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68章 钟秀,雪山村落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夜色如水,透着凉意。

    兽皮包裹的帐篷内,昏黄的火光映照出两道身影。

    “父亲,他还没醒吗?”一个女子的声音在帐篷内响起。

    “你再给他喂些药汤,能不能醒过来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女子的父亲是个中年男人,看着躺在皮毯上的少年道。

    女子黛眉微蹙,眉宇间透着担忧道“他怎么会在这种天气上山,难道不明白这种天气最是危险吗?”

    中年男子道“或许是想趁着大雪之后,去寻找冰莲吧。”

    女子回头看了一眼昏迷的少年,无声的蹲了下来,硬生生的把手里的药汤塞进后者嘴里。

    药汤透着清香,直接在嘴里化开,变成一道道暖流,钻入血肉。

    “秀儿,你看着他,我还有事。”中年男子转身走出帐篷。

    钟秀微微点头,继续给眼前的少年喂药,这是村子里保留的一些冰莲花瓣熬制而成,对于肉身冻伤有奇效。

    “你快醒过来吧,父亲说了,你如果明早都醒不过来,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了。”钟秀轻声说道,声音如古筝一般,温柔动听。

    正在她失神之际,药汤不小心喂到了少年的鼻孔里……

    “糟糕!”

    钟秀俏脸变色,刚欲伸手给少年擦拭干净,面前的少年忽然咳嗽起来。

    “咳咳!”

    陈长生身躯颤抖,从鼻子里喷出些许药汤,里面还有丝丝药渣子。

    少年下意识的撑起身体,面朝地上,不断咳嗽,看起来分外痛苦。

    “你没事吧!”

    钟秀一惊,忍不住问道,准备伸手去扶。

    陈长生面色有些苍白,低沉的道“刚才的东西,再给我一点吧。”

    钟秀一愣了愣,旋即开口道“是这个吗?”

    她把手里的药汤递到陈长生面前。

    陈长生接过药汤,一口饮尽,连里面的药渣都吃个干净。

    一碗药汤下肚,他僵硬的身体终于有了些许暖意,体内僵滞的血气也开始缓缓流转。

    血气流转,陈长生周身缓缓散出寒气,脸色也慢慢变得红润。

    “你没事吧?”钟秀看陈长生脸色好转,轻声问道。

    陈长生恢复了些许元气,看向面前的女子,有些惊讶。

    女子不过十八,皮肤白皙,五官精致,虽不能说多漂亮,但眉宇间的温柔,却是陈长生从未见过的。

    “你是……是你救了我吗?”陈长生坐在皮毯上,理清思路道。

    钟秀摇头,露出温婉如水的笑意道“你总算醒了。”

    陈长生神色微微一怔,心头有些温暖,对方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在关心他。

    看着陈长生的失神,钟秀一下反应过来,有些不知所措的道“哦……对了,我忘了告诉你,我叫钟秀,是我父亲救了你,不是我!”

    陈长生微笑,目光温和,说道“还是要多谢你给我喂药。”

    钟秀摇头道“你醒了就好,父亲说了,你如果天亮不醒,就很危险了。”

    陈长生目光一扫四周,问道“令尊不在吗?救命之恩,还不知道该怎么报答。”

    钟秀浅笑,目光明亮的道“你自己还有伤在身,等你养好了再说吧。”

    陈长生苦笑,的确他此刻全身骨头错位,有些都裂开了,想要复原真需要一段时间。

    “说得也是,还没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叫陈长生。”陈长生苦笑着摇了摇头。

    钟秀面色微变,忍不住问道“你难道,不是这里的人?”

    陈长生点头道“我并非这附近的族群。”

    钟秀虽然已经猜到了答案,但听到陈长生肯定的回答,还是忍不住吃惊。

    “听闻雪山外,危险重重,你一个人是怎么做到的?”钟秀惊讶又好奇。

    陈长生被她明亮的目光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下意识的想要挠头发,但他刚一移动,手臂的疼痛便让他倒吸一口凉气。

    “吸!”

    陈长生脸色扭曲,这确实有些难受。

    钟秀见他脸色发白,关切的道“你别乱动,你还有伤。

    ”

    陈长生咧了咧嘴,笑问道“这次亏得是我运气好,埋在雪里都能得救!”

    钟秀被他逗乐了,笑着道“你还敢说,这种天气,就算我们都不会进山。”

    陈长生目光明亮道“没办法,我只是想快点离开这片雪山。”

    钟秀闻言,眸子一亮道“你要去外面吗?我听父亲说过,他以前也曾离开过,他曾言外面危险无比,我们是不可能离开的。”

    “有人离开过,成功到达外界?”陈长生心底一颤,想不到这里居然遇到了一个先行者。

    钟秀微微点头“父亲的确离开过,不过他没有细说,我也不是很清楚。”

    陈长生目光明亮,如果有人成功,那他肯定知道离开的路径。

    “那令尊能告诉我离开的方法吗?”陈长生颇有些兴奋的道。

    钟秀道“等你养好伤,我帮你问问。”

    陈长生点头道“那就有劳了。”

    钟秀轻笑着摇头,道“那你休息一会吧,我先出去了。”

    说完,她转身离开帐篷。

    待到她离去,陈长生才收回目光,沉神调动血气神力,开始滋养断裂的骨骼。

    他的体内虽说不上糟糕,但也不算好,安心修养的话,小半月应该能够复原。

    一夜无话。

    第二日清晨,陈长生盘坐在地上,体内血气绵长,不断流淌,滋养肌体骨骼。

    “你醒了吗?”

