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62章 拓拔族,拓拔月儿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这是……”

    陈长生此刻介乎梦幻与真实之间,他站在一片仙境之中,精气氤氲,草木翠绿。

    天空湛蓝,隔得很远,还有一道银色天河横亘苍穹,犹如黑夜中的极光,无比灿烂,

    旋即,无数道痕冲起,银勾铁画,流转着莫名道韵。

    陈长生身心舒畅,虽然站在地面,但给人的感觉好像在御剑乘风,驰骋九天,畅游天河。

    “唰!”

    下一刻,陈长生闭上双眼,仔细感受,道痕只是大道的体现,是大道的文字,但更重要的是那种意境。

    闭上双眼,陈长生感觉自己好像化作一尊神王,纵横九天,一步迈出,便是山河变换,星辰斗转。

    这一刻,陈长生感慨万千,他周围的景色迅速变换,斗转星移,黄泉九天,只在他一念之差。

    “好厉害的身法,这就是风无极的身法吗?”陈长生心头凛然,如果风无极再等一下出手,或许结果就会大不一样。

    “这就是圣人才能执掌的玄妙吗?”陈长生双目发光,眼底露出渴望,这种天涯咫尺的感觉实在太舒服了,感觉天地只在他指掌之中。

    因为本就在梦中,陈长生身心空灵,领悟起来比平日还要快上三分。

    梦中无岁月,不知道多久,陈长生已经初步掌握这种身法,准确的说是一种步法。

    虽说是步法,却玄奥无比,暗合天道,对应诸天轨迹。

    “试试吧。”

    陈长生铭记这种道韵符文,想要尝试。

    “铛!”

    但他还未施展,身躯却猛然一颤,耳边声音炸响,如洪钟大吕,将他浑身流转的道韵震散。

    唰的,陈长生睁开眼眸,瞳孔发光,神芒如虹,掀翻屋顶,直冲上高天。

    “哼!”

    冷哼响起,数道踉跄后退,衣衫猎猎作响,险些被神力浪潮掀翻。

    “谁?”

    陈长生下意识的绷紧神经,翻身而起,血气破体而出,双眸开阖之间,爆发精光。

    仅仅一眼,所有人立刻感觉神经紧绷,神魂战栗,忍不住要沉沦在那目光之中。

    “长生。”

    陈云峰及时开口,声音有些急促。

    听到声音,陈长生脸色缓和下来,双目神光收敛,惊讶道“爷爷……族老们。”

    “你这小子干什么呢?”一位族老笑骂了一句,心底却惊骇无比,陈长生的实力远超他的想象,仅仅是一道目光而已,便让他毫无反抗之力。

    陈长生挠了挠头,说道“我刚才在做梦,忽然惊醒了,所以才……”

    陈云峰等人哭笑不得,一人说道“你小子的起床气可不小。”

    陈长生笑着挠头道“是长生不对。”

    另一个族老也乐了,说道“你这混小子还在做梦,知道你睡了多久了吗?三天了。”

    “三天,这么久了吗?”陈长生心头一凛,暗道“果然是梦中无岁月。”

    旋即陈长生又有些后怕,还好是自己被打断了,否则沉沦在梦中,非得身死道消不可。

    “也亏得是你,换了普通人来,三天滴水无进,早就死了。”陈云峰松了口气,陈长生醒了他也就放心了。

    陈长生想要说什么,下意识的摸了摸伤口,发现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之间长出嫩肉。

    “伤势倒是好了不少。”陈长生喃喃道,也亏得是伤势好了一些,否则就冲他刚才的动作,早就吐血了。

    “好了,醒了就出来吃些东西吧,顺便我们几个也有事情跟你说。”陈云峰说道。

    陈长生点头称是,简单的洗漱一番之后,便准备吃饭。

    饭桌上一共坐着三位族老,是族老之中资历最高的,可以成为陈族的三大族老了。

    “爷爷到底什么事啊,怎么族老们都来了。”陈长生坐下来,拿起桌上的清水。

    陈云峰道“这几日,各族都有人过来,想要打探消息。”

    陈长生咕噜咕噜的喝了两口清水,吐了口浊气道“是想看我伤势如何吧,可惜他们错过了最好时机。”

    如果各族合纵连横,在陈长生昏迷期间过来,还真有机会将他扼杀,但现在却不行了。

    陈族大族老点头,说道“也亏得你中途醒了一次,否则还真吓不住他们。”

    “是啊,族长和我说的时候,我也吓了一跳,可以啊你小子,争气!”三长老满脸笑意的说道,显然是知道事情的经过。

    陈长生摇头,很沉稳的道“还差得远呢,不然也不会成这副模样。”

    三长老笑骂道“你小子别卖乖了,你刚才的威风可不是这样。”

    “好了,这件事情暂时还只有村内族老知道,其他人都不知晓,我们也不准备往外说,毕竟事情有些不可思议。”陈云峰说道,他明白这件事说出去,很可能引起村内的猜疑。

    “那其他族呢,上次桃馨儿过来,看她的样子,应该是不知道。”陈长生回忆了一下,旋即说道。

    陈云峰道“我打听过了,各族也封锁了这个消息,就连白族最近都很沉默。”

    陈长生点了点头,不说也好,如果传开,估计他就成了下一个风无极。

    三长老笑道“不过呢,沾你的光,最近我们打猎,各族对我们都是小心翼翼的。”

    “这样啊。”陈长生并不意外,他明白肯定是各族族老叮嘱过,让他们不要随意和陈村起冲突。

    “但最近各族也骚动起来了,今日白族来人说是半个月后举行一次茶会。”一直沉默的二长老开口道。

    陈长生诧异问道“茶会?各族聚在一起喝茶吗?”

