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67章 雪鬼,白色洪流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陈长生!”桃峰低吼着,胸口伤痕狰狞,鲜血汩汩。

    对于他的狰狞咆哮,陈长生显得漠然,说道“我陈长生不是什么好人,你同样不是,你也不用多说什么,你死只是因为单纯的实力差距。”

    桃峰冷笑,低喝道“总有一日,你也会跟我一样,黄口小儿!”

    陈长生冷漠道“送你归位!”

    说完,陈长生抬起手臂,一缕缕火光冲起。

    桃峰瞳孔收缩,面对死亡,谁都无法避免的感到恐惧。

    “陈长生!你真的要做到这一步吗?若是如此,你便是跟各族为敌!”此刻,桃馨儿猛的低喝,眼中带着震惊。

    陈长生偏着头,斜扫了她一眼,淡淡的道“你在威胁我?”

    桃馨儿脸色阴沉,说道“我只是在提醒你!”

    陈长生笑了,这个笑容使得所有人都不寒而栗。

    “也对,既然如此,就都送你们上路。”陈长生微笑,看起来人畜无害,实际上心头已经动了真怒。

    “什么!”

    感受着前者的笑容,桃馨儿心头如坠冰窖。

    “你这蠢货到底在说些什么!”各族族老同时变色,有人当即就吼了出来。

    “陈小友,不要听这蠢货胡言乱语,还请息怒。”风族族老开口,他身上骨头折断数根,此刻却顾不得疼痛,连声急呼。

    “嗯?”

    这一刻,桃馨儿脸色大变,无比苍白,因为各族族老都对她投来杀意。

    “族老……”桃馨儿身影一颤,忍不住踉跄颤抖,她感觉到这杀意中,竟然有自家族老的。

    “看到了吗?”陈长生冷冷的道“不要再自作聪明了,如果不是看在别人的份上,你早已经身首异处。”

    “你……”桃馨儿俏脸惨白,已经说不出话来。

    陈长生收回目光,随手一挥,一缕火光灼灼,直接贯穿桃峰的头颅,鲜血化作一缕缕烟尘飘散而出。

    “桃峰的儿子替他还了债,我也就不杀你们,但没有第二次了。”陈长生扫了一眼出手的各族道。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心头暗道一声庆幸。

    看着桃峰身死,桃族族长心头却连一点怒气都提不起来,因为眼前的少年太强了,强到令他绝望。

    “我想你们想看的都看到了,如果不清楚,可以随时来陈村找我。”说完,陈长生直接离开。

    走出白村,陈长生终于送了一口气,肩上莫名的轻松不少。

    有了这次威慑,相信一年之内,各族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举动了。

    回到陈村,陈长生没有休息,立刻开始狩猎妖兽,他内心对于外界的渴望越发强烈,故而想要对为族内积攒血食。

    数月之后,盛夏时分。

    陈长生站在村口,头顶还挂着星辰。

    “爷爷,族老,我离开的消息暂时别说出去,这样也能保证一时村子无忧。”陈长生说道。

    陈云峰点头,目中虽有不说舍,但更多的是骄傲“我知道你有一天会离开,但总觉得太快了。”

    陈长生微笑道“我很快会回来。”

    “长生要小心,以前并非无人离开,但都无人回来,估计是回不来了。”村内族老告诫道。

    对此,陈云峰也有所担忧,但却笑道“没事,长生的实力早已经超出我们想象,他能应付的来。”

    “也对,这小子就跟怪物没什么两样!”三长老笑道,他想让气氛轻松一些。

    陈长生面色平静,虽然有不舍,但对于未知的世界,却充满了好奇和兴奋。

    “没事的族老,长生一定会回来,就以十年为期限吧,十年内,无论如何,我都会回来。”陈长生说道。

    “你这小子,这就让我等十年了?”陈云峰骂道。

    陈长生挠了挠头,露出笑容“不是的,是最迟的期限。”

    “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男人就不必婆婆妈妈的,快走吧。”陈云峰笑着,眼底却有些红了。

    “走吧,我们几个老家伙就不多说了。”大长老开口道。

    “爷爷,族老们,你们保重,长生一定不会辜负你们的期望。”

    陈长生点头,他一时年少,对于这种分别,却是没那么多思绪,转身离开。

    几人沉默,特别是陈云峰,一直看到陈长生的背影消失不见,眼底的泪光再也抑制不住。

    “好了,雏鹰总有振翅之时,我们要做的,就是不成为他的软肋。”大长老拍了拍陈云峰的肩膀道。

    “是啊,越是少牵挂,对他越好,不是吗?”三长老也是开口,感慨道。

    陈云峰点头,抹了抹泪水,道“是啊,长生一定会回来的,我们只需要静静地看着,看他能走到哪一步。”

