城小声开口,因为见她听得很认真,怕拓跋族被消息带跑了。

    拓跋倾城扭头盯着少年,眸子清澈,认真的问道“真的?”

    陈长生点头道“这道身影的实力绝对要比桃渊描述的强,如果真要比喻的话……嗯……我也形容不出来,除非我和桃渊交手一次,才有参考价值。”

    拓跋倾城闻言立刻抓到了重点,问道“你开辟了神海?还和那道身影交过手?”

    陈长生点头。

    “那以你来参考如何?”拓跋倾城问道。

    “以我来参考?”

    陈长生沉吟了片刻,才抬起头道“大概在伯仲之间吧,想来我应该能强一点。”

    “那就是比不上族长族老他们了。”拓跋倾城松了一口气,她毫不怀疑陈长生的话。

    不过她理解错了陈长生的意思,陈长生说的伯仲之间,是在他动用重瞳神术的情况下。

    那种情况下,他几乎可以肯定,自己会比各族族长都强,而且不是一点。

    听完桃渊的话,各族族长都皱眉了。

    白族族长沉吟了片刻,而后抬起头道“光听描述,难以准确的掌握信息。”

    “那不知白族长有什么好的提议。”桃渊说道。

    白族族长笑着道“不如就让人与你交手一番,我们也好探知底细。”

    “这是个好主意,但我等身为长辈不好出手,不如就让他们同龄交手吧,我们在旁看着就行。”石族族长也开口,露出笑意。

    陈长生闻言心头冷笑,这分明是要掂量一下各族天才的战力,从而排名。

    “如此也好,我们顺便看看小家伙们的实力。”拓跋族族长站起身来,神色平淡的说道。

    这时候,各族的天才都站起身来,各色神光涌动,白灵儿沐浴白色神辉,仿佛神祇一般,目光逼人。

    风无忌全身湛蓝神芒翻滚,如浪潮一般,上扬的笑容之中透着无比的自信。

    雷族亦有人站起来,电蛇狂舞,目光深邃。

    各族天才都展现出神力,目光明亮,可怕的神力波动扩散开来,使得大地都隐隐颤抖。

    场中目光交错,于虚空碰撞,每个人都自负而骄傲,欲要决出胜负。

    “陈族,你们这一族没人出来吗?”桃峰脸上露出冷笑,带着嘲弄。

    “也罢,少他也无妨。”雷族族长开口,十分轻蔑。

    白族族长亦是开口,笑着道“无妨,这么多人也足够了。”

    陈云峰脸色一冷,这几人分明是在嘲讽他。

    就在此刻,一道声音淡淡响起,打断了谈话。

    “那就开始吧!”

    陈长生一口吞下手中的浆果,站起身子,磅礴的神力汹涌而出,一头长发倒竖,伴随着金色神力冲起。

    六道神芒冲天而起,几乎要掀翻这里,神力波动剧烈,互相碰撞,使得整个屋子都开始龟裂。

    拓跋倾城变色,她就在陈长生旁边,能感觉到这股神力的可怕,隐隐要压制其他五人。

    这时候,桃渊走出来,冷声道“陈长生,听闻你少年无敌,那便由你先来试试吧。”

    陈长生眼神凌厉,桃族与他们本就有血仇,尚未清算,如今正好。

    “好!嗯……”

    陈长生话还没说出口,却忽然脸色一变的抬起头颅,看向屋顶。

    “呼呼呼!”

    随后,众人也猛的抬起头,他们头顶仿佛有什么东西坠落下来,发出强烈的呼啸声。

    “轰!”

    下一刻,漆黑神力爆发,于屋子中央炸开,如惊涛拍岸,席卷四方。

    “唰!”

    漆黑神芒之中,犀利的血线激射而出,快如闪电,冷如寒芒,射向众人的头颅。

    “小心!”

    陈长生身形后退,一双眸子开阖,神曦流淌,护住陈云峰和拓跋倾城。

    “噗噗!”