    “说是年轻一代交流一下武道,互相切磋。”陈云峰说道。

    陈长生平静道“是不是希望我也参加?”

    “不是希望,是想你务必到场。”三长老说道。

    陈长生道“无所谓,他们要交流,就切磋一下好了。”

    说着,陈长生眼神渐渐凌厉起来道“正好,青虎哥他们的仇还没报呢!”

    感受着少年凌厉的眼神,陈云峰四人心头凛然,不禁暗自感叹,幼虎虽未成文,已有食牛之气,眼前的少年气魄已生!

    简单的交流之后,陈长生开始埋头进食,他虽然修成神海,但远远未到可以不进食的程度。

    吃过饭,陈云峰和三位族老准备去拓跋族拜访一番,问陈长生想不想一起。

    “拓跋族。”

    陈长生露出笑容,他之前就答应过拓跋野要去看看,现在正好空闲,倒是可以去逛一圈。

    随后,几人一同前往拓跋族。

    拓跋族人丁稀少,是几族之中最少的,故而村落也不是很大。

    虽然不大,拓跋族的屋子却是修建得最好的,错落有致,冬暖夏凉。

    “陈族长!”

    还没走到村口,陈云峰等人便被巡逻的青年认了出来,后者笑着冲陈云峰等人打招呼。

    “我们来拜访一下拓跋族族长,小兄弟带个路如何?”陈云峰笑容满面,显然和这个青年是认识的。

    “这个自然,陈族长几位这边请。”青年点头说道,在前面带路。

    陈长生走在最后,目光四下一扫。

    拓跋族不愧是民风剽悍,骨子里的好战分子,虽然族人不多,但青壮血气都要比其他族强上几分。

    走入村落内,这里的道路都是青石板铺成,两侧栽种着老树灵木,释放出淡淡的草木气息,使人身心舒畅。

    “拓拔明镜,你把我的骨匕还给我!”

    几人走在路上,一道娇喝忽然想起。

    旋即,两道身影迅速掠过老树,落在陈长生等人近前的路上。

    这两个少女年纪都不大,隐隐比陈长生还小一两岁的样子,身上裹着兽皮,露出没有一丝赘肉的蛮腰,娇蛮之中透着丝丝野性。

    陈长生忍不住露出笑容,拓跋族的姑娘果然是不一样,看起来跟个小老虎似的,随时都张牙舞爪的。

    “站住!”

    引路的拓跋族青年忍不住皱眉,捂着额头低喝道“你们两个,要把我族的脸都丢尽吗?”

    “堂弟,你说什么呢?”先前出声的少女双手叉腰,脸上露出调侃的笑容。

    “堂弟?”

    陈长生四人全是脸色一变,不约而同的偏了偏头,嘴角憋着笑。

    “你……”

    引路青年的脸彻底黑了,但还真没办法反驳,眼前的少女还真是他的堂姐。

    “行啦,大堂弟,你自己该干嘛,干嘛去,别来……咦……”

    少女扬着尖俏的下巴,得意的说道,但她话还说完,却突然发出一声轻咦。

    “嗅嗅。”

    少女脸色一凝,走到陈长生面前,挺巧的鼻子翕动,旋即露出亮晶晶的小虎牙笑道“你身上的味道不错。”

    “味道?”陈长生嘴角一抽,旋即问道“他是?”

    “老族老的孙女。”青年捂着额头,一副无可奈何的道。

    “这位族老是我族族老里最老的,族长见了都要叫声叔伯。”青年咬牙,心头很不甘,他分明年岁大得多,却要叫眼前的少女一声堂姐。

    少女没有理会他,抬起眼睛,明亮的眸子里闪烁着光芒,说道“你不是我们族的吧,长得这么矮!”

    “矮?”

    陈长生无语了,他虽然算不上高大,但也绝对说不上矮。

    “月儿,不得无礼!他们是陈族的贵客。”青年低喝,他知道,如果让着丫头闹腾下去,非要出大事不可。

    “哼,瞧你那小气的样子,怪不得只能做……堂……弟!”少女皱了皱琼鼻,拖长了声音说道。

    “额。”

    青年额头三道黑线凸起,阴沉着脸道“陈族长,接下来你们自己去吧,我有点不舒服,想去休息一下。”

    陈云峰等人苦笑,露出理解的表情,道“无妨,我们记得路。”

    “抱歉。”青年告辞一声之后,埋着头大步离开这里。

    “哼哼,小堂弟还长脾气了。”少女不满的皱了皱鼻子。

    陈长生也替青年感到憋屈,说道“是你太欺负人了。”

    “我吗?他本来就是堂弟,我又没叫错。”少女说道,眉宇间透着得意。

    “长生,我们走吧。”陈云峰冲陈长生说道“等见过拓跋族长,你倒是可以到处看看。”

    “是!”

    陈长生点头,绕过少女,跟上陈云峰的步伐。

    叫月儿的少女皱了皱琼鼻,还想说什么,却被同伴打断“月儿,你不要骨匕,我可就拿走了哦。”

    说完,另一个少女一个纵身跃上屋顶,然后迅速离开。

    “别走!”

    叫月儿的少女惊呼一声,这才反应过来,她喜欢的骨匕还在她的冤家手中。

    说完,少女也跃上屋顶,追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