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64章 瞬杀,一指败敌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拓跋虹日站定,精纯的神力从血肉中复苏,金色神辉弥漫,透着如浪潮般的神力波动。

    拓跋虹日神色坚毅,古铜色的皮肤此刻如古玉一般,透着晶莹光泽“来吧,让我看看你的实力!”

    陈长生双目清澈,看着对方身上飞舞的八缕神力,点头道“八缕神力,这种实力,春猎时候没见过你啊。”

    拓跋虹日道“我参加过一次,没必要再去。”

    陈长生点头,道“是这样啊,那你出手吧!”

    拓跋虹日露出笑容,身材修长而健硕,沐浴着神辉,自信道“来者是客,就你先出手吧。”

    陈长生闻言笑了笑,偏头看着拓跋族长,问道“这样可以吗?”

    拓跋族长笑着点头,道“你尽管施展,不必顾忌!”

    拓跋虹日也笑了,豪迈道“无妨兄弟,有什么武道,全部施展好了。”

    陈长生微微颔首,暗道“那就试试这步法吧,就先用一成实力好了!”

    说完,陈长生吸了口气,一缕神力缠上身躯,晶莹而灿烂,透着族老都难以企及的精纯。

    “这神力!”

    拓跋族长等人变色,他们能感觉到,那一缕神力精纯的程度远超他们,几乎是他们神力的三倍。

    “这家伙,好精纯的神力,难道……他不会是……神海境!”拓跋月儿思索,忽然间脸色大变,想到了一个可怕的答案。

    可还不等她多想,场中的少年忽然动了,身躯如一道流光,一闪而逝,速度快得让人胆寒!

    “唰!”

    仅仅是一个眨眼,两者之间的距离于刹那间消失,少年一根手指无声的落在拓跋虹日眉心前半寸处,指尖吞吐着蛇信一般的神芒。

    这一击快得如闪电一般,甚至连有些族老都没有反应过来,场面一时间变得无比寂静。

    “承让了!”

    陈长生收回手指,淡笑着说道。

    “额?”

    拓跋虹日额角露出冷汗,刚才的那一击太快了,就算再来一次,他也一样毫无反抗之力。

    “好强!”

    拓跋虹日愣在原地,心头忍不住惊呼,眼前得少年好像一座高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这家伙……”

    拓跋月儿红唇微张,此刻,就算她如何刁蛮,在这种实力面前,也难以再逞强半句。

    “好了,虹日回来吧!”

    拓跋族长适时开口,打破了沉寂,道“你们也不要吃惊,他已经是神海境,输了很正常!”

    他开口安慰,因为他看出来许多拓跋族少年都愣住了,这是怕他们受到太大打击。

    “神海境!”

    这句话经自家族长的承认,在场的少年全都倒吸一口凉气,齐齐变色。

    因为陈长生太年轻,比起拓跋野等各族天才,还要小。

    “这家伙竟然是神海境!”拓跋月儿惊骇,虽然早有猜测,但得到证实后,内心的惊骇不减反增。

    “这种实力,的确可以说有资格配得上倾城了。”拓跋明镜开口,她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哼,神海境的人多了,不光他一个,倾城不就是神海境吗?”拓跋月儿嘴上依旧不服输。

    “话是这么说……”拓跋明镜犹豫一下后道。

    拓跋月儿咬牙道“神海境又如何,等虹日哥到神海境,一定比他强!”

    “好了虹日,你别失望,等你开辟神海还可以找他挑战。”拓跋族长安慰道。

    拓跋虹日点头,冲陈长生说道“等我开辟神海,一定再找你!”

    陈长生笑道“我等你。”

    拓跋月儿在旁冲陈云峰等人道“虹日如果开辟神海,一定不会输给他。”

    陈云峰失笑摇头。

    “好了,虹退下,看我与他对决。”此刻,拓跋楠走入演武场。

    “是,族老。”拓跋虹日调整好心情,退到一旁,准备观战。

    看到拓跋楠走入场中,拓跋族少年忽然变色,惊呼道“这家伙是来挑战族老的。”

    “也难怪,他达到神海境,自然只有族老们才能压制。”又有人回答。

    “族老加油,把这家伙打趴!”拓跋月儿在旁边呼喊。

    陈长生闻言冲拓跋楠露出苦笑。

    然而后者却神色淡漠,淡淡的道“施展你的全力!”

