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60章 落幕,神剑绝杀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噗!”

    片刻,陈长生口中喷血,如泉涌一般,根本止不住。

    他的腹部伤口狰狞,险些将他拦腰斩断,若非最后重瞳神能阻挡,他此刻已经死了。

    不光如此,他的肩膀处,血光朦胧,氤氲扩散,那附近的血肉竟然在消融。

    “败了!?”

    白灵儿暗道,神色复杂。

    “哗啦!”

    还不得她多做打量,另一边,鲜血飞洒,如瓢泼大雨砸在地面似的,发出清脆的声响。

    风无极胸口被砸得凹陷,附近血肉模糊,一缕缕火光从其中溢出。

    “受死!”

    仅仅是片刻的喘息,陈长生长发乱舞,眼神凌厉到极点,一声断喝之后,双目之中神光腾起。

    他迅速冲向风无极,伤口涌出大片血液。

    但他仿佛没有感觉,双目神光氤氲,左眼也淌下鲜血,金色雾霭流转,从眼中滑落,化作一柄神剑,杀向风无极!

    “那是什么武道?”

    白灵儿神色大变,心中凛然,一个人的眼中竟然能化出一柄神剑。

    众人也是凛然,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完全超越了武学,几近通神,可以说是神通玄法!

    风无极也在咆哮,双瞳睁大,眉心魔眼光芒汹涌,不断颤动,从其中竟然传出低沉的呜咽,如神魔的悲鸣。

    “受死!”

    陈长生如一阵疾风,又如一根黄金箭矢,掠到风无极面前,手持神剑猛然斩下!

    风无极魔眼怒睁,其中魔音靡靡,越来越清晰,仿佛沉睡的魔神正在复苏。

    “噗!”

    但可惜,陈长生还是要快他一步,神剑展现绝世锋芒,剑鸣铮铮。

    刹那间罡风浩荡,将岩石都搅成齑粉,风无极浑身被刺穿,打出无数细小口子,鲜血汩汩。

    可这都不是致命伤,神剑锋芒如从天坠落的灿灿星辉,将他从中间剖开,身躯化作两截,连眉心的魔眼都被斩成两段。

    “啊!”

    风无极身躯被罡风卷起,分成两截,中间还连着血肉,无比血腥。

    “我不甘心,神灵不死!”

    风无极大吼,施展最强神通,周身冲出无穷道痕,猩红灿烂,连通每一寸血肉,欲要归一。

    那一只魔眼也在发光,释放最可怕的光辉,血光滔天,如一道血色长虹,直冲霄汉。

    风无极拼命了,神力不要本钱的释放,一身血气都在燃烧,释放潜能。

    他的身躯渐渐靠拢,欲要归一,展现出不死不灭的威能。

    “什么!”

    陈长生悚然,这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一个人被劈开了,竟然还能恢复。

    “陈长生你杀不死我!我要把你的血吸干!”风无极大吼着,周身血色道痕更加夺目,尚未完全合一的脸带着疯狂的狞笑。

    陈长生目光一冷,提起最后的神力,欲要再度出手。

    “咔!”

    忽然,一声刺耳的破碎声响起,风无极眉心的魔眼突然龟裂,如陶瓷般,裂痕迅速蔓延。

    “什么!”

    风无极双目之中涌上惊骇,大吼道“不要啊,还差一点,我只差一点了!”

    “再给我一点时间,一炷香的时间,不,只需要片刻!片刻啊!”他咆哮着,然而眉心的猩红魔眼却龟裂得更快,湮灭消失。

    最终,风无极还是消失了,化作一片浓郁血光,与那只魔眼一同,灰飞烟灭,再无踪影。

    “到底怎么回事!”

    陈长生喘着粗气,忍不住说道“他到底……”

    “死了?”

    不光是陈长生,就算是白灵儿等人也愣住了,眼看风无极就要恢复,竟然这么诡异的死了。

    场面沉寂下来,所有人一时间都难以反应过来。

    “呼”

    吐了口气,陈长生终于回过神来,目中的神光渐渐敛去,连同周身的雾霭也迅速回归。

    少年缓缓走向众人,脚步有些虚浮,每一步都有鲜血洒落,看起来无比虚弱。

    但他每走一步,白族之人都不由自主的后退,仿佛一尊少年神王在朝他们走来,气息迫人。

    “长生?”陈云峰惊疑不定,他现在都不敢确定,面前的少年是不是他的孙子。

    这一战太强势了,陈长生展现出无与伦比的战力,更有他们从未见过的玄妙神通。

    听到陈云峰的话,陈长生露出笑容,轻声道“爷爷,我们回去吧。”

    陈云峰点头,扶着陈长生回归。

    “要不要留住他?”白族族老轻声说道,心中升起想法。

    “唰!”