    血花绽放,血线太过凌厉,有人负伤,就连族长都无法幸免,被贯穿。

    “什么人!”

    白灵儿神色冷漠,如仙子一般,眉间藏着愠怒,抬手就是一掌,雪白神力澎湃而出。

    “嘭!”

    整个木屋瞬间炸开,白色神光涌上高天。

    紧接着,数十道身影从其中激射而出。

    “桀桀”

    神光散去,一道身影屹立中央,浑身沐浴神力,血色光辉从头顶洒下,仿佛太古神魔一般。

    “是你!”

    桃渊瞳孔一缩,浑身肌肉下意识的绷紧,这道身影气息强势无比,如从尸山血海之中走出来魔神般,令人心悸。

    “那就是……”

    拓跋倾城变色,美目之中浮现骇然。

    陈长生目光一凝,半月不见,这道身影更强了,神力滚滚,如同鲜血在燃烧,身后的一轮血月更是妖异无边,散发出血色光辉。

    “纳命来!”

    这是候桃渊动了,掌印漫天,带起异象,无数雪花挥洒而过,透着寒气。

    他要一雪以前的耻辱,故而第一个出手,神力呼啸。

    “噗!”

    神光穿透身影,将其立劈。

    “哼!”桃渊冷笑,带着胜利者的得意。

    但马上,他发现他错了,这不过是一道残影而已,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他身后。

    “你很弱!”

    身影开口,声音低沉,如从地狱之中传来,透着无边森冷。

    “什么!”

    桃渊面色大变,但已经来不及了,血色身影出手,手臂斩落,如魔剑横空,掀起滔天血浪。

    “噗”

    一击之下,桃渊被斩,险些被立劈,胸口的伤痕狰狞恐怖,鲜血挥洒而出。

    “渊儿!”

    桃族族长眼见此状,脸上浮现狰狞,冲杀出去。

    “唰唰唰”

    身影动作快如闪电,勾勒出血色光芒,一个纵身便到了桃族族长面前,瞳孔之中血芒盛放。

    “噗”

    桃族族长被斩,鲜血飞溅,半边身子都脱落了,当场横死。

    “好强!”

    众人惊骇,还有附近的白族之人,全都露出恐惧之色。

    不过三四个呼吸,两个神海境高手被斩,毫无反抗之力。

    “混账,一起上,杀了他!”

    桃峰怒喝一声,心底惊恐交加。

    “阴兵借道!”

    只可惜他的话还没说完,身影眉间忽然浮现一只竖瞳,其中血光涌动,伴随着无穷血色道痕挥洒而出。

    “哗啦啦!”

    铿锵之音响起,身影身后的血月突然冲出光辉,从其中冲出恶鬼,手持锁链,脚踏尸骸而来。

    那道血月仿佛地狱的大门,释放出无穷尸鬼,从其中扑杀出来,每个都鬼气森森,血迹斑斑。

    恶鬼一出,天地间立刻鬼气汹涌,死气沉沉,无数阴兵冲杀出来。

    这时候,每个人都施展出手段,白灵儿素手一翻,化作一面天碑镇压而下,其上烙印模糊的道痕,镇杀阴兵。

    石破天施展该族体术,黑色神芒缠上身躯,皮肤变得黝黑起来,这是该族的武道施展到高深的体现。

    但很奇怪,陈长生这里却无阴兵出手,他冷冷的站在原地,对视着身影。

    “陈长生你别急,等我解决了他们,必然亲手摘下你的头颅!”身影口中发出狞笑,这一刻他终于露出了自己本来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陈长生眼中第一次露出骇然,厉声喝道“风无极!”

    不光是陈长生,其他人也同样惊骇,谁都没有想到这道身影的本体会是他!

    “你不是死了吗?”风无忌大吼着,不敢相信。

    风无极狞笑,癫狂而张扬,浑身血气冲霄而起,如孽龙出世,强势无匹!

    “是啊!我死了!”

    风无极狂笑着,狰狞的吼道“陈长生,我从阴曹借命而来,取你头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