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63章 拓拔族,拓拔虹日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跟在陈云峰身后,陈长生目光不时四下打量。

    “长生还是第一次来拓跋族吧。”大长老见陈长生四下观望,忽然想起来说道。

    陈长生露出笑意,说道“早就听闻拓跋族的女子与各族女子不同,今天也算是见到了。”

    “哈哈,你小子是想说跟个母老虎似的吧。”三长老笑呵呵的说道“不过啊,拓跋族的女子也有她们的优点。”

    几人你一言我一句的很快就到了地方,这里是拓跋族族长的住处。

    这里老树茂盛,错落四周,之间以竹篱圈出一个院落,其中栽种一些花草,还有搭出一个凉棚,倒显得很雅致。

    几个老人正围坐在石桌附近,悠闲的饮茶。

    “拓跋族长。”陈云峰隔得很远就已经笑着开口。

    “陈族长。”拓跋族长脸上露出笑意,显然早就知道此事,冲陈云峰道“你可来的正是时候,一起饮茶。”

    陈云峰带着陈长生几步走过去。

    随着几人走近,拓跋族长等人脸上的笑容都有所收敛,眼底露出凝重之色,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少年。

    “这位就是陈族长的孙子吧,果然是有些灵气。”拓跋族族老开口说道。

    陈长生走近,上前见礼道“拓跋族长,各位族老好!”

    陈长生语气谦逊,听不出倨傲之意,倒是使得几人面色微微一松,不约而同的露出一点笑意。

    “不必多礼,我们两族向来交好,我叫你一声长生,想来应该不算占你便宜吧。”拓跋族长半开玩笑的说道。

    陈长生微笑道“这自然是小子的荣幸。”

    拓跋族长笑了起来,说道“上次我们在白族见过,半月时间,长生你感觉更精神了,伤势想来已无大碍。”

    “多谢族长关心,倒是好的七七八八了。”陈长生说道。

    “呵呵,小小年纪,实力竟如此了得,真是让我们这群人汗颜。”拓跋族长说道,脸上带着一丝凝重。

    陈长生道“族长过奖了,还差得远呢。”

    “哈哈,年轻人谦虚是好事,但不能太过了,否则就变成自负了。”拓跋族长目中精芒一闪而逝。

    他活了不短的岁月,看人还是很准的,他能看得出隐藏在陈长生谦虚之下的那清冽的自信和骄傲。

    陈长生笑着摸了摸鼻子,旋即话锋一转道“族长,不知道今日倾城在吗?”

    “倾城?”

    听到这句话,拓跋族一干人等脸色皆是变得古怪,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

    拓跋族长脸上的笑容变得浓郁,冲陈长生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道“小家伙眼睛挺贼啊。”

    “呃……”

    陈长生心头一沉,额头冒起黑线,下意识的想要解释。

    但他还没开口,拓跋族一位族老便黑着脸站了起来“小子,你对我家丫头有想法?”

    “不是……”

    陈长生想要解释,奈何拓跋族人人生性豪放,根本不听他多说。

    “没事,你只要能让老夫满意,你要追求我孙女,老夫绝对不阻止。”老人身躯很魁梧,如一尊魔神似的,散发出可怕血气。

    陈长生心头苦笑,连忙道“前辈,您是倾城的爷爷,我自是不会对你动手。”

    老人眼神一沉,道“听说你小子曾斩杀邪祟,强得可怕,如今是看不起我老头子吗?”

    “绝无此意。”

    陈长生说道,冲老人摆了摆手。

    “那就来,男人就别婆婆妈妈的,我拓跋族可不喜欢这一套。”老者说道,言语间有神力波动逸散而出。

    “长生,切磋一下也好,正好让我们看看你到底实力几何。”拓跋族长也笑着开口,目中带着希夷。

    “是啊,长生,你让我们几个老头也开开眼,我们也想看看你到底到了何种程度。”三长老开口,他也想看看,认真交手,陈长生到底需要几招才能击败一名族老。

    陈长生苦笑,终于是点头道“那行,那我们就点到为止好了。”

    “行,那换个地方吧,不然我这小院可保不住了。”拓跋族长说道。

    “那就去演武场吧,正好让其他小家伙过来看看,激励一下他们。”一个拓跋族老说道。

    “没错,让他们过来看看,自己与同龄的差距。”拓跋倾城的爷爷开口“小子,你一会不准留手,否则我可真要生气!”

    “用你最快的速度击败我,不必留手,老夫还不贪图那种虚名。”老者很强势,像一头狮子一样,沉声说道。

    陈长生心头一凛,老人的话还真是说中了,他本来就是这样想的,现在却不好玩了。

    “没事,你全力以赴就好,拓跋族长他们欣赏强者,你越强,你和那丫头也容易。”这时候,二长老忽然冷不丁的开口,一句话说得陈长生哭笑不得。

    “二长老,怎么连你也……”陈长生语塞,只能是点头,旋即眼神认真的道“那小子可就得罪了。”

    拓跋族老者嘴角露出笑容道“很好!”