    此刻,帐篷外钟秀的声音响起。

    陈长生在她走近帐篷时便已经发觉,开口道“醒了。”

    钟秀掀开帐篷,拿着肉干和汤羹走了进来,冲陈长生道“村里只有这些,你吃点,身体能好得快些。”

    陈长生目光扫过钟秀手中的肉干,眉头微微一挑道“你们生活这么艰难吗?”

    钟秀手里的肉干说是肉,但已经干得不成样子了,可能比蛮牛皮好吃不到哪里去。

    “抱歉,村子里只有这些东西了,我们平时也吃这些。”钟秀神色微黯的道。

    陈长生见她脸色有些失落,连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们救了我,我都已经感激不尽了!我的意思是,这附近的猎物如此稀少吗?”

    钟秀神色显得更加无奈,走到陈长生近前道“自然不是,这里虽然天气寒冷,但这山脉附近也并非都是如此,自然有妖兽可以捕捉。”

    这话让少年有些疑惑了,问道“那是因为自身实力的原因吗?”

    钟秀闻言,几乎是脱口而出的道“当然不是,父亲和村内的叔伯们都很厉害,每天都会带回来许多猎物。”

    “那这是……”陈长生忍不住道。

    见陈长生欲言又止,钟秀的神情更加暗淡,低头沉默起来。

    片刻,钟秀猛的甩了甩头,抬起眸子冲陈长生笑道“算了,你还是安心养伤吧!”

    陈长生见她这副模样,神色一凝的道“有什么事情不妨告诉我,说不定我能帮上忙。”

    钟秀微微摇头,垂着眼睑道“不,你帮不了我们的,连父亲他们都没办法。你多吃点,养好了身体才能离开这里啊。”

    说到后面,钟秀挤出一点笑容,将食物放在陈长生面前。

    她不想说,陈长生也不会勉强,默不作声的咬了一口肉干。

    这肉干保存有一段时间了,且不是什么好肉,分明是妖兽身上最差的部分。

    “你慢点吃,这里还有汤,多喝点对身体很好。”钟秀在一旁提醒道。

    陈长生微笑着点头,不急不缓的吃掉,肉汤。

    吃完东西,他体内血气加速流转,汲取血食中的血气。

    “你休息一会吧,我先出去了。”等到陈长生吃完,钟秀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

    “哗!”

    忽然,帐篷被掀开了,钟秀的父亲走了进来。

    陈长生目光闪烁,这是一个面容坚毅的男人,身材修长,小麦色的皮肤之下,隐藏着强大的血气,但他的左臂的袖子里却空空如也。

    “父亲。”钟秀声音温婉而动听,令人心中舒畅。

    男子微微点头,虽近中年,但他的脸上却看不到太多岁月的痕迹,目光明亮而有威严。

    “秀儿,你暂时别出去。”男子沉声开口。

    钟秀俏丽的面容唰的变色,变得苍白无血,压抑着内心的波动道“是,父亲!”

    男子没有多说什么,转身的时候,余光在陈长生身上一扫而过。

    男子走后,钟秀变得沉默起来,银牙咬着嘴唇,纤细的手指无声攥紧。

    陈长生凝视着她,他能感觉到钟秀很害怕,尽管她极力掩饰,但那种感觉却怎么都掩饰不住。

    凝视着她,陈长生轻声的道“别怕!”

    说着,陈长生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神情认真。

    钟秀一怔,目光恍惚的看着眼前的少年,这不过是一句无比平常的安慰,但在此时此刻,却足够安慰她内心的惶恐。

    “谢谢你。”

    钟秀轻轻开口,眉宇间的黯然却并未消散。

    陈长生收回手掌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钟秀抿嘴摇头道“没什么,很快就会结束。”

    陈长生见她不愿意说,他自然不会去触痛别人的伤心事。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我们聊聊天吧,我这一路过来,还真遇到一些趣事。”短暂的沉默之后,陈长生活动着身躯,用余光看着钟秀道。

    钟秀虽然兴致不高,但也点头道“嗯。”

    陈长生微笑,开始缓缓讲述起来,他这一路还真遇到一些趣事,都是钟秀没听过的。

    很快,她的注意便被分散,脸上的忧愁也少了许多。

    这一说,就是一个时辰,陈长生才终于吐了口浊气道“今天就说到这里吧,你有兴趣,我改日再和你说。”

    钟秀点头,道“谢谢你。”

    说完,她转身离开帐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