    ……

    离开村子,陈长生认准了一个方向前进。

    他也不知道出村的路径,但这里是附近唯一能走的地方,其余几处都是绝壁,难以通过。

    他出来也没带什么,只带了点肉干和一些换洗衣物,还有就是那刻着摇光的令牌。

    穿过三个山头,陈长生终于是走到了尽头,这里是他平日里能走到的极限,附近的妖兽都是神海境界,实力不弱。

    此刻,天色已近正午,蝉鸣刺耳,显得很聒噪。

    陈长生杀了一头妖虎,补充血气。

    “再往前走,就是一片未知世界了。”吃着虎肉,陈长生用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道。

    他抬起眸光,仔细看着前方,茂密而凌乱的古树枝丫胡乱延伸,隐隐中却指着前方。

    休息之后,陈长生神色一凝,跃上树枝,如灵猴一般,在林间腾越,几个呼吸便消失在树林深处。

    随着陈长生的深入,山林间的精气开始变得浓郁了,虽然变化不大,但已经能够被他察觉。

    “果然,外界的精气与村内的不同,更加适合修行。”

    感受着周围的变化,陈长生忍不住心头窃喜。

    对于分别,他并无太大感觉,因为他坚信自己很快会回来。

    两个月后,一片飞雪连天,纷纷而下。

    这里是一片雪山,寒气逼人。

    漫天飞雪中,一道身影正在缓缓前进,身影身上裹着兽皮,只露出一双清澈的眸子。

    抬头看了看,陈长生有些郁闷的道“这到底还要走多久。”

    这片雪山太高了,根本看不到头,陈长生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离开这片区域。

    “轰隆隆!”

    正在陈长生蹙眉之际,远处忽然出来轰鸣,如山洪暴发的震动刺激着陈长生。

    “糟糕!”

    听到这种动静,陈长生面色一沉,他明白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片刻时间,一片白色洪流汹涌而来,势如破竹,根本不是人力可以抵抗的。

    “果然!”

    陈长生心头暗道,他没有猜错,这里雪崩了。

    这种时候,陈长生就算本事再大,也只能逃命,转身就施展身法,每一步落下,都有道痕弥漫。

    他一步迈出一丈开外,好像空间都被他缩小了似的,速度快得令人眼花。

    “嗖!”

    陈长生展开极速,每一寸血肉都流淌光辉,神能涌动。

    但可惜,雪崩的速度已经到了一种可怕的程度,即使他身法可怕,依旧是差了不少。

    “完了!”

    陈长生余光一扫身后,白色洪流早已经到了他脚后跟,距离几乎是近在咫尺。

    “轰!”

    一个席卷,白色洪流淹没天地,将陈长生卷了进入。

    “轰!”

    下一个呼吸,一道火光如长虹一般,刺破积雪,蒸起一蓬蓬雾气。

    陈长生周身萦绕神辉,双瞳之中寒芒盛放。

    “这是什么妖物!”

    陈长生低喝,他身上缠绕着一根根白色根茎,如水银一般,灿烂剔透。

    这诡异根茎缠绕住他,让他无法脱离雪崩范围,在这种冲击之下,莫说是陈长生了,就是比他高出一个境界,也只有死路一条。

    陈长生很清楚目前的状况,但缠住身躯的根茎太过诡异了,竟然难以挣脱。

    “嗷嗷嗷”

    下一刻,银白色的根茎之中忽然弥漫出阵阵魔音,如恶鬼的哀嚎,令人头皮发麻。

    这种魔音很可怕,直接进入人脑海之中,使人神魂沉沦。

    陈长生第一时间感受到了这魔音的可怕,他体内的神力开始有溃散的迹象。

    “开!”

    关键时刻,陈长生眸中冲出一道幽芒,森冷乌黑,透着令人窒息的幽邃。

    “噗!”

    幽芒斩落,仅一个闪烁,便将周身缠绕的根茎尽数切开,从其中淌出一片银色鲜血,令人惊骇。

    陈长生心头震动,这诡异的根茎竟然有血,还是银色!

    但此刻,他根本来不及多想,身影一震,成片火光腾飞,冲破洪流,在雪崩中轰开一条出路。

    “唰”

    他施展身法,越上高空,离开了雪崩范围。

    “呼!”

    短暂凌空,陈长生深吸了一口冷气,体内血气迅速流转,将整个人的精神推向巅峰。

    “唰唰”

    雪白洪流之中,两根银色根茎冲出,如两根银色长矛,速度快得令人眼花。

    陈长生冷哼,双目开阖之间,神芒刺目,一双眸子如有神灵复苏一般,变得炽盛。

    “砰”

    陈长生瞳孔之中喷薄雾霭,光辉流淌,挡住了这两根银色根茎。

    “找死!”

