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61章 梦境,身影再现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进入陈村,四人直接来到陈云峰的屋前。

    今日天气晴朗,阳光明媚且舒服,陈云峰站在院落里,打理着几株灵草。

    “陈族长,好兴致。”桃族族老站在篱笆外,笑着开口。

    桃馨儿神色一暗,她能听得出那话语中藏着的丝丝讨好。

    陈云峰目光平静,如暖玉一般,流转晶莹光芒,这是神海境强者的一个征兆。

    “进来吧。”

    陈云峰淡淡开口,转身走入屋内。

    桃族族老冲身旁的两人示意,旋即迅速走入院落,进入石屋。

    陈云峰四人坐下,桌上没有茶水或者其他,空荡荡的,谁都没有先开口,气氛一时间有些凝重。

    “咳”

    终于,桃族族老轻咳一声,打破了沉寂,说道“不知道陈小友伤势如何了?”

    陈云峰目光平淡,不冷不热的回道“你什么意思?”

    桃族族老闻言心头一凛,立刻道“不要误会,我此番过来是专程探望的。”

    “探望?”

    陈云峰面色古怪,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目光扫过三人。

    哪有人探望不带一点礼物过来的?

    陈云峰嘴角露出淡淡的冷笑,意思是,你此次过来是想打探消息吧。

    看到陈云峰的笑容,桃族族老笑容牵强,强行挤出笑意。

    其实他们已经做了两手准备,如果陈长生伤势很重,其余几族也不会容许一个远超同阶的人存在一直会下去。

    陈云峰又何尝没有想到这一点,但他如果不见几人,怕是也瞒不过去。

    “血食已经准备好了,稍后就会送过来,不过在这之前,能让我见见陈小友吗?毕竟之前他和我族的几个后辈有误会,当面解开也好。”桃族族老露出笑容,意味深长。

    陈云峰目光一沉,冷冷的道“他在疗伤,不便见客!”

    桃族族老面露难色,说道”这可难办了,我们真的是带着诚意过来的。“

    陈云峰心头冷笑,暗骂一句老狐狸。

    桃族族老这么大年岁不是白来的,再亲眼见到之前,他说话依旧很小心。

    “我说了,他不想见客,难不成你要硬来?”陈云峰眸光一冷,语气咄咄逼人。

    他必须这样,将他吓退。

    桃族族老闻言面色阴沉下来,忽然开口道“陈小友,如果听到老夫的话,就回答一句,我们是来赔礼的,如果你不想见客,那么就回答一句”

    “不好。”

    陈云峰面色微变,暗道不妙。

    他知道,桃族族老这种举动已经算是挑明了试探,如果还没有声响,估计对方要生二心了。

    “老鬼,你想干什么,撒野吗?”陈云峰冷喝,豁然起身,神力涌动,荡出一圈圈金色涟漪。

    “啊”

    这一下可怕桃铃儿吓了一跳,连忙说道“陈爷爷,我们只是想见见大兄。”

    陈云峰说道“他暂时不方便见客。”

    “如果陈小友醒了,让我们见见吧。”桃族族老道,脸上渐渐露出笑容,意味深长。

    听到两人的对话,桃馨儿有些明白了,暗道“陈长生是受伤了吗?”

    陈云峰目光冰冷,他已经有些动怒了。

    看到陈云峰动怒,桃族族老的脸上笑容更加浓郁,陈云峰这个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你想在我们的地盘上撒野吗?”

    就在桃族族老脸上的笑容扩散之际,一道声音忽然传入他耳中,使得前者身子猛然一颤。

    “吱呀。”

    门被推开了,陈长生从其中走出,面色平静,目光明亮,看不出丝毫异样。

    “大兄!”桃铃儿惊喜的喊道。

    走出房间,陈长生脚步缓慢,虽无神力波动,却透着一股威严,凝视着桃族族老。

    “你想干嘛?”陈长生再次问道,平静之中带着冷漠。

    感受着这股威压,桃族族老后背冷汗唰就下来,亲身经历这种威压,他终于明白为何自家族长会那么小心的交代此事。

    “长……长生小友。”

    桃族族老心头骇然,对方还没动手,甚至连血气都未复苏,就让他如临天灾,不敢动弹。

    陈长生冷漠道“人你也见到了,道歉什么的,就带着诚意过来。”

    “你……陈长生你不要太过分了。”桃馨儿闻言,心头惊怒交加。

    她已经放低姿态过来准备道歉,但对方却如此态度。

    “嗯?”