    陈长生点头道“那前辈你先出手吧。”

    拓跋楠一瞪眼,沉声喝道“怎么,你难道以为老夫连你一招都接不住吗?”

    “这混蛋太托大了!”拓跋月儿银牙一咬,面对族老,陈长生竟然还敢如此说话。

    “这家伙太嚣张,面对族老还敢托大!”

    “这么嚣张,别一招都接不住啊!”

    其他人也是愤愤不平。

    “出手!”听到陈长生的话,拓跋楠眉头一竖,大喝一声。

    然而,下一刻,他的话音还未落下,一道声音便从他近前响起。

    “前辈,你输了。”

    少年的食指吞吐神芒,距离前者的眉心依旧半寸。

    随着这一道声音的响起,场面一下变得鸦雀无声,只剩下一道道惊骇的目光。

    拓跋虹日瞪大了眼睛,此刻他才明白,陈长生与他交战时,或许连一成实力都没用到。

    “族长,这跟你之前描述的不大一样啊。”拓跋族族老苦笑,口中发干。

    “这家伙貌似更强了。”拓跋族长开口,笑容苦涩“陈族长,你真的有个好孙子。”

    陈云峰也很吃惊,尽管他知道陈长生很强,但却是有些妖孽了。

    “我输了。”沉默片刻,拓跋楠开口,脸上却没有多少沮丧。

    陈长生微微欠身,走出演武场。

    走到陈云峰身旁,后者忍不住询问道“你用了几成实力?”

    听到这句话,拓跋族长等人都忍不住竖起耳朵。

    陈长生犹豫了一下,还是报出了一个较为保守的数字道“三成吧。”

    “吸”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这个数字出乎他们的预料。

    “小子,你很不错。”

    此刻,拓跋楠走了过来,面色凝重的冲陈长生说道“说到做到,你和倾城的事就随便你们了。”

    陈长生苦笑,说道“拓跋族长,我能否在村内到处逛逛。”

    拓跋族长点头,说道“无妨,尽管去看。”

    陈长生点头,迅速离开这里。

    直到离开演武场,陈长生才松了口气,凝聚在他身上的一道道目光也终于消失。

    “这家伙去找倾城了!”拓跋月儿皱着鼻子,看着陈长生离去,冷哼道。

    拓跋明镜露出调侃的笑容道“怎么,他又怎么惹到你了?”

    拓跋月儿冷哼一声道“他这么矮,怎么配的上倾城。”

    “你还敢说,这家伙可是连族老都瞬杀的存在,配倾城倒是郎才女貌。”拓跋明镜开口,频频点头道。

    此际,不光是她们在讨论,围观的拓跋族少女也在议论。

    “他很强啊,而且长得也不错,很清秀。”一个拓跋族少女说道。

    “是不错,可惜就是太瘦弱了。”

    “瘦弱,这家伙可是连族老都击败了,怎么会弱?”有人反驳道。

    “没错!”

    一群人议论的声音隐约传开。

    听到人群的讨论,拓跋月儿忍不住冷哼,不满的道“这家伙是来砸场子的,不行,我得去教训一下他,否则他还真把我拓跋族看扁了。”

    拓跋明镜闻言忍不住失笑,声音像是银铃一般清脆“你是真疯了?你去教训他?”

    “你这疯丫头,给本小姐看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他!”拓跋月儿俏脸一红,咬牙说道。

    说完,头也不回的追了出去。

    陈长生自然不知道这些,他四下观望着。

    他的身旁不时又拓跋族的少女经过,有的身着兽皮,身材修长,一举一动皆透着野性,有的却也温婉。

    少年自然也引起了旁人的注意,有人上来询问“小兄弟,你不是拓跋族的吧,怎么会在这里?”

