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69章 秦山主,狐媚女子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一天下来,陈长生都是足不出户,安心修炼,到饭点钟秀便会送来一些血肉。

    陈长生能看得出她这一整天都忧心忡忡,显然是和早晨的事情有关。

    傍晚,陈长生咀嚼着干硬的肉干,偏着头,沉神凝视钟秀道“你还在担忧吗?”

    钟秀神色微黯道“你看出来了。”

    陈长生耸了耸肩膀,身子向后微仰了仰,无奈道“你是认为我神经有多大条才看不出你有心事。”

    钟秀微微垂首,黯然道“我以为我隐藏得很好了,结果连你都看出来了。”

    陈长生将剩下一点肉干丢进嘴里,道“你也许可以和我说说,不必什么都埋在心里。”

    钟秀一怔,眼脸微微抬起,露出惊讶的表情,旋即道“其实我们村子的处境不是太好。”

    陈长生没有说话,他从血食上就能看得出来,纵然这里的精气比陈村要好上许多,但血气却不足,从钟秀的父亲陈长生就能得窥一二。

    钟秀道“这里本就是一片雪山,血食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充足,但我们都没有怨过谁,只要大家一起,温饱并不是难事。”

    “就在大概四年前,一切都变了,附近一个小村落的族长突然性情大变,接连屠杀了周围的几个小族群。”

    陈长生目光微沉,说道“既然是小村落,灭了他们应该不是难题吧。”

    钟秀摇摇头,有些悲哀的道“刚开始的时候的确有人这么做了,结果那个族群被血洗,神海境的族老全部被割掉头颅。”

    “神海境?”

    陈长生沉吟片刻道“这种程度应该不至于让你们坐以待毙吧。”

    钟秀点头道”当然,各族很快就联合起来,父亲的手臂也是那个时候被砍掉的,回来之后对此也绝口不提。“

    “你知道当时有多少神海境参战吗?或者说对方的修为是什么境界?”陈长生问道。

    钟秀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但后来血洗的事情却再未发生过,不过各族每月都要贡献很多血食,当然如果哪族能够献上一朵冰莲,这一年就会舒服很多。”

    “原来是这样,但……”陈长生心中了然,但这种事情,还不至于让钟秀担忧成这种模样。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就在这前一个月,那人曾经来过村子,他每年都会到各族走动,一旦看中了哪个女子,便要带回去。”钟秀语气凄然的道。

    陈长生目光一寒,冷笑道“口气倒是不小。”

    “每一次他看中的女子,不到半年便会莫名的死去,不知道原由,连尸体都见不到。这一次或许,我难逃一死了。”钟秀说道。

    陈长生眉头微蹙,说道“与其被人圈养,还不如殊死一战。”

    钟秀摇头,神情悲哀的道“我也想,可不能因为我一个人害了大家。”

    “你父亲怎么说?”陈长生问道。

    “父亲自然不愿意,否则也不会拖这么久,但估计也拖不了多久了。”钟秀说道“你养好伤就离开这是非之地吧。”

    陈长生默不作声,离开?他的确要离开,不过也要等他还了这份恩情再说。

    “算了,你带我出去走走吧,这里面太闷了。”话锋一转,陈长生冲钟秀微笑道。

    钟秀点头,准备去扶陈长生,她知道他身上有伤,行动不便。

    陈长生却抢先一步站了起来,说道“我还没那么脆弱,走路还是能做到的。”

    见陈长生站起来,钟秀有些惊讶,说道“父亲说了,你身上很多骨骼错位,竟然一天就好了?”

    “还早着呢,不过走路还不算什么。”陈长生道。

    离开帐篷,已经是日落西山,昏黄的余晖将所有事物都罩上一层琉璃之色。

    “很不错啊。”陈长生抬头看了看天空,夕阳很美。

    “哟,小兄弟,能走动了吗?”

    陈长生刚走出来,附近一个正在解刨妖兽的汉子立刻抬起头,冲他露出友善的笑容。

    陈长生同样露出笑容,目光闪烁道“阿叔,这是熊吗?”

    这个精壮的汉子顿时咧嘴笑道“没错,你别看它胖成这样,这家伙可灵活着呢,不好抓得很!”

    这头妖兽通体雪白,皮毛柔软且没有丝毫杂色,看起来好像一片白雪。

    “再过些时间,就到了每月供奉之时了,那时候他们会来取……”钟秀在陈长生旁边轻声道,语气有些悲凉。

    陈长生心头一沉,他明白钟秀的意思,到时候,恐怕钟秀就会和这些血食一同被人带走。

    “没事,你放心,我很强!”陈长生冲钟秀开口,眼神很认真。

    钟秀点了点头,强行挤出一丝笑容,她心中已经有答案,陈长生就算再强,又如何能强得过各族族老,至今为止,她还没见过这种年纪的神海境。

    陈长生见她不信,不由得提高了声音道“真的,你相信我,你别看我这样,我也是神海境!”

    “神海境?”