    他刚有想法,一道目光便落在他的身上,陈长生右眼之中瞳孔放大,一缕缕幽冷乌芒涌动,吓得这个族老通体发寒。

    仅仅是一缕气息浮沉,便使得众人如坠冰窖,通体冰冷,他们毫不怀疑,只要谁敢动一下,立刻会被轰杀至渣。

    最终,无人敢动,就这么看着两人离去……

    走出白族范围,陈长生与眼眸重合的右瞳缓缓轮转,如神轮一般,回归正常。

    “爷爷走快点,不然他们追过来,就麻烦了。”陈长生轻声说道,他完全没力气了,刚才也不过是狐假虎威,他根本再打不出一击。

    其实也是白族族老他们没有勇气,如果果断一点,就会判断出,陈长生根本已经油尽灯枯。

    不过,陈长生的担心显然多虑了,白族并没有追来。

    回到陈村,陈长生已经昏过去了。

    一进村子,一群族老立刻围了上来,他们早就等在这里,眼见陈长生这副凄惨模样,立刻变色,惊怒道“是白族吗?”

    陈云峰摇头,沉声道“先扶他进去休息。”

    安顿好一切之后,陈云峰终于坐了下来,重重的吐了口气,脸上涌现疲惫。

    “到底怎么回事啊,怎么长生会伤成这样?”一群人早已等的不耐烦了,立刻问道。

    陈云峰摇头道“一切都等长生醒了再说吧。”

    “这……也好。”一群人愕然,无声退下,他们看得出陈云峰现在没这个心情。

    终于,屋子里只剩下陈云峰一个人,老人神情复杂的看了一眼陈长生的房间,没有说话。

    陈长生这一睡就是一天一夜,而且丝毫没有苏醒的迹象。

    第二日清晨,陈村外,桃族一位族老带着两个少女前来。

    “桃族,你们想干嘛?”陈村青年警惕,面色不善。

    但结局却出乎他们的预料,桃族族老显得无比和气,甚至畏惧,颇有些赔笑意味的道“不知道陈长生小友在吗?伤势如何?我们是来探望的。”

    “探望?”

    陈村青年脸色古怪,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他也淡淡的道“你等着,我去问问。”

    “你们在这里看着,我进去告诉族长。”青年冲同伴说了一句,转身入村。

    从始自终,桃族族老都没有丝毫生气的迹象,满脸笑意,还和剩下的两个青年嘘寒问暖了几句,搞的两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陈族对桃族已无好感可言,桃族族老自然是吃瘪,但也不生气,回头冲身旁的少女凝重道“馨儿,你和陈长生打过交道,一会你可要多说几句。”

    桃族族老身旁的少女正是桃馨儿,此刻她神情复杂,听到这番话之后,脸色有些不自然,低声道“是!”

    “铃儿,一会你可别乱说话。”桃族族老又冲桃铃儿说道。

    小丫头还是一如既往的天真烂漫,没有因为年龄的增长而有太多改变,笑着点头。

    “姐姐,你怎么了?放心吧,大兄很好说话的。”桃铃儿见自己姐姐神色难看,不由得安慰道。

    桃馨儿脸色微变,冲桃铃儿颔首,脸上露出蜻蜓点水般的笑容,一闪而逝。

    “族老,怎么会突然让我们来道歉,陈长生手上可沾着我族的鲜……”沉默片刻,桃馨儿还是忍不住出声。

    “馨儿!!”

    桃族族老声音一下提高,变得无比严厉,他已经看见陈族青壮的脸色在变冷了。

    “两族之前是有误会,但我们一向交好,互帮互助才是正理!”桃族族老严厉的说道“此番过来,就是要为以前的事情画上句号,还有不要直呼陈小友的名字,一会记得道歉!”

    “呃”

    这一下不光是桃馨儿愣了,就连陈族青年脸上的表情也僵住了,颇有些哭笑不得。

    “陈小友?长生这辈分怎么排的?”陈族青年苦笑。

    就以他们自己来说,他们年纪不大,但辈分却不低,足够到陈长生叔叔辈了,故而之前陈长生会叫陈黑虎为黑虎叔,而不是大兄。

    以这个称呼算,不得比桃族族老还高一辈!

    不过这只是心底打的腹诽,自然不算。

    时间拖得很久,就得连两个陈族青年都有些不耐烦了,不时回头看有没有人来。

    “怎么还不出来?”桃馨儿忍不住说道,都已经过去快小半个时辰了。

    陈族青年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被桃族族老抢先了。

    “无妨,想必是有事情耽搁了,我们多等一些就是,到时候说不定还要叨扰贵族一餐血食了。”桃族族老笑呵呵的说道,一点都不生气的样子。

    “族老……”桃馨儿彻底愣了,身为一族族老,何时脾气这么好了。

    不光是她,就连陈族青年都懵了圈了。

    “活见鬼了?”一个青年后背一冷,忍不住低声道。

    他身旁的人也差不多,抬起头看了看天,想看看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了。

    又等了一会,之前的青年终于出来,冲三人说道“可以进去了,跟我走吧!”

    听到这话,桃族族老的脸上终于是露出了笑容,暗中擦了擦额头的细汗,笑着冲两个陈族青年道“两位,失陪了。”

    说完,带着桃馨儿两女往村内走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