    陈长生轻笑道“我是陈族的,今日过来拜访,已经告知过拓跋族长,他说我可以到处看看。”

    “哦,原来是陈族的兄弟,既然已经通知过族长,这就无妨了。”说话的青年点头,神色一松。

    陈长生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到嘴的话却忽然截止。

    “看招!”

    拓跋月儿从一棵老树之后窜出,手掌发光,打向陈长生的后背。

    “你是……”

    陈长生诧异,但手上的动作却不慢,反手一掌将拓跋月儿抓住,巨大的力道立刻使得前者动弹不得。

    “你这是要干嘛?”陈长生询问道,脸上露出不解之色。

    一旁的拓跋族青年也愣了,旋即低喝道“月儿,不得无礼。”

    拓跋月儿被陈长生抓住,拼命挣扎了一下,却震惊的发现,自己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你到底想怎么样?”陈长生颇为无奈的开口。

    拓跋月儿扬着下巴,即使她此刻已被陈长生制住“你这家伙不是很厉害吗?我要和你切磋。”

    陈长生无语,一个四缕神力的丫头口口声声要和他一个神海境打,说出来恐怕都没人信。

    “再等三年吧,你现在还差点。”陈长生松开她道。

    “兄弟,你不要小瞧这丫头,她虽然年岁不大,但战斗意识和实力可不弱,即使是五缕神力也不敢说能赢她。”听到陈长生话,拓跋族青年开口,他不想落了自家的威风。

    “是吗?”

    陈长生诧异的看了一眼少女,后者亦是骄傲的扬起下巴。

    片刻的诧异之后,陈长生还是摇头道“那也等下次吧。”

    “不要下次,就现在!”拓跋月儿突然发难,一掌打向陈长生。

    陈长生偏头避开,随意抓住她手腕,淡淡的道“你不是我对手,不必再打了。”

    这一切看似简单,实则是因为陈长生实力远超拓跋月儿,换了与她境界相仿的,不会这么轻松。

    “好身手!”

    拓跋族青年眼底精光一闪,他实力不弱,自然看得出深浅,忍不住赞叹道。

    “你这混蛋放开我!”拓跋月儿被陈长生抓住,死命的往外拽自己的手臂。

    陈长生眼神平静,随手一松,前者反应不及之下,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和你拼了!”

    拓跋月儿张牙舞爪的,本想偷袭结果却出了这么大的丑。

    “算了,月儿,这位兄弟实力远超你,你不是他对手。”拓跋族青年阻止她道。

    “没错,月儿算了吧,你还小,很快就能追上他。”又一个少女走过来,她年岁比陈长生还大一两岁。

    “疯丫头,你就别逞强了,再打也是丢脸!”又一个少年开口,嘴角带着调侃的笑容。

    “拓跋弘你说什么呢?”拓跋月儿愤怒道。

    “我说你太弱了。”叫拓跋弘的少年嗤笑道,他年纪与拓跋月儿相仿。

    拓跋月儿嗤笑道“有本事你去试试。”

    “试试就试试,谁怕你!”拓跋弘开口,语气傲然。

    陈长生闻言眉头微蹙,说道“不必了,两位斗嘴可别算上我。”

    拓跋月儿急了,焦急道“怎么了,你就这点欺负我的本事吗?”

    陈长生回头看了拓跋月儿一眼,道“随你怎么说。”

    少年这副无所谓的模样,倒是让拓跋月儿气得牙根痒痒,忍不住娇喝道“拓跋弘,你倒是上啊,他说不打,你就怕了?”

    “嗤,你以为我是你吗?”拓跋弘嗤笑,旋即立刻出手,拳光夺目。

    “得罪了!”

    少年的拳头很快,一击砸在陈长生的后背。

    但下一刻,拓跋弘的拳头直接贯穿陈长生的身影,整个人震惊之下重重摔在地上。

    “残影!”

    拓跋族青年倒吸一口凉气,忍不住惊呼一声,刚才就是他都未看出那是一道残影。

    陈长生的身形出现远处,默然远去,只留下原地震惊的几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