    很快,一群人来到拓跋族的演武场,这里有很多少年在练习,或是施展自家武道仔细体悟,或是扛鼎锻炼血气。

    扛鼎还好说,但武道不是那么容易领悟的,几个人身上只能逸散出流水般萦绕的神力丝线,却无法凝聚成神祇虚影,好一点的也不过是能凝聚出一点雏形,却给人一戳即破的感觉。

    “喝”

    这时候,陈长生的目光被一道娇喝吸引。

    演武场中心处,两道身影交错着,互相交手,指掌之间神光闪烁。

    “拓跋明镜,你不行啊,打不过本小姐。”拓跋月儿笑着说道,身上沐浴着神辉。

    “四道神力。”陈长生喃喃,心中有些吃惊,这少女比他还要小两岁,但天赋却是不弱。

    “这个小姑娘挺厉害的,天赋很好啊。”陈族大长老也看到了这一幕,感叹一句。

    拓跋族长笑呵呵的道“月儿这丫头就是太调皮了,我们都拿她没办法。”

    “这么好的天赋可不能浪费了,需要好好培养。”二长老说道,语气平静。

    “呵呵,她要是肯听话就好了。”拓跋族长苦笑,颇有些头疼的说道。

    “好了,你们两个疯丫头走开。”拓跋族老者开口,冲场内交手的两人说道。

    “不行,我们还没比完呢,今天一定要分出个胜负!”拓跋月儿说道“今日,就让你这疯丫头知道我的厉害。”

    拓跋明镜也不惧怕,娇喝道“你这小丫头片子,看我不把你给打趴下!”

    两人的声音都不小,看得周围的少年一阵苦笑,显然她们这种情况不是一两次了。

    拓跋族老者皱眉,有些头痛了,说道“你们等会再打,现在先让我打过!”

    “嗯?”

    拓跋月儿眼睛一亮,露出狡黠的光芒,立刻停手道“族老要和人交手,和谁啊?”

    “是和陈族的族长吗?”拓跋明镜也是叽叽喳喳的问道。

    “和他!”

    拓跋族老者指了指陈长生,神色平淡。

    “他?”

    拓跋月儿露出疑惑之色,走到陈长生面前绕了一圈,仔细打量之后道“你要和族老交手?看你这么矮,难道是陈族的天才吗?”

    “矮?”

    陈长生额头浮现黑线,咬了咬牙道“呵呵,你只到我肩膀,还敢大言不惭说我矮!”

    “哼,本姑娘才多大,你都已经长到头了!”拓跋月儿骄哼一声,丝毫不惧怕。

    陈长生咬着牙笑道“是吗?但我现在比你高,小丫头!”

    “你说谁小丫头呢,你这矮子!”拓跋月儿鼓着眼睛道。

    陈长生嗤笑道“谁矮我说谁!”

    “你……”

    拓跋月儿被堵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是气得直鼓腮帮子。

    “咳咳。”

    附近的少年听到之后,全是憋着笑,心头畅快,他们可没少受这丫头的折磨,现如今真是大快人心。

    “笑什么呢,想找茬吗?”听到隐约传来的笑声,小丫头回头磨着小虎牙,恶狠狠的道。

    “咳咳。”

    附近的少年立刻干咳一声,露出一本正经的表情,不时抬头看看天空。

    “好了,你这丫头等会再闹腾,等我先和他打过再说。”拓跋族老者开口。

    “为什么啊?”拓跋月儿不满的道“他怎么能和族老交手呢,我来和他打,保证把他打趴下。”

    “你?”

    陈长生乐了,道“你太小了,再等三年吧。”

    “你这混蛋别说大话,看我不把你……”拓跋月儿咬着银牙,气冲冲的就准备动手,却被拓跋族长一把拉到近前。

    “你这疯丫头,今天可是你楠爷爷给倾城选夫婿,由不得你捣乱”拓跋族长说道。

    “什么!”

    拓跋月儿心头一惊,旋即笑了起来,指着陈长生道“就他,这么矮,而且看样子弱不禁风,能配得上倾城吗?”

    听到这句话,一群拓跋族少年的脸色也变了,露出敌意。

    “这家伙是来提亲的。”

    “不可能吧,他怎么看也不是很厉害的样子。”

    “谁去试试他的斤两,倾城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来提亲的。”

    一群拓跋族少年开口。

    “走吧。”拓跋族老者冲陈长生道,眼底流出战意。

    陈长生点头,刚欲走入演武场,便被一道身影挡住。

    这是一个少年,身材修长,古铜色的皮肤之下隐藏着猎豹一般的爆发力。

    “楠族老,希望您能让我先和他交手,如果他连我都不能击败,那怎么配得上倾城呢。”少年开口,眼神坚毅。

    “虹日哥,好好教训一下他!”拓跋月儿在旁看热闹不嫌事大。

    “喂,虹日哥的实力我们都是认同的,你能够打败他,我们就承认你有资格追求倾城姐。”

    这时候,拓跋明镜突然开口,冲陈长生说道。

    “族长,希望您能让我和他交手!”拓跋虹日说道。

    拓跋族长无奈的苦笑着,他不想伤了拓跋虹日的自尊,只能是开口“长生,你就和虹日交手切磋一下吧。”

    陈长生笑道“拓跋族长放心,我明白轻重。”

    “这就好!”拓跋族长松了一口气。

    “那就开始吧。”拓跋虹日走入场内,陈长生紧跟着他进入其中。

    等两人入场,拓跋月儿这才开口道“族长,你刚才是什么意思啊,好像断定虹日哥一定会输似的。”

    拓跋族长惊讶,旋即道“看不出来,你这丫头还有不疯的时候。”

    “你这不是一个族长应该鼓励后辈的话吧。”拓跋月儿一脸嫌弃。

    拓跋族长笑了笑,转回正题道“不是我小看虹日,而是这家伙……算了,你自己看吧。”

    听到这句话,拓跋月儿和拓跋明镜俏脸皆是一变。

    拓跋明镜冷哼一声道“虹日哥的实力在族内也是顶尖,就连野哥未开神海之时与他也不过在伯仲之间,族长你这话太灭自己威风了!”

    拓跋族长苦笑着摇头,示意她们自己看,此刻,场内传出神力波动,拓跋虹日周身神光涌动,众人的目光也被他吸引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