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66章 屠杀,血流一地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那就开始吧。”陈长生挨着靠近拓拔族的位置坐下,淡淡的道。

    少年神色平静,言语间有种威严,使得各族心头一凛。

    “就你一个人来吗?”白族族长开口询问道。

    陈长生道“本就是武道茶会,交流切磋,我倒是好奇你们为何都来了。”

    陈长生的话并不客气,直接了当。

    “也对,陈小友来了就行,白族长,不如我们就开始吧。”这时候,桃族族长开口笑道。

    “爷爷。”

    站在桃族一干族老身后的桃馨儿脸色一变,她感觉到在场的所有人在看陈长生时,目中都有隐晦的畏惧。

    “为什么,就算是开启生轮,也没必要这样。”桃馨儿心头暗道,脸上的神情越发复杂。

    正当她思索之间,白族族长也是开口笑道“既然各族都到齐了,我们也就开始吧。”

    啪啪

    说完,白族族长拍了拍手,演武场外立刻有人送来浆果,肉脯等。

    给陈长生送东西过来的是白果儿,不知是有意为之还是巧合。

    白果儿神色紧张,小心的端来一盘浆果,摆放之后,眼神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陈长生,然而后者根本没有注意她,只是在和拓拔倾城交流。

    摆好浆果后,白果儿无声的离开,眼底有着些许不甘。

    “长生兄弟,今日可要好好跟你讨教一下。”拓拔野开口,目中战意很浓。

    陈长生笑道“没问题,不过得等一等,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拓拔野心思不多,乐呵呵的道“没事,反正只要能和你交手就行。”

    “哈哈,长生到时候可得多指点他们了。”拓拔族长笑着插话道。

    “好了,既然人齐了,我们就开始吧。”白族族长打断谈话,道“我们边品尝水果,茶品,一边交流如何。”

    风族族长道“那不如由我风族开头吧,无忌,你上去和大家切磋一下,互相交流。”

    风无忌应声点头,准备起身。

    “等一下。”

    还不等风无忌起身,陈长生已经站了起来,淡淡道“先让我处理些私事吧。”

    这个举动使得风族等人眉头一皱,心中很是不快。

    “你……”风无忌也是一族天才,心中骄傲,当场就要发火。

    “无忌,既然长生小友有事,就让他先吧。”风族族长脸色不快,一把抓住风无忌,沉声低喝。

    风无忌面色阴沉,咬牙坐下,目光死死盯着陈长生。

    对此,陈长生视而不见,起身走出座位,随着他的移动,各族的目光也被牵动。

    少年缓缓移动,随着他的前进,各族的脸色都变得精彩起来,因为陈长生去的方向正是桃族。

    与其他族不同,桃族众人的脸色随着陈长生的靠近而变得阴沉无比。

    “陈长生,你想干什么?”终于,桃馨儿忍不住了,低喝一声。

    桃族一干人等沉默,但每个人的脸色都很难看,特别是桃族族长,满脸的皱纹都垮了下来。

    “陈小友,你这是什么意思!”桃族族长低沉的道。

    “陈长生,你不要欺人太甚!”桃渊低喝,身上冲出一道道刺目神芒。

    “这不关你的事,只是我和桃峰的私人恩怨。”陈长生扫了桃渊一眼,目光落在人群中的桃峰身上。

    听到这句话,各族都露出恍然的神情,他们都是知道原因的。

    “今日看来是不能善了了。”各族心头暗道。

    “陈小友,我们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吗?”桃族族长面色阴沉如水,压抑着怒气道。

    陈长生嘴角露出冷意,他根本懒得多说“原因你们自己想,我今天只管杀人!”

    这一刻,少年很强势,目光迫人。

    感受着陈长生的说杀意,桃峰终于是坐不住了,呵斥道“你把各族当成什么了,今日岂容你放肆!”

    对此,陈长生只有一句话“谁挡我,谁就死!”

    “太过分了,就算你是天才,也不该对一族如此无礼!”桃馨儿皱眉冷喝,身上血气一起,足足六缕神力腾飞而上。

    她最先出手,冲了出来。

    “滚!”

    陈长生瞳孔之中冷芒绽放,如死寂世界中浮沉的幽光。

    只一眼,便使得桃馨儿心神剧震,浑身血气崩溃,整个人吐血倒退。

    “混账!”

    桃渊低喝,他出手了,施展武道,四季于他手中轮转变化,压迫而来。

    “轰!”

    陈长生随手一指,一道神芒掠过虚空,点在桃渊的拳头上。

    几乎没有反抗,桃渊应声而飞,手中四季虚影崩溃,神光消弭。

    “不可能!”

    桃馨儿身心剧颤,甚至已经忘记了身上的疼痛,不敢相信的看着那道消瘦的身影。

    如果说她是因为境界而不敌,那么同境界的桃渊在对方手下连一招都有过,便足以说明问题。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连族长都不敢得罪他!”桃馨儿心中苦涩,这一刻,她忽然觉得自己像一个小丑,从始至终眼前的少年都没把他放在眼里。

    “陈长生,你欺人太甚!”桃峰冷喝,他此刻是避无可避。

    神力翻涌,道道神芒从血肉中复苏,桃峰浑身血气都在燃烧,释放最强的力量。

    他明白,他不拼命不行了!

    “陈小友,你过了!”桃族族长等人亦是开口,血肉之中神光弥漫,欲要复苏。

    陈长生冷漠,只是淡淡的一句“可以,谁要出手,就是生死相搏。”

    只是平淡的一句话,却是使得桃族众人身体猛然一颤,复苏的神力也不由得一黯。

    眼见众人犹豫,桃峰心头焦急,大喝道“如果是这样,他以后岂不是视我族为鱼肉,可以肆意妄为!”