    陈长生眸子一冷,鼻中发出一声冷哼。

    “轰!”

    被他凝视的桃族族老面色一下变得苍白无血,脑海中如惊雷炸响,整个人险些栽倒。

    “呼呼”

    桃族族老心跳加速,如果说他之前是惊骇,现在则是惊恐。

    对方的眼神太过可怕了,如有神祇蛰伏,此刻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沉沦进去一般。

    “馨儿住口!”

    桃族族老咬牙,他动怒了,冲桃馨儿低吼道。

    “族老!”桃馨儿不甘心,在她看来,各族实力就算有差距,但也不至于如此,且陈长生手上没少沾染桃族的鲜血。

    “我叫你闭嘴!”桃族族老厉喝道,眼神一下变得凌厉。

    桃馨儿每说一句话,他身上的压力就增加一倍,如负山岳,难受到极点。

    “族……”桃馨儿还想说话,但桃族族老的眼神已经变得狰狞了,冷冷的盯着她,让她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大兄……”桃铃儿愣愣的开口,气氛实在太过沉重,使得小丫头有些手足无措。

    陈长生看了看她,瞳力一收,面上露出淡淡的笑意道“铃儿好久不见。”

    “大兄也是,好久不见了。”桃铃儿乖巧的说道,注视着陈长生。

    陈长生道“今日我还有事,你改日过来吧,好吗?”

    “嗯。”桃铃儿点了点头,露出笑容。

    “那我们就先行告辞了,改日定带血食过来叨扰。”桃族族老身上压力一去,整个人险些瘫软在地上,强撑着一口气道。

    “那就不送了。”陈云峰道。

    三人起身离去,桃族族老的速度最快,几乎是跑出门的,这里对他而言好像鬼门关,一刻都不想多留。

    “哦,对了。”

    就在几人快要出门的时候,陈长生忽然开口。

    少年一句话,立刻让桃族族老僵在原地,后背冷汗直冒。

    “下次不要带她过来了。”陈长生指了指桃馨儿道“带铃儿过来吧。”

    桃馨儿闻言脸色一下苍白起来,暗中咬牙,盯着自家族老。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家族老连想都没想,甚至没有犹豫一下就连连点头道“好的。”

    听到这句话,桃馨儿脸上的表情彻底变得灰暗,紧咬着嘴唇,一缕缕殷虹鲜血从唇齿之间溢出。

    三人离去,陈云峰将大门一关,立刻问道“长生你伤势如何?”

    大门一关,陈长生立刻瘫坐在地上,脸上的血色迅速褪下,变得苍白如纸。

    “没事,爷爷。”

    陈长生摇头道“我知道你肯定有事想问我,但我也有我的苦衷,爷爷只要知道,我就是我,不是风无忌那种邪祟转生的怪物。”

    “长生……”

    陈云峰沉默了,盯着自己的孙子,久久不语。

    陈长生继续道“我也很想告诉您,但我不能,至少现在不能。”

    “但我就是陈长生,不是其他的某人,或是谁借尸还魂。”陈长生说道。

    “我知道,你是我孙子,我能感觉到,只是爷爷……”陈云峰吐了口气,叹息道。

    陈长生道“我明白,换了是我也会疑惑,我怎么会有那种神术,怎么会和风无忌这种邪祟转生扯上关系,他怎么会要杀我,对吗?”

    “这一切自然是有原因的,但至少他有一点说了,他一直说我是陈长生。”少年瘫坐在地上,语气凝重。

    “是爷爷想多了,无妨,我只要知道你是你就行了。”陈云峰凝视着陈长生,心底深处的直觉告诉他,这就是自己的孙子。

    心头疑惑解开,陈云峰这几日的不快也烟消云散,他不是那种瞻前顾后的人,一旦认定结果,就不会多虑。

    陈长生也笑了,他很怕自己爷爷心头想多了,现在看来是没问题了。

    “这样就好,爷爷,我累了,先睡会。”心事放下,陈长生脸上疲色涌上,翻身就睡了过去。

    陈云峰见状笑骂道“你这混小子,也不怕着凉了。”

    陈长生这前前后后一睡,就是三日。

    三日梦境,如大梦千秋。

    梦中,他到了一片光明世界,那道神秘身影浮现在其中。

    “是你!”陈长生说道。

    神秘身影冲陈长生微笑,道“你很不错。”

    陈长生没有笑,也没有得意,问道“这是梦吗?”