    一旁的精瘦汉子露出笑容,调侃道“小家伙,你可不能吹牛啊,你说你是神海境,我完全感觉不到你神海境的神力波动。”

    陈长生无语,说道“阿叔,我真的没骗你,我现在体内神力亏空,还没来得及恢复。”

    他这几日都在疗伤,这里精气也不算浓郁,故而一直没来得及恢复。

    陈长生这苍白的解释显然难以让人信服,钟秀的脸上渐渐涌现出失落,勉强道“没事,你先养好伤势要紧。”

    陈长生见她不信,极力辩解道“我真的……”

    说到一半,他的话嘎然而止,因为他看到钟秀的脸上露出凄凉的神情。

    陈长生沉默,他明白,光是这样说也没有作用,只能是尽快恢复。

    因为这个小插曲,陈长生也没有心思再闲逛下去,草草走了一圈,立刻回到了自己的帐篷,开始恢复伤体。

    转眼间,三日过去,陈长生的伤势在不断复原,血气也恢复了不少,神海也渐渐明亮起来。

    这期间,钟秀已经很少过来给他送饭了,而是另外一个少年给他拿来。

    “钟秀她怎么了?”

    这一日,又是这个少年送饭过来,陈长生忍不住问道。

    少年平平无奇,几日接触下来,陈长生也明白他的性格比较踏实,但修行天赋却是有些惨不忍睹。

    “秀姐姐她这几日很不开心,再过不久,他们就要过来带她走了。”少年神色失落的道,同时双手无声的攥紧。

    陈长生目光闪烁一下,道“能带我去见见她吗?”

    他如今伤势好了很多,神力也恢复了,没必要隐瞒什么,应该告诉钟秀。

    少年犹豫了,为难道“秀姐姐这几日都不想见人,想来……唉……”

    少年叹息,陈长生也明白他为何叹息。

    “你带我去吧,见不见再说。”陈长生说道,站起身子,目中涌动道痕,整个人有种说不出的威严。

    少年神色大变,只是凝视着陈长生便让他心悸无比,忍不住要软倒。

    “好,我带你去!”这一刻,他根本生不出任何拒绝的念头,内心深处甚至隐隐有个声音告诉他“这个人比族长更强!”

    ……

    此刻,钟族族长的帐篷外,一对人站在那里,每一个人的神色都很凶狞,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

    “钟族长,你还不把你的女儿交出来吗?”为首之人是一个女子,大约二十五六,身材妖娆,兽皮短裙之下,露出修长白皙的双腿。

    女子算不上多美,但脸上却带着寻常难以见到的娇媚,兽皮仅仅裹住关键部位,透着一股野性,随意的举动都能勾起人的。

    钟秀的父亲和族内为数不多的两个族老站在帐篷前,他们的附近分列这数十个青年。

    “不是还有几日吗?再让秀儿留几日吧!”钟秀的父亲眼底带着悲哀,叹息着道。

    娇媚女子伸了伸懒腰,曼妙的曲线一览无遗,她身后的一干人都不由得看呆。

    娇媚女子眯缝起眼睛,完全不管身后的一道道炙热目光,用慵懒的声音道“钟族长,你要搞清楚,这可是山主的意思。”

    ‘山主’这两个字,娇媚女子微微咬字,眯缝的眼睛里掠过一道冷光。

    男子神色一黯,暗自咬牙,这是他的女儿,他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钟秀去送死。

    “秦山主,难道此事真的没有商量了吗?我们可以多出一些血食!”钟族的一位族老说道,语气很小心。

    娇媚女子嘴角露出冷笑,慵懒的眼神渐渐变得凌厉起来,神力涌动之间,她的身后浮现异象,十分模糊,但却透露出道道寒气。

    “秦山主!”

    钟族族老脸色大变,四周的青年也齐齐变色,随着寒气流动,每个人的后背都是一片冰凉。

    “秦山主,你别……”这时候,钟族的族长终于是忍耐到极限,濒临爆发的边缘。

    “父亲!”

    但就在他快要失去理智的时候,钟秀的声音蓦然从帐篷内传出。

    仅仅两个字,便让濒临疯狂的中年男子冷静下来,身躯一颤之下,整个人仿佛苍老几十岁,眼底光芒暗淡。

    “哗。”

    帐篷被一只纤细玉手掀开,钟秀从其中走出,俏丽的容颜显得很呆板,看不到什么表情。

    “秀儿。”中年男子欲言又止,他不敢看自己的女儿。

    钟秀冲他摇头,拉起中年男子的手,轻声道“父亲,你是族长,要为族群考虑才是。”

    中年男子原本垂直的目光猛然抬起,看着钟秀怔怔失神。

    “我钟山还算什么父亲……”

    钟山有气无力的道,拉住钟秀的手掌不断颤抖。

    钟秀没有说话,目光往某个方向扫了一眼。

    听到钟秀的话,娇媚女子身后的异象缓缓消散,娇笑道“这就对了,今年钟族的血食就不用再上缴了,你们可以过一段时间好日子!”

    说到这里,娇媚女子笑容更加灿烂道“这个买卖,你们赚了!”

    “父亲,我走了。”

    待到娇媚女子话音落下,钟秀冲钟山开口,同时缓缓转身。

    仅仅一个转身,天空仿佛都暗淡下来,她的眼前忽然间变得黑暗,整个人被隐影笼罩。

    “救命之恩,我怎么能坐视不管。”

    隐影笼罩下,钟秀耳边忽然响起一道声音,她的瞳孔微微扩张,怔怔的看着面前这道消瘦的背影。

    “我真的很强!”

    少年嘴角扬起笑意,宛如朝阳般,意气风发,却又如此温和。
小说推荐