    陈长生神色冷漠,带着杀意,他看到了洪流之中,有一团银色鬼影。

    陈长生脸色一沉道“早就听闻,但凡一片山脉,都有山鬼栖息,会害人性命,看来不假。”

    一团银色鬼影,很可能正是从这漫山寒冰之中孕育出来的妖物,故而才可视雪崩如无物,在其中畅游,这里对它而言,就像水和鱼一样。

    “嗖嗖!”

    陈长生以金色雾气护住自身,但那两道银色根茎却一下裹住陈长生,要将他拉进雪崩洪流之中。

    “既然你是寒冰之中孕育的妖物,那自然应该怕火!”陈长生张口吐出一挂火光,如一道火龙,落在银色根茎上。

    “哗哗!”

    根茎沾染火光,立刻消融溃散,迅速收回雪里。

    陈长生却不准备罢手,右瞳扩大,与眼眸重合,变得无神而深邃。

    右瞳扩张,从其中冲出一缕缕乌芒,如火焰一般,光华灼灼,其中有道痕印记显化而出。

    “嗖!”

    乌光可怕,透露出毁灭的波动,冲出瞳孔,射向身下洪流。

    “撕啦!”

    白色洪流被撕裂,被直接击穿,连同其下的山体都被打碎!

    轰!

    随后,毁灭的光芒扩散,将方圆三丈之内轰开一个真空圈,露出了其中隐藏的东西。

    这下陈长生看得很清楚,那团鬼影之中,有细小血脉,流淌着银色光辉。

    “唰”

    露出身影之后,那团鬼影扩散出朦胧雾气,便陈长生卷去。

    陈长生极速坠落,同时出手,掌心赤霞流淌,冲出成片火焰。

    “滋滋!”

    两者接触发出尖锐的声音,好像生油倒进热锅里一般。

    陈长生落地之后,一拳轰出,血气如烈马奔腾,他的身后异象浮沉,血气化作一匹烈马,同体赤红,足踏血光,透着莫名的压力。

    “噗”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陈长生的拳头竟然竟然穿过了那团鬼影,无法对他造成伤害。

    “果然,这东西没有实体。”陈长生目光一沉。

    “唰唰”

    鬼影颤动,身躯之中冲出一道道银色光辉,将陈长生的手臂缠住,向着身躯蔓延。

    这一缕缕银光极为坚韧,以陈长生的血气竟然难以挣脱。

    “咔咔”

    随着银光蔓延,从银光中蔓延出一只只手臂,婴儿拳头发现,抓向陈长生的头颅。

    “哼”

    陈长生微微扬起头颅,俯视着鬼影,瞳孔之中喷薄金色雾霭,抵住了那抓来的鬼手。

    几乎同时,他手臂震动,火光炽盛,熊熊燃烧,将缠绕的银芒焚烧殆尽。

    “唰!”

    陈长生摆脱缠绕,立刻跃上高空,避开再次淹没而来的洪流。

    “死!”

    一声低喝,陈长生五指张开,掌心冲出一道炽盛匹连,赤红而汹涌,火光翻腾如浪,阵阵热流席卷开来。

    “噗!”

    火光澎湃,如神灵的审判一般,直坠大地,轰在鬼影身上,使得其寸寸溃散。

    陈长生目光闪烁,瞳孔中有神辉在弥漫,看起来宛如圣人转生,有种莫名的威严。

    俯视着下方,陈长生仔细观察,洪流之中只有一团银辉,且在缓缓消散。

    “呼!”

    看到这一幕,陈长生吐了口浊气,收敛神力,瞳孔之中的光辉如潮水般退去。

    “出来果然没错,能遇到这么多古怪的生灵。”陈长生脸上带着丝丝兴奋,他感受到了这个世界浩大的一角。

    而就在他放松警惕的时刻,一团银辉迅速冲出,每一缕银辉都透着莫名的韵味,显化出道痕印记。

    “糟糕!”

    陈长生暗道不妙,护体神芒刺破皮肤,涌现周身。

    “轰!轰!轰!”

    紧接着,围绕着他的银色光辉轰然炸裂,如一颗颗古星破碎一般,爆发出灿烂的光。

    “轰”

    刹那间,银色浪潮淹没一切,陈长生的护体神光立刻被击穿,他整个人被浪潮淹没。

    “嗖”

    这时候,纵使陈长生手段再多,也只能硬抗这一击,整个人被轰的斜坠而下,重重的砸入雪崩之中。

    “不好!”

    积雪带着可怕的冲击和压迫,使得陈长生连抬起手指都感到困难。

    “开!”

    面上提起神力,陈长生周身火光腾起,想要冲出雪崩。

    但可惜,这乃是天灾,威能不是人力可以阻挡,陈长生也不过挣扎一下,便失去了意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