    他很清楚,这不是真实的世界。

    “是梦,但也介乎于真实之间,否则你不会问我这个问题。”神秘身影道。

    陈长生神色更加凝重,说道“我知道,这是梦魇,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这说明心底有担忧,是担忧那九层塔吗?”神秘身影说道。

    陈长生也不避讳,没有任何遮掩,直接道“这是其一,其二就是你!”

    “我?”

    神秘身影浑身神光一颤,就算不看,陈长生也知道他在笑。

    陈长生道“你出现在我梦中,就已经说明问题,说得难听点,跟恶鬼缠身没什么区别。”

    “你说话还真是难听,不过话糙理不糙。”身影笑着说道。

    这不是陈长生小人,虽然此人给过他重瞳神术,但他总觉的心有疑惑。

    “放心吧,我只是想看看我选中的人如何,事实证明,我的眼光的确不错。”神秘身影说道“这次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或许也不是,但下一次肯定要等很久。”

    “你早知道风无极的事。”陈长生不想纠结此事,话锋一转的问道。

    身影说道“自然,你能进来,他为何不能,不过他是邪祟转生,和你有本质区别。”

    “那他……”陈长生犹豫一下后,问道。

    “不会了,他是死了。”

    身影道“他和我一样,能从那里出来,都是因为你进来了,就像打开了一道缺口,但缺口只能有一次。”

    “那你这次来还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我要睡觉了。”陈长生心头一松,旋即问道。

    “你这家伙,你不是正睡着吗?”身影乐了,他感觉和陈长生对话还颇有意思,对方也是那种只说重点的类型。

    “也对,那你还有事吗?”陈长生点了点头。

    “算了,反正我待不了多久了,抓紧时间办正经事吧。”身影摇了摇头道。

    说完,身影神色一凝,周身沐浴神辉,如神灯万盏,照亮天地乾坤,透着一股莫名威严。

    “你拜师吧。”身影声音平淡,俯视着陈长生。

    “拜师?”陈长生愣了,对着一个死人拜师?

    身影点头,说道“没错,我与你既然有因果加神,那不如就让我看到最后!”

    “说起来,我传你的玄法,必然不弱于任何一门神通!就冲这个,你叫我一声师父也是应该的。”身影傲然道。

    他本身就已经屹立在大道绝巅,实力超绝,传给陈长生的瞳术已经是经过他推演的,到了另一个巅峰。

    “也对,传道之情,救命之恩,你当得起!”陈长生点头,神色凝重,冲虚空中的身影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师尊!”陈长生恭敬开口,一旦他认定之后,语气立刻无比尊重。

    尊师重道的事情,他从来不马虎。

    “很好!”身影点了点头,身为重瞳者,他的性子与陈长生性格很接近,多数时候都很沉稳,故而这方面陈长生倒是对他的胃口。

    “好了,你起来吧。”身影道。

    “是,老师。”陈长生点头,语气依旧恭敬,站直身子,如一杆长枪似的,十分挺拔。

    身影暗中点头,此刻他身形已经逐渐暗淡下来,神光缓缓消弭。

    “我也快消失了,这倒是真的。”

    身影说道“你我师徒虽然只见过两面,我也没真正的教导你,但作为师尊,拜师礼还是要给的。”

    “这个就送给你吧,当然也算是你争取过来的,是那九层妖塔流出的。”身影淡淡的道。

    九层塔在为风无极重塑肉身之时,曾传下玄法,足足三四门,身影也在其震动之际,以重瞳窥到了造化。

    “嗖!”

    话音未落,身影虚空一点,一道金色流光进入陈长生眉心,冲入他脑海中。

    “嗯?”

    金色神光没入陈长生眉心,身影周身消散的神光忽然一颤,脸上露出一丝惊讶,喃喃道“有意思,好,很好,非常好!”

    “哈哈”

    连说了三个‘好’,金色身影忽然笑了起来,畅快的道“这样一来,你的未来我还真是看不透,但至少……不会弱于大成重瞳……”

    “还真是悲哀,若此代有重瞳出世,还真是一种不幸!”身影说道,最终消失。

    不过他的话陈长生是一句也听不到,他已经沉入一片金色海洋,这里道痕灿烂,如天河般浩瀚,更有一种道韵流转,他在仔细体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