    陈长生冷笑,抬手就是一拳,澎湃的神力刚猛无比,发出阵阵轰鸣,如山呼海啸一般,落在桃峰身上。

    “砰!”

    桃峰横飞,胸口当场被打碎,凹陷大片,口鼻之中喷涌出鲜血。

    “此子已经成了气候,再无人可以抗衡了。”白族族长心头暗叹。

    他的身后,白灵儿心头叹息,骄傲如她,也不得不承认,陈长生如今真的是几近无敌。

    桃峰横飞,身躯跌出数丈开外。

    “陈长生,你倒行逆施,必不得好死!”桃峰满头白发凌乱,一张脸满是鲜血,咆哮的道。

    陈长生不语,直接走向桃峰,眼底的杀意如花朵般绽放。

    桃峰脊背发凉,连声喝道“各位,你们就看着他行凶吗?难道不怕下一个就是你们自己吗?唇亡齿寒,谁都跑不了!”

    各族神色一边,桃峰说的话他们听在耳里,也不是全无道理。

    “陈长生,你够了,如果还要出手,别怪我们桃族不客气了,两族开战,对谁都没好处!”桃族族长冷声厉喝。

    风族和石族族长也开口了,说道“算了吧,大家同在一方前进,不必如此。”

    “没错,少年人不要意气用事啊!”

    他们两族之所以如此,也是因为心有担忧,怕真的唇亡齿寒,被各个击破,所以才会出言阻止。

    这样的打斗已经引来了白族其他人的围观,他们虽未靠近,但远远看着也觉得心惊胆战。

    听到有人出言阻止,陈长生回头冷冷一瞥“你们大可以出手,尽管来杀我!”

    此话一出,全场皆寂,无人开口,陈长生说话太强势了,完全不留余地。

    “混账,不要以为你真的无敌了,老夫这就来会会你!”风族一个族老眉头倒竖,当场出手,周身罡劲汹涌。

    “各位不要畏惧,这小子再强,如何也不是我们的对手,一起出手,了解了这个祸害!”桃峰大喝一声,几乎与风族族老一同出手。

    这时候,有人带头,除却拓拔族之外,各族都是跃跃欲试。

    “灵儿,你有把握吗?”白族族长意动,低声问道。

    白灵儿脸色冷淡,开口道“出手就是求死。”

    白族族长心头凛然,他相信白灵儿的判断,阻止了白族族老出手。

    他刚做完这一切,身体便猛然僵在座位上,整个人后背冷汗直冒。

    场中,陈长生出手无情,一拳镇杀了风族的一位族老,鲜血淋漓,挥洒虚空。

    随着这位族老身死,所有人都忍不住胆寒,这太快了,一位族老被一拳打死,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陈长生眸光深邃,如同神祇的在俯视,仿佛可以看破一切,落在桃峰身上,使得他整个人都感觉压抑。

    “受死。”

    陈长生出手,一掌拍下,神光迸溅,整只手掌金黄灿烂,如有神灵蛰伏。

    “竖子,你欺人太甚!”

    这时候,桃族族老等人终于忍不住了,如果眼见族人被杀,而无任何作为,那他们以后也就再也抬不起头了。

    桃族族长冲了过来,目光深沉而冰冷,他最先出手,掌心冲出神光,化作片片落叶,纷飞而开。

    “上,斩了这妖孽!”

    风族族长低喝一声,他们也动手了,风无忌也在低吼,释放血气。

    “出手!”

    石族也动了,浑身黑气缠绕,皮肤变得黝黑,透着金属的光泽。

    “族长,我们也出手吧,这是好机会!”白族有人按捺不住了。,眼底杀机流露。

    “再等等吧。”白族族长摇头,他也很意动,但此刻他眼皮狂跳不止,感觉到有种莫名的危机感。

    三族围杀,每个人都在全力释放神能,一时间,这里光芒澎湃,若一片涌动的神力海洋。

    “我们要不要帮忙?”拓拔倾城开口,眼底透着担忧。

    拓拔楠摇头“不必,他既然敢来,必然有所依仗。”

    拓拔倾城点头,神色担忧的看向场中的少年。

    近二十名神海境族老联手,光形成的场域便可怕无比,压的此地崩溃,青石板崩碎凹陷大片。

    “你给我死来!”桃峰眼中厉芒闪烁,他坚信,这么多神海境族老一同出手,任凭陈长生手段凌厉,也绝逃不过一死。

    面对围攻,陈长生右瞳扩大,与眸子重合,整个眼睛变得无比幽邃,其中如有一片世界。

    下一个呼吸,正当桃峰等人临近,陈长生右瞳之中一缕幽芒斩落,好似从九天之上落下的绝世剑气,斩尽诸敌。

    “噗!”

    鲜血喷涌,骨肉横飞,陈长生右瞳发光,冲出一道幽邃寒芒,将面前的敌人直接腰斩。

    “唰”

    陈长生回身,左瞳之内,雾霭涌动,成片的金色雾霭涌出,化作一片金色浪潮,横扫一切,将冲来的数人淹没。

    “噗噗”

    鲜血漫天,浪潮所过之处,各族族老全部吐血横飞,骨头崩断。

    一时间,出手之人全部倒地,死伤参半,血流一地。

    “吸!”

    白族族长道吸一口凉气,额角不断涌出冷汗,心头有种劫后余生之感。

    这一刻,少年若神灵一般,他的周围鲜血横流,各族匍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